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怕,上一餐还没消化 > 第51章 051出发去极北

第51章 051出发去极北


安亦真回到房内, 艾香盈难得劝她道:“今晚傅掌门似乎对你的一些观点很认可,余师兄提出你不能去极北之地,傅掌门的回答也并不明确, 这说明仍有商量的余地。你好好睡下吧,明天一早等子墨考试完,我陪你找余师兄再好好说一说。”

“艾师姐, 谢谢你安慰我。”安亦真觉得这个没恢复记忆的艾香盈其实蛮好相处的,人设前提在, 只要她们利益不冲突, 艾香盈的师姐责任感都在。

“谢什么?我就是想你去送死, 你还谢我?”艾香盈一直不懂安亦真求的是什么,原以为那天晚上把话说开, 小师妹会伤心失望不理她, 没想到小师妹一如既往与她相处, 至少大面上都过得去。小师妹是太单纯,还是太聪明了早看透了, 根本不在乎呢?

“嗯, 至少你现在愿意助我实现心愿就挺好的。”安亦真真诚说道,“等到了魔山脚下, 说不定我并不会拖大家后腿。”

“如果真遇到妖魔,双方斗法, 反正我不会护着你, 你自求多福吧。”艾香盈赌气直言, 说完自己拉过被子先睡了。

安亦真翻来覆去睡不着, 自从体质提升到30点以后,她每天睡两三个小时足够了。蒙头在被窝之内,她想起了自己还能用1次的好运喷雾, 以及在这个副本里得到的唯一的d级宝箱。

到这个副本已经十几天了,才弄死一条小黑鱼,得了点鱼肉和1个d级宝箱,什么高级材料都没有,属性也没有提升,实在是太寒酸了。莫非中级副本的难度除了时间长,还体现在奖励难以获取上么?其实也许大概可能,是她运气不好?不行,不能这样颓废,这一次好运喷雾的最后一把“福根”她如果喷上了,万一箱子里能开出点好东西,平复一下忐忑的心情呢?

等等,为什么要自己喷,旁边的艾香盈可是幸运+2的小红手。她生生将刚刚睡着的艾香盈拍醒了,一脸无辜的说道:“艾师姐,我有个宝箱打不开,里面是师尊给我的好东西呢。你帮我一下行么?”

艾香盈有揍小师妹的冲动,不过一提起师尊给的东西,她还是有兴趣看看是什么。出发前父亲给了她几件法宝,不过肯定没有给安亦真的多。既然安亦真想让她帮忙,她就勉为其难帮一下吧。

“开出来好东西,分我么?”艾香盈打趣的问了一句。

安亦真点头:“如果是多个东西,自然有你一份。”

紧接着安亦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艾香盈喷了好运喷雾。

艾香盈惊讶道:“你给我喷了什么?你速度怎么那么快?”

安亦真说:“没什么,就是开箱子之前用的,提升运气的法宝。”

艾香盈仔细体察果然并无不适,心中也不认为单纯的小师妹会用什么下作伎俩,凝神将她手中的小宝箱打开。

只见其中躺着6枚平平无奇的小药丸。

因着艾香盈的记忆并没有恢复,听不到提示音,并不晓得这是什么药。

安亦真却能知道这是什么,细读说明:原来这些小药丸是防辐射药丸,服用后因体质效果各异,一般能维持3到5天不被辐射侵蚀,体质属性越高药效越好。

自从知道极北之地出产那种有辐射的晶体之后,安亦真也在思量怎么防“魔气”的事,这个防辐射药丸绝对应景了。到了关键时刻,以她的手速,给庄子墨和艾香盈一人吃一粒也不难。另外三粒,看情况给谁吃吧。

她解释道:“艾师姐,这个是那种防魔气的药丸,吃一粒能保三五天安全。等到了极北之地我们吃了这个药丸,或许就不会被魔气侵扰。”

“可是只有六粒,咱们门内估计能入选十人,不够分的。”

安亦真将五粒药丸瞬间收走,只留了一粒给艾香盈,笑道:“到时候同意带我去的人,才给药丸。再说,功力高深的人估计用不到这东西,也就是我这样的身体才用得到。艾师姐留一粒防身吧。”

安亦真筑基期都没有到,说的也如此轻松,艾香盈也就不再纠结,收了一粒药丸,心想着这东西无非是给修行差的人用,自己就有备无患,而后倒头继续睡觉。

安亦真的心态不可能如表面上那么放松。极北之地的妖魔如果发现特殊晶体对人类杀伤力很强,经年累月的会否研发出什么厉害的武器?

