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名著反派救助站 > 第54章 请雕兄出手的代价

第54章 请雕兄出手的代价


罗炜查了查账,发现这个月反而网吧那边的租金没有到账。他倒是没什么好担心的,网吧老板柴哥虽不像其他租户有着多年的情分与信用,当初为了租下汉宫北街13号最大最好的铺面,也抵押了两个月租金作为担保。

往常交租就数他积极,这次也不知道怎么了,罗炜索性找上门去,却发现服务台只有网管丁越坐镇。疑问之下,才得知老板柴哥跟女朋友到外地旅游去了,二人还指不定怎么如胶似漆呢,连手机都谢绝打扰。好在根据走之前的安排,玩疯了的俩人返程也就是这两三天的事情。

罗炜不想直面新入伙四美男的絮絮叨叨,谁叫他现在已不是光杆司令,董胖胖他们对都市生活的了解足以应付新来的小白们。他反正也没其他事,就吩咐丁越开一台机子,打算滞留网吧蹭机子。

服务台就在大门口旁边,罗炜一扭脸就看见了另一边的风水鱼缸,鱼缸里的锦鲤高傲的无视了一切非它族类。看到锦鲤就顺带想起了燕朵朵,他微微一笑,顺了小半袋鱼食跑去边喂边逗弄一番。

网吧容易空气浑浊,因此虽然开着空调,有几扇无关紧要的窗户也需要配合着常年留缝便于换气,风水鱼缸旁刚好有这么一扇。

罗炜有一搭无一搭的撒着鱼食,有个公鸭嗓在那里喋喋不休。

这个声音很有辨识度,一听就知道是袁三千婚介所老板袁阿姨的外甥李佳琛。据说是李佳琛处在变声期的时候,家里发生煤气泄漏,一家三口就他被抢救了过来,嗓子却因此被搞坏了。袁阿姨一辈子未婚,之后便与这个外甥相依为命。

李佳琛的嘴巴吧嗒吧嗒没个停歇:“姨妈,你听我的,我们袁三千是时候需要改变一下了,现在有相亲需求的,谁还乐意俩人往屋子里一关,然后干劈情操呀!现在谁的时间都不宽裕,聊天也不需要特地跑老远面机的。传统婚介所的生意都快被相亲网抢光了。我们这种主营线下的就要发挥线下的优势,现在很流行从工作态度、学习态度、真人实践的角度全方位了解一个人。哪怕你的颜值、经济条件、家庭背景不尽如人意,别人从你怎么做、愿不愿意学,也能单为你这个人加分。”

袁阿姨很犹豫:“说的是没错,我也理解你的意思,就是增加相亲对象的互动环节,甚至还能请专业老师,让男男女女一道参与到培训中来,退一万步,哪怕相亲不成,学到点东西也是好的。我承认想法是好的,可小琛你想过没有,这种规模的相亲会所投资肯定少不了。”

李佳琛有些急切:“其实还好,前期投资较大的就是换一个面积更大的场地,另外装修也需要一点。可一旦成型了,我们可以拉到相亲网站的投资,成为他们挂名的线下交流基地,我们团龙港市本来就是旅游热门城市,还有主打婚恋的七色玫瑰落户在这里,未来的前景都有望成为相亲蜜月一条龙的连锁集团。”

袁阿姨紧皱眉头:“我年纪大了,你再让我想想……”

罗炜为李佳琛的远大抱负咂舌,虽然夸夸其谈了些,倒的确不失为一种潮流。也亏得他一个高中肄业的学渣能想到这些,原来传说中不好好读书瞎混的,都有机会成为大老板的潜力股?

罗炜摇摇头,他做他的老板梦,自己还是咸鱼自己的。

正所谓闲的旦疼容易招是非,罗炜上机玩了几盘小游戏之后,突发奇想打开了久违的邮箱瞅了一眼。略过一堆垃圾邮件,两天前的一封标记为重要的邮件映入眼帘。

他这才想起,自己还是罗宋汤妹妹华夏粉丝后援会、华东区的小骨干,这封邮件赫然是宋宋的近期工作安排,以及送粉接下来的活动清单。

这个身份还是当初熙然死气白咧求他打入内部得来的,最初罗炜的确因为好奇积极了一把,后来实在受不了在自己眼里除了颜值高,毛病一大堆的老妹,被一群脑残宅男捧成楚楚动人,连抠脚都香气袭人的女神,为了自己常年起立的鸡皮疙瘩着想,他毅然决然的把这个身份搁置了。

罗炜还在好奇自己的粉籍怎么就恢复了,一看发件人才明白,原来华东区的副会长换人了。随意看了两眼内容,发现这个周末罗宋汤妹妹就要上一档户外直播真人秀,如果是这样,就代表了花仙子马上就要回来了。难怪总感觉有什么被忽略了,原来自己最近在外头浪得太厉害,把家里有个伪女票的事情忘到了脑后。

老实说,面对花飞雪他压力还是很大的,家里陌生人一个一个来,编理由,哪怕是那种一戳就穿的都成了老大难问题,还是要在花仙子回归之前把新来的四个解决为妙。于是,罗炜亲切的致电西门大官人,请他亲自或者委派一个靠谱的代理人出岛一趟把人领走。

………………

清晨不到六点,吕布已经照例早早出门晨练去了,罗炜迷迷糊糊的起夜,刚打算返回去继续美梦,大门被拍得山响。

声音惊动了雕兄和阿斗,罗炜清醒了点,隔着门板问道:“谁啊!”

