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怕,上一餐还没消化 > 第78章 078与虎谋皮么

第78章 078与虎谋皮么


视频对面在坐的那些领导里并没有姓艾的, 但不排除与艾家有关联的人在。庄子墨故意这样当众问,就是要看看大家的反应。在现实世界里艾家对政界的影响力绝对不弱,这个地方会否有差异?在模式之中, 新的权利中枢建立和更迭, 往往不是人为能控制的。

病毒、丧尸化,各种变异怪物的袭击, 会导致许多人枉死。艾家……未必会像以前那样强势了。

不过这些高层的表情都很沉得住气,看不出谁明显的担忧艾家。庄子墨心中的焦虑稍稍降低了一些。

庄江海给了李高参一个眼神。

李高参就答道:“艾家我们一直在查。大灾难之后他们的当家人艾青峰失踪了, 内部也是一团乱, 主要分成了两大派系, 一派在南江5号基地, 一派在h省昌陵附近艾家祖宅那里,他们自己组建了小基地,并未融入大型基地。这两方都推举出了家主继承人,谁也不服谁。”

庄子墨一直惦记着的wz发射基地就在h省昌陵附近, 而那边其实与神树山林的直线距离也只有一千公里,比首都离那边近多了。如果将来真会用到wz发射基地,艾家祖宅肯定是要走一趟,提前剔除掉危险隐患。

李高参继续说:“胡理华获救之后,原本是被看押候审的, 结果失踪了,与艾家当家人前后脚的时间。有证据表明,胡理华很可能觉醒了某种异能。与谢尔菲斯集团合作的是艾之美集团, 那一派是目前占据了艾家祖宅的以艾青云为首的人。艾青云是艾青峰的弟弟,胡理华则是艾青峰的私生子。米建柏的失踪或许与这些人有关。”

庄子墨早就料到艾家脱不开关系, 甚至艾家那些与谢尔菲斯集团长期勾结的动作, 中央这里也不会毫不知情。

安亦真看了太多网文, 不仅想到了庄子墨想到的这一层,还有更大的脑洞。如果国家安全局那里早就发现艾家背后的动作,并且不曾及时干涉,由着他们搞研究,搞成了再一网打尽顺便收获成果呢?身在国安部门的米建柏应该是知情者,也因此被人盯上了。

这种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想法,安亦真是不会在公开场合当领导们的面说的。

“相关线索我们会给到你们,你们稍事休息,最快可能明天就要出发有所行动了。”庄江海说完,让庄子墨和安亦真先离开。

庄子墨和安亦真知道这些领导们接下来肯定还要继续探讨国家大事,他们回避也好。反正这房间的隔音对他们而言基本上形同虚设。想听的时候就听听,对任务有用的就用上。

两人回到单间宿舍,安亦真直接进入了庄子墨那间屋子。

庄子墨笑道:“干啥?咱们可是隔离期。”

“刚才都一间屋子开会了,还在乎这些?隔墙说话麻烦,我就是问你接下来想怎么做?”安亦真这样问,就是不怕有什么监听。

适当的情况下,他们还是会表现的更像正常人,不用超常的速度,免得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两人聊天的时候,自然也是要配上好吃好喝的。这里的伙食供应其实还算不错了,除了肉类比较少,干粮与蔬菜量大管饱,相当迎合两人的胃口。

尤其可喜的是供餐时间很长,凌晨居然都能叫到热饭。实在是,比前几个副本里风餐露宿几天吃不上一顿靠谱热饭的感觉好多了。

安亦真耍了个小聪明,问道:“你要将星门图纸和能量石上交么?”

庄子墨心说,那两样东西明明都是存在安亦真的包裹栏,她还当着监控说的好像东西都在他这里,决策都是他来定的。唉!

