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钓系美人 > 第60章 第60章

第60章 第60章


她之于孟黔舟不过是过客而已。

周瑶很是不解, 视线打量了圈,也不知道哪里来得心思,伸手戳了戳苏虞, 附在她耳边紧张兮兮问:“你跟孟黔舟进行到那步呢?”

索性房间门是关上的, 不然还以为这是要干出一副惊天动地事件的预备工作。

但苏虞确实没想到, 会被问出如此私密的话题,其实在谈恋爱之前她是考虑过这点的, 毕竟大家是成年人了, 干柴烈火在一起难免也会到那步。

不过现如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前途上, 更何况孟黔舟还算是绅士,加之两人聚少离多, 根本就会触及到这方面。

抿了抿嘴:“你猜。”

“好呀,不说实话。”说着就是一个往前扑, 直接将苏虞扑倒在了床上,居高临下道:“反正不管到哪一步,你必须保护好自己。”

苏虞闷声笑了,伸手捏了捏周瑶软软的脸蛋说:“知道了。”

“你这大学头次谈恋爱,必须小心,前几天我才听说大二的学妹,因为堕胎的事情大出血直接怀不上了, 还有还有”

“嗯, 周妈妈说得对。”

显然苏虞有些不太严肃的态度,让周瑶不太满意, 继续开始念叨:“千万别太快了,男生都是贱皮子,越容易得到的越不会珍惜。”

用了些力道,把两人的位置摆正后, 从床上迅速站了起来,溜进了卫生间留下了句:“放心,我有分寸。”

越是这样,周瑶越是担心。

生怕苏虞受了委屈,想了想还打算找机会旁敲侧击下孟黔舟,越是含糊不清,她几乎快确定这两人肯定偷吃禁果了。

等着苏虞洗漱好,换好了衣物后,看着还呆坐着满脸忧心忡忡的周瑶,忍不住叹气好言好语道:“放心,我不会做出格的事情的。”

周瑶依旧是满脸的狐疑,而她则是继续安抚,过了许久后才半信半疑躺在了床上昏昏欲睡,苏虞则是回想起了谢景润发来的微信,立刻回复了句。

【苏虞:安全到沪上了,谢老师早点休息晚安】

然后又发了个可爱的表情包,拉近彼此的关系,而远在网络另一端的谢景润,此时已近靠在床头手里放着的是笔记本,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网课,倍速加到了三倍,才勉强让老师啰嗦的语速听起来稍微顺耳点。

手机一震动,见着是苏虞的消息,想都没想立刻回复道。

【谢景润: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晚安。】

互道晚安后,天色绕着远处是一阵灯火璀璨,同在一室下,孟黔舟则是另外的情绪,原本不想着上线的,但是又怕让华沁尴尬。

还是拉着薛凯上线,此时是三排。

薛凯邀请了华沁,过了会儿,小队伍出现了华沁的身影,此时挂在组队界面的三人,弥漫着些许的尴尬,反倒是孟黔舟率先打破了平静。

“都安全到家了吧?”

薛凯笑着开口:“我下午四点就到天津了,馒头呢?”

熟悉的口吻,气氛似乎跟之前不差一二,但是变化的格局早就已经形成了,华沁此刻也不知道该用何种态度去面对孟黔舟,至少来说她还没有想出去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只淡淡道:“我还得在燕京玩两天,八号回杭州。”

“那这几天旅游辛苦,估计没什么上线时间了吧?”打破僵局的是薛凯。

华沁躺在偌大的床上,盯着天花板的吸顶灯,失神片刻后回了句:“晚上是有时间一起玩的。”

这话说出口,之前的那些尴尬似乎烟消云散了,而他则是若有所思,虽说这是自个希望的局面,但是还是觉得有些许愧疚。

最后硬是借着新出皮肤的缘由,同时送了二人新出的所有的新皮肤,算是将之前的那些不愉快一笔勾销,薛凯笑说:“还是兄弟大气。”

显然大家又恢复了从前一起嬉皮笑脸打游戏的快乐日子。

国庆节还没完,苏虞就开始去考研机构上课了,忙活到月中的时候,时琛已经将工作室的营业执照所有的事情全部办妥了。

开得工商银行的户。

顺理成章的接了跟培训机构合作的单子,时琛考察了好几家机构,还有查询了这些机构的过往,天眼查都整了个会员方便备调,确定好这家机构之后对口也在抖音建了好几个粉丝解答群,整个月苏虞也忙得不行。

最后索性是让培训机构负责招生的老师进群解答。

一来二去,需求量还大了些。

时琛想了想直接挂了小黄车,卖了些这个机构的网课,还组织了试听等等,十月下来光是在这方面的抽成,两人一分各自赚了二十多万,加上视频播放量的流量费,光是十月靠着小酥鱼这个账号,她跟时琛,收入高达六十多万。

