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怕,上一餐还没消化 > 第88章 088新世界开启

第88章 088新世界开启


庄子墨的声音从结界之外传来。他的声音竟然能穿透结界?

轩辕觅手指结印, 开了结界的门。庄子墨走了进来。他穿着与安亦真一样的作战服,气质冷峻。

安亦真看见庄子墨周身有一层淡淡的金色灵气流转,惊讶道:“你开始修炼了?”

“嗯, 在奎恩庄园就感觉到有灵气了。”庄子墨没有细说,在安亦真身旁跪坐,平视轩辕觅,问道, “这位就是平山的神么?或者只是长生者。”

轩辕觅并不否认这种说法:“我的本体是轩辕度, 他改良了自己, 创造了我现在的不死之躯。他希望我代替他守护家园。平山神这个称呼,只是我曾经最喜欢的一个称呼而已。”

安亦真瞬间明白了什么, 认真问道:“你喜欢平山,却放弃了那里的子民, 现在整个ll星也被你放弃了么?”

轩辕觅忧伤道:“灾难让人类更团结, 变异让灵气复苏, 去伪存真优胜劣汰,这样难道不好么?最初我在平山与世无争,信奉我的善良的子民们却无法对抗蛮族。他们被保护的太好了,失去了斗志,没有危机, 以为追随我就能得道升仙长生不死。

这世上就算满是灵气, 又有几个能修成圆满的?何况, 那个时候我已经感觉到灵气逐渐从地表消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收灵气。于是我离开了舒适圈,寻找灵气消失之谜的答案。

平山人,与其说是被我抛弃, 不如说是他们自己不争气。我留给他们的法宝若是团结在一起善加使用了, 完全能够抵御侵略, 可他们只知道以我的血脉为荣,瓜分法宝,奴役他人,满足私欲……到现在,我的那些后裔也大多如此,实在很让人失望。”

“外边的触手怪死了。”庄子墨忽然说了一句,看了了一眼安亦真。

安亦真摇头,她可没杀那东西。

轩辕觅点了点矮几上的金属香炉,烟雾忽然发生了变化,形成一层屏幕,屏幕幻化出了地面上的情形。玻璃箱子里安静地漂浮着一团黑褐色的东西,没有声息。他再一摆手,烟气消散无踪,面上无悲无喜。

安亦真此前见到的触手怪是粉嫩的颜色,没想到它竟然死了,那团黑褐色的东西一看就是黑气缭绕没了生机。

吞噬系统也说道:“奇怪,那个b 的能量体忽然能量耗尽了,地下空间之中的能量体也有消亡的趋势。宿主,还好刚才咱们合理规划了路径,吃了不少。”

吞噬系统这言外之意,是希望她别聊天了,出门再去吸点怪么?安亦真不理系统,皱眉问道:“轩辕觅,你知道这个触手怪的死因?”

“看来谢尔菲斯的担忧也是有道理的。”轩辕觅叹了一口气,“装那个触手怪灵宠的玻璃箱子是用地表最先进的科技密封的,那只灵宠对灵气极为敏锐,在箱子完全密封的状态下,依然能吸收空气中稀薄的灵气。加上休眠期,理论上它可以活很久。但是,如果它吸收到的灵气并不纯,是病毒催化的那种,就很容易出问题。”

安亦真心中一凛。庄子墨已经在用这个世界的灵气进行修炼,如果这些被病毒催化由变异生物产生的灵气有问题,庄子墨的身体会不会也像那个触手怪一样,突然就产生了什么致命的问题?

