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钓系美人 >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他的视线静静地打量着苏虞,眼前的女孩明显感到了受宠若惊,蹙眉间只淡淡说:“谢谢好意,就不用了吧。”

这是拒绝。

谢景润顿感有些不识好歹,迅速掩盖后冷冷地回了句:“随你。”

孟黔舟听着,不依不饶说:“虞虞,这家伙金牛座的,抠门,让他请客不容易。”

苏虞听笑了,她还真没想到平日里冷静干练的孟黔舟此刻竟然像个活泼的的孩子,评论起好朋友来丝毫不给面子,话语间就能感知到这两人关系是真得很好。

反观谢景润面色变冷许多,倨傲之气尽显。

他冷哼一声,驳了句:“家穷,吃不起饭。”

“别,您要是吃不起饭,我们就得喝西北风了。”孟黔舟咧嘴,言语间的调侃溢出了画面,谢景润这厮,对朋友是没得说。

但是在生意场上,锱铢必较。

他有事无事,还喜欢炒短线股,追涨杀跌,买亏了一分钱都得哼唧好几句。

“这顿饭你非请不可,虞虞你也必须来。”斩钉截铁,不容质疑。

谢景润自然知道这家伙的心思,无非就是想跟女孩子制造机会多接触而已,平时脸皮倒是挺厚的,怎么这时候就有点缺心眼儿呢?

非得带上他这个电灯泡吗?

苏虞摇了摇头解释道:“昨天高研会的稿子还没有弄好,晚上就得发公众号等,我一会儿必须得回去忙。”

诚然晚上能再吃一顿饭,是好事儿。

但苏虞也深刻的明白,凡事不能丢了西瓜捡芝麻,好好把自己本职工作干好,才能给别人好印象。

更别说这稿件到时候,孟黔舟也得审阅。

孟黔舟有些失望,转而说:“那明天吧。”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视线就粘着了苏虞的身上,好奇她的一切。

迫切的想要接触她,莫名的有点上头。

孟黔舟后知后觉,苏虞似乎就长在了他的审美点上,三年前的她还稍显青涩,现在已经蜕变得浑身散发着近乎蛊惑的气质。

因为火锅沸腾的热气,苏虞白皙的脸蛋被熏得泛粉,还未消减,眼珠子犹如小鹿,湿润润的,高挺的琼鼻处的驼峰,恰到好处的增加了股倔强感。

唇色如花瓣,也是粉粉的,看起来也是很好吻的模样。

想到这里,孟黔舟下意识挪开了自己有些灼人的视线。

这一幕却被谢景润不动声色的看在了眼底,嘴角微扬,分明是在看好戏。

明天?她倒是想去,一听这两人明晚上肯定有饭局,接触的人估计也是些达官贵人,插个不清不楚的她,去干嘛?

“到时候再说吧。”苏虞也没拒绝。

人生中能遇到的好机会属实不多,如果机会来了就一定要死死抓住,她深知能跟那些知名企业家谈笑风生的人,必然也是家底丰厚,多多结交肯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无论是孟黔舟,还是谢景润,她都想有良好的关系。

或者说是更进一步的关系。

“行,那我们先送你回学校。”孟黔舟道。

谢景润是开车来的,看见眼前的车,苏虞还是有些诧异的,从他微博来看开得都是些法拉利488之类的,现在出现在在眼前的居然是辆宝马七系的黑色轿车。

配合着昨天那身新式中山装,低调内敛,苏虞不由觉得这人明显是故作深沉。

孟黔舟很绅士的为她开了车门,苏虞坐在了后排,他则是陪谢景润坐前排,离着学校不算很远十分钟就开到了学校门口,送别苏虞后。

车内就剩两人了,谢景润盯着远处逐渐消失的身影,缓缓问了句:“你玩真的?”

孟黔舟翻了翻白眼:“这不还在接触嘛。”

谢景润没继续再说了,从他第一眼见到苏虞的时候,就觉得这女孩的长相跟孟黔舟初恋乔伊宁几乎是同款,若说好友不会动心,他不信。

“行啦,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咱们这不还有正事要干嘛。”孟黔舟指了指放在旁边的和田玉,于是乎则车就往苏杭那边的灵隐寺开去了。

苏虞回寝室的时候,周瑶满脸恐色,指着学校论坛的照片,小声问着苏虞:“你真跟孟黔舟没一腿?”

这是今天中午两人见面时刚拍的,刚好又穿了同色系的衣服,走在一起简直就是对天造地设的情侣,更何况又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难免不引人瞩目,被偷拍也在情理之中。

苏虞只问了句:“许芮嘉知道吗?”

