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唐朝当镖师 > 第三十七章 离开青楼

第三十七章 离开青楼


屋里气氛有些尴尬,原本闹哄哄的屋里安静下来。杏儿看着自己的卖身契,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打湿了手里的卖身契。

云锦将手里的卖身契递给徐秋收道:“徐公子,今日你花银子买下云锦的卖身契,今后云锦就是徐公子身边的丫鬟了,这卖身契徐公子收好了”,说完微微一笑,只是这动作牵扯到了脸色的伤口,笑到一半,眉头都皱了起来。

徐秋收看着云锦滑稽的动作,只觉得好笑,嗔道:“活该”。

云锦苦笑不语。

徐秋收接过卖身契,自言自语道:“我要这卖身契还何用,也不知道今天所做是对还是错”,说完将卖身契撕了个粉碎。

云锦看着徐秋收的动作急忙制止道:“徐公子,这是为何?”

“今后,你就是自由之身,你就是你自己,不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

云锦看着满地的碎纸片,楞楞的出了神,她从来不敢想会有离开青楼的一天,她只是听别人说外面生活如何如何艰难,她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不敢逃离醉梦楼这个避风港。直到她遇到眼前这个男人,她像改变,她要脱离青楼女子身份,她不求能带着他身边,她只希望不要因为自己的身份给他招来流言蜚语。

徐秋收见云锦衣服沾有血渍,提醒道:“云锦姑娘,还是收拾行李,换身衣服离开这里吧,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云锦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确实有点狼藉,她对徐秋收道:“徐公子,能不能等会,我和徐公子一同出去。”

徐秋收点点头道:“我在门口等你”,说完退出了屋子。

云锦连忙收拾起屋子,对杏儿道:“杏儿,你快回房间,收拾收拾,我们离开这里。”

徐秋收站着醉梦楼门口,看着缓缓升起的太阳,清晨的阳光还是很刺眼。

云锦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脸色带了个白色面纱,遮住了包扎过的伤口,少了些华丽,多了些朴素,有了些许神秘,后面跟着的杏儿同样衣着俭朴。

徐秋收看着主仆两人问道:“你们可还有亲人或者好友在世的,如今离开了青楼,只能投靠亲朋好友了。”

云锦和杏儿摇了摇头,云锦道:“我从小被收朱妈妈收养,爹娘是谁都不知道,我生活的地方只有这醉梦楼里,又没有好友,杏儿与我一般,也是无亲无友”。

这可就难办了,两个都是不经世事的小姑娘,如今离开青楼就是也就没了依靠,也不知道她们的选择是对还是错。

徐秋收本不想泼她们冷水,但是事件已经发生,总要让她们有个心理准备,说道:“你们无亲无靠的,该怎么生活下去啊?”

云锦倒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回答道:“我和杏儿有手有脚,怎么就不能生活下去”。

“你可是柴多少钱一捆?米多少钱一斤?又可知何处买菜?会做饭否?”

徐秋收一连串的问题让云锦一脸懵,她看了看杏儿,杏儿也摇了摇头。

不待云锦回话,徐秋收又说道:“你们两个常年生活在这醉梦楼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完全不懂普通人家的日常生活,如今离开醉梦楼便是连个落脚地也没有。”

云锦满心欢喜的心情,接连受打击,她为了能跟在眼前这人身边,不惜自毁容貌,现在已经是木已成舟,没得退路。

徐秋收的一顿数落,说得她一无是处,让她很是气恼,她倔强道:“徐公子说教,我记得了,今日谢过徐公子,银子来日毕将奉上,我以后的生活就不劳徐公子费心了”,她对一旁的杏儿道:“杏儿,我们走”。

徐秋收一把拉住云锦的手,无奈道:“你脾气还不小啊,说你两句就来脾气了,如果今天都受不了这样的言语,以后还怎么在繁杂的社会中生存下去。”

“那我也没用徐公子说得那样,一点用也没有啊”

徐秋收安慰道:“好了,你也别气了,我都是为了你好,如今好不容易摆脱青楼女子身份,再回去那是万万不可的,有什么困难我会帮你的”。

云锦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喜笑颜开道:“真的吗?”

徐秋收看着喜怒无常的云锦,点了点头。

徐秋收拿过云锦肩上的包裹,道:“先走吧”。

云锦问道:“我们去哪?”

“先找个落脚之地”

“去你家吗?”

“我没家”

......