这钱赚得她都觉得来得太快了,有些不可思议。

要是能保持住,算下来一年即可赚到快千万。

可转而回想起,周瑶之前说天启传媒直播带货的一姐,年入收入就高达十亿,这是什么概念?一家规模几百人的中型公司估计都做不到这个产值。

不过她跟时琛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考研,跟培训机构把流程规范好后,十一月就轻松了太多,有时候账号不太能回复到的,还是周瑶帮忙在处理。

因此周瑶还捞了笔在线客服的钱。

苏虞也不吝啬,开了跟她在天启公司一样的工资,但涉及到利益方面,时琛也提醒过了她账号不要随便给人使用。

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都懂。

更何况,她认识周瑶多年了。

至于正式入伙合作,想得是等着考研的事情告一段落了,再仔细考虑这个账号的发展问题,而时间也是快得着急,十一月底,沪大临街的梧桐树叶,已从深黄色渐渐飘落,随后头顶着枯树冠。

秋天眨眼就溜走了,寒冬已至。

苏虞从考研机构出来,整条街道上喧闹声,不绝于耳,寒风吹拂在脸上,刺骨的寒冷,小雨淅淅沥沥,习惯性的拿出手机拍摄了段此刻的画面。

钻入镜头的是一位老人家推着巨大的炉子,上面放着烤熟的红薯,玉米,甚至是土豆,看起来挺热乎的,苏虞想都不想直接端着手机记录下来,然后上前买了热腾腾地红薯。

“两个,不太大,怕吃不完浪费,谢谢叔叔。”苏虞说完后,盯着上面灰头土脸的红薯,选了俩,分别打包好后,扫了扫二维码。

打着伞,提着红薯,站在了路边。

最后是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了面前,车窗摇下来,露出张俊朗的脸,绝佳的眉眼间涌动着笑意,尤其是见着苏虞时,笑容更浓了。

“虞虞上车吧。”孟黔舟道。

从燕京回来后,两人见面的频率增加到了一周两次,不太忙的时候有三次,她今天提前下课,所以就让来接了。

她开了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上。

晃了晃手里的红薯问:“吃吗?”

说完,迅速用湿纸巾擦了擦手,然后撕开了红薯单薄的皮儿,然后用赠送的勺子,挖了大块,热气带着香甜钻进了鼻间。

她转过身子给孟黔舟喂了一口。

眼见着他笑眯眯地尝起了红薯,彼此的心情都好上了太多,边吃边问:“今天有没有乖乖听话?”

也是从燕京回来后,他也明显感知到了苏虞的变化,忙是忙,但是早安晚安各种关心都不会遗漏,渐渐地他似乎在这段感情上占了主导地位。

“有,按你说得吃了早饭了。”

“那昨晚上该不会又熬夜打游戏了吧?”苏虞抿了抿嘴角,话音里带着些许的小心翼翼,这样的对话早就是司空见惯的,而他也如最初预想般。

女朋友开始管自己了。

两人谈恋爱也快半年了,也习惯这种节奏。

既然苏虞一心都扑在学习上,他又是通情达理的人,自然也不会打乱她的节奏,胡作非为的心思也熄灭了大半,要怪也怪苏虞长了张过于清纯的脸蛋,让人不敢升起亵渎的心思。

两人的亲热也是点到为止。

有时候失了分寸想要进一步的时候,苏虞都是眼里进泪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哭得犹如受气包,嘴里喊着地都是害怕,哭得伤心。

他自然也不愿意强迫她,毕竟时间也不够久,黏在一起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这种失了分寸的机会自然也少。

孟黔舟想了想,也不好欺骗苏虞:“没熬多久,就两点而已。”

话音刚落,明显能感知到她情绪不高,精致的脸蛋上浮现了些气愤,甚至咬了咬唇角,大胆说了句:“你总是熬夜。”

“”孟黔舟沉默。

“而且还是为了打游戏。”简而言之就是不务正业的熬夜,也没见着游戏里打出个所以然来,尤其是苏虞自从边考研边创业后,就对不务正业浪费时间深恶痛绝。

换成以前两人相处方式,这样的情绪她是不可能发作的。

但现在不可能了。

“虞虞,我”虽然两人这话题已经说过有几次了,但是也会到言辞激烈的程度,况且更多的时间,苏虞也抽不出时间来责备他。

“我知道,玩游戏是你的乐趣,现在你也不用去实习,时间也比较多,但每天熬夜玩游戏,我其实不太能理解的。”苏虞说得义正词严,顺着还在观察脸色。

这种审问还是头一次,他想都没多想张嘴就开始辩解着,“有时候玩着玩着就忘记时间了。”

苏虞听了这话顿时倍感委屈,继续念叨:“你就是觉得我每天不在你身旁,管不到对吧?”