另外,异形魔怪仍然毫无线索,去了极北之地如果没有目标,大家的精力花费在修补封印上,他们的副本任务该怎么办?

不过,安亦真也并不气馁。就算大家都不带她去,她也有法子偷偷跟着。这么多弟子,凤鸣门的飞行玉舟根本放不下,去极北之地应该是用别的路径。

听闻在中洲有一处神秘的传送大阵,一次能送百人到有接收法阵的地方。需要功力高深的修行者以法宝加持才能启动。这传送阵的目标能到天南以及极北。天南是茫茫混海最靠近飞鱼门统治的南玉仙府。而极北法阵并不是魔山附近,只能到人类统治的北麓仙府最北端的一个小镇,名为靠边镇。

当然阵法的开启需要耗费大量的灵气与法宝,每次动用后要很长时间冷却方能再次开启。平时人们交通往来都舍不得用这个,只有每次封魔之行,才投入如此巨力。

而且靠边镇那里的法阵只是接收法阵,有去无回,封魔之后,所有弟子们从当地返回南方之时,就只能各显神通,靠别的交通工具了。

安亦真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先想尽办法混入那个大法阵,死皮赖脸跟到了靠边镇之后,再尾随大部队北上肯定能省不少力气。

龙国观众们对安亦真哄着艾香盈开宝箱的事还是很赞的: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事实证明安女神开箱的手气比另外两人差多了,艾香盈随便一开的小药丸就相当有用,多应景,能防魔气,去极北之地必备啊。]

[感觉艾香盈没恢复记忆的时候很正气,除了稍微嫉妒小师妹以外,行事作风都算是能顾全大局的。]

[安女神明智,就算不恢复队友的记忆,也能忽悠着大家一起先去魔山那边走一遭。]

[人无完人,如果你是艾队长在这个副本里的人设,掌门的亲闺女,总见到亲爹关心别人家的小孩,你能心态平和?更何况别人家的姑娘是废柴,样样不如自己。]

[感同身受,我最受不了爸妈夸别人家的孩子比我好。]

[正经点,艾香盈和庄子墨如果一直不恢复记忆,战斗力会否打折扣?比如庄子墨那个白骨破甲刀,肯定是在包裹栏,如今拿不出来了吧。真遇到妖魔,他们难道靠法宝打架么?]

[以前修行者怎么打怪,他们就怎么打。兴许法宝更好用呢。]

[你们担心那两个主力队员做什么,他们好像都打算眼睁睁看着安亦真送死呢。关键时刻,安亦真恐怕不仅要独自面对妖魔,还要提防着两个队友的背刺。]

[如果真遇上了妖魔伏击,他们哪里顾得上别人?肯定是先自保,再去算计旁人啊。]

[担心,那两个主力队员还是尽快恢复记忆的好,免得内耗。]

[楼上的,担心也没用啊,你能治疗余浩轩的单相思?]

[不能!心病难医。]

[所以,还是期待妖魔来的猛烈一些吧。这个副本都十几天了,宝箱和物资啥都没见到,没有怪能杀,就是空耗时间。再拖延,其他国家的复活任务都快做完了。]

[楼上的,在你眼里选手们就是获取资源的工具人么?不管死活,也要拼力搜索更多资源具现给国家?]

