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钓系美人 > 第98章 第98章

第98章 第98章


原本对于这件事并不算非得达成, 可谢景润已经破坏了她的情绪,甚至都让她有些牵肠挂肚了,要是再继续emo下去, 于她而言不是件好事儿。

毕竟男人得不到, 但事业一定要搞啊。

现如今事业也很棘手, 将所有的资料看完后, 就觉得没什么突破口。

毕竟对于薄珣来说,天茂的条件确实没有什么诚意, 但是公司没诚意,不代表她没诚意, 况且对于薄珣那边并不算是很了解, 就连薄珣的喜好也无法洞悉。

就算是送礼也找不到什么可乘之机。

于是乎只能将主意打到了任笙身上, 第二天苏虞就直接到了中科院门口, 一个电话就给人任笙打了过去, 说是到了门口,提着一堆吃喝进了薄珣所在的实验室。

将下午茶都分发给了所有项目的参与者后, 才坐到了薄珣的办公室。

接待的是任笙, 薄珣在实验室里忙。

“你这不太合适。”任笙直接了当的开了口,似乎对于这样的虚礼的观感不佳。

苏虞却说:“确实之前公司这边也不太周到, 这不是想办法弥补嘛。”

“这些都是小事儿,咱们两方的问题主要是在合同这块,但是苏小姐我做不了主。”任笙说得很诚恳,他原本就是被薄珣赶出来敷衍人的, 也不想再多耽搁时间,毕竟手上的事情还没有完成。

苏虞微微一笑,不急不忙地开口:“其实我主要是想多来了解项目一下,这样才能跟公司领导层反馈, 利于谈判。”

“你的意思是?”说实话天茂确实是个有实力的合作单位,薄教授也是有兴趣的。

“我们两家可能存在一些误解,我司这边是诚心实意来合作的,也希望有更进一步的了解。”苏虞打着太极,无非是想打入敌人内部。

任笙也是聪明人:“那要不我带苏小姐参观一下吧?”

“荣幸之至。”她立马笑眯眯的回了句。

最后是穿着进实验室的专门用的服装消了毒后,跟着任笙进了实验室,里面并不是很大,整个团队也就是二十多个人,好几个都是时琛带的硕博生。

他的脸被口罩、护目镜给遮挡的严严实实,除了高大的身影,与出尘的气质能让人一眼就能辨别出来外,还真有点分不清,薄珣微微抬头,眼神一冷。

明显是不熟悉的面孔,任笙立马上前解释道:“苏小姐说要参观一下。”

“薄教授好。”她赶忙招呼了句。

即便是再有不满,薄珣也不会表露出来,只是点了点头说:“那苏小姐就好好参观吧。”

接着便继续干自己的手上的事情,任笙就开始从参与项目的人解释,再到科普起了整个项目的方向,在场不少人也知道下午茶是苏虞送的,还是深表感谢,接着就去忙着自己的事情。

整个项目的试验流程还是很简单重要的是如何对未来画大饼,即便是二期实验结束了,已经有初步的定型,但是未来的发展,行业受限等等都需要评估。

这也是薄珣不能说得算得。

但他能做主的点是在于能不能把这份合作合同跟她签了。

“薄教授。”苏虞转身看向了他,然后快步走了过去,男人惊讶之余,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问:“怎么?”

“我们能不能单独谈谈?”

如果说天茂不改变心意,这件事情必然也没什么可谈的,而他也不想浪费时间。

“如果依旧是之前的方案,苏小姐还是回去吧。”礼貌而又克制。

她还是被噎住了,来回打量了好几眼专心致志忙着手里事情的薄珣,柔声开口:“没关系我可以等。”

于是乎在任笙对着他将项目试验的各方面介绍完后便出了实验室,她摘下口罩,脱掉外罩,对上了任笙问了句:“薄教授平时喜欢干嘛啊?”