周瑶伸手就管好了寝室门,放低了声线:“知道了,发了会儿脾气就走了,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呀。”

“我这不是怕你误会嘛。”苏虞撒谎道,她自然不能说,是怕你耽误了她的好事。

虽然已经有心理预期了,可真没想到信息传播得这么快。

“所以到底怎样?”周瑶早就按耐不住好奇心了,直接问出口,光是看这张合照就觉得两人简直不要太相配了,都那么优秀,而且颜值也高。

苏虞伸手将包放在了桌子上,坐了下来说这张:“不是你们想得那样。”

“那是那样啊1

“钱包是我不小心捡到他的,也是去还的,他顺便请了我一顿饭而已。”苏虞说着将笔记本打开,准备开始处理稿件了。

就那么简单?

周瑶却满脸不相信,直言不讳地说:“按你的性格,你肯定会拒绝,说你是不是对主席有意思啊?”

苏虞转过身对上了周瑶略带着八卦的脸,义正言辞:“他毕竟算我领导,不好拒绝。”

而此时原本不应该出现的许芮嘉推开了门,依旧是精致的容颜,轻熟的打扮,勾勒的姣好曲线,明艳张扬,她径直走到了苏虞跟前。

“苏虞,你今天打扮得真好看,我要是男孩子也会很心动。”

话里有话,苏虞自然听出来,心里却不禁冷哼,怎么自己勾搭不上,还想不给别人机会?

天底下哪有这个道理?

原本柔美的脸蛋上展露出一丝冷色:“吃个饭而已。”

许芮嘉吃瘪,直接破防,轻蔑一笑:“我还以为你真清高,没想到也是花花肠子一堆,你以为孟黔舟能看得上你?”

周瑶在一旁听得渗人,不敢说什么,吓得更不敢参与进来。

室友三年,两人关系其实只是表面平静,对于苏虞,许芮嘉很嫉妒,不仅仅是嫉妒她长得自己更好看,而是瞧不怪苏虞那副自命不凡的模样。

这些年拒绝了那么多追求者,无非就是嫌弃那些追她的人不够有钱也不够优秀,大抵是终于撞见个富得流油的二代,上赶着去勾引。

看来,孟黔舟家里是什么条件,苏虞应该调查清楚了,怪不得要扑上去了。

可明明她们是同一种人。

凭什么她苏虞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得到所有人的喜欢?

苏虞听笑了,眼前许芮嘉这张脸,跟她有三五分的相似,她都怀疑这人是不是整容的时候是拿着自己的照片做模板,贴在手术室门口让医生对着来整。

更别说,凡事都要跟她比个高低。

她跟孟黔舟的事情,苏虞是有所耳闻的,不过她实在不喜欢跟人撕破脸,只淡淡回应:“随你怎么想。”

许芮嘉听到这话,硬生生被气得跳脚,她完全抓不住苏虞的软肋在哪里,无论怎么说就跟打在棉花上,无关痛痒,反倒不愿意闭嘴了。

她低下头,凑近了苏虞的耳旁用近乎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你是知道孟黔舟的家境了吧,那是你打工几十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苏虞没吭声,手里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与她而言,无关痛痒。

她反倒是希望,许芮嘉能把事情闹大,闹得人尽皆知,进而把自己推向孟黔舟,她此刻都已经在脑海里演算了好几回合,如何以完美受害者的身份引起孟黔舟的心疼,拉近彼此的关系。

事实上,她正在激怒许芮嘉。

周瑶再也看不惯许芮嘉这副咄咄逼人的姿态,出声制止:“芮嘉,虞虞不是你想得那种人。”

许芮嘉气极反笑:“那她是什么人?”

不管谁,都被苏虞这张可怜的脸给欺骗了,她才没有所有人想象的单纯!

“她捡到了孟主席的钱包,送回去,人家请她吃顿饭而已。”周瑶解释。

“捡谁得包不好,偏偏就能见到孟黔舟的钱包,她可真厉害。”许芮嘉挑眉,脸上的不屑显而易见。

苏虞叹了口气,只说:“我还有事要忙,先去图书馆了。”

说完后就迅速收拾好背包转而就出了寝室,等消失在两人视线后,许芮嘉咬牙切齿,心中的愤懑之情根本无法消散。

只有周瑶劝说:“都是室友,和气最重要。”

许芮嘉冷哼一声,也不再说什么,谁都可以跟她抢,但唯独苏虞不可以。

回了床铺上,点开了苏虞的朋友圈把她所有的照片全部下载下来。

迅速注册了个新微信,顺便下了个约x软件。

将苏虞的照片挂了上去,还放了些特别诱惑的性感照,将定位定到了沪上市中心,百无聊赖的刷一刷,迅速匹配了不少的人。

而这头的苏虞到了图书馆就开始处理新闻稿,弄完了已经是下午六点了,校对完后,分别跟负责的老师,还有孟黔舟都发了一份。

过了会儿,就接到了孟黔舟的电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