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怕,上一餐还没消化 > 第77章 077一个新支线

第77章 077一个新支线


龙国官方很快用弹幕给了建议:

[或可一试, 侧重百姓民生的利益保障。]

庄子墨的心里更踏实了几分,与安亦真私下里沟通好与这里的高层交谈的重点逻辑,去除掉庞杂的不重要的枝节, 还能剩下哪些重点。

这处敌特据点被龙方顺利接管, 如何救助被催眠的普通人, 审问和处理那些敌特分子,都有专业的人去做。那位受伤的机组人员已经自愈, 被送去了某空军基地疗养, 并没有和庄子墨他们走同一个方向。

庄子墨和安亦真把此前获知的消息交代清楚,就被单独护送到了一处秘密基地。

这个地方在首都的北郊,在挖空的山腹之内,有全面自给自足的生产生系,分隔出了若干互不干扰的区域。带他们来的人解释,说这里并不是国家领导长期待的地方, 另有常驻的基地防护更严密。这里是备用指挥中心, 外来者需过7天观察期才能随意走动。

异能者则能视身体和异能情况观察期时间不定。这大概也是未来防范一些未知的病毒潜伏,大多数异能者身体素质已经高于普通人, 发病慢, 有时携带了什么无法检测出。还有些异能者有自愈力, 以及更多神奇的免疫能力。大灾难爆发后, 异能者才陆续涌现,所有新理论都在研究中, 尚未形成科学全面的体系。

庄子墨和安亦真按部就班进行了从头到脚的消杀环节, 把从外边带入危险性生物的可能降低到最小, 更换了这里的人送上的统一制服。

这是没有肩章的军装, 近似于迷彩的纹样, 不过材料已经升级了, 据说是今年才研发出来的新材料,水火不侵吸湿保暖,摸起来也很柔软穿着舒适。

两人通过常规身体检查,换好了衣服,与这里的工作人员乍一看没什么差别了。领口有个标牌,是临时身份验证编码,扫码能够进入指定区域。他们目前能出入的只有临时观察宿舍区。

住宿都是带独立卫浴的单间,除了房间比较狭窄有点像火车或轮船舱室,其余用物规格档次都比普通集体宿舍要高级一些。每个人的房间内都有一个电子屏幕,可以用来视频通话,甚至能上网。

当然末世时期的网络与和平时期的普通网络已经不同,许多服务器在境外的网站早就不能用了,取而代之是以国内各大基地为主的“地方”门户网站。政府针对大灾难时期颁布的临时管理办法、规章制度、法律条款等等内容分类明晰的发布出来,许多政务网上办理,充分考虑了民众的生产生活需求。另外还设立了一些官方论坛,主要是宣传科学知识、生存技能类、异能探讨;再有就是二手物品回收置换版块,鼓励大家废物利用,节约一切资源。

因为民用带宽有限,大家的手机只为了联络,闲暇时间不再是玩游戏刷视频,娱乐少了,更多的是看看论坛或者是参加基地的各种技能培训班。很多人的网瘾症状不治而愈。

以庄子墨和安亦真的高速度,将网络上的各种信息匆匆浏览一遍并不需要多长时间,到吃完晚饭,深夜11点左右,基本上就已经把大灾变前后的事情了解清楚,恶补了这个时期龙国的一些常识问题。

两人琢磨着都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领导召见,正打算先休息几小时。谁料却被通知即将参加一个小规模会务。

会务人员之一是庄江海。

深更半夜,爷爷来看孙子了?

安亦真很奇怪,为啥她也要参会。难道龙国的领导人这么拼,大半夜的不睡觉还要处理政务?

