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怕,上一餐还没消化 > 第68章 068长生与自由

第68章 068长生与自由


在月圆之夜, 与往日的安静不同,火把的光亮从宅子里蜿蜒而出,向深山中行进。

这是神树大祭的日子。

这样隆重的大祭并不是每年都会举行, 只有在大巫寿数将尽,得到神树的指点,才会开启。

安亦真悄悄观察着周围人的着装, 与她一样穿着印染的蓝色粗布衣, 拿着过于质朴的火把。她是一个小孩子,跟随在人群的末尾, 回头能看到竹木搭建的寨子, 没有任何现代化的痕迹。

有了之前那几次睡梦的经历,她已经能很快分辨出自己是在梦中。

周围的寨民们议论着神树大祭,她推测自己或许是在千百年前, 什么时代的场景。

寨子里的人全都是盛装打扮, 走在最前面的是戴着银饰的未婚少女。她们的神情与身后驱赶她们的狂热族人完全不同,多少有些悲戚与紧张。

安亦真察觉到自己这个身体很平常普通, 速度力量都是孩童的正常范围。这一次她竟然并不是用自己的身体做梦么?那么这一次的梦境与主线又有什么关联呢?

不知道走了多久,安亦真看到了那棵树。神树周遭,低矮灌木和杂草都已经被族人们清理干净,留出了一片土地空场,凸显出了神树的高大伟岸, 仿佛遗世独立。

但是这棵树与她在入梦之前见到的不太一样。

神树的树干并没有她记忆中那么粗大,还显得很年轻,颜色很绿, 不是棕褐色, 也没有暗红色的光晕。月光一下, 它看起来就是一棵普通的树, 最多是比周遭的树木稍稍丰满一些,从枝杈上垂落的藤条更多一些。

在神树周遭围绕一圈石头的雕像,它们的形象清晰,就像是神树的护卫。安亦真仔细看了那些雕像。

并不算意外,每一座雕像都是半人半兽的模样,寨民们将火把插在旁边,火光映照出雕像上丰富的色彩纹饰。雕像有一面平滑的地方,刻着细小的文字,以安亦真此时孩童的目力,即使有火光照亮也看不清字的内容。不过她见过平山陶简,雕像上那些文字形状和雕刻的手法与之有相似之处。

在逃杀副本,她与庄子墨发现的平山陶简上有平山文明的起源。那些文字翻译出来的意思,更像是巨大的飞船降落在平山,仙人带来了各种技术。不过也提到了异人与尸人。不晓得是怎样的异人。

这些半人半兽的形象也让安亦真想起了在元兀大陆见过的那些半人半兽的妖魔,什么熊妖、马怪、鱼魔……它们与孤岛副本里触手怪产生的新品种基因嵌合体怪兽,似乎并不是一类。但是逃杀副本中,谢尔菲斯集团的人结合了多种方法,制造出更多的嵌合体怪兽。

那些怪兽最终却失控了。

不知平山文明正统的传承之中是否有控制怪兽的方法,就像元兀大陆魔山附近最初那样,让妖魔也形成正常的社会秩序。

按照庄子墨转述的龙国传说,平山人的后裔来到敏素县的山中,传授先进技术获得了威信,死去后成了神树。他带来的技术除了制作精美的器皿、雕刻精细的文字,是不是还有某些药剂的制作,能够让人类与非人物种结合共生?

半人半兽能够获得兽类的某种优势,但比起寿数有限的动物,植物能活得更久。选对了树种,培养起一批忠诚的人类信徒一代代的守护,神树活万年也不成问题,这已经近似于永生了。

安亦真能看到每一座雕像的周遭都散布着祭品。

有精美的陶器、编织的装饰品,这是逢年过节寨民们就会来奉献的普通祭品。在神树的周围,石雕之内,那些根须隆起的地方,则散落着各种骨头,那是鲜货生命的进献。

安亦真能认出来,其中有人类的头骨。

其他的寨民们却完全无视了这样的恐怖场景,载歌载舞。以活人祭祀,更显虔诚,大巫的更替历来如此。

大祭之后,新的大巫产生,神树庇佑,风调雨顺,寨子周围再无猛兽出没。凡有灾祸,大巫必能预知,指引族人趋吉避凶。

族中未婚的成年少女们被送到了神树周围,垂垂老矣的大巫念动着咒语,用火把烘烤着这些石像。

族人们煽动着蒲扇,让火势围绕石像灼烧,没过多久这些石像就产生了变化!