声音越来越远,已经听不见两人在低语什么。

一晚未归,徐秋收必须回镖局打声招呼,他现在还是何府一名工作人员呢,好事好歹也要请个假。

他将包裹递给云锦,道:“你和杏儿先在外面等着,我回镖局打声招呼,再陪你们找个安身之所。”

云锦接过包裹,点点头。

何家镖局大院里又恢复以往热闹的景象,几个大汉赤裸着上身,嘿咻嘿咻练着拳。

几人见徐秋收回答,打趣问道:“徐兄弟,昨夜一夜没回来,上哪里去了?”

一人连话道:“是不是宿在那个姑娘的房里了啊”

然后几人哈哈大笑起来。

徐秋收也哈哈一笑,“几位师兄就喜欢开玩笑,王教头呢,怎么没见他的人”

一人回答道:“一大早就去了何府,好像有什么事要与何老爷商量。”

徐秋收对众人道:“各位师兄,王教头回来,麻烦说一声,我今天有点事,晚些回镖局。”

“去吧,王教头说了,这几天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让我们好好休息休息,过几日有任务”

“那谢谢各位师兄了”

何家镖局外,云锦盯着何府镖局大门,见徐公子进去许久有些着急,想进去寻他又怕给他招来是否。

一盏茶的功夫,徐秋收已经出现在大门口,云锦迎了上去,问道:“徐公子已经说妥了。”

“王教头不在,我和几个师兄打过招呼,无碍的”

徐秋收领着主仆两人走在街上,云锦问道:“徐公子,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徐秋收回答道:“要想在这扬州城生存下去,必须有个落脚点,长时间住客栈可不行,必须要先有个家,我对这扬州城也不是很熟悉,我们先去找我一个朋友,他对扬州城熟悉,看他能不能帮我们找一处房屋。”

家,一个多么亲近又遥不可及的词,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也会有一个家,她不禁对那个未知的家充满向往,云锦坚定的点点头。

城北张府外。

张公子还是一身白衣,手里拿着一把折扇,他远远得看见台阶下的徐秋收,惊喜道:“刚刚下人来报,说徐秋收求见,我还不信了,没想到真的是徐公子啊,快到府上喝杯茶。”

徐秋收拱手道:“张公子客气了,今日找张公子是有一事需要张公子帮”

“需要帮什么忙尽管说”

徐秋收让云锦和杏儿上前一步。

张公子看着跟着站着的两女子问道:“这两位是?”

徐秋收道:“这两位是我远房表妹,如今来扬州城投靠我,你也知道我现在也是居无定所,总不到让两个女子住进都是男子的镖局,所以找张公子,就是想看张公子有没有熟悉的房屋出售的,我好买下让两位表妹有个落脚之路。”

张公子一拍折扇轻笑道:“徐公子还真是找对人了,别的不说,要说这扬州城人脉关系,我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刚好我手上有几处房屋出售,我带你们去看看。”

“那就有劳张公子了,想不到张公子生意竟然如此之广,房屋出售都是涉及”

“徐公子见笑了,我张家是商家,只有赚钱的生意都做,这几处房屋是几个还不上钱的商户抵押给我们张家的”

张公子一边和徐秋收说着话,回头看了好几眼云锦,戴这面纱看不见脸,但是身材身材绝对是个尤物。

张公子凑道徐公子耳边小声道:“我看后面两个女子不是你远房表妹吧,是不是结识的红颜知己啊!我看那个戴面纱的女子身材如此之好,肯定是个大美女,你小子还真是艳福不浅啊。”

徐公子也回头看了一眼云锦,她低着头跟着他两身后,一旁的杏儿扶着。

醉梦楼云锦姑娘毁容,出青楼之事肯定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得满城风雨,张公子品性也不错,起码在这扬州城徐秋收唯一能称得上是朋友的人。

徐秋收回答道:“告诉你也无妨,后面跟着的是云锦姑娘。”

“什么”,张公子一声惊呼,倒是把两个女子吓了一跳。

徐公子连忙道:“张公子不要大惊小怪的,事情是这样的,今日一早,云锦姑娘不小心伤了脸,毁了容貌,自知在青楼里待不下去了,这才为自己赎了身,无依无靠的,我想着能帮点是点,这才来找你,希望寻个落脚地”。

张公子直呼可惜,这绝世容颜就这样毁了,“放心吧!交给我好了,肯定找的地方让云锦姑娘满意”。

“那就谢过张公子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