[难道不是么?他们很幸运很伟大,自己身能力提升的同时,他们所作所为最大的意义就是给国家带来异界的资源。他们应该有此觉悟。]

安亦真那么想去极北,还有一大动力,就是封印之内会不会有很多妖魔呢?吞噬系统最近又喊饿,时不时的怂恿她去摸其他修行者,吸点能量垫肚子。好在她这趟出门带了不少灵丹妙药,一旦觉得体虚,就吃点药补一补,所以终日疲惫虚弱的样子,倒是与以前那个小师妹没什么两样了。

次日给庄子墨单独开设的加试,吸引了很多人看热闹。武斗八强淘汰赛的观众都被分流了一大半。

凤鸣门内除了有资格去争夺八强的三个弟子之外,其余人都跟着安亦真去了文斗考场,给子墨助威。

考试开始前,委员会的人问子墨还有什么需求,子墨只说给他一炷香的时间,看一看陆真人新入选题库的书册。

一炷香看一本书,普通人最多是每页能翻一下,那么厚的书册,没有一两个时辰根本看不完。也只有安亦真明白,以庄子墨的智力和敏捷属性,一炷香背下那本书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考试正式开始,以法宝从题库中抽选十道题,直到这一刻大家才知道考题是什么,杜绝了考试前泄露题目的可能。

十道题里竟然有两道都涉及了陆真人新入题库的著作,站在结界之外,众人看着高悬于空中的十道考题不免唏嘘。虽然子墨提前看了一下那本书,不过一炷香能记住什么呢?众目睽睽之下,他埋头书写,根本没可能动用什么法宝或者术法作弊。就是纯靠自己的知识储备,他能答对几道题?

包括飞鱼门在内还有几派弟子,除了盯着子墨,还重点关注了安亦真。怕她用什么法宝联系到结界之内的子墨。结果,他们看见的安亦真泰然自若坐在避风的花厅之内,面前一堆珍馐美味,手里一刻不停吃吃喝喝,似乎对于考试并不关注。她那个位置,连题目都看不全的。

考试结束,子墨十道题全对,答案无可挑剔,字迹也相当的工整精美,答题速度比旁人快了不只一倍。就连那两道从陆真人的书册上抽选的题目,也能答得一字不错,就像是照着书抄写一样。

仍有人不服,提出搜查子墨全身,怀疑他用了什么精巧法宝,影印了书册,答题时照着写。不过在场那么多委员会的长老,哪一个不是火眼金睛,别说世上还没有那种法宝存在,如果有也需要人去查阅翻抄对不对,子墨答题时几乎不假思索,落笔毫无停顿,一看就是成竹在胸,根本无需翻找答案。

傅启明以灵气将子墨周身检查了一遍,确定子墨身上连个储物戒指都没有,唯一可疑之处,是有压制灵气的某种法器禁锢。那种涉嫌别家门派隐私的东西,他不会当众揭穿。反正子墨是要去极北之地的,这次加试的结果圆满,他定然要大力维护。

在傅启明的力保之下,就算飞鱼门的人也不再有争议,只能接受安亦真得文魁,子墨位居第二名的成绩单。

武斗的名次也在次日定了下来。文斗之中排名第三的麒麟门弟子叶盛和,武斗位居魁首,他正是傅启明的嫡传弟子。二十年前傅启明文武双魁首,能教出同样出色的弟子无人质疑。

而武斗第二名是余浩轩,艾香盈的排名是第八。综合文斗武斗的成绩看,麒麟门第一,凤鸣门已经高居第二,风光不亚于二十年前,比十年前的中洲大会成绩提升了一步。飞鱼门文斗武斗成绩都是中下,综合而言竟然位于几大仙府之末尾,一代不如一代的颓势毋庸置疑。

出发前夜,余浩轩正张罗着安排人手送小师妹回东莱仙府的事,却收到了师尊的飞鸽传书。

这种传书用的飞鸽都是灵气熏陶的灵鸟,识得固定的路径,能够携带小型的信函。通信传递的书面文件,效力比口头传达更大,事后也是凭证不会被人篡改混淆。

余浩轩看完师尊的信,脸上少不了震惊之色,找来安亦真和艾香盈,说道:“师尊传讯,说让小师妹和我们一起去极北之地。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艾香盈心中一喜,面上不以为然道:“小师妹这些天身体虽然虚一些,不过一直没有生病,比过去康健了许多。她又得了文魁,就连傅掌门都对她认可赞许。她为什么不能去呢?”