也可能的确有紧急事务。否则不会这么着急用飞机将他们接到首都。还记得占士邦他们与龙国高层都已经接触过了,兴许是占士邦透露了什么风声,让龙国高层举棋不定,为了那个“太空移民计划”来问计。

几分钟之后,安亦真和庄子墨被请去宿舍区隔壁的会客室。

会客室的格局很普通,两排沙发相对,中间是木质的茶几。庄子墨与安亦真坐在一排,后来者坐在他们对面。

那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穿着军装,虽然年事已高,却不减飒爽的英姿,落座后姿势也很笔挺。跟在他身旁的那位中年军官,也一并落座,看起来像是精神系异能者,在发觉无法窥测庄子墨与安亦真的思想后,露出惊讶的表情。

安亦真则注意到这两位基本上都没有穿戴防护设备,是确定他们身上没有病毒,还是自身能抵抗病毒呢?当初来接他们的机组人员死亡后也没有尸变,这与地球上的丧尸病毒不一样。

不对,在敏素县的山林公路上,那些逃亡的人死亡后似乎都变成了丧尸,有些人身上并没有咬伤。莫非病毒随着四散传递,远离神树之后,也产生了某种衰减变化?

安亦真大着胆子先问了一句:“中央基地是否研发了新的药物,能够阻断病毒?二位没有防护就与我们真人见面,没有风险么?我们还没有过观察期。”

与庄江海一起来的那位正是李沐泉的父亲李高参。原来李家父子两人都是精神系异能者么,怪不得能超远距离以精神力沟通。

李高参看起来更健谈一些,回答道:“没错,有新药。已经开始人体临床实验,注射这种新药的人就算被丧尸咬伤,也不会马上丧尸化,能支撑多活一段时间,可以接受抢救。我们既然敢来,自然是二位的身体用已知手段检查暂时没问题。”

对方并没有提问他们怎么屏蔽精神力窥测的,庄子墨也不主动回答,而是开门见山问道:“庄老将军,之前是以我们为饵,想将首都附近这些敌特都钓出来一网打尽么?”

庄江海的眼中露出了几分赞许之色,点头道:“是。”

惜字如金,与庄子墨当初的少言寡语有的一拼。

李高参打圆场道:“我方只是没料到他们居然能做到这么极限,把此前抢到的和藏着的武器都用了出来。如果这次没有将他们一锅端,将来他们发动对基地关键部位的打击突袭,危险性还是很大的。飞机被击中爆炸的时候,庄老将军面色煞白很是担忧。”

安亦真暗中吐槽,所以就可以牺牲他们两个当诱饵么?的确,敌特若是不知道一些具体线索,不可能精准设伏。龙方绝对是散出去了一些消息,让敌特孤注一掷。敌特之中的异能者虽然武力值不是很强,不过有能打飞机的武器,偷袭捣乱已经够用了。

李高参先是真诚感谢两人将李沐泉护送到747基地,而后感慨道:“还好二位的能力超强,竟然都没用上军方的力量,就将这些敌特一网打尽了。”

庄江海的眼中浮动起一丝欣慰,却还是没有多说话。

庄子墨却说:“李沐泉虽然感染异化,不过他很可能保留了大部分人性。但是他不知是主动还是被动的会吸引变异怪或者丧尸靠拢。对747基地会产生一定威胁。再有,我们也已经汇报过的,那个能屏蔽人类感知的寄生型分裂怪。那东西寄生传播原理还不清楚,747基地周边或许已经不安全了。”

李高参说道:“沐泉现在已经无法稳定的联络到我,你们说的情况我们都了解了。747基地外围防线还能支撑一阵,大量丧尸群聚集,反而阻挡了寄生型分裂怪的脚步。那种怪需要非丧尸的生命体才能繁殖。”

所以当初李沐泉可能是故意召唤了许多丧尸,要当围墙阻止寄生型分裂怪的么?

此时会议室内的屏幕打开了,有其他领导接入,远程参会。

李高参一边调试设备,一边对庄子墨与安亦真简单介绍了一下参会人员。原来今日会务,远程参会的不只是军界高官,还有政界的高层领导也在。只差国家主席和总理并没有出现了。

庄江海见人都到齐,才正色问道:“我知道你们二位并不是d省国营矿场基地出来的,你们究竟从何而来,有何目的?”