庄子墨看出安亦真的担忧,于是比了个无妨的手势。他对自己的【再生】技能还是很有自信的,只不过受伤严重的时候,饭吃的会更多一些,会更怀念安亦真亲手烹饪的食物。

“那么现在变异生物产生的灵气依然有问题?你的法宝使用却像是没有什么障碍。”庄子墨开口问话。

在灵气的应用方面,庄子墨比修炼废柴的安亦真有更多感悟心得,他一路追过来,不只是发现了眼前这些法宝,事实上地下建筑物内有许多法宝,形成了大型的聚灵阵。而阵眼就是他们所在的这个空间。

这里的灵气却有几处来源。一处是空气中散布着的这些极为稀薄的灵气,还有一处是来自地下。

“谢尔菲斯的身体虽然不适合修炼,不过他的许多想法很有创新性,比如改良生物创造灵气的思路就是他提出,并逐渐印证。还有,他不相信地心世界魔山附近真的毫无灵气,他应用了别处搜罗到的法器,改良了法阵,持续了几十年的努力,终于在不久前发现,可以从地下吸纳灵气了。”

轩辕觅的话锋忽然又一转,“不过他认为试验不一定能成功,法宝和人不同。他依然无法用这些灵气修炼,他说过这些灵气不够纯,缺乏稳定性。于是他又制造了一些听话的异能者,希望其中能有可以在这样的灵气环境中修炼的人。”

庄子墨眸色一黯:“你知道奎恩庄园的事?”

“我不清楚细节,只是一年多前听谢尔菲斯说,找到了一个修炼天才。难道就是你?”

庄子墨这才明白,怪不得当初他被关押在奎恩庄园之后,一直不曾被改造成怪物,也没有被杀,受了严重的伤会得到救治。看来他们是用各种残酷的方式逼迫他勤奋修炼,激发他的潜能。

或许奎恩庄园周围的灵气也并不是这一波的变异开始之后才有的,很可能那里存在着什么裂缝孔隙,可以让地心世界的灵气散逸出来。

“现在怎么办,人造异能者还有那些变异怪,似乎都受不了这些灵气,与触手怪一样要挂了。”安亦真提醒了一句。

轩辕觅对那些东西并无半分怜悯之意,冷淡道:“那些变异的东西,大多数都含有触手怪的基因,触手怪都死了,它们也会死,这也挺好的。”

一提起死,轩辕觅的表情变得有些异样了。

安亦真猜测,这个拥有长生之躯的轩辕觅不会潜意识里其实很想死的吧?她转开话题问:“你请我来,就是为了聊天么?”

“当然不是。我觉得你能帮我实现心愿,才和你聊了这么久。”轩辕觅的目光定在了安亦真身上。

庄子墨却紧张起来,露出了戒备的表情。

轩辕觅轻笑:“庄子墨,别担心,安亦真应该不需要别人保护。”

“……”庄子墨狡辩道,“我是怕你死太快。”

“哦,看来你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轩辕觅索性也不再兜圈子,“就是你们猜到的那个意思,长生太无聊了,我也不想继续所谓守护这个星球的任务。安亦真,你的能力是不是可以让我死的痛快一些?”

安亦真也不与他客气,劝什么放弃找死的话。人家活了大几千年的,不比她有经验?一心求死的轩辕觅,找她来聊这么久,肯定不想听那些废话。于是她问:“帮了你,我有什么好处?另外你的身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比如伤口瞬间愈合,大脑尚存就能全身复原之类的,讲清楚,我也掂量一下看能否帮到你。”

轩辕觅的神情比刚才更丰富了,难得不再是刚才那种平淡幽暗,而是多了几分烟火气:“其实你不必有太多的顾虑,如果我没死,我也不会怪你,顶多是我们之间的交易无法完成而已。”

“不,请告诉我,我自己会衡量能否实现你的心愿。否则对我而言是浪费时间,毕竟我可不是长生不死。外边的世界很广阔,我还要抓紧时间享受呢。”安亦真不甘示弱的回答。

轩辕觅说道:“好吧,就像你说的那样,我的身体不老不死,没有病痛的烦恼,受伤很快能愈合,断肢再生,砍头扎心照样能活过来。我可以繁衍子嗣,却无法迈入修炼的更高阶段,只能是灵气充足的时候用用这些法宝而已。”

