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怕,上一餐还没消化 > 第55章 055元兀的真相

第55章 055元兀的真相


“很可能这就是妖魔的城堡废弃的原因。”庄子墨沉声说道, “寄生魔不仅会寄生在人类身上,妖魔也无法避免被寄生了。寄生魔的多种形态也可能是因为寄生体不同。我们要找的异形魔怪,或许寄生在其他妖魔的身体内。”

“刚才这只马怪为什么能支撑这么久还没死?人类被寄生后嘴里伸出触须, 这马怪的外表看不出异常。”

“也许寄生魔的扩散是点状的, 甚至寄生魔就是从魔山而来。妖魔们以为迎来了新伙伴,却被寄生了,失去了原本的秩序。马怪一般都是外围放哨巡视的, 很少回城堡,那些机器停止运转, 城堡变得寂静,马怪才跑回来看究竟, 最晚被寄生。”庄子墨回忆着人设这个身体记忆中的那些旧事,“按照马怪的活动规律推测, 这个城堡被寄生魔完全占领也就是一两天前的事情。”

安亦真疑惑道:“怎么没见到其他寄生魔?那些逃到门口的魔奴也似乎没有被寄生, 而是被撕碎的。”

“不知道,没准那些没被寄生的妖魔一看情况不对就沿着管道跑路回魔山。而被寄生的要么已经被杀, 要么追着也返回了魔山?”

安亦真面色一变:“所以那个通往魔山的管道中或许要妖魔,也可能有寄生魔?”

“嗯,是这个意思。”庄子墨叹了一口气, “所以咱们一会儿进了管道千万不要掉以轻心。我开路,你跟着我, 遇见什么都杀了就是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返回了地面上那一层。

吞噬系统没有指示, 表示在城堡内暂时不存在d级以上的妖魔,安亦真理了理思路,朗声对大家说道:“城堡内应该没有其他的大型妖魔了, 刚才我们杀死了一只寄生魔, 是寄生在马怪身上的。比之前我们在外边见到的寄生魔更危险。去往魔山的管道内很可能有其他的妖魔或者寄生魔, 大家小心了。”

“妖魔有天眼,也许就是傅掌门说的妖星,我们的一举一动妖魔们或许已经知道。但是寄生魔连妖魔都寄生,他们内部也可能一团糟,我们趁虚而入或许是个好机会。”庄子墨补充道,“我建议大家一起走,我和安亦真开路。这里就不要留人了,人手本来就不够,这里也未必安全。”

飞鱼门的李疾风疑惑道:“不留人接应么?去了魔山总要返回的。一下子都进了管道,万一,我是说万一前后被夹击……”

傅启明说道:“我们现将这个城堡内外的危险清理干净,我会设下法阵阻止其他妖魔进入。我们再去魔山,这样会更稳妥。”

傅掌门都发话了,大家再无争议。

李疾风跟着傅掌门探索整个城堡内的房间,先放灵宠出去,没有危险再进人。地面上没问题,就开始搜地面下的几层。

如庄子墨所说,地面之下居然真的有温室暖房,其中栽种了不少绿色植物,有许多蔬菜瓜果。

妖魔们难道不是吃人的么?他们栽种这些东西是给谁吃?

还有几个库房内,分门别类堆放了黑色的石块、五颜六色的晶体,以及一桶桶的黑色液体。

庄子墨检查了一下,确认黑色的是煤块,五颜六色的有放射性,黑色液体就是石油。他急忙封闭了这些库房。

李疾风发现了一个房间,喊大家道:“快来看这里堆满了白色的冰。”

庄子墨说道:“不要拿着火把进去!”

还好李疾风听劝,在门口及时止步。

庄子墨带大家走过去,解释道:“那不是寻常的冰,那些东西遇到明火就会烧着了。是采矿的时候发现的有毒气体,人闻多了会是,妖魔们用特殊的设备收集起来,制作成这种透明的固体。”

安亦真心想,这特点似乎与可燃冰很像呢,也收集一些。刚才她吃了一粒防辐射药丸,将那些煤块、晶体和石油都摸了一遍,煤块和石油无法收集,大概是现实世界里比较常见。不过那个晶体,居然能采集2块,10倍具现到现实世界了。现在这种“可燃冰”,她也收集了2块,100倍具现到现实世界。

