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不是英雄而是仙人 > 第37章 寻四神求本源(上)

第37章 寻四神求本源(上)


李伯阳有用元始天尊的令牌过了南天门,直奔大赤天太极宫,这次李伯阳敲了许久也未见有人开门。李伯阳小声嘀咕道:“老师是炼丹没听见还是怎的,怎么没人开门,虽然金角、银角跟我下界,但青牛星君还在府上啊。”

这会儿功夫门从里面打开了,开门的是李伯阳刚才念道的青牛星君。

“总算开门。”李伯阳准备向迈入门内,青牛星君没有让开的意思,李伯阳蹙眉道:“青牛你堵在门口干什么,让我进去。”

青牛星君道:“老君说了求人不如求己,无需自寻烦恼,尽力即可。等你突破大罗,观看时间长河后,你心中疑惑自会解开。言尽于此,你就此离开吧。”说完青牛星君将大门一关。

李伯阳在门前驻足,愣了好一会儿,嘴中喃喃道:“求人不如求己吗。”李伯阳明白了太上老君的用意,退后两步朝大门鞠了个躬,去三十六天弥罗宫,打算收回了三个分身。

弥罗宫大门紧闭,宫门左右有两名仙童守着,见李伯阳到来,一名仙童开口道:“弥罗宫暂时关闭,天尊不在宫内讲道,道友请回。”

李伯阳道:“我不是来听道的,是来收回在宫内修炼的分身。”

“原来前辈就是那三具分身的主人,请进。”两名仙童打开了宫门。

“有劳两位仙童了。”李伯阳道了声谢,便进入宫内,见三个分身在宫内依旧贪婪地吸收着大罗天的灵气,灵力更为雄浑厚重,脸上的五官初现。

要分身收回时,三个分身都还露出不情愿、不舍得的表情,李伯阳依旧把三个分身收回顶上三花,感觉三道分身和之前完全不同了,先前玉清元始天尊在宫内讲道的内容不断反馈给自己,李伯阳笑了笑,今后本体有事脱不开身时,可以派分身去听课,事业、学业两不误。

忽然李伯阳听到了元始天尊的传音:“打神鞭可号令封神榜上有名者,青丘之行无须担心,放手去做吧。”

李伯阳点点头,朝宫内躬身一礼,随后出了宫门跟两个仙童告辞。之后李伯阳前往光明宫找上古火神祝融,于此同时,飞逸子带着云罡、素宣两位长老和十余名弟子前往昆仑山玉虚宫,玉虚宫掌门苍明和一众长老在大殿,与飞逸子一行相见。

苍明道:“明日才是四派合议的日子,飞逸子道友你们怎么早一日到了?”

飞逸子满脸愁容地道:“早日来昆仑是有十分紧急的要事跟道友商议。”

“我们坐下说,上茶。”苍明招呼着弟子看茶,昆仑、崆峒主客落座,上茶毕。

苍明问道:“道友急着来昆仑所谓何事?”

飞逸子不禁羞愧地道:“崆峒后山封印着一件蚩尤的凶兵,由我崆峒派历代守护,却不料今日门内燃起大火,东西被盗走了。相传崆峒开山祖师广成子有一个预言,当封印在后山的凶兵现世,蚩尤的其余六兵一铠也会陆续出现,三界会出现兵灾,所以我等才会如此急切要将封印的凶兵找回来。哎……贫道实在是愧对崆峒历代先辈。”

苍明道:“飞逸子道友,现在可不是自责的时候,当务之急是东西找回来。”

飞逸子道:“苍明道兄所言极是,凶兵需及时追回,封印起来。”

苍武道:“飞逸子掌门讲了半天,你到时说说,崆峒看守的凶兵是什么,长什么样啊。”

飞逸子道:“是戈,本来这个秘密是由崆峒的掌门和长老共同守着,但曾经门内发生过变故,有长老想挖出戈欲夺掌门之位,虽然这个长老没有成功,但之后这个秘密便只由历代掌门守着了。凶兵如今被盗,也没有再瞒下去的必要。”

苍明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要找回凶兵,你们有怀疑对象没有?”

飞逸子道:“有两个,一个是叫晏青,他是妖怪排到崆峒的卧底,本体是一种叫斑鳌的昆虫,当时他在后山挖坑,我派了云罡、云哲、素宣三位长老带着弟子拿他,最终被我派云罡长老斩杀,我们搜查了他的住处和身上的物件,却一无所获。另一个嫌疑人是今日逃下山的弟子,叫妙芝,派去追她的弟子追到附近的乡镇,最终失去了她的踪迹。”

苍明让云罡、素宣说明当时追捕晏青的具体情况,听完后苍明道:“贫道推测那个叫晏青的,只是分散你们注意力的弃子,蚩尤的凶兵哪有怎么容易因储物袋毁就被空间粉碎掉了,真正的凶兵应该在其他人手上,如飞逸子道友刚才说的另一个叫妙芝的有很大嫌疑。”