安亦真有点怀疑,轩辕觅真的是人么?他不会是只有人类记忆的某种生化机器人?所以他不老不死不伤不病……不对,他能生娃。繁衍,这应该还算是人类的一种特性。

“我不知道轩辕度怎么造的我,但我的后代无法继承长生不死的特性,也没有我的记忆,更偏于他们的母族。他们之中有人天生资质不错可以修炼,也有身具异能的。我也曾因为子孙的到来开心快乐许久。”

轩辕觅顿了一下,感慨道,“我教会他们修炼,赐予法宝让他们生活便利,他们却只是想要长生之法。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么?”

安亦真想起了末世副本之中,神的后裔里那些人,比如米建柏和艾家家主天生有丧尸病毒的抗体,胡理华和李顺子觉醒了精神系的异能这些奇特之处,大概就是继承自轩辕觅,这位长生不死的“神”。可他们没有人可以长生,又偏偏知道他们的祖宗是长生者,的确容易心态失衡,陷入一种病态的执着。

在龙骨几千年的漫长历史中,总有当权者试图寻找长生不老之法的记载,这大概就是因为曾经真有长生者,才让他们怀有那样的梦想。

“其实,我并不能肯定,是否可以杀死你。”安亦真坦言。如果对方的修复能力很强,又有某种方法从别处迅速吸收能量,吞噬系统真的可以将其秒杀么?那尸体倒地,也说不定能再次复活。

吞噬系统:“宿主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没见过不保证,再问我就装死。”

安亦真觉得吞噬系统的小脾气该治治了。

“或许可以,所以在此前你还有什么问题么?事先声明,我将我认为有意义的事、一些术法以及其他法宝的使用方法都记录在了一件法宝之中,当世间灵气充盈之时,或者修炼到金丹以上境界就能看到了。”轩辕觅将那件法宝从手指上取了下来。

这是一枚白色的玉环,白璧无瑕,小小一枚并无装饰,却隐隐流转着金色的光芒。

“这是我给你的谢礼。”轩辕觅将戒指向着安亦真推了推,“至于这里其他的法宝,都各有出处,也有谢尔菲斯仿制的。他原本的计划是造出星际旅行的工具,去mx星建立神之国度。他以长生不死之躯,凭借这些法宝,体验当年我作为平山神的那些荣耀。他认为他会成为一个合格的神,一个不会放弃子民,不会厌恶长生,愿意永久守护后嗣的神。”

很多人玩虚拟游戏,体验当创世神的感觉,这位谢尔菲斯不愧是超级疯狂有钱人,不惜耗时耗力投入无数金钱,就是打算真人玩这样的游戏啊。

不过听轩辕觅的意思,那只是谢尔菲斯“原本的计划”,莫非,他现在改主意了?

“病毒释放之后,全球异化,现如今的文明很可能面临毁灭。”庄子墨沉声说道,“谢尔菲斯现在的计划恐怕是要等着ll星毁灭,他再出面拯救幸存者,成为新世界的神。”

轩辕觅并不否认庄子墨的推测。

安亦真看出轩辕觅应该与谢尔菲斯产生了分歧。因此才会加强了对谢尔菲斯的控制,还将这些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她。是希望她能够阻止这场已经到来的末世么?

“我虽然已经不想守护这个星球,去不想地表世界丧失秩序,真的像谢尔菲斯说的那样用几十亿人口的死亡祭奠新世界的诞生。我已经决定不能让他留在这个世界当伪神。我目前也没办法让他真的实现长生,我想送他去遥远的太空。我本来没有能力让他离开这个星球,现在你们的到来让我看到了希望。”

“……”安亦真明白了,果然是活了大几千年的轩辕觅,求人办事说的够委婉,前面对她那么尊重,实际只当她是个实现多重心愿的工具人,“你想死前看谢尔菲斯离开这个星球是么?”