“做实验。”

“除此之外呢?”她问得很认真,甚至直勾勾的盯着任笙,生怕错过他脸上任何的情绪表露,本就是长了张清纯又楚楚可怜的脸,眼睛又特别好看,看得平日里只呆在实验室的直男任笙下意识被迷了眼。

稳了稳心神:“薄教授平时就是做实验,写报告,吃饭睡觉没什么特别的喜好。”

说了等于没说。

苏虞问:“艺术类有吗?比如钢琴啊、画画这一类的。”

任笙摇了摇头:“有时候忙起来都是几个通宵,哪有这些闲情逸致啊。”

“原来你们这么辛苦的啊。”

这个作息都能跟谢景润有一拼了,诶,她怎么又想到他了,忍不住一激灵,深吸了口气,看得身旁的任笙有些诧异地问了句:“怎么啦?”

“哦,没事。”苏虞连忙摇了摇头。

“其实我们是有意跟你们公司合作,但是薄教授这个人爱国情怀重,天茂背后有外资成分,一旦垄断对于国家层面上是没有什么益处的。”做科研的人,人情世故比较单纯,任笙也算是实话实说了。

听得她心中一震,不由得高看了眼薄珣。

“我懂,如果我能把这点争取到你们满意,那合同是不是可以签?”

“当然,五个亿投资,对于实验室来说是一笔不菲的经费。”任笙开口道,以为眼前的漂亮女孩能够知难而退了 ,没曾想她说了句:“那我等薄教授出来,我确认。”

任笙叹了口气,知道人不愿意放弃。

“那你在这儿等着吧,我先去忙了,有什么需要可以跟小纪说。”指的是在办公室办公的另一个女生,苏虞点了点头坐到了沙发上,接着就给amy发了信息说自己还在中科院等薄珣,下班打卡的事情就拜托amy了。

她是下午来的,等到五点也没见着薄珣出来。

七点,实在是忍不住了还点了外卖给实验室的人,也算是以表心思,大家都匆匆吃饭,薄珣亦是如此,五分钟搞定后也没跟她说两句话就直接又进了实验室开始忙碌。

等到天色已晚,实验室所有的人几乎都走完了也不见着人薄珣出来。

任笙问了声出去的学生,得知苏虞还在后,跟正在忙碌的薄珣说:“都九点半了,人还在等你。”

被询问的男人有些许的烦躁问了句:“不是说清楚了吗?怎么还不死心。”

任笙叹气:“人家也是打工人啊,你这边不处理好,怎么回去给公司领导交代?而且我听说她好像是刚上班没多久,上司就把这事丢给她,你让人小姑娘怎么办?”

薄珣没吭声,接着做实验。

任笙知道这是底线问题,薄珣是不会退让的也拧不过只好说:“那我先回宿舍了。”说完后出了实验室的门,苏虞就眼睁睁看着任笙换好衣服准备离开。

人要走之前还给她加油说:“他还在忙,应该会跟你聊几句的。”

于是乎苏虞只好坐在外面等,时间一分一秒她也怕浪费时间,迅速开始拿起手机开始写剧本,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整个校园都安静了下来,都能听到蛐蛐在草地里乱叫的声音,夜色越来越浓,寒风吹得呼啸。

十二点过,薄珣才从实验室出来。

扫了眼,有些诧异,真没想到苏虞居然还没走,而她则是迅速走到了他面前挡住了去路说:“现在薄教授能跟我谈一谈吗?”