她收集材料的时候,提示晶体经过锻造后能生成强化石,“可燃冰”是锻造的高档燃料之一。算上之前打怪掉的硬甲什么的,全都是锻造相关的材料。怎么就没点能烹饪和制药的东西呢,唉!搞半天,她只剩下300点体力了,都没有弄到自己可以用的材料。下次还是让庄子墨摸了材料上交给她吧。

走到城堡最下方,这里有五条通道,四条都能看出采矿的痕迹,也有零星的魔奴尸体散落。还有一条通道是被一扇金属的大门封闭着。

庄子墨说道:“门后边就是我说的通往魔山的管道。但是我以前从没有进去过,依稀记得妖魔们用一些特殊的设备控制里面的进出路径。他们输送收集好的能源时,往内部送东西,管道回自动吞走物资;如果是新生的妖魔,管道则是自动的往外吐出来什么东西。”

安亦真觉得按照这样的描述,这种管道更像是某种自动化的吞吐传送装置,不免疑惑道:“那么控制器在哪里?如果我们没有控制器还能否顺利进出?”

庄子墨答道:“城堡内有专门的妖魔掌管控制器,如果他们撤离了,控制器也应该在他们身上。”

其实不管管道能否自己动,只要有通路,总比从地面上冒着冰雪极寒走路要舒服。没有启动采暖设备的城堡内,地面下的温度也远远比地面上暖和许多。

李疾风是行动派,用法器将那个金属门戳了个洞,放了灵宠进去探路。

众人也并不急于将门破开,害怕其中真的隐藏了妖魔或更古怪的东西。傅启明也抓紧做了一个防御法阵,将城堡封闭好,免得再有其他妖魔靠近侵扰。

庄子墨从那个小洞往管道内看了过去。漆黑一片,普通人看不到什么,他的视线却能察觉到更远的情况,也可以听到更细微的声音。

管道内静悄悄的,太静了。

除了灵宠奔跑的声音,没有其他的杂音。

忽然,灵宠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喊,像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转头往回跑,可惜跑了没几步就完全没了响动。

李疾风喷出一口鲜血,睁开眼,颤声说道:“管道里好像有寄生魔,还有其他的妖魔。我的灵宠被吞了。”

“管道内的妖魔追过来了么?”安亦真问了一句。

庄子墨说:“没有,那东西吞了灵宠之后又往前跑了,可能前面有更好吃的。”

傅启明当机立断道:“事不宜迟,我们也追上去。子墨,你能开路么?我断后。”

庄子墨点点头,打开金属大门第一个走进了管道,安亦真紧跟在他的身后。其余16个人空开了一段距离,给前面的人能有一个后撤的空间,才鱼贯而入。

管道并不宽大,就像是大型的下水管道,高不足3米,宽只能容两人并行。管道下方有传送带一样的装置,此时这个装置是静止的,并没有运行。

管道内充斥着血腥的味道,地面上也有可疑的暗红色。妖魔之中很可能有受伤的,也或许是被寄生后的妖魔性情大变,凶残的吞噬其他的妖魔。

庄子墨举刀前行,安亦真跟在他身后说道:“你一刀尽量别把怪砍死,让我摸一下,我需要那些能量。另外怪死了你摸,说不定会掉好东西,存我包里。好久没有掉能吃的东西了。”

一提起吃的,庄子墨也饿了。

其实这一路上的伙食比在凤鸣门禁地内好太多了,但那些干粮的滋味远不如安亦真在主神空间里烹饪的热乎饭菜好吃。好吧,看来要他出手,争取能多捡一些食材了。

前行的路上比想象中顺利的多,并没有遇到一只妖魔。就连吞了灵宠的那只都不见了影踪。

长长的管道内也并没有岔路,唯一不方便的地方就是太黑,大概妖魔们传输东西也不需要亮光。他们有发光符隔不远就贴在墙上照亮一段路,倒也不怕。

众人走了将近三个时辰,终于走出了管道,来到了一个圆形的大厅。

大厅这里汇集了十几条管道的出口,不过看起来并不像是魔山终点站,应该是某个中间节点。

用安亦真的眼光评价,这里就是个枢纽站,有大量的纵向货梯排布。所有的货梯之间都有传送带。不过现在这些传送带都是停住的状态,零星的还有一些妖魔开膛破肚的尸体。

众人小心戒备,飞快的检查了那些尸体,发现与之前杀掉的马怪差不多,除了胸部裂开之外,那些妖魔全身并没有明显的伤痕。

但是那些跑出来的寄生魔去哪里了?