余浩轩担忧道:“极北之地苦寒,之前探路的先遣队回报,说靠边镇再往北灵气越发稀疏,怕是北行艰难。”

安亦真猜不透艾敬之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机不可失,急忙表态道:“余师兄,就让我跟去看看吧。我身体若是实在受不住就等在靠边镇上,也能出谋划策,或者监督后勤补给。总比远隔千里,音信难通更便利。”

艾香盈也跟着劝了几句,说道:“修行者都以参加过封魔之行为荣,既然师尊都同意了,咱们至少带小师妹去见识一下。万一她撑不住返回了,就先在靠边镇安顿。我有飞行玉舟,到时候送她往返,花不了多长时间。”

余浩轩这才终于点头。而后,他又将一枚传音珠交给了安亦真,叮嘱道:“这是师尊单独给你的口信,让你避开旁人自己听。”

安亦真疑惑道:“避开旁人,连你和艾师姐都不能知道么?”

“是的。”说完余浩轩掐诀做了个临时的屏蔽结界,直接将安亦真放在其内。他自觉监督艾香盈,不偷听偷看这私密的叮嘱。

艾香盈虽然是好奇,却也不屑于听亲爹那些唠叨,小师妹修为那么低去极北之地肯定凶险万分,父亲叮嘱多一些又能怎样。到时候还不是要靠着他们这些同门维护,只要她稍微疏忽一点,小师妹肯定就有去无回了。

安亦真在结界之内开启了传音珠,艾敬之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

“听闻你在中洲大会上取得了文魁,可喜可贺,这些年你韬光养晦一直很努力,就是为了能去极北之地吧?术法理论知识很重要,但极北之地更凶险,为师虽然准许了你去,却还是希望你能量力而行。不如就在靠山镇休整,不要再随队往北。你自幼体弱,支撑不了苦寒远行,傅掌门想来也能理解的。”

“不要太单纯的相信同门,包括小盈。人到危难时肯定顾自己,指望不上旁人。”

“小真,若是遇到了厉害的妖魔,你师兄师姐顾不上你的时候,你让子墨护着你。尽量把他留在你身边。他若不听话,你就摇铃。紫金透骨钉在他身上,他不敢不从。如何控制的口诀我已经都教你了,你还记得吧?”

看来艾敬之也明白艾香盈对她是虚情假意,委婉的劝她莫要太天真以为师兄师姐都能护着她。而子墨,是艾敬之给她的一重保险。艾敬之将紫金透骨钉的事都告诉了安亦真,这可是下了血本,想要保住她的命。

安亦真此时真心的感谢设定,亲爹妈之中肯定有一位惊才绝艳,让艾敬之能如此倾尽心血爱屋及乌的维护到现在。他对亲生女儿疏忽冷落,用严酷的法宝禁锢控制子墨,一个是软刀子磨,一个是硬刀子捅,绝非光彩的手段。这样的师尊,也许对旁人而言未必是好人,却对安亦真绝对的好。这种畸形的感情,实在难以承受啊。

这还没算上精心栽培提前订制给她的余浩轩这个道侣。艾敬之如此处心积虑图什么?圆当年的一场梦,还是将余浩轩当成小号替身,把她当成父母之一的缩影。二十年来玩养成游戏,将别的人别的事都当成道具和工具么?

精英89人到达靠边镇的时候,是一个大晴天。

不过与中洲繁花盛开的景象完全不同,靠边镇早已经进入了冬季。接连下了十几天的雪,四野所见皆是白茫茫一片。村落房屋的顶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黑白两色。

靠边镇的镇子规模也比南边繁华的城镇小了许多,粗略估算不足万人。镇子上只有一条主街,主街尽头就是这座法阵。

已经是下午了,街市两边开张经营的也不多。天气太冷,一般都是日头高升才会开门,太阳一落肯定关张。法阵开启带来的这波“游客”,已经是最近这些时日难得一见的大规模外来人员了。

镇长冒着风雪接待诸位仙长,安排大家入住了镇上最大的也是唯一一家客栈。住宿条件比中洲的迎宾馆差了许多,不过大家也只是休整一宿就会开拔继续北上。

风雪飘在空中,泼水成冰,这还只是极北之地的南边缘而已,根本看不见魔山。从此地往北百里,才真正进入到荒无人烟的极北,望见魔山的轮廓。

安亦真将自己裹成了一个球,如果不是体质超人,没有灵气护体的她此时早就冻成冰坨了。也不知道当地人是不是基因变异,居然如此抗冻。一年只有三五个月能在户外活动的地方,这里的百姓靠着什么繁衍生息定居那么久呢?