薄珣看了眼时间只说了句:“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她也不傻,立马跟上了薄珣的脚步上了他那辆黑色的大众车,系好安全带后,盯着男人的侧颜,他的棱角要柔和些,眉目清远,浑身散发着书香门第的气质。

将合同拿了出来,开了口:“我知道薄教授对于我司提的条件不满意,但我司是非常希望跟您合作的。”

薄珣冷冷看了眼:“这不是诚意的合同。”

“我知道,这样吧我把合同给您,您看你需要改动那些条款,您修改了我再跟上面沟通反馈,咱们都退一步好吗?”她的声线温柔,也是副客客气气好说好商量的姿态。

薄珣是个懂礼的人,收过合同说:“我会仔细看一遍的。”

“谢谢副教授。”苏虞连忙感激道。

而他则是叹了一口气:“之前我就跟你们领导有好好讨论过,但说实话。都不是很满意。”

“这不重要,我觉得只要大家有意向合作,多多沟通解决问题就好了。”

“苏小姐倒是很乐观。”薄珣感叹了句,接着发动了车,开出了校门朝着苏虞家开去,一路上都是很沉默的,压抑之余,她也不知道找什么话题来说。

更何况面对的人还是薄珣。

真是有些不知所措。

也许看出了她的紧张,薄珣伸手放了广播,频道确实全英文的,应该是类似于科研界的新闻,很多专业名词她不是太了解。

“薄教授回国几年啦?”

“三年。”

“那这个项目岂不是有三年了?”苏虞诧异。

“也不算这是我博士生时期一直在攻克的方向。”提起科研他的兴致,话也多了些起来。

“没想到这才几年就已经很有成效了,毕竟做科研有些方向前进十几年也出不了头。”苏虞借机夸了几句,说好话总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吧。

薄珣却说:“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成果。”

俨然,她拍错的马屁,立马止住话题不再说话,盯着窗外的夜色出神,已经是凌晨了整个燕京城也安静下来,路面上的行人零零散散,就连车也少得可怜。

将窗摇下大半后,风灌了进来。

吹得人瑟瑟,薄珣问:“苏小姐,是刚到天茂工作?”

“嗯,我是来实习的。”苏虞答。

薄珣心底却冷哼了一声,这些天茂的人明晓得他不会同意,还得叫个实习生来从中调和,估计也知道事情不好给上级交差,才拉着小实习生来背黑锅。

“上班感觉如何?”

“她们都对我挺好的。”苏虞答,似乎也看穿了薄珣的心思,估计心里暗暗吐槽她是个小傻子吧。

“嗯,那就好好干。”薄珣道,接着便若无其事开车,直到将苏虞送到了小区门口,车一停稳苏虞立马朝人薄教授道谢说:“谢谢薄教授了。”

薄珣勾了勾唇角:“以后即便是要工作也不要太晚,女孩子深夜在外不安全。”

还不是你非得加班到凌晨,苏虞内心吐槽,表面上确实感恩戴德般连连点头:“我知道了,谢谢薄教授了。”

然后才从车上下来,留了句:“薄教授路上小心后。”

目送着车远去,转头回了家,刚回去后周瑶就从床上爬起来,踩着光脚丫就兴冲冲的出来:“你怎么才回来啊?”

“我给你发消息你也不回。”周瑶嘟囔道。

“手机没电了。”她忘记带充电宝了吗,加上他们办公室也没共享充电宝,原本打算薄珣说完事情后出去找个地方借用一下,但人家出于好心就给她送了回来。

“工作那么忙得吗?”之前虞虞都是不用加班的,每天按时下班,比她们公司待遇好太多了,这一加班直接整到凌晨了,她一个女孩子在外,也不让人放心。

“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而已。”说完这话后,苏虞又问:“瑶瑶你有认识类似于私家侦探的人脉吗?”

“咋啦?出啥事了吗?”

“我们公司让我去搞定个客户,但是各方面的情况我都不是很了解,所以想着能不能”苏虞说到这里已经是满脸苦涩了。

周瑶也秒懂了说:“我倒是有信息灵通的姐妹,我给你推。”

说完后就直接从通讯录将熟人给苏虞推了过去,而后她才回了房间开始卸妆洗漱,等着收拾结束后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手机也充完了电,苏虞翻了翻消息。