按照目前两人表现在外人面前的关系,战力强悍主动与外界交涉都是庄子墨出面,开会的时候基本上不怎么说话的安亦真,柔弱清瘦隐于其后的样子一看就是辅助。虽然是两人提前就商量好的角色设定,不过庄子墨偶尔还是会小委屈一下的。

如果单看庄子墨其实还好,穿衣显瘦脱衣都是漂亮的肌肉。但是与安亦真在一起时,两人外表的对比,的确很容易让人产生美丽的误会。长发飘散扶风弱柳的安亦真往那里一站,都不用说话,庄子墨再怎么装也装不出比她还柔弱的观感。

弹幕之中对于两人夜话,也充满了天马行空的评论:

[明明他们谈的是正事,可是这时间这地点,还有一堆吃的,有说有笑的气氛,实在不能不让人想歪。]

[仁者见仁,大家自己领会。]

[我觉得安女神坐的有点近了,我男神头上冒汗,是紧张么?]

[明明只是房间内温度太高了。]

[安女神万一把持不住摸了我男神可怎么办?]

[不会的,她的手太可怕了,摸谁谁挂。换我离她那么近,我也紧张。]

[她戴了手套的。]

[总觉得平平无奇的手套还是不靠谱的。]

[其实两人根本没有过肢体接触,你们把心态摆正,人家就是吃喝聊天商量事啊,房间太小,坐的近也是难免的。]

[不对,记得逃杀副本,庄子墨抱过安女神。当时安女神说什么来着?反正就是不要觊觎她那意思吧。]

[哪有,我男神那么优秀。如果我能成为他的队友,我一定会找机会对他xxx……]

[深更半夜不睡觉,坚持看直播的,都是寂寞无聊单身狗吧?幻想出了这一堆狗粮。]

[拜托大家了,能说点正事么!]

[什么正事?]

[米建柏去哪里了?是不是与艾家有关?这与现实世界有什么影射的关系么?]

[楼上的人间清醒,听了你的三连问我顿时毫无困意了。]

“当然都上交啊,先让专家们研究着,有图纸和造出实物之间是需要很长时间反复实践的,争分夺秒才行。关于原材料,我也查了,首都这里不是什么都有,许多零部件或许只有其他基地才能供应。”

“你就不怕他们没兴趣研究这个?刚才开会,很多人似乎都不支持这种时候造星门和飞船啊。”安亦真认真说道,“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将现有的飞船什么的都利用起来。新造的就只是星门,消耗会更小。”

庄子墨问道:“你这是想与虎谋皮,骗来美兼利众合国的宇宙飞船么?”

“我看了网上资料,这个世界的龙国虽然是目前唯一有空间站在天上的国家,不过我们的运载飞船性能仍是有局限的。不曾像美兼利的飞船飞到过mx星,也没有熊国的飞船那么大的推力,运载星门到指定位置以现有龙国宇宙飞船不太行。那两个老牌的发达国家在宇航技术上各有所长,龙国算是后起之秀,不过独立研发若能找到更多的技术参考,或许能推进的更快。”安亦真也没隐瞒自己的想法。

这些念想在刚才那种场合之下没机会说,通过这种方式让国家知道也不是不可以。同盟的建立该谈判谈判,政客们最会玩虚的。实际上各国都有自己的急迫的现实诉求,科研方面的合作不仅限于造星门,比如控制现有的病毒问题或许更需要多国联手一起搞,有的时候这些都会先于政治自发的合作起来。

“弹幕有什么提示么?”

庄子墨瞟了一眼各种狗粮脑洞弹幕,耐心从中捡着几条谈正事的说道:“官方建议,联盟不是不能谈,美兼利的现任总统是从骨子里相信太空移民计划是惟一出路的,mx星的条件也的确算是比较接近ll星。占士邦那边既往获取的资料信息之中,或许包含了如何改造行星的技术。但是大型载人宇宙飞船的建造以目前人类的技术还不太可能实现,星门则避免了这个问题,为星际大规模移民创造了条件。”

“所以他们的太空计划难道是,在ll星某处造好星门,发到mx星上,然后直接开门就到mx星啦?”