区别于火把昏黄的颜色,乳白色的烟气自石像内部蒸腾而出,族人们更加卖力,将这些烟气向着神树扇去。躺在神树周边,在石像圈内的少女们很快沉沉睡去。

安亦真知道了,这些石像经过加热会产生某种药物,加速催眠人类,或者可以唤醒神树的某种精神力。

大巫说,被选中的少女会成为神树的新娘,将享有与神树一样绵长的寿命,受到后人祭祀。那个幸运的少女其血亲之中,将有一人可以聆听到神树的指引,成为大巫的继任者。过了今晚,一切即将揭晓。

神树挑选并“吃掉”新娘,是不是为了能获得特定的新的基因,这才能与“新娘”的血亲之间建立起更稳定的精神力联系?那么神树是用什么标准挑选新娘?当初她被诱骗到神树身旁,又是因为什么吸引了神树?

这一夜族人们都是围坐在这里,并未返回村寨。等到天明火把燃尽,雕像之内的少女们纷纷醒来,回到自己的家人身旁。她们或高兴,或失落,表情各异。

只有一个少女没有醒来。

安亦真看见神树的枝条将她缠绕,拉到了树干那里。翠绿色的树干在晨光中发出了红色的光晕,枝条刺入了少女的身体,鲜红的血液流出。神树周遭红光大盛,少女的身体被镶嵌在了神树的枝干上。

这位“新娘”始终闭着眼睛,看不出疼痛与悲喜,或许早已被精神力控制,失去了自我。

神树说话了。安亦真寄身的这个幼童能够清晰的听见神树的声音,不过这个身体的母亲拉住了她,只让她的兄长按照神树的指引走了出去。

寨子里诞生了新的大巫,是郑擎,成为新娘的人是他的姐姐,安亦真寄身的女童是他的幼妹。

安亦真忽然明白了,神树新娘的血亲之中或许会有多人能感应到精神力。不过大巫历来由男子担任,女子终归会外嫁。

此时刚刚成年的郑擎目光冷清,以从未有过的苍凉声音说道:“山外的战火即将侵入山中,我们的家园会被摧毁,我们需要更多的帮手抵御外敌。”

他的话音刚落,燃着的箭矢已经从天边如雨一样坠下,就在村寨那里燃起了熊熊大火。幸而全寨的人都出动,来到了神树这里,才没有伤亡。

安亦真不知道那些敌人从何而来,他们穿着盔甲,拿着刀棍,带着弓弩气势汹汹的斩杀山中活物。已经不止他们这一片寨民遭到了屠戮。周遭的寨子全都遭受了灭顶之灾。

这些入侵者叨念着要找到神树,获得长生之法。

长生?是像神树那样固定在这里的长生么?外人怎么知道这里的秘密?这究竟是什么朝代年月。亦或者只是平行时空的梦,现实中的龙国也没有过这样的历史记载。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族人,不过按照神树的指点,郑擎很快炼制出了一种神奇的药物,活人服用,会变成尸人。这些尸人无痛无觉,听从郑擎的指引操控。