这个分寸感她拿捏得很好,一点点试探着眼前人的底线,探查着他何时会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然后进而开展下一步。

“不是,我没有。”他解释道。

“你明明就是,我前几天就跟你说了,不要熬夜打游戏,你都没听进去。”苏虞继续说着,满脸的委屈,完全是副苦口婆心姿态。

“虞虞,对不起。”

“我不想听。”无理取闹的典型论调,她也是张口就来,继续深入话题开始试探自个的男友,试图要把他的不耐烦逼出来。

“我改,我改好吗?”他则是完全败下阵来,求饶道。

可显然这个答案,提问题的人根本就不是很满意,难过的情绪装满了双眼,抽泣了几声,她呜咽着:“你敷衍我。”

顿时,孟黔舟有些头大了。

“虞虞,你不要得理就不饶人嘛。”

“是你太过分了。”委屈得很,泪水都快在眼里打转了,就是硬是强装坚强没让其落下来,最后又委屈巴巴留下了句话:“你好好按时睡觉嘛。”

孟黔舟叹了口气,“好,我答应你。”

说完伸手为苏虞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拆了另一块红薯,喂了她吃,见着她没拒绝尝了口,那泪水多框而出,顺势弯了腰身扑进他怀里,喃声道,“黔舟,你不要让我担心好不好。”

此刻的苏虞将痴情女友的形象扮演的惟妙惟肖,那种不自然散发出来的压抑感,充斥在彼此之间,而种压迫感顷刻间被他也捕捉到了,忽而间孟黔舟脑中一阵放飞。

有股说不来的感觉。

“嗯,好。”话音很短。

她抱着他的时候,背部感受着他的回抱,触感体验间分明是迟疑了,等着孟黔舟回抱的时候,她又嘀咕了句:“我要监督你哦。”

“啊?”

“睡觉要给我汇报,要是被我发现半夜不睡觉还在打游戏的话,我保证我会生气的,哄不好的那种。”此时的苏虞代入了撒娇人设,早就玩得游刃有余。

分明是在拿捏他。

传递信号也很明显,就是查岗。

而他本来就有些心虚,虽说跟华沁是队友关系,但是两人在这段时间也是经常在一起玩游戏的,甚至有时候华沁直播,也是带着他一起玩。

甚至他还在华沁的直播间刷过钱。

猛地一瞬间,他脑中有根弦断了,下意识反驳了句:“虞虞,你不相信我?”

她反而笑了,果不其然还是心虚了,经过这段时间的沉淀发酵,兴许还真有不一般的进度,可她还得装着糊涂,继续说:“我不管。”

势把无理取闹进行到底。

显然,孟黔舟从来也不知道,看似举动进退有度,冷静沉稳的苏虞,居然也会像个小女孩一样吃醋撒娇,可细细一想她不过也才十九岁而已,算了,宠着吧。

“你要相信我。”孟黔舟继续说着,松开了这个怀抱对上了她的视线,一字一句很是认真。

信男人?还不如信母猪能上树。

当然这么粗俗的论调,她是断然说不出口的。

最后是叹了一口气说:“嗯,好吧。”

安抚好女友的情绪后,这辆停靠在路边的黑色奔驰终于行驶进了烟雨中,两人找了餐厅吃了饭,又甜蜜地看了电影,临近晚上十点的时候,雨势小了不少后,才被孟黔舟送回了学校门口,因为下雨的缘由,车是停在宿舍门口。

最后两人吻了难舍难分,最终还是送别了自己。

等车再次驶出校园后,孟黔舟的手机收到了信息。

【华沁:我公司这边,有变动,过几天会搬来沪上,黔舟能不能帮我搬一下家啊?】

他心里一怔,说不出的情绪。

想拒绝的时候却看见对面又发来一句。

【华沁:我在沪上就你一个朋友,如果太麻烦的话,那就算了吧。】

朋友二字,始终是触动了孟黔舟的神经,想了想给华沁回复了句。

【孟黔舟:行,到时候提前联系我吧。】

得到确切消息的华沁,忍不住笑了,反复点进了孟黔舟的朋友圈,虽然是三天可见,可头一条就是他挂在朋友圈的战绩图,上面还有她的id。

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呢?

原以为可以放下,可是他照旧跟从前一样和她天天黏在一起,甚至还到她直播间嬉戏打趣,一切都似乎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