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沃血江山之征战大宋 > 第013章 一路向南遇白熊

第013章 一路向南遇白熊


  “哎呀,你怎么这么臭啊?难闻死了!”

  李佳颖说着将手捂在鼻子上,远远的离开他坐在梯箱对面的角落。

  张五月嗅嗅鼻子,果然一股强烈的汗臭味扑鼻而来。

  这些时日,两人都只顾着赶路,又没有其它衣服可以换洗,汗臭是避免不了的。张五月不好意思的笑笑,可又无可奈何。

  随便吃过三个果子,张五月不再说话,把之前李佳颖给他的丝袜系在眼睛上,就要出去推着箱子继续前行。

  “月儿,你站住!”李佳颖赶紧叫住他。

  张五月停下脚步,回头问道:“怎么了姐姐?”这声“姐姐”随口而出,显得更加自然、亲切。

  “把衣服都脱下来,我去给你洗一下!你不嫌难闻,我还嫌难闻呢!”李佳颖站起身来,以命令式的口气说道。

  “可是这里没有水,怎么洗?再说洗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干,耽误了赶路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张五月皱眉说道。

  “不行,你身上的味道太大了!我最忍受不了的就是你们臭男人身上的味道。赶紧脱,别废话!”李佳颖远远看着他,强硬的语气不容置疑。

  张五月不得不脱去外套,剩下了贴身的衣物后,扭扭捏捏的不再脱下去。

  “脱啊,全部脱下来!你个大男人,怎么比小媳妇还害羞呢?那天你不是脱的很勇猛么?”李佳颖双眼紧盯着他,说完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张五月脸红到了脖根,但又无话反驳,只好脱下全部衣物,抱着膀子缩坐在角落里。

  李佳颖走过去,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嫌弃的捡起他所有衣服,将衣服里口袋摸了一遍,见他还藏着个放大镜,掏出后,随手扔进了水果堆,然后打开梯箱门走了出去。

  “都这么臭了,还不想办法洗洗,真是受不了!”将衣服扔到雪地里,李佳颖站上去狠狠的踩了几脚,嘴里嘟嘟囔囔的骂个不停。

  张五月透过箱壁看得清清楚楚,满脸心疼:这哪是洗衣服啊?简直就是糟践!

  可现在自己全身没有一点衣物,这要是赤条条的走出去,也太丢人了吧?想到这,忽然念头转动:这里是北极地区啊,八百年前的北极哪里有人?谁来看?再说了,我是男人,凭什么是我害羞啊?可是,君子坦荡荡,是人就应该有羞耻之心的。哎,我该怎么做呢?

  这时再向外看去,李佳颖却拿着内衣使劲揉搓起来,双手已冻得通红,却仍然咬牙坚持着。张五月疼惜的看着,真想冲出去自己动手去洗。

  李佳颖简单洗好衣服,把衣服铺在箱底,看着圈起身子坐在角落里的张五月,遂过来坐在她身旁。

  “月儿,你老实告诉姐姐,你和小晴有没有偷吃过禁果?”

  张五月摇摇头,坚定的说道:“没有!我和小晴虽然两情相悦,但从来没有做过出格的事!”语气中透出坚决。

  “如果我们真的回不去了,你打算怎么做?”李佳颖声音有些低沉的问他。这些天,她一直在思考,凭这梯箱,两人该如何回到内陆?

  “姐姐,你是小晴的母亲,又是周叔的妻子,原本那天我做了错事,是没脸面对你的。可是这几天下来,我也想通了:如果我们能回到内陆,发现时光没有倒流,我把你安全送回家后就以死谢罪!如果真的时光倒流了,我就娶你为妻,与你相伴终生,绝不负你!”

  李佳颖很是吃惊的看着他,想不到他是这么想的啊:这几日下来,他只顾蒙头推着梯箱赶路,原来早就做了以死谢罪的打算!

  李佳颖心里有些欢喜,又有些惆怅:欢喜的是,他终于走出来了;惆怅的是,如果真能回到家里,他以死谢罪了,自己又该如何面对周瑜海和小晴?

  想到这,李佳颖禁不住“唉”的叹口气。

  “怎么了?姐姐”张五月听到这声叹息,赶紧问她。

  李佳颖摇摇头,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这些时日,远离了繁华的喧嚣和学术的竞争,已经习惯了清静,抛开家庭不说,这样的日子真的很惬意!自己也不再伪装成女强人,虽然吃的是果实,十分清淡,生活也有诸多不便,但内心的清静,却是无语言表的,那是真真正正的清静!

  “月儿,你说我们就在这待一辈子好不好?”