这位庄老将军一说话就问到了点子上。所以说当初他们以为能轻易被307基地接纳,多半还是李沐泉的功劳。

安亦真之前还有几分犹豫是否要吐露实情,现在她觉得庄子墨和现实世界里官方的判断可能是对的。

这个世界里的人都不傻,病毒造就了那么多怪兽,而异能者的出现或许正是自然界的平衡手法,是人类进化的开始。

当然个人再有本事,星门和宇宙飞船也不是一个人能造的。她和庄子墨必须借助国家的力量才可能完成本次的主线任务。

如果想借用国家力量,就要从根上说明利害关系,开诚布公。他们的真实身份并不是副本禁止吐露的内容,大概率是要讲出一些重点取信国家领导。

但以庄子墨的谨慎,多半还要留几张底牌,不会一见面就什么都交待。安亦真并不是善于谈判的,对龙国的高层了解度极低,没有弹幕上的消息提醒,她此时就不再多话,由庄子墨主要对答,等着暗示,她再补充信息。

庄子墨的计划也是如此,对答之中忽略一些细枝末节,对方不问,他也不会主动讲两人的“异能”都有什么,总要留点退路和自保的手段。

异界试炼场在这个世界没有出现,这个世界里的庄遇舟死亡是十一年前,与现实中他父亲死亡十年也有细微差异。说不定,相关的事件不能只是以平行时空的理论便可以解释的了。与其纠结这些无法改变的事情,不如一开始提出重点。

关于对手的,关于主线任务的,以及能为目前龙国带来的利益。

“我们两人的确来自另一个与这里近似的时空。”庄子墨语气真诚的回答道,“与我们差不多情况的还有美兼利众合国的约翰占士邦、詹妮弗k,如今身在fs基地的欧巴国朴泰绛,爪哇国的卡兰,埃拉国的米埃尔。我们7人并不是这个时空的人。”

庄江海面色凝重的问道:“他们与你们一样,也是身具多种异能,远超正常人的身体素质,目的也相同么?”

庄子墨点点头,简短的介绍了一下异界试炼场,以及他们这一次的任务,却没有提是不限时。

这也是安亦真当初提的建议。真话肯定要说,不过关键信息隐藏更好。毕竟万一这里的人知道时间很充裕,协助完成任务的积极性就不会太高,甚至,或许想将他们留在这里更久。

庄子墨继续说道:“虽然我们被告知这里只是异界试炼场,但我们一直怀疑每次经历的都是真实世界,只是不同的时间线或者平行宇宙。主线任务完成后,我们会从这里消失。

我们这些人的主线任务理论上是一样的,就是发射运载星门的宇宙飞船至mx星轨道。占士邦是不是也提过太空移民计划?”

庄江海面色一变,那次与美兼利众合国高层的会谈,知道详情的人很少。这侧面印证了庄子墨等人有别的渠道了解这个世界的信息。当然并不排除这两人之中有精神系异能者。

双方之间的信任度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高。

“美兼利众合国的确提出了太空移民计划,核心是探索其他可供人类居住的星球。他们所在的大陆变异趋势比我国更严重。至于星门,以及发射飞船位置等等他们只是泛泛说了一下,自称是大灾难之前就已经在研究相关技术。与我国真诚合作,他们无偿输出技术,我们做基础建设的配合。”

安亦真心说美兼利的选手们还是不够聪明。难道就那么笃定他们不会接触到中央,不会戳穿他们这套把戏么?他们莫非并不知晓还有星门设计图这样的奖励?还是说这个世界的美兼利众合国从别处找到了资料,自己能造星门?