庄子墨解释道:“难点是,目前还没有成熟的技术能将大型物资安全运载到mx星,那里只有美兼利众合国空投的小型探测器。直接投放星门到mx星,纯靠无人控制技术,远程在陌生星球操控搭建组装,调试开通,并不容易。因此要先在mx星轨道上造一个大规模的中继站,再从中继站那里收发各种物资,徐徐推进打造mx星的第一移民点。”

安亦真点点头道:“我明白了。这是占士邦的高明之处,他未必没有直接登陆的技术。但为了完成主线任务,他必须忽悠着美兼利的总统相信他的计划合理可行。比如中继站,先从ll星发射星门到所谓中继站的位置,再由这两个星门之间传递物资,然后从中继站发射登陆物资,或者等详细勘测了mx星表面的情况,选中更合适的着陆地点,建设好初步的基地,再转移星门到mx星表面。这样循序渐进,谨慎小心的操作,没什么毛病。”

“没错,刚才官方给的信息就是这样,美兼利众合国目前为临时政府效力的异能者中有预言者,也迎合了占士邦的这套说辞。那个预言者说,她看见了三座星门。中继站是第一座星门,而星门的建造和驱动技术由龙国掌握。他们因此很迫切想与我们结盟。”

“我们将技术上交给国家,占士邦他们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的要除掉我们了?”安亦真提醒道,“要不我们还是谨慎一些,等完成支线再将图纸拿出来上交?”

完成支线之后,安亦真能获得的能力的确可以处置了美兼利众合国的某一位选手,大幅减少对手的实力,不过支线至今还没有头绪,等完成了再交图纸那要耽搁多少时间?

这次的副本主线任务虽然不限时,却处处与现实有微妙的联系。庄子墨担心,现实世界里会发生什么不测,他们越早回归越有利。他劝道:“你将星门设计图留下来吧。以你我的实力,还不至于这点自保能力都没有。”

“唉,你从来都是把国家责任放第一位,原来是祖传的啊。”安亦真感慨归感慨,还是将存储了整套星门设计图的投影仪拿了出来,“你自己上交吧,你爷爷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庄子墨神情落寞道:“希望现实世界里我也有爷爷。”

弹幕里的议论重点变成了催促官方赶紧确认庄子墨有没有爷爷这件事:

[虽然官方一直没公布,不过我知道庄江海,现实中军方有这样一号人物,近几年刚刚病退,不怎么露面了。]

[我听当医生的某朋友说过,为庄老将军做过抢救手术。]

[莫非现实中的庄老将军已经……]

[别胡说,人家肯定没事,否则会有国家发的讣告。]

[说正经的,官方从未承认或澄清,这里面一定有故事。]

[官方紧急通知:占士邦刚刚触发了一个支线任务,是在三天内夺取wz发射基地控制权,完成支线后他能获取一本精神系技能书。]

“wz基地如果走海路,从爪哇国和美兼利在其他小岛国设置的军事基地,相距都不远。他们有能力立刻行动的话,可能会比我们从首都过去更快。”庄子墨说完拨通了房间内的紧急联络电话。

他们入住的时候就被告知,这个电话除了能联系安排日常生活,还能直接联络李高参。

保护wz发射基地的事刻不容缓,除了占士邦和詹妮弗k,美兼利临时政府还聚集了不下百人的异能者军团。说不定能很快在周边小岛国的相关军事基地完成部署。若是再动员利用欧巴国和木一日领土上的美兼利众合国基地,很可能形成某种围合夹击之势。

“我们应该申请过去帮忙。”安亦真提了一句,与庄子墨对视一眼,两人心中想的是完成任务之后,顺便查看艾家老宅。如果米建柏的失踪真的与艾家有关,那他是否活着?至少接支线任务的时候,米建柏还活着,从胡理华入手查也是一个思路。

一小时以后,庄子墨和安亦真已经接到了出发的通知。这一次用的是接近音速的隐形飞机,同飞机只有两名驾驶员,没有再安排其他人。说是发射基地周边的几个我方大基地已经派了人手支援,先一步去wz发射基地布防了。

幸亏wz发射基地是一个成熟的大型宇航发射基地,美兼利临时政府派人来,一定不想破坏其使用功能。

那么与谢尔菲斯集团勾结的艾家势力,就是在艾家祖宅那边,是不是也会有一些动作呢?美兼利众合国临时政府与谢尔菲斯集团有否牵扯?占士邦能够那么快取得临时总统的信任,是否有其他人的协助?