跟随着镇长的步伐,众人进入了一间宽阔的厅堂,在这里百人齐坐也不显得拥挤。这位镇长其实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是镇长,与傅启明也算是老相识了。他简单介绍了镇子的情况,人口没有太多变化,百姓生活一如既往,靠着渔猎捕获,皮毛和人参等等特产与南方交换粮食。唯一让人忧心的事,此前也早就回报过,是极北之地的灵气越发稀薄了。

在场众人,包括余浩轩和艾香盈都有一些感觉,就像是人到了空气少的地方呼吸艰难,他们自从出了传送法阵之后,就发现灵气汇聚的时间变得更长更艰难,灵气需求越大的人感受越强烈。

安亦真这种筑基期都没到的菜鸡,其实是不会受到太大影响的。她看了一眼庄子墨,眼神询问。庄子墨点点头,低声说:“比二十年前,灵气稀薄了至少一倍。或许灵气一直是逐年递减的,魔山或许一直不断的吞噬灵气,以其为圆心周遭扩散。封印松动,也可能因为灵气变少,法宝难以为继。”

“灵气变少,会否与那种特殊的晶体有关,又或者与采掘矿石等事相关?”安亦真好奇的多问了一句。

庄子墨刚要作答,就听到了远处的奇怪声响。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外边。

傅启明也听到了外边的响动。似乎是几里地之外有什么东西爆炸了,紧接着地面微微晃动,房顶上的雪沫都被震了下来。他吩咐道:“叶盛和,你北行十里去看一下情况,尽快回报。”

麒麟门的人镇守的是北麓仙府,靠边镇也是北麓仙府的辖区。麒麟门的人素来耐寒,在雪地之中用一种有特殊的雪橇工具,以灵气催动,比车马跑的更快。

十里往返,一盏茶的功夫,叶盛和就回来了。他面色凝重的汇报道:“启禀掌门师尊,往北二十里,封印之地内的确有爆炸,火光冲天,地面塌陷,魔气萦绕。恰有北风吹过,空气中的味道没有异常,闻到之后却让人头晕。”

傅启明说道:“这可能是妖魔的洞穴坍塌了,那边的封印可还牢靠?”

“弟子查看了周围五十里范围内,地面上的封印法宝都还完好,不过……地面之下的封印,似乎有松动。”叶盛和文斗第三武斗魁首,修为是年轻一辈之中的佼佼者。他对灵气的感觉比余浩轩还敏锐,封印方面也是行家。

傅启明说:“我带十名精英,先将外围封印仔细查看一遍,即刻启程。其余人抓紧休整,明日日出之时,所有人都启程向北。”

余浩轩小声提出异议:“傅掌门,本门弟子安亦真修为尚浅,怕是无法跟上大部队。”

“你们不是有飞行玉舟么?你们的玉舟载上同门外加补给物资,从空中随行。”傅启明的口气没有商量的余地。

余浩轩说道:“飞行玉舟靠灵气催动,最多也是行入外围封印内一百里,再往其内就无法浮空了。”

傅启明知道这一点,说道:“玉舟无法浮空之处我们建设第一营地,大部队先在那里驻扎。我们观测到的异象,是第二道封印有破损。外围封印目前或许还能再坚持一阵。从第一营地那里再往北五百里才到魔山周围,检查和加固第二道封印需要不少时间,不能再返回外围封印之外休整了。”

程旭阳质疑道:“刚才的爆炸已经接近外围封印,在第二道封印之外了。我们贸然深入是不是有危险?是否应该先检查确定外围封印都牢靠,再慢慢深入?”