正在大家研究是不是要从升降梯的井道往上爬的时候,从四面八方的管道内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顺着管道正在往这里汇聚。

庄子墨耳力最强,提醒道:“好像都是妖魔,大家小心。”

傅启明祭出大型防御法阵,十八人依次排开围成了一个圈,纷纷拿出各自的武器和法宝一致对外。十多条管道,除了他们来的那条之外,几乎都有动静。

血腥味越来越浓烈,不用看也知道来的这些东西危险极大。

第一个冒头的是马怪,嘴里却吐出了很长的触须,是被寄生魔寄生了,随后陆续出现的妖魔,都是常见的那种,以鱼魔为主,偶尔有一些熊妖。这里面混杂着并没有被寄生的妖魔,它们神情恐慌,彼此戒备,不晓得同伴什么时候就会变成了六亲不认的怪兽。

庄子墨和安亦真专挑寄生魔下手。很快就将剧情任务三的进度条刷到了120/1000。

其余的修士们用各种法宝对付常见妖魔,成效也不错,尸体越积越多。追击这些妖魔的怪兽终于也露出了端倪。

原来有一些寄生魔的幼体并不会从被寄生的妖魔内跑出来,而是直接异化了妖魔的身躯。它们大肆吞噬,身材也变大变古怪,兼容了许多妖魔的特性,凶残无比。这类妖魔已经不是寻常的修士能对付的了。

庄子墨和安亦真的组合却丝毫不受影响,庄子墨先将妖魔劈开,尽量不劈死,安亦真摸一把能量喂给吞噬系统。大多数收割的都是d级,只掉宝箱不再增加选手属性。而那种异化的妖魔则评级为b级,是吞噬系统很喜欢的,杀了之后掉落b级的宝箱。

一共10只b级怪,安亦真收了9只,毕竟奖励属性是全场选手都有提升,谁杀都一样。还有一只被傅启明干掉了。

不知道艾香盈会否察觉到身体变得越来越好力量敏捷也大幅提高,反正安亦真和庄子墨体质、力量和敏捷都分别提升了3点。奖励宝箱d级的积攒了108个,c级的有4个,还有10个b级的没开。将来光是开箱子都能开到手软,安亦真终于找到了一些成就感。哪怕都是金创药呢,光是这数量也足够了。

呸!她想什么鬼,怎么能是金创药!她要各种高档材料、能吃能用的,再不然来点通用技能书残页都行。

虽然不是每个怪都能掉肉吧,不过庄子墨从怪的尸体上摸出食材的几率非常大,熊妖、马怪和鱼魔竟然都是能掉肉的,还是可以食用的,安亦真一次都没摸出来过,这充分证明了她手气实在太黑。

好不容易杀完了这一波怪,众人打扫战场完毕,刚想休息片刻的时候,有几条管道中再次传来了隆隆的响声。

“是水流!大家快往上走!”庄子墨提醒了一句,先一步往竖向的运输梯井道内爬了上去。

他手里拿的是自己包裹栏内以前构想出来的军刺,充当攀爬用的支点,扎入井道的内壁非常轻松。他又拴了安全绳在途中,留给后面的人借力。

在安亦真看来,这个就是电梯井道,不过电梯轿厢应该是上浮到了更上边的中转站。要往上爬就尽快,否则上面的轿厢落下来,他们就不好跑了。

并排有三个这样的井道,安亦真跟着庄子墨往上爬,其他的修士们分成了三组,沿着三个井道分别往上。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天晓得哪个能爬到顶。

才往上爬了十几米,就见下面的大厅已经涌入了巨量的海水,泛着冰冷的咸味,迅速淹没了满地的尸体。

其他的管路出口似乎有自动感应的装置,只要不出水的都及时封闭了管口,整个大厅内的水越积越多越涨越高。

水中有大量的黑色小蛇冒头出来。它们随着海水的灌入涌入了竖向的井道。有一些跃出了水面,附着在了井道光滑的石壁上,竟然并没有掉落。这些黑色的小蛇不仅能沿着井道游走,还能够在空中悬浮一段时间不会掉落。