在郑擎的蛊惑之下,寨子里的老者甚至伤残之人,“自愿”喝下了这种神药,成为了第一批尸人。

安亦真以大巫妹妹的身份目睹一切,参与了最初一批尸人的制作,她随着族人捡拾神树周围的苔藓和根须,熬煮那些奇怪的药物。刺鼻的味道,让人一阵阵眩晕。

安亦真并不清楚,作为神树代言者的郑擎是否还有自己的意志。是他操控尸人,还是神树操控着一切。

时间又一晃,郑擎驱使着这些“不死”的尸人,战无不克,不仅赶走了外敌,还统一接管了周围的寨子,但有不服者,就会被制作成新的尸人。

忽然有一天,神树降下了新的神谕,说尸人不能久留,一年以上的尸人必须及时烧毁,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安亦真能听到这些告诫,郑擎也一定可以听到。但是郑擎的权利都是建立在尸人之上,他岂能甘心摧毁自己的工具?

母亲发现了端倪,悄悄收拾好了行李,将最小的儿子托付给安亦真寄身的这个少女,叮嘱她一旦出事,谁也不要管,带着弟弟走得越远越好。

她这才意识到,或许这个身体的母亲也能听见神树的告诫。

郑擎果然违背了神树的意愿,没有销毁最初的尸人,穷兵黩武不断向外扩张,让尸人们啃咬新鲜血肉,满足他统治一方的野心。她亲眼看见那些尸人变得越发嗜血,直到完全失控,不再听从郑擎的号令。

人间炼狱也不过如此。尸人不止啃咬活人,还会啃咬同类,直至周遭再无能动的生灵。

还好,她带着弟弟先一步逃走了。

虽然远离了那些恐怖的场景,不过每天晚上她都会做梦,梦到故土的那棵神树,梦到族人们恐怖的死亡归宿。

尸人们围着幸存的寨民,寨民们躲在了神树周围。他们惶恐的点燃火把,将石雕内散发的烟气往外扇动,仿佛形成了一层神奇的屏障,尸人不敢涉足。

繁茂的枝条卷走那些尸人,吸干丢弃,尸人们退却了。更多的人逃来此地,那个圈子却根本容不下那么多人,人性的丑恶被无限放大。老弱妇孺被挤出圈外,谁都想在圈内获得立足之地。

树干上那位“新娘”,这么多年一直是容颜不老,仿佛永生如少女,可是此时却迅速的衰老,血肉干枯。

神树枝条的防守动作也越来越慢,被尸人啃咬过的尸体成为了新的尸人,被血肉吸引着继续杀戮。神树的“新娘”红颜变枯骨,终于跌落在树下。翠绿的枝条浸满了鲜血,开始无差别的攻击所有靠近的会动的东西。

石像不再冒出白雾,一切都失控了。

梦中十几年,夜夜噩梦缠身。她已经无法分辨自己究竟是谁,唯有弟弟逐渐长大独当一面。她隐瞒了那些秘密,关于族人模糊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支离破碎。

又一次进入这样血腥的噩梦之后,安亦真感觉胸口剧痛,她一时恍惚,仿佛附身在了神树“新娘”的身上,又回到了最初那个月圆之夜,清晰感受到那些枝条刺入了心脏的痛。

她到底是谁,她在哪里?她明明是在做梦啊,为何还会感到痛呢?

脸也痛,安亦真猛然睁开眼,看见庄子墨一只手正拍在她的脸,另一只手从她心口拔出了那根针。

好悬!差一点就要迷失在了梦境之中。梦里十几年岁月蹉跎,没有任何异能的生活,让她渐渐忘记了自己是谁,梦中的噩梦一遍遍重复,虽然现在醒来却也感觉多活了十几年,心情无比沉重苍老。

“过去多久了?”安亦真问了一句,又惜命的吞了个二品金创药,补血补脑,缓一缓。

“你睡了十几个小时。再有半小时,那五个昏迷的人就不归我们管了。”庄子墨确定安亦真已经清醒,飞快说道,“逆转催化剂也有了眉目,神树肯帮忙,应该很快就出成果。”

“神树?你主动与它联络了?”神树绝对是安亦真的梦魇。

庄子墨指了指呆坐的那个胖子:“那位郑先礼,与郑米福一样,能够被神树控制上身。我与神树谈了谈,或许能达成一个公平的交易。另外你从包裹栏拿出来的东西也不错呢。”

安亦真看到了她当初为了腾包裹栏随便拿出来的两样东西。5个b级宝箱和1个a级宝箱,这是在主神空间她没舍得自己霍霍的东西。难道庄子墨从里面开出了什么好东西,能让活了千年的神树心动,他们谈了什么交易?