“是我,老柴。”

罗炜虽疑惑,却也打开了大门:“柴哥,怎么这么早,不是说过两天回来吗?”

柴哥一个矮身钻了进来,神色有些慌张,压在门板背后朝外观瞧:“是啊,炜哥,你说我老柴对你怎么样?”

得,这种开头向来都不会有好事,罗炜不说话,就等他的下文。

“我摊上点事,网吧是经营不下去了,实在对不住,我不是还有两个月押金在你那里,一个月算是交租,还有一个月能不能退给我,我有急用。”

擦,这货想得倒美,签了两年的合约,才过去半年,劳资还没收你违约金呢!

罗炜瞬间摆出地主老柴的架势:“这个,不妥吧,合同上还有一年半,你这不是坑我吗?”

柴哥自始至终瞧着外头,却不妨碍急得直跺脚:“谁这辈子没遇到点难处了,看在我们的交情上……”

话没说完,就听见外头“乒铃乓啷”、“嘁哩喀喳”闹出不小的动静,随之而来的是好几个人的叫嚣与一个男人哭爹喊娘的哀嚎。

罗炜听得分明,哀嚎的男人分明就是网吧的网管丁越,见柴哥腿脚抖得如同筛糠,一把把人推开,领着好奇心爆棚的雕兄和阿斗就往楼下冲。

柴哥见势不妙,拦了两下没拦住,一咬牙一跺脚,吼了一声:“押金我不要了,炜哥,我们后会有期。”随即,越过罗炜几人,冲出巷子,朝网吧的反方向飞奔而去。

罗炜见状更觉得蹊跷,加快步子朝网吧而去。

网吧的玻璃大门已经杂碎,里头倒还好。其实也算不得还好,几十台电脑设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搬走了七七八八,遭殃得惨不忍睹的只有被砸得稀巴烂的服务台和那一缸锦鲤。

阿斗捂着胸口,一副悲天悯人的姿态,扭头往回跑,准备取个脸盆来救鱼。

罗炜也不理他,上前搀扶丁越,发现他脑袋磕破了,眼镜片碎了,胳膊上还有几道伤口,白色体恤衫上有血,不知道是蹭上的还是身上也有伤。他怒视行凶的四个小痞子,出来得急,手机没带在身上,只得从废墟中翻找固话,打算拨打110。

谁料四人中领头的莫西干头直接把钢管杵到他面前:“少管闲事。”

罗炜的火也上来了,一巴掌拍开钢管:“你砸了劳资的地盘,还让劳资别管闲事,简直无法无天。”

莫西干头眼睛一亮,一下一下拍着钢管:“正好,既然是你的地盘,老柴跑路了,他欠的债是不是就你负责了?”

罗炜傻眼:“什么债?”

丁越很着急,把罗炜往后一挡:“他是房东,不是网吧的合伙人,柴哥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从丁越和莫西干头一伙接下来的交涉中,罗炜大体知道了事情的原因。

柴哥之前交的女朋友其实是一个圈套,他鼓动着柴哥和一群狐朋狗友玩牌赌博,尝到了甜头,柴哥的赌瘾和胃口越来越大,直至一而再再而三的欠下了一个叫黎叔的人开的小额贷款公司的钱。能开这种公司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手下马仔无数,莫西干头四人就是其中一个讨债小组。

好几天前,第一期还款时间眼见着到期,柴哥想抵押点东西先把这笔还上,这才发现女朋友卷着家里值钱的东西跑路了。无奈之下,他满世界的找人,顺便躲开了债主。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于是今天一早,他潜回网吧,打算看看经理室里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东西没找到,却好死不死莫西干头一帮子后脚堵上门来,还几乎把网吧搬空。服务台当值的丁越只知道老板进了经理室之后就一直没出来,莫西干头闯进去之后发现人早已跳窗跑了,就以为是丁越通风报信。

见四人吵闹之余,乒乒乓乓的又跃跃欲试打算砸东西泄愤。罗炜往后退了两步,挪到雕兄旁边:“帮个忙呗,他们再这么砸下去,这幢楼都要被他们拆了。”

雕兄挑了挑眉:“也不是不行,答允我个小条件。”

罗炜喜上眉梢:“行啊,只要别出人命,别拆家,其他随你。”

雕兄面皮抽了抽:“这恐怕不行,我就是有点馋了,他们四个,你让我吃两个,哦不,一个就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