庄子墨和安亦真都拿到了一个平板电脑,上面存储了这次行动的资料,还包括米建柏失踪的前后线索、以及艾家祖宅这里更详细的信息。

在这个世界,艾家家主艾青峰现年54岁,失踪前一直将艾家经营的蒸蒸日上,不仅生意场一帆风顺,在政界也有很强的正面影响力,作风端正,至今没有什么负面的风评。

除了胡理华是他的私生子这一条,他也是被人算计,与素不相识的风尘女子生了孩子,直到胡理华找上门来,他才知晓。以前他曾经提过,想承认胡理华的身份,将他列入到继承人备选名单。不过艾青峰的弟弟艾青云说服了老宅那边,否定了这个提议。

早年间艾青峰和艾青云这两个人为了家主之位在各方面都有过较量。艾青云略输一筹,宣誓效忠,保留了在家族中的地位和权利。这些年也一直很乖巧的协助其兄治理家业,唯独对待胡理华的事情上唱了反调。

安亦真评价道:“莫非这位胡理华就是艾青云搞出来故意恶心他哥的?那不是应该支持胡理华进入继承人的备选名单么。”

庄子墨冷哼:“艾青峰和艾青云都有自己的婚生子女,除此以外,还有艾家其他辈份的合法继承人,这就凑够了十个人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何苦给自己的孩子多添一个竞争对手?再者如果艾青云那么容易就满足了胡理华,还如何接着利用胡理华卖命呢?”

“如此看来艾青峰和胡理华这对父子的失踪,幕后之人所图谋的不小。只是艾家内斗,争家主之位么?都末世了,还不消停一下过好自己的日子。”安亦真感慨了一句。

庄子墨哼了一声没多解释。他集中精神看完了艾家老宅那边的资料,又翻看其他的,很奇怪,他并没有找到与现实中艾家同名同姓的人。这里的艾家怕是几代之前的走向就已经与现实世界里不同了。

偏差还挺大的,这预示着什么?现实世界之中并没有这些人,是让大家从不同之中看见某种相同与必然么?

飞机到达wz发射基地边缘的时候,庄子墨和安亦真已经看完所有材料,也听到了跳伞指令。没错,这次飞机并不停留,送他们到了地点上空,直接返航。他们是跳伞到达地面,如果被风吹歪了,那就自行与地面部队汇合。

这时他们除了自己穿的作战服,还接受了一套军方作战人员的联络装置。

安亦真和庄子墨这一次从近万米高空直接跳伞,脚下是一片海。

乍一看海面风平浪静,猛然间却有一些张着大嘴的巨型鱼类跃出海面,一跃几米高,轻松捕食飞鸟。安亦真觉得如果自由降落在海面上,直接掉在鱼嘴里还真的有点刺激,怪不得人家在飞机上好心培训了一下怎么调节降落伞控制方向的事。

吞噬系统也评价了一句:“这些变异的大海鱼虽然长的狰狞,不过能量等级太低了,鱼腥味又重,不想吃。”

安亦真心说她也没打算让吞噬系统收这些海鱼吃,于是转移话题道:“附近有没有高等能量体,不是人类异能者,是怪兽什么的,先给你来一波垫垫?”

“暂时没发现。”吞噬系统将自己探测范围用到极限,就只找到了一批人类异能者,等级只有d级左右,如果不是特别饿,它都不屑于撺掇宿主去浪费体力摸怪。

正在此时,远处海面上忽然快速游来了什么东西,比普通渔船的速度快,比那些欢腾跳跃的巨大海鱼更迅猛。就像是一艘快艇,却与快艇有着明显差异的外观。

“是海豚,比普通海豚大了十倍。”庄子墨体质高,比安亦真先看清,提醒道,“海豚背上坐着一个人,看外表特征,很可能是爪哇国主力选手卡兰。他背后还有军舰在追。”

安亦真此时已经在沙滩上降落,周遭活物包括那种长相凶恶的变异海鱼全都以她为圆点四散逃逸。

庄子墨于是奔她这里汇合,笑道:“看来你的作战服上还保留着那些变异生物的惊恐信息素。和你一起走,是不是连驱蚊虫的药都省了?”

“别打岔了,为什么说那海豚上的人是被军舰追逐,不会是他打头阵,引着军舰来么?”

