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名著反派救助站 > 第40章 孤男寡男光天化日

第40章 孤男寡男光天化日


董胖胖和薛大傻本来是抱着不纯洁的思想过来的,但看见外头整整翻了三四倍的人潮就退缩了,这会儿看到庭院一角摆着的自动麻将机,反倒是手有点痒痒,于是董胖胖、薛大傻、吕布和西门庆决定等下凑一桌打麻将,夏金桂、高衙内和泾河龙王父子仨则做好了全副武装,准备倾尽体力的将整个园区刷一遍。

罗炜存着闹别扭的心态,一开始就表示他人虽然来了,但活动就不高兴参加了。等回到房间才后悔,因为除了顶层的三间套房,其他的房间虽然装修得各具特色,却也没有太多意思,尤其是同屋的悟净八太子风风火火跑走后,一个人呆着就更无聊了。

你一个大和尚这么的不矜持,还有没有方外之人的自觉了。

于是罗炜离开房间考虑加入哪一队,决定后正准备给高衙内打电话,小黑忽然拦在他面前:“罗先生,有人想见你。”

同样是顶层的套房,最东面这间和最西面这间无论是结构还是大小都相差无几,罗炜还没进门就被门口的小黑同款给拦下了。

他很后悔为什么不让小黑跟着。之前几次遭遇黑衣保镖时都有吕布打前锋还不觉着什么,眼下自己直接面对,人家的高大健壮完全呈现一种碾压式的姿态,形象已经完全崩塌的小黑跟这位一笔完全不是个。

罗炜正纠结着该怎么就对方的“有何贵干”措辞的时候,门开了,里头走出一名棺材脸的精英男:“罗炜,宋先生等候你多时了。”

精英男把“多时了”三个字念得格外咬牙切齿,罗炜一听意思就知道这位是谁了,那个惹不起的钱特助。

罗炜呵呵干笑两声,他虽然不后悔,也能编出诸多理由,但放了人家鸽子还没有任何解释和致歉确是不争的事实,难怪钱特助如此不爽他。

这间套房走的是日式和风。中间一片温泉池汩汩冒着热气。越过屏风,罗炜一眼看见披着浴衣,双膝以下埋在水池当中的宋宇。

上回碰面还真没仔细看,宋宇的长相很正,是黑白抗战片忠爱的男主长相,一个人往那里一戳,一手叉腰,一手托举着炸药包,面孔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就能把小鬼子惊得屁滚尿流的那一类。

罗炜并没有见过郑至诚,光从宋宇单方面的判断,恐怕这一对恋人当中,郑至诚才是那个受。但这也不科学呀,很难想象一个受是怎么跟女人啪啪啪,还让人怀了儿子。同时,他又一次不自觉的联想到了罗宋汤妹妹和花仙子。

呃,貌似思想跑偏了。

温泉池占据了空中花园将近一半的空间,要不是深度有限,几乎就是一片小泳池了。钱特助把人领进来之后,领着之前一直候在旁边的小护士一道离开,整个套间都留给宋宇和罗炜,要不是之前就知道了宋宇目前的情况,都要怀疑这位“丧偶多年”终于不甘寂寞,想打他的主意了。

当年,郑至诚是个赛车爱好者,日常生活中也习惯自己开车,发生车祸那日,车上不止他一人,副驾上坐着的正是宋宇。车祸后二人一死一伤,宋宇几乎丢掉了半条命,最终抢救过来,命虽然保住了,被重物压断的双腿却彻底废了。

宋宇拍拍旁边的位置:“小老弟也下来一起泡泡,热汤里加了几味中药,不但对关节筋骨有好处,还能补气养精。”

这孤男寡男的光天化日的,就算是一个残废大叔和一个无敌“大帅比”,哪怕只是泡个脚,貌似也不大妥当吧!于是他搬了个马扎,离着宋宇不远不近的距离坐下,没打算脱鞋脱袜。

罗炜张口就想解释那天失约的缘由,谁料宋宇却先开了口:“小老弟接到我名片的时候就打听清楚我是什么人了吧!”

罗炜点了点头,对方的语气严厉了几分:“你这个年纪的小伙子,碰上我这样的大人物邀约,居然敢放鸽子,该说你年少轻狂不知道天高地厚呢,还是压根就没脑子到不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罗炜属于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主,宋宇这个态度让他有些不爽:“像您这样的大人物我还真没见过几个,不过也无所谓啦,生活么,靠天靠地主要还是靠自己,自得其乐就好。”

宋宇对罗炜的讽刺不怒反喜:“小家伙嘴巴够刁的,钱特助的处事风格我还是清楚的,你要是接到这种莫名其妙的邀约就不问青红皂白巴巴跑来赴约,我也就扔个几百万雇你帮我好好照顾观观,你的价值大体也就和小黑差不多,不过就是贵一点的保姆而已,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宋宇交代了一些事情,虽然有的情况并没有说得太明白,但在罗炜的判断脑补之下,某些真相呼之欲出。

