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走进不科学 > 第十二章 小牛的两个生日(下)

第十二章 小牛的两个生日(下)


  作为物理史上的名人,小牛同学的生日在21世纪里有些特殊。

  因为如果你查的话,会发现他有两个生日:

  1643年1月4日与1642年12月25日。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要归结于历法问题,其实这两个生日都是准确的。

  不过12月25日那个用的是儒略历,1月4日那个用的是格里历。

  所谓儒略历,是古罗马独裁者儒略·凯撒在公元前46年发布的一种历法——就是被某个蝙蝠精踹过的那货。

  儒略历是阳历,把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圈的时间也就是回归年定为一年。

  但熟悉地理的人都知道,回归年按天算的话并不是一个整数,而是365.2422天。

  儒略历把一年设为365天,比一个回归年略少,为此每四年设一个闰年,闰年366天。

  这样平均下来每年是365.25天,和回归年相比,多了0.0078天。

  根据简单的数学乘法,儒略历平均每400年就要多出3天,用了1500多年以后,就要多出10天。

  所以在1582年,教皇格里高利就颁发了命令:

  那一年少算10天,1582年10月4日后的一天不是10月5日,而是10月15日。

  同时改变闰年的设法,凡是年数能被4整除的是闰年,但是年数后边是带两个“0”的“世纪年”时,必须能被400整除的年才是闰年。

  这样平均下来一年有365.2425天,比回归年多了26秒,过3000年左右才会有1天的误差。

  这个新历法就被叫做格里历,也就是现在用的公历。

  儒略历实行的日期是1582年,但英国不是天主教国家,不听教皇的命令,因此它们一直拖到1752年才改用格里历。

  也就是说,小小牛刚出生的时候,英国用的还是儒略历。

  所以在英文文献中,就习惯用儒略历来算牛顿的生日,也就是1642年12月25日,

  此外还有很多国家使用格里历的时间比英国还晚,比如很典型的俄国,它是一直到1919年才从儒略历改用格里历的。

  比如俄国十月革那啥在历史上发生于1917年11月7日,但是为什么叫十月为名字呢?

  因为那时候俄国还在用儒略历,那一天是儒略历1917年10月25日。

  但是在其他国家改用格里历之后,俄国等国的东正教教会还在坚持使用儒略历。

  所以在这些国家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他们实际上是在公历1月7日过的圣诞节。(感兴趣的可以去搜一搜,笔者当初就因为这事儿出过逑...)

  出生在圣诞节,年幼时又遭受过欺凌,加之自己始终都是个非常虔诚的教徒。

  因此在牛老爷子还活着的那些年里,他一直坚信自己是被上帝选中的少数人之一,他有职责和义务把被篡改的教经恢复如初。

  牛老爷子一生大概写下了一百六七十万字的各类著作,其中约 84%都是神学著作,所以他本来就是一位伟大的神学家,研究物理也是为了更好地证明上帝的存在——老牛这辈子的神学历程在后世的学术界里甚至被独立成了一个课题,相关的引用因子还不低。

  不过由于牛老爷子所认为的信仰与现今的教义略有差异,眼下小牛同学还只是个青春版没啥话语权。

  所以他一直不敢将自己内心的想法公之于众,只能装作一个热爱神学的普通学生默默苟着。

  但没想到在今天......

  自己潜藏在心中的秘密,却与一位异邦人所说的‘此子’相重合了?

  这种异邦文化对于自己‘这类人’的界定,无疑为小牛打了一针高效的强心剂!

  这就跟你拿磷粉装鬼火一样,对于有科学认知的人来说分分钟被揭穿,但对于迷信鬼神的人来说那就是‘道法’。

  因此破天荒的,小牛同学看着徐云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他甚至罕见的拍了拍徐云的肩膀,情绪激动之下,连头上的假发都差点抖下来了。

  如果此时牛顿对徐云的好感度有个进度条的话,应该会嗖的一声涨个20%。

  心情大好的牛顿忍不住再摸了摸铜色底座,接着转头对徐云说道:

  “肥鱼,我带你出门看看吧。”

  徐云自然不会推辞:

  “那就麻烦您了,艾萨克先生。”

  随后二人在小牛同学带领下,头一次走出了这间屋子。

  1665年的英国还没有进行工业革命,煤还没开始成为大众燃料,赫赫有名的“烟”还没现世。

  因此国内的雾气的主要来源是因为北大西洋较暖的水流与大不列颠群岛区域较冷的水流汇合,同时从海上吹来大量暖空气与岛屿上空较冷的气团相遇,形成的海雾和陆雾。

  这种自然雾气虽然同样浓重,但却不会给人一种绝望的窒息感,更不会带着血泪与罪恶。

  加之今天天气还算不错,因此一眼望去,17世纪的乡村气息还是非常浓郁的。

  当然了,‘生活气息’同样浓郁——其中一股味儿还是从小牛身上传来的。

  毕竟体味这玩意儿,可不会因为你是物理学家而主动远离你。

  根据迈克尔·怀特整理的老牛手稿里记载,牛老爷子在自己读书那会儿平均一个半月会去伦敦的公共浴室里洗一次澡,剩下的就是弥撒时的洗礼环节。

  眼下的林肯郡可没有伦敦的那种洗浴设施,因此小牛同学身上的味道还是比较独特的。

  或许是由于先前徐云对于‘此子’的描述符合心意的原因吧,此时小牛的态度要比之前热情了不少。

  只见他指着屋子北方,主动介绍道:

  “肥鱼,那个方向有着伍尔索普唯一的风车,每个家庭用来制作面包的面粉都是从那里磨出来的。

  不过想要磨面的话最好早点去排队,否则会有一群大妈站那儿围观你,那些村夫有些嘴碎——尤其是你这一副东方长相,实在是太...猎奇了。”

  听到牛顿这番话,先前一直都很平静的徐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堆大妈对自己指指点点的画面:

  “您瞧瞧他,列侬太太,他的长相简直要比隔壁的本杰明还奇特。”

  “乔治大婶,请停止你愚蠢的土拨鼠行为,这很不礼貌!”

  “哦我亲爱的上帝,你不会是看上了这个小伙子了吧,如果让亨利大叔看见,他一定会气疯的吧!”

  想到这儿,徐云的额头立马就冒出了一排冷汗:

  好家伙,村口大妈果然是古今中外都近乎无解的生物啊......

  接着小牛又介绍了其余几个相对没那么明显的地点,最后一拍徐云肩膀:

  “肥鱼,跟我来吧。”

  徐云这才收回心神,乖乖的跟着小牛同学走了几步,来到了一处低矮的储物间外。

  随后小牛从身上取出了一把古朴的钥匙,外表极其粗糙,甚至带着些许腐朽的锈迹——现代的弹子锁要在1860年才会被小尼鲁斯·耶鲁发明,在此之前的锁头都谈不上工艺水准。

  接着小牛扭动了几下锁头,推开木门,从中掏出了两把斧头。

  看着一副梁山好汉架势的小牛同学,徐云的脸上不由冒出一股好奇:

  “艾萨克先生,我们这是要......?”

  “砍些木材,然后带你去我舅舅家认个脸,接下来我们都要在他那儿吃饭,你放心吧,我的几个表弟表妹都很可爱的。”

  “哦,舅舅家啊......”

  徐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下一秒,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睛便瞪得足足有三十一个李荣浩那么大了:

  “等等,表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