庄子墨说:“军舰上的狙击炮头一直在瞄准卡兰,他驾驶海豚左躲右闪,蛇行走线是试图逃脱瞄准范围。”

“那我们要帮他么?”虽然现实中ll国帮助过爪哇国,但是这位主力选手卡兰应该无法了解相关信息。他如今冒险跑来龙国海域,有什么目的?对ll星□□势知之甚少的安亦真一时搞不懂对方意图。

庄子墨却猜到了对方的意图,说道:“帮他,他后面追着的是木一日帝国的舰船。”

安亦真一脸坐等看戏的样子。庄子墨只能认命的从自己包裹栏里拿出来海上跑步穿的鞋子,踏浪而去。

人的速度快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可以在水面上行走的,搭配着合适的有承载力的鞋子。另外那些巨大的变异鱼也是庄子墨落脚的地方。

安亦真能看清庄子墨的动作。只见他踏着海浪潇洒的跑过去,迎上了私闯龙国海疆的木一日帝国战舰。然后他挥出了白骨破甲刀。

一刀劈过去,仿佛天空都被撕裂,海水都一瞬间分成了两半。

那艘舰船也随之被纵切成了左右两半,各自歪倒在海水中。变异大海鱼闻风而至,庄子墨飘然后退,追上了骑着海豚的卡兰。

他用爪哇语问道:“你是爪哇国选手卡兰对吧?”

卡兰在海豚背上已经看到了庄子墨那震撼的一刀,能用冷兵器劈了一搜二十几米长的舰船,这根本不是普通人类能做到的。听人家如此问,可见应该也是这个试炼场之中的选手。如果说此前卡兰还犹豫是否该冒险来龙国,现在他已经很肯定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你是龙国选手?”卡兰的龙国语讲的很标准,正色答道,“我是卡兰,在现实世界里我曾在龙国留学。我亲身经历过龙国发生疫情时的管控,非常到位严格,保护了许多人的生命。因此如果在末世副本里想要做什么大事,到龙国来更靠谱。所以……”

“爪哇国情况如何?”庄子墨并没有裹挟卡兰用超快速度将他带回沙滩,他很尊重对方驾驶大海豚的本事,纵身一跃,稳稳落在他身边,蹭海豚,边走边聊。

卡兰面露悲伤之色:“我们那里本来就十几个岛,丧尸病毒爆发之后周围的海洋生物也变异了。活人苟延残喘,政府早就没了。还好我有操纵动物的技能。别担心,我这头变异海豚除了体型巨大外并不吃活人。”

“……”安亦真远远看见一阵海浪卷过来,那巨大的海豚张嘴,将一只变异大海鱼吞了。怪不得卡兰能从爪哇国一路跨海平安来到龙国海域。

“你就这样信任我们?”到了岸上,庄子墨才发问。

卡兰愣了一下,分辨不出庄子墨身上有杀意。这个副本主线能够结盟也不强制敌对,他好歹是经过强化的人,控制变异动物的技能应该有活着的价值。

安亦真此时并没有现身,信任的问题不是几句话能判断的。他们对卡兰的情况了解的很少。

庄子墨却在刚才就已经看完了官方提示。

现实中的卡兰的确曾在龙国留学,并且留学期间遭遇了龙国的一次大疫情。那次疫情国际上都很不看好龙国,纷纷与龙国断航,各种□□充斥在国际媒体上。但是龙国上下军民一心,顶住了巨大的国际压力,严格遵守防疫措施,封城的封城,大家足不出户。其他城市积极生产支援,三个月后疫情清零,让国际社会看到了一个奇迹。

但这并不能代表卡兰现在的立场,也不能证明他现在所作所为是出自本心。这个世界的异能者,甚至有精神力的变异生物都会对人类产生影响。

庄子墨已经给安亦真发了消息,让她暗中跟随,一旦发现异常,也好有个照应。

卡兰再次踏入龙国国土,稍有一些惶恐不安,驱走了变异大海豚,他从随身带的防水包里拿出了一本护照:“我构想了龙国签证,希望在这里能好用。庄先生,你觉得我该怎么交代自己身份才有可能被贵国接纳?”

这次747基地派来参加守卫wz基地任务的有一位精神系的异能者,庄子墨心想不如直接请那人把关。倘若卡兰真的可用,都不用他提,肯定有专人安排。他现在不能胡乱替国家做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