“我们有星门设计图纸、星门驱动能量石,以及发射的最佳位置坐标。据我们所知,美兼利众合国的选手并没有上述的物品。他们能提供什么技术?”庄子墨直接摆出了自己的筹码。

远程参会的人之一,就有大灾难之前负责宇航计划的领导人,禁不住激动的问道:“真的么?星门居然真的有设计图纸?以我们目前的技术水平能够实现建造么?”

庄子墨点点头:“目前只有我国的空间站在天上了,星门本身的建造难度并不高,驱动是ll星没有的一种能源。而美兼利的优势是他们有远程的运载飞船,看这里的新闻报道说,三年前他们就已经飞抵mx星,虽然不是载人,却也能运载很多物资。所以他们如果说有技术,大概率是这种远程运载飞船。”

庄子墨说完又飞速翻了一下弹幕。

官方一直盯着其他几个有直播的国家,专家组轮番收集信息,很快就证实了,美兼利众合国目前能拿得出手的技术的确是远程无人运载飞船,最远可以到达mx星附近。问题是按照星门设计图,最终成品外观和质量都超过现有运载飞船的极限容量。

“改造飞船或者将零件运送到指定位置,通过远程遥控组装,再次推进发射。一系列技术难题,都需要专业人士来攻克。美兼利众合国那边,政府能调动的资源很有限,地方上各州已经分崩离析了。他们很需要我们。”

庄江海却不像宇航计划的负责人那么激动,而是冷静问道:“举国之力帮你们完成任务,对我们有民众有什么好处呢?现在病毒肆虐,变异怪物横行,无论哪个国家都是人口锐减。”

李高参也质疑道:“你们是否还有别的物资,能够改善目前的灾难状况。比如,消灭病毒的方法,更实用的逆转催化物质。”

安亦真觉得李高参或许更倾向于协助计划,并提出了诉求。而庄江海看向庄子墨的眼神很复杂,他虽然心知这个不是亲孙子,不过当初dna比对都有亲缘关系,这真的很玄妙。可亲情最终是无法左右庄江海的立场。

拿庄子墨当饵这一手已经足以看出庄江海的格局,与国家无利的事情,他才不会支持。

如果不能解决病毒和生物异化的问题,人类的脚步就算踏入太空,也可能将病毒传播到宇宙之中。

庄子墨猜的出庄江海的立场,他于是不提主线任务,继续吐露其他信息:“我们与别国的支线任务各有不同,因此占士邦如果借美兼利领导人的口提出什么计划,可信度并不会太高。他们很可能损害别国利益达成自己的目的。各位领导是否也发现了他们的诚意不够,才多方求证,研判是否要加入那个所谓的联盟吧?”

远程参会者提出:“就算我们获得了相关技术,建造星门、发射星门到指定位置,这对于拯救目前的灾难似乎关联度不大,还额外耗时费力,会影响目前正常的生产自救。”

也有人说:“如果我们不与他国结盟,他们会否直接破罐破摔,不惜一切代价阻挠我们的计划?”

庄江海则皱眉道:“你们肯定有顾虑也有所保留,我们也会将你们说的仔细研究后,再有更准确的决议。但是目前灾难状况你们都看到了,以你们二位的本领,是否能够先协助我们做一些事呢?”

安亦真心说不愧是老谋深算的庄老将军啊,身居高位的人果然不简单。他不给明确答复,还想先使唤他们出力干活。这如果是她的亲人,她肯定会小小伤心一下。

庄子墨表面上没有什么不良反应,谈判肯定不是马上能有结论,双方各提需求,且有的商量。至少庄江海与屏幕那端的高层们没有明显反对不支持,李高参这里也似乎更倾向于支持星门计划,换取更多利益。只要有所求,就不会晾着他们。

他别有深意的说道:“我们的确有其他超越时代的高科技资料,其中不乏能够改善民生的。另外几个月前,敏素县神树山林发生的异常,我们两人也亲身经历。当时是安亦真护送专家交接给了国家救援队伍。747基地那些专家想必都还记得她。以我们两人的实力,控制更多的人不算难,我们却选择了开诚布公与诸位商谈,其实也是希望达成共赢。”

此言一出,屏幕那边的各位领导表情各异。

李高参立刻给出评价道:“他们两人并不受精神力控制,无法窥测,此前表现出的能力绝对不是单一异能。身体素质情况远高于目前的异能者。”

庄江海突然急切的问道:“那么你们可知道米建柏去哪里了?”