“无所谓顺序,难道你们想留下他?我觉得他不走,大概下场也是被你们杀死。”轩辕觅本质上其实对谢尔菲斯某些创新精神很欣赏,言语中并不希望亲眼目睹他的死亡,于是继续说道,

“谢尔菲斯和以前许多地表的有识之士一样,更有能力,更激进一些。他发现地表人类与元兀大陆上的人是有差异的,严格意义上讲,就像是人兽嵌合体与普通人类的差异那么大。

我也如此认为。在地表出生的人,天生能感觉到灵气的少之又少,反而有其他异能,比如精神系的异能。预知祸端、或者那种母子连心感同身受,这在我看来都非常神奇。

当年平山时期,有人天生力量极大,有人跑的快,有人听力和视力敏锐,有人能对特定的元素娴熟的控制,这些异能与生俱来并不少见。只是随着大家的生活越发安稳,各种威胁与灾难被法宝或者智慧创造出的工具驱逐屏蔽。猛禽被驯化成家畜,野草变成了粮食,人们这些异能才逐渐退化,被锁在了身体内。

又过了几百年地表的灵气逐渐枯竭,大多数人也因为一生平顺,再无法开启那些异能。

病毒,似乎可以激发人体的异能。谢尔菲斯的人造异能者还不完善,是强行抽离了一些自我意识,才开启了基因锁。如果给他充足的时间,他或许能用更科学的方法解开异能的秘密。

可惜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了。你们也认为他是疯子他很危险。有的时候他很苦闷,只能和我交流。”

“也许地表上的这些幸存的人,已经经历过某种变异,才在远古时期获得了异能,因此熬过了灵气稀薄的年月,熬死了那些横行的异形魔怪。”安亦真突发奇想。

“也可能是更高级的文明对地表人类文明进行了某种干预。”庄子墨也说道,“就像异界试炼场,引导现实世界的人挖掘过去的真相,领悟一些奥秘,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应对危机。”

轩辕觅却对这些已经充耳不闻,目光落回在地上熟睡的谢尔菲斯身上,眼神复杂,缓缓道:“如果你们熬过了这场灾难,或许会认为谢尔菲斯是罪魁祸首。不过祸兮福所倚,没有这些灾难,人类也得不到成长。再次变异,或者说返祖,解开异能的禁锢,破而后立的新世界,听起来很有意思。我若是在更年轻的时候遇到了谢尔菲斯,或许会一直支持他。”

安亦真低声问庄子墨:“咱们还是先把谢尔菲斯送走吧。我怕轩辕觅死了,忠心蛊就破了,谢尔菲斯再出什么幺蛾子。”

庄子墨说道:“你留在这里再聊会儿,我检查一下整个建筑。如果没有大的安全隐患,奎恩庄园那边撤离的科研人员,说不定能先利用一下这里的场地及实验材料,开展进一步研究。”

“嗯,触手怪死亡的原理,若是能推广应用,让变异动植物也能‘自杀’,或许是一条逆转全球变异的新思路。”安亦真提醒了一句。

在庄子墨走后,安亦真又问道:“轩辕觅,你就没有想过再回去地心世界看看么?既然很欣赏谢尔菲斯,你为何不陪着他畅游太空呢?几千年的孤独,你也让他品尝一遍么?”

“我不想再去打扰地心世界的平静。而谢尔菲斯活不了那么久,我已经用各种秘术尽量延长他的寿命,他也终究不是我。他最多再活两三年,我一直没有告诉他这个真相。所以放逐他,说不定他在宇宙中能够遇到真正的神。”

安亦真不懂轩辕觅对谢尔菲斯的感情和纠结的心态,她只是将那枚玉指环收入储物戒指,对他说道:“我答应对你使用我的能力,尽量实现你死亡的心愿。如果做不到,我会将那枚指环还给你。你继续等待其他有缘人。不过我要带走谢尔菲斯,他的去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