如果被这些黑色小蛇沾染到,怕是会孵化出寄生魔。

很快有一个井道内的修士们都纷纷中招。傅启明那边有他的法阵和法宝护持,勉强能抵抗。

庄子墨原本在上面开路,发现下面的问题之后要下去帮忙,忽然看见了头顶黑影坠落。

安亦真喊道:“上面有轿厢下来。子墨,你将那个东西搞掉。”

紧随在他们身后的修士们也祭出了各自法宝试图阻止往上爬的小黑蛇,可惜他们的修为都不如傅启明,防御法阵维持不了多久就被小黑蛇突破了。

安亦真将小黑抖了出来,威胁道:“快喷火,往下喷。”

小黑的吓得急忙喷火下去,不过当它看清了那些小黑蛇的时候,竟然展翅跌跌撞撞往下飞去。

安亦真还以为是自己没抓稳,让小家伙掉下去了,刚想往下去捞,却发现那些小黑蛇竟然纷纷绕开了小黑。

小黑叽叽叽的叫着去啄,虽然有大量的小黑蛇闪避开了,不过数量的确太多了,小黑胡乱啄一下就能啄到,仰头吞入腹中。

它越吃越高兴,像是发现了什么新游戏,一边喷火团,一边吃小黑蛇,迅速将下面那些小黑蛇消灭了一大半。剩余的小黑蛇已经意识到了危险,不敢往上冒进。

小黑的身体却越来越鼓,就像气球一样越吹越大,毕竟那么多条小黑蛇进了肚子里。

安亦真叹了一口气,心说这贪吃货,不知道自己会变成寄生魔么?突然,小黑的身体整个燃烧了起来。

大概小黑会成为第一个撑死的灵宠吧。安亦真不再管它,拉拽着其他几个修士迅速往上爬。

庄子墨的刀此时已经劈上了坠落的那个轿厢的底部,他的速度也很快,在底部划出一个圆,一拳打掉,率先钻入轿厢,再如法炮制将轿厢顶部也打穿。跳到最上面,在井壁两侧设置好安全绳索,用力一拉,下面那5个人一下子就被他拽了上去。

轿厢迅速坠入了涌入管道的海水之中,那些小黑蛇,以及着火的小黑也都被压在了下面。

正在安亦真心情低落的时候,一团火从下面飞了上来。

火中,依稀有一只展翅的鸟,散发出了耀眼的红光,张嘴发出了鸣叫。那不是叽叽叽的蠢萌叫声,而是悦耳的如琴音的鸣叫。

安亦真一喜:“难道小黑真是凤凰崽?”

小黑叫唤完了,浑身的火焰逐渐熄灭,身形却已经不是小鸡的样子,虽然毛发还是黑色的,但是那双翅膀展开有两三米长,几乎填满了整个竖井,凌空高高飞起。

安亦真急忙扔了根绳子套上了小黑的爪子。这免费的提升机不用白不用,肯定比自己爬省力气啊。

小黑只觉得爪子一沉,低头看见是安亦真套的绳子,整只鸟又怂了,丝毫不敢反抗,认命的当起了提升机。

话说回来,这凤凰飞的速度居然不比庄子墨爬的慢,拽着6个成年人也一点不吃力。

很快,他们到达了下一个平台。

这个平台乍一看是黑色的,实际上仔细看,竟然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还好是小黑打头阵,它张嘴喷火,直接烧光了虫子,露出了平整的地面。

这个平台的地面是与下面的大厅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地面上看不出砖石拼接的痕迹,就像是一整块光滑的巨大的石头铺成。

其他人感慨的时候,安亦真不以为然,这不就是打磨过的混凝土地面么,充其量又加了层仿石的涂层。这是现代的建筑手法就能实现的,不过元兀大陆百姓们生活的地方却极为少见。便是在仙府最豪华的房间,也只是采用木头、砖石等常规建材。

比地面更神奇的是周围的墙壁,由坚硬的白色塑料做成,那绝对不是别人嘴里什么大型的精心雕琢的白玉璧,那明晃晃就是工业产品硬塑料,主材由石油就能提炼,那些精致的花纹也是倒模出来的。

看来妖魔们比元兀大陆的普通百姓现代化程度高呢。不过这里与下面的城堡建设风格相差那么大,或许并不是同一个时期修造的,甚至不是同一批人的建造成果?