“时间不够了。魔气已经如此接近外围封印,正说明内圈的第二道封印有破损。如果不及时加固阻止,一旦妖魔全面突破了内部的封印,外围封印那么大范围内,我们89个人如何守得住?”

程旭阳说道:“那一会儿行动算我一个,我的灵宠能下到地陷深坑之内查看情况。”

飞鱼门本次跟来的精英只有五人,修为最高的是程旭阳。他们实力相对最弱,若想立功必须取巧。飞鱼门的灵宠比灵符催动的傀儡偶人更灵活,与主人之间的沟通更紧密,查探一些危险的地方优势大于其他门派。主动跟随探路,表现积极一些,日后也能记上功劳。

傅启明带着叶盛和,以及飞鱼门三人,外加其余几派的高手共十人很快离去。唯独没有带凤鸣门的人。

临行前傅启明叮嘱余浩轩:“今晚由凤鸣门负责警戒,维护其余精英以及整座小镇的安全。妖魔诡计多端,或许那个爆炸只是诱饵声东击西,你们切莫大意。我们查看完地陷之处,还会再看一下周遭的封印,未必能很快返程。”

当晚,留守在靠边镇的修士精英们,只有修为低微的安亦真踏实的睡觉,其余人全都轮流值夜,时刻关注着外围封印的情况。安亦真也确实能量被吞噬系统损耗,不睡一会儿缓不过来。

可是直到天明,傅启明带走的那一队十个人都一直没有返回靠边镇。

余浩轩察觉苗头不对,立刻整顿留守的79人,与各派领头人商议:“情况不正常,爆炸之地与我们相距那么近,须臾之间传讯也并未阻断,他们去了那么久没有返回,也没有任何消息,你们怎么看?我们继续等,还是立刻追过去?”

麒麟门这一次入选了11名精英,傅启明与叶盛和以及另外三人昨天离开,剩下6个人,为首者相对镇定道:“或许是他们发现了外围封印有什么问题,正在设法修补。”

有人附议。外围封印周长极广,就算用灵气催动雪橇,绕行一周也要十几个时辰。若是停下来检查封印,或者发现问题进行修补,耗时更长。灵气稀薄,节省着用,没有特殊情况,他们并未传讯也极有可能。

“余师兄,既然傅掌门临走时已经交代过,让天明就启程,靠边镇这里也并无异样,我们还是遵从傅掌门安排,这就进入外围封印内吧。尽快去往第一营地建设好,传讯召唤他们汇合就好。”

余浩轩还想着怎么说服让安亦真留在靠边镇,却听屋外有人惊呼:“坟地那边不对劲,有人影往外爬!”

怎么回事?有动作快的立刻跑出屋子去了靠山镇西边的坟地。坟地外围有矮栅栏,内里是一个个坟包,埋葬的都是靠山镇死亡的人,老死病死的居多。不过连日大雪,坟包被淹没在了雪地内,微微起伏,已经不明显了。

安亦真尾随着同门师兄弟也去了坟地附近,定睛一看,果然见到雪白的坟包上有黑影正往外爬。而且不止一处。

她目光敏锐,能看出来这些都不是活人,应该就是已经入土的人,地底下埋了一阵子,肌肤干瘪衣物腐朽。她问旁边的镇长:“你们这里埋人不用棺椁么?”

镇长吓得一脸青紫,颤声解释道:“我们这里树木不多,木质棺椁昂贵,普通人都用冰棺下葬。”

怪不得,若是有木头棺椁钉的牢靠,这些丧尸或许一时半刻爬不出来。如果是冰棺入土,地表之下温度较高,时日久了冰棺早就融化。

“我读过典籍,它们可能是被魔气感染的丧尸,已经不是人了。”安亦真大声说道,“余师兄,用锐器刺破这些丧尸的头颅,它们才会死,打别处没用。注意防护,免得魔气感染。普通人远离!”