副本中开宝箱的时候,并不是统一播报,她刚才是睡着的,并不知道开了什么。

庄子墨说:“5个b级宝箱,有两个开出来的都是二级金创药,另外3个开的是星门驱动能量石。a级宝箱开的是精神鞭挞器,开箱绑定的。”

星门和驱动能量石,在斗兽副本内安亦真曾经阅读过相关资料。在星际时代,星际航行采用的是一种叠跃模式,通过星门确定锚点,以前要用光速航行几十年的距离,只要出发地与目的地都有星门,几乎能实现“开门就到”的效果。然而该资料中特意说明,星门驱动的能量需求很大,以ll星现有的能源体系就算能造的出星门,也根本无法启动。

这种能量石绝对是能让ll星一举进入星际时代的好东西!

安亦真把放了丧尸生化守卫防护服和设计原理的那两格清空,这些东西已经具现到了现实世界,接下来能量石扔进去占了一格,还空了一格备用,等着收藏一些不好拿的或者需要具现到现实东西。

【后勤组选手安亦真收集3块星门驱动能量石,将在她现实世界消失的地方x100倍具现。】

龙国直播间内的弹幕一片欢呼:

[上个副本虽然具现了一大堆高科技理论,不过从理论到造出成品至少要几代人的努力,现在看来有生之年太空旅行不是梦。]

[我儿子已经入选了太空军预备役。]

[我国原本就有ll星临近行星载人登陆计划,若能建成星门并启动,去隔壁星球一开门就到了啊。]

[楼上的,眼光放长远一些,宇宙那么大,你没听人家说ll星只是个偏远的地方么?要尽快向一等文明星系靠拢,争取摆脱什么二等公民身份。]

[龙国人醒醒吧,有能量石很了不起么?你们也不过是第三个成功登月的国家。如果真想探索太空,没有熊国和美兼利众合国的技术积累,根本就是做梦!]

[是不是做梦你们拭目以待。现在天上只有我们龙国的空间站了。]

[太空梦还是太遥远,地面上的病毒已经从木一日帝国扩撒开了。]

[他们不是已经封岛断航了么?]

[还记得从异界试炼场回到现实的那个主力选手光吉由美么?她从政后很快获得实权,并且一直与美兼利众合国相关部门深度合作。有人说她明面上是为了复活他们另一个主力选手山赭又三郎弄什么高铁设计资料,其实一直在搞病毒武器化应用,连配合疫苗的研发都是装样子。]

[楼上的你的消息来源靠谱么?靠谱就赶紧上报国家早做防范。]

[国家早就知道了,我们的疫苗已经在临床阶段,不过只适合龙国籍的民众们这种高身体属性接种。]

庄子墨看了一眼弹幕话题越扯越远,就将精力转回眼前:“这个az实验室有一处地方混凝土裂了缝,已经被神树的根须渗透进来。精神鞭挞器对于精神力强的物种效果绝佳,神树也是会痛。”

“吃了太多人的树,也终于会痛了么?”安亦真不用细问,也知道以庄子墨的手段多半就是拿那个精神鞭挞器与神树谈的合作。她简明扼要的将梦中看到的场景讲给庄子墨,先不做主观评判,只将一些细节描述精准,让更熟悉ll星和龙国历史的庄子墨自己去思索真相。

“这么说来你梦中的那个幼弟,应该就是这些姓郑的人的先祖了。他们这一支的精神力与神树的切合度非常高,经历了百年居然后代还能感应到。”

庄子墨感慨了一句,分享了他谈判的要点,“寿命很长的神树,即便接近永生,也只能长在这一地,能够感知和控制的范围很有限。尸人和那些半人半兽的怪物离开了神树的范围,寿命就会衰减,或者彻底失控。所以,能自由移动的方法是不是对神树更有诱惑力?”