黑色虫子被小黑烧光之后,众人沿着这条通道向前又走了一段路,看到了好几条岔路,一时间不知该往哪里去了。

刚才安亦真就已经注意到,他们沿着井道飞到一半的时候,另外两个井道已经拐去了别的地方,与他们不再同时上升,他们挑的这个条路也不知道对不对,总之比那两个看起来能到达更高的地方。

傅启明发了一道传音符,被他们这组一个弟子接到了,他说道:“傅掌门说他们进入了一个漆黑的洞内,遇到了一批妖魔,要耽搁一阵。”

“传讯给他,我们先从这里往魔山而去。这里应该已经非常接近魔山了。”安亦真之所以这样说,是刚刚升为三级的吞噬系统已经具备了更大范围的侦测能力。

吞噬系统以前只能是怪兽临近安亦真1000米左右才能发现,现在它的感应系统铺开来能扫描方圆一万米的范围,并且只要心情好,还是会将d级以下能量体的位置也说出来的。比如哪里密集了一些小黑蛇,小飞虫。

同时,吞噬系统还能感应能量异常,不只是活的能量,存储了大量能量的死物,比如发电设备、能源设备,都在其侦测范围。

有吞噬系统这个导航在,安亦真轻轻松松领着大家直奔最大的能源体而去。作为能缓慢浮空的魔山,肯定不是靠灵气法宝驱动,应该是采用某种常规的能源体系。找到最大的能源体,就应该离魔山的核心不远了。

沿途之中,无数岔路,安亦真完全不犹豫,就能选择出最安全的路径。有小黑蛇和虫子不怕,她有小黑开路。一路上小黑的嘴都没闲着,不是在喷火就是在吃小黑蛇。

安亦真不免有些担忧的抚摸它的羽毛,感叹道:“你是不是黑虫子黑蛇吃太多了,所以就是黑色的呢?我还以为凤凰这种神鸟怎么也是金色白色光鲜亮丽的颜色呢。”

小黑委屈的撅嘴,冲着一身黑衣服的庄子墨翻白眼。明明那个人类也是黑色的,为什么主人不嫌弃呢?

在接近魔山最大的能源核的时候,安亦真他们进入了一个超大空间,其内阵列着无数的人造孵化装置。

那些装置内充满了透明的液体,熊妖、马怪、鱼魔的幼体,连接着人造脐带生活在孵化器内。不过这些妖魔长相也不是完全一样,有一些外观看起来与下面见到的妖魔不同。它们有着更尖锐锋利的牙齿、更高大威猛的身躯,或者整个身体毫无人类的特征。

所以说长的有人样的妖魔是残次品,被丢下去挖矿么?那么留下来的这些合格品妖魔有藏在哪里了呢?

这里就像是制造妖魔的大型工厂,只不过所有孵化器似乎都停止工作了,那些尚未发育完全的妖魔浸泡在营养液内,看着已经半死不活。

再往里走,有一些孵化器碎裂开来,里面只剩下妖魔的残躯,液体早就蒸发干枯。

安亦真对庄子墨悄声说道:“或许是妖魔在制造中什么程序出现问题了,是意外产生了寄生魔这样的变异品种。”

庄子墨指了指连接着输送养料的透明管路,那里游弋着黑色的小蛇,正往孵化器而去:“这里留不得,把这些妖魔幼体及时销毁吧。”

“你们快来看,这里有一块玉璧,能浮现清晰的影像!但是画面好像卡住了。”一个修士招呼大家。

安亦真和庄子墨闪身过去,定睛一看,认出这是一块液晶屏幕,上面的确有定格的画面。

那个修士懊恼道:“灵气和法宝都用了,这些画面还是没反应。妖魔的东西果然古怪。”

安亦真看了看液晶屏下面的操作台,那里有一些按键,按键上的符号稀奇古怪,但逻辑上与她记忆中的电子产品操作模式区别不大,研究了几秒,她终于让画面继续动了起来。

画面中最先出现的并不是妖魔,而是一些正常的人类,甚至服装的材质风格都与元兀大陆上的衣物差异不大。没有字幕,也没有声音,似乎是声音播放的装置有问题,就只是如纪录片一样的画面,一幕幕光影变换、时光默默流逝。

众人看了一阵,并非土著居民的安亦真和庄子墨首先意识到了,这不是魔山的介绍,也并不是单纯讲妖魔的来历。这或许正是元兀大陆文明形成的历史真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