郑至诚的第一次婚姻虽然只是摆设,在宋宇的心目中已经落下了阴影,直到他第二次真正的娶妻生子,阴影已经扩大成阴霾。宋宇和郑至诚在一起最大的遗憾恐怕就是不能有爱的结晶了,所以他虽然厌恶着孙岚秀,对郑观宇小朋友还是打心眼里的喜欢的,郑至诚也有让儿子把爱人当亲爹或者亲妈看的打算。对于这件事,宋宇既欢喜又纠结,甚至还隐含着一些怨恼,最终,二人在车上发生了激烈的争执,这也是导致车祸的根本原因。

郑至诚死后,宋宇活在悔恨痛苦之中,加上自己的残废,一度有过轻生的念头。那时孙岚秀刚接手郑氏楼兰,身处水深火热当中,周围危机重重,也顾不得照顾儿子,郑观宇由钱特助带着,经常陪伴在宋宇身边,这才让他找到了新生的目标。后来,郑观宇稍微懂事了点,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宋宇和他父亲的事情,从此开始排斥宋宇的接触,二人每次见面小盆友几乎都会歇斯底里的大闹一场。

如今看似郑氏楼兰的最大股份都掌握在孙岚秀手中,其实不然,郑至诚娶孙岚秀的前提就是她怀孕,二人婚前就已经立下协议,郑至诚手中45%的股份生前没有孙岚秀的份,若有意外也全数归儿子所有,在他成年之前,孙岚秀只能代为行使权力,如有任何变更,必须得到宋宇签署的授权书,若宋宇也发生了意外,则必须有超过半数的其余股东联合授权。

宋宇本身手上有15%的股份,是集团的第二大股东,这些年虽然不过问企业的发展,私底下却一直默默支持着孙岚秀,不然光一个郑至信的折腾就足以让他们母子二人进退维谷。就算宋宇再不待见孙岚秀,也不得不承认这位的能力和成长的速度,如果郑至诚婚前没有立那份契约,恐怕整个集团易主也是迟迟早早的事情。

郑氏楼兰已经彻底摆脱了前任总裁猝死的阴霾,宋宇本就开始考虑离开这个伤心地,谁料这时郑至信约他去了枫丹白露别馆,交给他一些郑至诚当年封存的遗物,为的是换取他在不久后的股东年会上支持罢免孙岚秀总裁一职的提案。

宋宇虽然没说遗物是什么,却肯定是对他很重要的东西,不然他也不会先假装应承并签署承诺书把东西拿到手,然后冒险找不知根不知底的罗炜帮忙脱身。不过宋宇还是留了一手,他的套路和郑至诚如出一辙,把手里的全部股份统统转到郑观宇名下,一并在他成年前由孙岚秀代为行使权力,至于具体的监督权,连同之前郑至诚交代下来的那45%,总共60%的股份,统统授权给罗炜,而罗炜将获得这60%股份分红的0.01%作为监督执行的劳动所得。这是宋宇最初的打算。

宋宇说的这些已经不是惊掉下巴这么简单的了,罗炜全程下巴脱臼,几乎都要合不拢,这0.01%看似微不足道,可据宋宇说,即便是郑氏楼兰业绩跌破谷底的那一年,这个数字也代表了五六十万的年收入,这哪里是贵一点的保姆,天价保姆也没这种收入水平。

“宋先生,我们之前好像并不认识吧,你的脑回路是怎么把我卷进这个计划当中的?”罗炜终于找回了声音,开口问道。

宋宇的语气很笃定:“观观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孙岚秀会屈就上门求助,还承诺把白泽岛的度假山庄作为报酬,应该是只有你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罗炜惊了,心里比了个大拇指。

宋宇继续:“我大学念的是心理学,看人多少还有点准头。最主要的是,我和阿诚虽然不同系,却同时辅修了灵魂学,在我们热血澎湃的大学生涯中,曾经多次探访超自然不科学的事件,走访过不少奇人异事,这些人事自然假的居多,却也碰上过真人真事。好比我们曾困在龙槐岭的三桃山腹地,亲眼见过有奇人用小玉葫芦收取附着在活人身上的鬼物。”

话毕,宋宇眼睛紧盯着罗炜。罗炜到底还是涉世不深,不由得神色一凛。他了然一笑,也不深入这个话题,其实当时的情况相当诡异,他和郑至诚以及同来的小伙伴并不敢多看,几乎全程把自己融入枯草烂叶堆里,不然恐怕也等不到后来的营救。

“上述计划是我最初的想法,你那天放了我的鸽子,反而给了我更多时间思考。郑氏楼兰的股份固然是要全部留给观观的,但让这么一个孩子肆无忌惮的长大真的是一件好事吗?还有郑至信,甚至孙岚秀,这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光凭你能牵制住他们吗?就算观观满了18岁,股份顺利移交到他手上,后续能不能保住都很成问题。所以除了上述这些,我应该给观观留一条后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