并没有谢景润的出现,而两人对话框也停在了她的那句早安之上。

得了空,她也忍不住点进了他的朋友圈,从头到底都看了一遍,尤其是翻到他照片的时候,心里就是酸酸的,也说不上来。

他还没上头,而她却落了下乘。

不由得觉得自己不争气,立马退出了界面躺在了床上,盯着悬挂的灯,有些失神也不知道怎么睡过去的,浑浑噩噩的还是周瑶起来叫她起床的。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甚至到了周五。

这条消依旧如此,空在哪里而他就像是音讯全无似的。

可苏虞没时间去想这些事儿,薄珣的时间紧,改合同的事情都是她再三催促,两人在微信上交流了不少,才在这周五定稿,她将合同打印出来给高薇看。

站在办公室里略显得有些忐忑。

高薇看了眼,被修改了大概有四五条,其中最重要的点就是不能有独家权,但薄珣也让步说只会合作三家,过多的不再有任何的增减。

“绝对不行,若是按照他说得做,那公司的利益根本就无法保证。”

“可是新能源是未来国家大力发展的方向,咱们有信心相信这是很好的项目,倘若以后薄教授有新项目需要合作,也能能考虑到天茂的。”

高薇却说:“这点你跟我讲没用,副总他们不同意。”

“那我去说服副总他们行吗?”苏虞知道高薇实在难为自己,也隐隐约约知道所闻的高层也该是跟贺远乔逃不了干系,不然也不会轻易的将这个项目的事儿甩给她一个实习生。

简直是正中下怀,高薇说:“这当然可以,我帮你联系副总。”

“我看还是将薄教授也一起叫上,大家也好商量。”苏虞又道。

“没问题。”

于是乎,周一的时候就在几人的撮合下,苏虞好说歹说,使尽了浑身解数才让薄珣带着任笙坐到了天茂会议室的谈判桌上,而此时所谓的副总贺远乔也是露面了。

高薇在旁,看着苏虞诧异的眼神,内心有些不宁,怎么贺总是天茂副总的事儿,苏虞不知道?

“贺先生?”苏虞佯装诧异。

贺远乔只是点了点头,让其坐下便没有过多的反应,毕竟正事儿要紧。

“薄教授好。”贺远乔道。

“贺总好。”薄珣倒也是客气。

“既然这次咱们都坐到谈判桌上了,诚意肯定是十足的,对于您的要求条件我方也看过,了解过,部分我们是可以满足的。”贺远乔公事公办。

说着就将另一份合同让高薇递给了薄珣。

他收到了后,看了几眼大概也懂了其中的意味:“其他我可以退步,但是我最开始提出的绝对不能让。”

苏虞在旁也开口说道:“贺总,薄教授的诉求我很能理解,毕竟新能源这块最近几年成为了国家大力发展的项目,是我国现行发展的大方向,是造福于全国人民的点。”

说到这里,深吸了口接着又道:“我们作为企业,有义务回馈于社会。垄断并不是件好事儿。”

她心里很清楚,这个举动无疑实在打自己公司的脸,可顾忌不到那么多能促成这件事,对她而言才是至关重要的。

贺远乔却说:“薄教授怎么看?”

“我可以让利益点出来,但还是这个要求。”薄珣冷声道。

他却笑了,知道薄珣也是不肯舍弃怎么丰厚的投资金额,大不了到时候将另一家投资企业收购即可,此时的贺远乔早就盘算好了。

“行,我同意让步。”

如此的轻而易举,高薇的惊讶了,更别说苏虞了。

“那我现在去整理打印合同。”苏虞连忙道,然后赶忙打开笔记本现场修改合同,在确定无疑版本后迅速打印了四份出来,然后再次让双方审阅,最后落实签约。

简单的,苏虞都有些恍惚。

“就成了?”