“谢尔菲斯的事我不想干涉了,送他离开这颗星球还是用你们世俗的法律审判他,对我都没有意义了。这个结界还能支撑三天,希望三天之内你能告诉我你的决定,最好是完成让我死的这条心愿就好。”说完这些,轩辕觅不在言语,如老僧入定一般闭上双眼。

安亦真将昏迷的谢尔菲斯带离结界,心中疑惑重重,为什么是三天?这个结界支撑不住之后又会发生什么事情。轩辕觅此前所有的对话都透露出多重信息,他不会没事强调两遍“三天”这个词。

琢磨不出来,安亦真就先不想。

庄子墨身影一闪,迎上她,说道:“我发现了一个先进的低温睡眠舱,或许是天外飞船上的仿品,适合长途星际旅行,人放进去能设定长久休眠。可以先将谢尔菲斯放在里面。”

“那个睡眠舱能移动么?我总觉得这个地方并不安全。”安亦真将轩辕觅话语中的疑点简明的说了一遍,“我建议大家不要盲目登陆这座岛,可以在附近先观察三天。如果低温睡眠舱能挪走,就将谢尔菲斯塞进去。咱们的船应该差不多在附近了吧,海上跑过去不算太麻烦。”

“睡眠舱应该能移动。”庄子墨刚才已经检查了整座基地,除了安亦真杀掉的那些怪和人造异能者之外,其余生命体都莫名死了。这更像是某种靶向特定的攻击,庄子墨身上的设备以及自身的感觉都没有判断出问题所在。可他与安亦真属性已经超人,这里除了结界之内没有别的活人,的确怪异。

谨慎起见,他也赞同道:“我们先撤离,向上级汇报完情况,再带一组侦查人员过来勘测一下。”

十几分钟之后,安亦真和庄子墨已经带着低温睡眠舱跑出了足够远的距离,登上龙国的一艘远洋战舰。

经历了严格的消杀程序,安亦真和庄子墨穿着防护服进入了专门的隔离舱,而那个低温睡眠舱也有专门的隔离舱存放,不与船上的工作人员直接接触。

向国内高层汇报了刚刚经历过的所有情况之后,庄子墨点了一组4人的特勤小队,布置再次去探查那个基地的事情。

马上要动身的时候,他们却接到了舰长的紧急通知,战舰上的人陆续出现昏迷的现象,怀疑或许与病毒感染有关。同编组其他战舰也有类似情况发生,请大家按照最小单位自觉隔离。所有行动暂时要先停止了。

这明显不是庄子墨和安亦真带来的病毒,同编组的其他几艘战舰他们都不曾去过,而且所有船只都是从龙国境内出发,距离美兼利本土还有一多半的路程。

难道是洋流或者空气,将木一日帝国或者美兼利本土的病毒带到了这片海域?亦或者以那座孤岛为核心,地心世界里有什么异状,影响了这片海域?

安亦真想起了当初在魔山副本中看见的天裂现象。魔山周遭的天空裂开巨大的口子,掉落无数灼热岩浆,而极北之地的魔怪甚至奇怪的变异生物也能通过那些裂缝逐渐渗透到地表。

千年时光,海水让岩浆冷却,裂缝变成了孔隙和通路,地表的人造病毒与地心世界的奇怪物种说不定早就有了某种沟通,变异也从未停止过。

庄子墨和安亦真只能先放弃了去查探孤岛那边的基地,而是在几艘战舰上来回巡视,一旦发现昏迷者有丧尸化的倾向,能及时协助处理异常。

这时候就体现出了龙队的整体素质高度。舰船上几乎都是多人宿舍,大家却自觉主动进行宿舍为单位的隔离,绝对不会自由散漫的乱走,每个人都认真执行自己的任务,轮流看守昏迷者,清醒的人则主动承担更多的工作任务。

很不幸,三个小时之后,第一个昏迷的人呈现了丧尸化的变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