李高参解释道:“米建柏失踪,他的女儿徐晓敏突然昏迷,相关的其他人都被催眠过,那批专家描述的许多细节,我们当时都觉得匪夷所思,不过若是你们做的,就不算太奇怪了。你们知道米建柏的下落么?”

“为什么要找他?”庄子墨反问。

庄江海说:“涉及国家机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安亦真没想到米建柏居然出事了。当初她与国家安全部的救援部队交接了一批专家,那些专家最后也被送去了指定地点,她以为这就没什么事情了。难道当时米建柏也去了敏素县?然后在那边失踪了?

如果真的涉及到国家机密,估计龙国官方在弹幕之中也不会回答。庄子墨翻了一下,只见观众们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

此时龙国众人脑海中响起了新的提示音:

【后勤组选手安亦真触发末世副本支线任务,如果接受,成功解救米建柏,将获得拉拽其他国家任意选手1人到身边的一次性技能;米建柏死亡则任务失败,只扣除该选手全属性-1点作为惩罚。】

这技能牛啊,哪怕是一次性的,她看哪个选手不顺眼,就拉到身边,直接一摸,对方就挂了。轻轻松松让对手减员。前提是救出米建柏,不能让他死掉。安亦真犹豫了一下就接了任务。

毕竟末世副本里远程交通很困难,综合属性高、最有威胁的美兼利众合国选手们远隔重洋,坐飞机都要十多个小时才能到,她对那两个人完全没有威慑力。而异能者的存在,是一种极大的变数。不能用逃杀副本之中的思维模式简单敌对,也不能够毫不设防的就坦诚联盟。

美兼利众合国的那两个选手曾经死在他们手里的一次,现如今又能有几分诚意呢?恐怕炸飞机将他们先一步搞死以绝后患才是真实想法。

之前他们不惜牺牲这一票特务,冒险在首都打飞机,弹幕里官方经核实了是占士邦的手法。

导弹造成的伤害性太大,容易引发众怒,欧巴国的朴泰绛私自行事的确不妥。但若是针对性的干掉了龙国的选手,龙国之内怕是没有人的综合实力能强于占士邦和詹妮弗k,就能让他们有可乘之机,为所欲为。就算此事不成,搭上了一堆弃子,占士邦还是要做,最起码可以试探龙国两位选手的底细实力。

狼子野心,实在可恶!与这帮人便是顾全大局的谈合作,也不能掏心掏肺的相信。安亦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另外就是米建柏的事透着蹊跷,庄江海怎么会如此关注这个人的生死?难道只是国安部门同事情谊么?怕不是这么简单。

此时庄子墨看了安亦真一眼,像是征询她的意见。

安亦真这才答道:“当时我们营救了专家交接给赶去救援的国家部队,我并没有见到米建柏,而后我与庄子墨就离开了。还请庄老将军能多给出一些线索,我们可以尝试先去救人。至于其他诉求,肯定需要给时间,双方都充分考虑清楚。”

以龙国的政体,关乎国家未来的决策不可能是目前参会这几个人就能拍板定下的。如今给他们一定的时间思考和决策,是必须的,急不得。

他们也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做点利民利国的实事,表明诚意。当然白干活不行,还是要借机了解到普通人不可能知道的信息才行。

庄子墨于是说道:“神树是千年前平山文明后裔利用秘术制造,那里的两个实验室都与谢尔菲斯集团有关联,又是以艾之美集团的名义修建的。据我所知,平山文物一直有人觊觎,确实也承载了许多未解之谜。关于艾家,你们查到什么程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