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唐:吃瓜的我被女帝偷听心声 > 第100章:李治怀疑陛下身份

第100章:李治怀疑陛下身份


  几日之后,勤政殿内。

  几个身穿异服江湖道士模样的人跪在殿中。

  他们黑巾束脖,手中拿着奇形怪状的武器,据说都是对付妖魔鬼怪的装备。

  李二坐在椅子上,眼神里一点点小小的激动。

  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番殿下三人,嘴角轻轻上扬后缓缓启齿:“各种可都是锦衣卫首领推荐上来的,想必应该知道所谓何事吧?”

  殿下三人纷纷叩头道:“我等必定竭尽全力救太子脱离苦海。”

  “那就好!”

  原来,几日前,李二偷偷派人到江湖中寻找了几个除魔高手,声称太子被妖邪所惑,需要他们降妖除魔。

  事成之后不仅可以得到万金,还能名扬千里。

  只是这件事情要秘密进行,不可对任何人说起,包括自己的亲人朋友。

  当然要秘密进行,毕竟事成之后,他们三个人也是要销声匿迹的。

  所幸,经过这几日的紧锣密鼓,总算在野间找到了他们三位法力还算可以的道士。

  李二微微点头,仔细盘算了一下,虽然以他修为来看,这三个人就是小菜。

  但是,对付李承乾宫里那位应该是勉强够了。

  身边的海公公看到李二若有所思,立马对这三人机灵地交代起注意事项,随后便领着三个人走出了勤政殿。

  勤政殿内没有了外人,李二慵懒的靠到榻上。

  思虑过后觉得还是不妥,便准备写一道圣旨,奈何提笔才发现他不会李二的字迹,而且也没有玉玺。

  无奈之下只能将毛笔一扔,无趣的躺到后面的榻上。

  突然,一个熟悉的字迹出现在他面前。

  正是李泰前段时间写的那本书。

  李泰。

  嘿嘿。

  李二的嘴角不禁又是一扬。

  论起自己轻易动手被后人诟病,不如借刀杀人,一石二鸟。

  反正本来就准备除掉他们两个,此时加快节奏罢了。

  想到此处,他正准备对着门口喊人,却不想突然走进来一个白面小生。

  不是别人,正是李治。

  李二见病秧子皇子进来了,赶紧收回动作,装作身体不适的靠了下去。

  自从他借用李二的身体以后,就很少召见李治。

  毕竟李治当初和他共同经历了那次大劫,又是李二生前最喜欢的皇子。

  李治对于父亲的一举一动都十分熟悉,如今李二的身体被他人使用,性情大变,万一被发现什么可就不好了。

  而且李治为人谨小慎微又十分孝顺,一时间找不到理由将他铲除,只能稍稍将他放在一边。

  平时的时候,他和李治就尽量避免见面,以至于时常装病,谎称上次在平凉受到了惊吓,要多多休息。

  李治浅笑着走了进来,身后的小太监手中端着个托盘,盘子里好像装了个了不得东西。

  他缓缓作揖后冲着李二拜道:“父皇,节气入秋,儿臣自来知道父皇秋分时节最喜食生鱼片,现下鲈鱼正是肥美,特意前来奉上。”

  说完以后轻轻招手,身后的小太监很机灵的将生鱼片放到榻前的桌子上。

  李二正在闭目养神,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鼻翼微微抽动了两下,却在下一秒如遇毒蛇般弹了起来,一把掀翻桌上的美食。

  李治被他这突如其来暴躁吓得大惊失色,赶紧带着小太监跪到一旁,满脸的疑问。

  父皇这是怎么了?

  以前每每他来奉送美食,父皇都是喜不自胜,还夸他孝顺恭敬。

  今日居然如此生气?

  不对。

  是从平凉回来以后,父皇就变得特别容易暴躁。

  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待敢于谏言的老臣。

  李治顿了顿身型,十分担忧的问道:“父皇,儿臣惶恐,儿臣这是惹您不悦了吗?”

  李二如避蛇蝎一般的蹲在榻上,广袖遮住鼻子,看着洒落一地的大蒜和酱油,眼睁睁的老大。

  我特么。

  就说什么味儿这么冲。

  差点就把鼻子给臭没了。

  人类怎么就喜欢吃这些乱七八糟臭烘烘的东西?

  正在一脸嫌弃胡思乱想的李二听到儿子的询问,赶紧收回心神。

  他正了正身姿后轻咳一声道:“朕今日得了风寒,吃不得腥冷的食物,你且下去吧。

  额,把那个地面赶紧收拾干净。”

  闻声出来的小太监赶紧双膝跪地忙不迭的收拾起地上的东西,边收拾心里边打鼓。

  这陛下怎么了。

  以前九皇子来送美食,他都是高兴的不得了,今日怎么还把食物打翻了。

  以前的陛下可都是勤俭节约的,即使不吃的东西,也会赏赐给他们这些下人。

  多可惜啊,这么好的生鱼片。

  啧啧啧……

  很快,小太监就将地面上的食物收拾干净,只是那残留的酱汁和蒜末只能等着洒扫宫人来弄了。

  李二撇了一眼地面,依旧难受的捂着袖子,对着两人赶紧挥了挥手。

  李治看着他不耐烦的样子,不再多话,便和小太监后退着离开了御书房。

  路上,李治就是想不通。

  以前陛下不是最喜欢蒜末和酱汁吗?

  还说吃鱼不吃蒜香味少一半呢。

  现下看来,是父皇的口味变了吗?

  从平凉回来以后,父皇变化真是太大了。

  不仅很少写手谕,就连朝堂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去。

  甚至,大量修建宫殿,搜寻江湖术士,追求长生之处……

  李治想着想着,总觉得脑袋里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一样。

  从平凉回来后这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

  他摇了摇发晕的脑袋,回头看向御书房的方向,那里富丽巍峨,阳光下看金光闪闪。

  不知怎的,李治总觉得那抹金色中夹杂着不一样的东西。

  “小贵子,可打探到国舅的消息了吗?”

  李治突然发问,身后端着食盘的小太监正看着盒子里的生鱼片发呆,被这一问吓了一跳,立马回道:“回主子,还……还没打探到。”

  李治微微蹙眉,国舅和武才人呆在一起,临行时分明是说去了感业寺。

  可是不知道为何,他派人去寻了多次都没有半分消息。

  没有国舅的消息,也就意味着没有武才人的消息。

  一别数月,也不知道两人到底怎么样了。

  不知道武才人的毒解的如何。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