贺远乔笑了笑:“嗯,辛苦你了。”说完后便起身送薄珣跟任笙出了公司,一片和气,最后苏虞才从高薇哪儿打听到,贺远乔的心思。

只感叹了句,果然资本家的嘴脸是真的丑恶。

倒是可惜了薄教授,一番折腾还是将合同给签署了,至于分成的钱苏虞不敢全要,只拿了五十万,剩余的一百万交给了高薇来处理,大概是给整个月部门发了奖金。

但薄珣却要求了一点,这个合同的进程必须由苏虞来跟进,她恍惚间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一时半会儿还下不去,当然既然合同是签约成功了。

剩下的便是请薄珣乃至整个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吃饭。

苏虞包了四桌,在中科院附近的餐厅,等着人都出现后,带有些恍惚,因为这笔钱一到位,整个科研组年中奖基本就落实了 ,看向她的目光都带着感激。

毕竟做科研的苦啊,除了受人尊重这点外,工资福利待遇其实都不怎么样。

如果跟对了领导,项目合作金额多,他们的收入也会高很多,若是一直没什么进展在钱方面就会很捉襟见肘,当然这点是苏虞这个搞金融的并不理解的。

至于薄珣也是难得好脸色,一扫之前的沉闷,话也变多了些:“苏小姐客气了。”

“薄教授能赏脸才是我的荣幸。”

任笙好奇的问:“诶,苏小姐你促成这单后,公司给奖励了吗?”

她原本不想说得,但是自己本就是小傻子如人设于是乎道:“有,还挺多的,不然也不能请大家吃饭了。”

“那挺多的是多少?”

苏虞比了个五。

任笙一口咬死:“五万!”

苏虞摇了摇头:“加个零。”

薄珣则像看个小傻子似的扫了她一眼,点了句:“财不外露。”

而她却说:“我把你们当朋友嘛。”

幸亏是四桌都是分开的包厢,面前也就是七八个人,听着都是吃惊,没曾想人家动动嘴皮子,拿到的奖金就如此的丰厚,哪像他们这些天天泡在实验室累死累活的年薪都到人的一半。

有些酸了。

而她似乎看出了些端倪,柔声道:“大家放开了吃,想吃什么就点,我也是托大家的福。”

人傻,倒是挺会做事儿,薄珣想。

于是乎拿起筷子夹起了菜,好不容易聚餐的机会,任笙怎么会放过,硬是拉着在座的男生劝薄珣喝酒,说什么:“好不容易大家聚餐,薄教授别扫兴。”

直接拿了两瓶茅台,给人薄珣倒了两杯。

让还苏虞也试试酒水的滋味,她也不好说什么,出来跑业务的哪有不喝就几杯道理,硬是喝了杯白酒接着嘀咕道:“我先干了你们随意。”

一派女中豪杰的模样,倒是跟平日里沉静温柔的姿态有些许的区别,索性这里也没有其他的人,她喝这酒不过是借酒消愁而已。

薄珣摇了摇头,也端起了酒杯小酌了一口。

平日里大家都在枯燥乏味的实验室待着,哪里会有如此欢快的气氛,任笙连着喝了两杯,甚至还让在座的女生也都试试酒水的滋味。

一来二去,苏虞也喝了三四杯白酒,有点上头。

靠在椅背上,盯着眼前这一幕,忽而觉得很美好,搞科研的人心思简单,不像是是从事商业活动,哪怕是贺远乔则一口答应之下,也别有用心。

想了想居然说出了句:“薄教授我还挺羡慕你们的。”

她微微眯着眼,脸颊有些泛红,就那样直勾勾地盯着薄珣,而薄珣哪里见过如此大的阵仗躲开了她的目光问:“羡慕什么?”

“羡慕你们活得单纯。”

“也还好吧。”

而此时的任笙也喝上头了说:“苏小姐,干杯呀!”

难得的放纵,苏虞立马举杯说:“好。”然后一饮而尽,觥筹交错间人影变得有些模糊,她猛地觉得自己也许真的是太过于放纵自己,才喝多了。

“苏虞?”薄珣唤了一声。

苏虞试图将人影重叠:“嗯?”那身子有些发软,软软地靠在了薄珣身上,他浑身一怔。

作者有话要说:  朋友们早点睡,晚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