身为文魁,见识广博,这个时候安亦真用如此笃定的语气喊话,代表着一种权威,众人并无质疑。

余浩轩更是带头照做,艾香盈和其余修行者纷纷上前,处置丧尸。

只有庄子墨安静的站在安亦真身旁,小心戒备周遭,趁着大家并没有注意的时候,他轻声说道:“镇上并不安全,不只坟地这里溢出魔气,这座小镇的地底也有魔气。”

安亦真不知道庄子墨为什么不直接对余浩轩说,反而告诉她,疑惑道:“那你的建议是?”

“妖魔们寻找的地下矿藏延伸极广,说不定有哪里已经挖穿了地下的封印,魔气也就扩散开来。昨日之事也许是陷阱,也许只是普通的采矿事故。不过魔气造成死人复活,已经比二十年前变的更棘手了。”庄子墨顿了一下,表态道,“你若不怕死,就跟我们一起往魔山而去。留下,不安全的。”

安亦真质疑道:“你当初只是想帮我来极北之地,看我去死。为何现在你自己也想去魔山了呢?”

庄子墨没有被戳穿想法的尴尬,信手掐诀制造了一个屏蔽外界窥测的小结界,镇定解释道:“我当初的确心有怨气,在禁地内也受了不少折磨,想着挑拨离间弄死你和艾香盈,甚至是余浩轩,让艾敬之伤心难过。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先利用你们查明魔山的真相,满足我的好奇。到时或许不用我出手,那些妖魔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不怕死么?若是跟我们进去再也回不来了呢?”安亦真反问。

“我本就生在极北之地,死在故土又有何方?上天既然给了我这一番造化,你又逼着我看了那么多书,这让我想明白一个道理。我不能浪费生命只在报复艾敬之那个垃圾身上,也许我可以更随心所欲一些?”

“你不怕我手里的紫金铃么?”

“我当然怕了。如果不是你有那个东西,艾敬之怎么放心我跟着来极北呢?如果你没有那个东西,我就不会如此耐心的和你说话。”庄子墨的语气凉薄,眼神斜睨安亦真,就像是猛兽打量着送到嘴边的猎物。

安亦真被他这神态激的心底发寒,却还是再次问了一句:“我要找到异形魔怪,你必须帮我。那之后你想干什么,我不拦你。”

“你以为我会信你么?”庄子墨讥讽了一句。

“我学了控制紫金透骨钉的口诀,不过修为低微,一次只能拔掉一根。你身上有几根?你若帮我得偿所愿,我就帮你解脱禁锢。”安亦真正色许诺。

“十根。你先拔一根,能做到我们再详谈。”庄子墨并没有一口回绝,实际上心中欢喜,万幸当初忍住了没有直接干掉安亦真,原来她能拔除紫金透骨钉么?就算她背下了口诀,修为那么低的她真能做到么,不会是骗他吧?

安亦真的确是知道口诀,只是目前灵气根基浅薄,能否真的拔出一根她没试过。大不了先试试,不行就服用一颗凝气丹。也可能到了没灵气的地方,这紫金透骨钉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效力,用外科手术的方式直接就去掉呢?

于是她一本正经的说道:“今晚,大家休息的时候我帮你弄。你负责设置结界,不让旁人知晓就好。”

此时余浩轩已经带人将丧尸清理干净,并且力排众议建议道:“诸位,镇上恐怕已经有魔气侵扰并不安全,我建议镇长动员大家往南撤离。我等立刻集结进入封印之内,尽快与傅掌门汇合。”

庄子墨见安亦真一脸跃跃欲试要跟着去的样子,立刻撤了结界。

安亦真大声说:“余师兄,带上我。我带了许多法宝灵符,还有师尊给的灵药,越往北灵气越少,我这些补给你们一定能用上。”

余浩轩本来也发愁要不要分出人手护送小师妹南行。现在一想前路渺茫,魔气四溢,人力应该尽量集中顾着封魔的大事,他不能私自做主。既然小师妹有此胆量当众表态随行,他们目前也还有玉舟能用,就先带她进去吧,等安营扎寨之时再从长计议。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30 17:06:15~2021-11-04 13:04: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3589585 30瓶;48196573 20瓶;amberteoh 15瓶;ann 10瓶;风曳飘摇、云卷云舒 5瓶;asyura 4瓶;晴天听雪 2瓶;34898616、笑里低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