“是啊,自由移动的树族,你我都亲眼见过。”安亦真秒懂其中的关键,进一步肯定了他的这个说法。

庄子墨说:“我让神树看到了你我都曾经见过的发光的树族,以及那些非人的种族,更广阔的星空宇宙,更高阶的文明,那才是它向往的地方。”

人类寿命短暂,长生已经有极强的吸引力,让无数帝王举国之力去追求。那么对于拥有漫长寿命的智慧生物,他们的终极向往是什么?星辰宇宙自由漫步,还是找到更多的伙伴,慰藉孤寂的心灵呢?

目睹了那么多自相残杀的人类丑态,神树想要离开,脱离星球的束缚,也就容易理解了。

安亦真又问:“我们有制造星门的方法,有开启星门的能量石。那么神树用什么来交换呢?它有办法对付那些变异蚊子或者泄露的病毒么?如果它搞不定那些,恐怕不只是这附近的人类都没活路了,也就没办法制造它想要的那些设备。”

“它自然是有办法的,不过需要它付出很高的代价。

神树说它快要死了,那并不是假话,不受控的变异生物与未知的病毒泄露正在侵蚀它现在的生命。但若舍弃现在的枝干躯体,它就能解决掉外边异化的生物,包括被病毒感染的蚊虫。它可以用精神力将记忆压缩成一粒种子。这颗种子能保存很久,被带去更适合的地方重新生根发芽。”

“那么它之前忽悠我去它身边,是用我补充能量?”安亦真疑惑。

“它承认,是需要用人类补充能量。现在它发现山林中又来了更多的人,质量不行数量还是够的。如果我答应把它的种子带走,送到宇宙中更适合的地方,那它现在就会帮我搞定我们的问题。”

安亦真不免质疑道:“它就那么信任我们?一粒种子可不是神树,如何自保?再说,它又如何证明它有能力消灭变异的生物和病毒呢?”

“你说的对。我们彼此并没有那么高的信任,所以我退而求其次先要了逆转催化剂的方法。它的记忆中有一套平山文明的秘术,与实验室掌握的各种拼凑技术不同,那秘术更古老却更有效。我们现在就说用那秘术在制作逆转催化剂,若是做成了,就证明了它的诚意。”

“那些怪兽是不是都被它控制的?神树之前忽悠我说隐身怪和那个会催眠的怪有自己的意识,并不听命于它。”安亦真直接问到了点子上。

庄子墨点点头:“那些半人半兽的怪在制造的过程中加入了神树已经变异的肢体组织,无法抗拒神树的精神役使,更不能长时间离开这片山林,否则就会死亡。它们保留了更多的人性,让它们畏惧死亡。这里的实验室用不完全的秘术和仿制的器皿制造的怪物都有这样那样的缺陷。”

“梁爽和胡理华也是听命神树么?既然神树男女不忌,为什么让他们收集男人?”

“神树需要更多的护卫,护卫以男性为基材更容易成功,神树也是变相利用实验室的人手而已。我之前在湖底墓室里看见的壁画,描绘出的景象,神明降临世间时候,不只是带来了神迹和高绝的技术,还带来了一些非人护卫。如今神树周边那一圈石像或许也是在重现当时的场景。”

安亦真脑洞大开:“你说会不会元兀大陆上的人终于驯服了妖魔,带着他们离开了地心世界,到地表一看,异形魔怪早就死绝了,人类的遗族还在,只是文明退化而已。于是他们帮助这些人重建文明?”

庄子墨笑道:“我觉得你将来若真能回到现实世界里,可以不去屠宰场,当个作家也挺有潜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