  李佳颖低声说出这些话,反倒觉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我嫁过人,生过孩子,总不能把他给耽误了吧?人家还是童……呸,不再是了!

  心里有了这些奇怪的想法,再想起那天的事,这家伙就像野兽一般,脸上不禁发起烫来。

  张五月看看李佳颖,年轻精致的脸蛋,宽额头,圆下巴,大眼睛透出清澈的目光,月牙儿似的眉毛,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无不透出知性女人的气质,不像电视里的那些女星,非把脸蛋整成瓜子脸。

  “姐姐,我们的食物已然不多,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回到内陆去!”

  他计算过:这些时日,他们已经吃去了所有食物的三分之一,但路程却并未走到三分之一,如果进入北冰洋,不知道要漂到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是啊,食物不多了,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李佳颖说完,再次叹息一声,躺下身去,闭上双眼,不知是睡着了还是闭目养神。

  张五月怔怔的看着李佳颖,内心五味杂陈:如果真的回不去了,老师成了自己的老婆,当然,这么漂亮的老婆给谁都愿意,可是……

  渐渐的,李佳颖呼吸均匀起来,看来是熟睡了。

  张五月将李佳颖的外套盖在她身上,来到另一个角落,闭目沉思良久,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张五月梦到了周晴,两人紧紧搂在一起,只是紧紧搂着,他忍住那种冲动,什么话也没说,他太想念周晴了,这些天无时无刻不再想念。

  鼻子中闻到她的气息,忍不住探过头去,深深的吻向周晴双唇。周晴也回应了他,两人就这样吻在了一起。好在张五月定力不错,始终没做越格的事。

  按理说,如果张五月两个人向着西半球前进能更快的回到内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时光真倒流回八百年前,西半球的北美大陆还没有被发现,仍然是一片荒芜之地。

  就算两人能凭借丰富的知识去改造,但是就两个人,力量实在太过单薄,万一征服不了野蛮的土著人,反而成了食人族的食物。向着东半球行进或许可以直接穿过北冰洋,来到俄国地界。

  当然,这些都是张五月的设想,能不能实现还要看他两人造化。

  天气时好时坏,这几日竟然半日晴半日阴,阴天时暴风雪,晴天时寒风凛冽。加上这里冰层不再平坦,小坑直接能跨过,大点的冰坑就要绕道而行,严重影响了前进速度。

  这日,张五月正在前行,李佳颖突然打开大门,对他喊道:“月儿,前面有北极熊,小心啊!”

  张五月停下脚步,绕过电梯箱子,果然前面两百米的地方有两头北极熊,一头体型硕大,看样子是成年的,另一只体型较小,只有小型犬大小,样子很是可爱。

  显然是母熊带着小熊出来觅食的。

  张五月心里反而高兴起来,看到有北极熊活动,这说明距离海洋已经不远,否则北极熊也不会跑到远离海洋的地方觅食。

  “姐姐不用担心,你进去坐稳就是了!”

  李佳颖怎能不担心?赶紧拿来唐刀,递给张五月,说道:“月儿,带着小熊觅食的成年北极熊是最危险的,我们还是到里面躲一躲吧!”

  “姐姐放心,北极熊不会主动攻击比自己高大的动物。我们食物不多,万不得已杀了它也能补充食物,皮毛正好给你做一件大氅。”张五月接过唐刀,语气说的坚决。

  “一切小心!”李佳颖知道拗不过他,只得叮嘱一声,转身进入梯箱内,随后将大门也关上。

  张五月心道:来的正好,我这一身力气还没处发泄呢,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想到这,右手提着唐刀,左手推着电梯箱子继续前行。

  那对北极熊母子看到有东西靠近,立即警觉起来,母熊发出低沉的吼声,直立起身体,似乎非常紧张,小熊则慌忙躲在母熊身后。

  张五月微微向东改变了点方向,推着箱子继续前行。

  李佳颖在里面眼看着距离北极熊越来越近,渐渐只有二十米上下。成年母熊直立着身子,发出几声吼叫,似乎在警告前面的“敌人”赶紧停下。

  眼看还有十米远近,眼前的“敌人”仍在前行,成年母熊突然趴下身子,快速向这边跑来。那头小熊却很乖巧躲在冰坑里,只伸出脑袋,好像在观看母亲勇斗“敌人”。

  张五月只管向前走着,忽然耳中传来“嗷”一声吼叫,电梯箱子猛然一震,顿时停了下来。张五月知道这是北极熊将电梯箱子当成了敌人拍了一巴掌的结果。

  这一巴掌势大力沉,如果拍在人身上,说不定就会当场毙命。

  张五月嘴角上扬,全没当回事,当即发力,继续推着电梯箱子前行。

  待在里面的李佳颖已经吓呆了:眼看着北极熊奔跑而来,接着一巴掌拍在电梯上,虽然震得箱子停了下来,但是好像那北极熊也吃了亏,落下的右前掌微微提起,不敢着地,显然是受了伤。