云罡满脸无光地说道:“真是门派不幸,竟然出了卧底和叛徒。”

飞逸子道:“我们前往玉虚宫前,已派多批弟子下山搜寻妙芝的下落,同时也向人间游历的弟子发布命令,让他们放下手头的事情,全力搜寻妙芝的下落,务必将其缉拿归案。也是想请玉虚宫的同道,派出人手帮忙。”

苍明道:“事关三界安危,玉虚宫上下自当义不容辞。然事情虽紧急却也不急于一时,明日就是祖师招四派来商议的日子,待祖师和蜀山、蓬莱两派都到后,再做计议。飞逸子道友以及崆峒的各位同道既然早到一日,就先在宫中留宿一晚,尝尝我玉虚宫的斋菜,如何?”

飞逸子拱手道:“便依苍明道兄所言。”

另一边李伯阳面带笑容地出了光明宫,看着手中的红色珠子,心道:“没想到祝融这么好说话,都不用花九转大还丹,用一缕无形天火就换来了他的源火‘燎原火’,还得了风神飞廉、金神蓐收、水神禺强的下落。接下来去风部寻飞廉,然后到泑山找蓐收,最后去北极找禺强。”

到了风部,李伯阳在侍者的指引下找到风神飞廉,李伯阳说明来意,但飞廉与李伯阳并不相识,因此不愿给他源风“青萍风”,即便是用物交换,飞廉也不愿意。

李伯阳脸色也不好看了拿出元始天尊的令牌摆在飞廉面前说道:“认识这块牌子不,我现在好好跟你讲,跟你以物换物,若是风伯不赏脸,等其他人找你要青萍风时,可就没我这么好说话了。”

飞廉面色一僵,面无表情,默默地控制青萍风压缩成一颗青色珠子,然后扔给李伯阳,

“风伯把源风给我,有损本源,瓶子里装着一颗九转大还丹,你留着吃吧。”李伯阳收好青色珠子,拿出一个瓷瓶。

飞廉看了一眼李伯阳手中的瓷瓶,冷声道:“不必。”

“我把丹药放这,你不要就让别人捡去吧,反正又不是我损失本源。”李伯阳放下瓷瓶在附近的石墩上,头也不回就离开。

飞廉见李伯阳真的这样就走了,转头看了两眼石墩上的瓷瓶,手凭空一握,瓷瓶被飞廉吸到手上。

泑山在天山向西二百九十里的地方,山上盛产婴短之玉,山向阳的南面多产叫一种瑾瑜的美玉,背阴的北面多有青色的雄黄石。正是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万道红霞映在天边。

李伯阳落下云端,站在泑山顶山高呼道:“道家李伯阳来访,请金神蓐收现身相见。”山谷不断的回音,一道红光闪过,一神忽然出现在李伯阳面前。来者人面,左耳有蛇,白毛虎爪,手执斧钺,乘两龙。

蓐收道:“贵客临门,不知找吾何事?”

“我特来求取金神的源金‘烈瞳金’,当然不会让金神白给,我有九转大还丹奉上。”李伯阳拿出一个瓷瓶。

“吾可否先验验丹药?”

“请。”

蓐收拿过瓷瓶,打开瓶口一倒,一颗龙眼般大小的丹药滚滚了出来,蓐收又闻了闻丹香,顿感神清气爽,丹药蕴含着强大的恢复力。

“是九转大还丹无误。”蓐收用瓷瓶把丹药收好,抽出一部分本源凝聚成一颗白色珠子,李伯阳收下珠子便向蓐收告辞,飞往北极。

现在是11月6日,北极处于极夜,李伯阳一路往北飞,天色变得越黑,温度也变得越低,李伯阳不禁运起法力抵抗严寒。

飞离亚欧大陆深入北极圈范围,璀璨星空出现了五光十色,多姿多态,变化万千的极光。李伯阳见到如此美景不禁驻足欣赏了一下,然后望向广阔的海面。

数千年的山河巨变,西海干涸,北海缩水成湖,西海、北海两龙族迁移到了别处,此海便是北海龙族迁移之处,也是水神禺强所居。

李伯阳施避水决,跃入寒冷如冰的海水中,疾速下潜,不知潜了几千米,前方出现了两道霞光,李伯阳用神识一扫,因为海水的阻碍,神识只能放出几百米远,前面发光的物体,未成探测到其真实面目。

李伯阳又下潜了不知几千米,看清发光的物体的轮廓,是两座山,或者说是岛屿,只不过沉在这深海之中。

李伯阳第一反应是前面或许就是北海龙宫,或是水神禺强的宫殿,李伯阳继续下潜,行至不久,便被巡海夜叉带领的队伍拦下盘问。

李伯阳亮出了元始天尊的令牌,巡海夜叉等一众军士十分惶恐,李伯阳让他们带自己去水神禺强的宫殿,巡海夜叉等众只得听命带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