  李佳颖这才想到:这电梯外壁坚硬无比,刀砍尚且不会留痕迹,何况北极熊是血肉之躯,全力一巴掌挥下来,反受其伤。

  张五月再次前行时,那北极熊慌忙落荒而逃。

  李佳颖看着外面面不变色的张五月,暗暗佩服起他来:这家伙就这么笃定北极熊不去攻击他?啊,是了,他在北极熊的对面,中间隔着电梯,北极熊根本没有发现他!

  这家伙,好大的胆子啊!

  渐渐远离了那两头北极熊,张五月转头看去,那熊也直立着身子看着他。

  “月儿,前面有座冰山,向左!”这时,李佳颖又打开大门,及时向张五月指路。

  张五月会意,将电梯向左调整,继续大踏步前进。回首再看去,那两头北极熊已经消失不见。

  其实刚才,张五月心里也没有全胜的把握,毕竟头一次遇到这种猛兽,完全没有战斗经验的他,全凭加强的力量。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些冲动过后的后怕,看来野外生存也是门大学问啊!

  绕过冰山后,冰面变得更加陡峭起来,各式各样的冰山有大有小,不时还会有冰窟窿出现。

  张五月不得不停下脚步,实话说,实在是气力难支。这种路况下,曲曲绕绕的,肯定比平坦的冰面难上几倍。

  进入电梯,张五月瘫坐在地上,使劲喘着粗气。

  李佳颖赶紧帮他脱去外套,用衣袖擦去脸上的汗水,心疼的道:“月儿,是姐姐没用,不然帮着你推也能减轻你的负担。”

  张五月笑笑,仰面躺倒:“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还能让你干这力气活不成?”

  李佳颖坐到他身边,闻着他身上散发出的汗味,此次却没有皱眉,反而觉得:这才是男人该有的味道!还想再和他说说话,耳中听他鼾声大作,已经沉沉睡去。

  李佳颖将外套盖着他身上,又褪去他的鞋子,将裤子叠做枕头,轻轻抬起他的头来放在头下。

  张五月再次梦到了周晴,两人互诉衷肠,话说相思之苦,渐渐地两人吻在一起。这次,张五月终于把持不住,和周晴偷尝了禁果。

  良久,张五月醒来,体力也恢复到了最佳,刚要起身,却发现李佳颖枕着自己的胳膊睡得正香。

  张五月刚一抬头,李佳颖就醒了过来,她伸手按住张五月,娇声说道:“别动,让我再睡会!”说完,继续枕着他的胳膊,嘴角露着迷人的微笑。

  张五月看着满脸笑意的李佳颖,似乎她又年轻了些,心里暗自感叹人类八千年后的文明竟强大至斯!

  想到这里,也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人类会在八千年后灭亡:人类寿命增长了,那地球上人类的死亡率不断下降,人口越来越多,加上资源渐渐枯竭,根本满足不了人类的需求。

  战争,肯定是战争,也只有战争才能使更加强大的人生存下去!于是,活下的人类开始想办法:向宇宙寻找和地球一样的星球。

  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无法超越光速,更无法从其他星球获取资源,自然导致人类延续失败,失败的结果就是人类面临灭亡!

  拯救系统的发明,并没有使人类延续下去,只是重复了一次灭亡。

  这时,李佳颖动了动,张五月很想就此推开她,可是李佳颖紧紧抱着他的脖子,让他推也不是,起身也不是。

  张五月闭着双眼,内心强烈的挣扎着:虽然经过方圆“检查身体”后,原本就秀丽端庄、风韵犹存的她,身材、样貌大大改观,此时看过去,不仅模样和周晴十分相像;而且面貌似乎又年轻了些,皮肤光滑白皙,双腿修长有形。

  李佳颖是个女强人,她也爱穿潮流的衣服,更喜欢背名牌包包。但是,她和那些网络上每月赚着几千块、却要求男孩子有车有房的女生不一样,那一切都是她靠自己的努力拼来的,她从来没有向丈夫周瑜海索要过任何东西。

  最终,还是理性战胜了欲望,同样的错误不会犯两次。虽然嘴里叫着姐姐,但她毕竟是自己的老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