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名著反派救助站 > 第61章 来自水浒的奸臣团

第61章 来自水浒的奸臣团


一旦钱给足了,很多事情办起来就快了,何况工程实在没什么难度,不用重新设计,不用从零开始,在原有网吧的基础上拆拆装装,调整一下格局,再增添一些硬件也就OK了,前后施工不超过10天。

目前为止,丁越和原婚介所的秦阿姨是新会所唯二的正式员工。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大清早,正式更名为“袁三千婚恋会所”挂上了新的店招后悄然开业。彼时,完全不在状态的老板罗炜刚检阅完家门口复建的新楼梯,正在拒绝第17个骚扰电话。

来电者的身份各具特色,起源确是相同的原因,罗炜与郑氏楼兰、乃至于宋宇那剪不断理还乱的疑似继承关系。

对郑氏楼兰还算了解的那些人比较海货天空,除了套近乎并没有特定目标,听意思不是怀疑罗炜是宋先生的私生子,就是怀疑二人有那种主宠关系。

相比之下,某些不算了解却能探查出内部消息,还有自己事业的老板们,他们的目标就很明确了,攀交情拉关系,试图从某位突然冒出来的“新贵”手里挖出点好处。

还有一些人就很奇怪了,来历千奇百怪,话题天南海北,最后总会旁敲侧击的绕到打探郑家和宋宇的八卦之上。

以上这些都还好打发,毕竟罗炜和这些人产生不了什么实际的瓜葛,可这最后一个人就让人抓狂了。郑至信,郑至诚的亲弟弟,他的逼迫之意层层递进。第一阶段问宋宇的去处,这个罗炜自然不知道,也不知道对方信多少;第二阶段就是威逼利诱配合他的行事,这个罗炜就更不能答应了,别说钱特助这尊大佛还镇着呢,就基本的“拿人的手短”这样的道德观也让他不能就这么背信弃义;第三阶段彻底沦为恐吓了,爬出祖宗十八代老底什么的用来威胁;最后就演变成彻头彻尾的武力威胁。

对此,罗炜抠着指甲回答:“要来掐着点时间哈,十点之后我要出门俩钟头,另外多带点人,家这边今天好几波网红搞直播呢,人来少了怕拍不清楚!”

出门是真事,今天是北宋奸臣团到齐的日子,钟大江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发了个定位,非要罗炜上田字格美食街那边亲迎一番,美其名曰外交无小事,展现大国热情好客的风度。

去你的外交,北宋算哪门子的外交,钟大江这种思想是不是该找个教导主任好好洗洗脑了。

罗炜象征性的参加了一下袁三千婚恋会所的开幕式,他也没那心思出风头,连剪彩都没参加,背着手转了一圈,就跟着钟大江的定位走了。

田字格美食街的夜市相当出名,但大白天,尤其是连午市都差着不少时间就往这里跑还是头一遭。下了公交才发现,美食街入口斜对过还有个历史悠久的大型市场。一看招牌“莺啼翠柳花鸟市场”,得了,这不就是吕布拜师学艺的地方么,罗炜这会儿要是冲过去,兴许还能亲眼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小姐姐师傅呢!

算了,正事要紧,主要是吕布今天老老实实的蹲在阳台上鼓捣花草呢,没有媒介不好贸贸然找上门去。跟着导航一路溜溜达达前往约定的地方,彻底傻眼。倒不是因为眼前的大招牌“百年香粤”,罗炜早料到钟大江约在这么个地方准没好事,也做好了极有可能被坑去买大单的准备,这不,百年香粤这家有名的港式茶楼说明了一切。

让罗炜傻眼的却是另外一件事,这年头遛狗人士满大街得见,哪怕是不止牵着一条的,可狗遛人的却当真新鲜。一条大黑背正撒着欢的往前飞奔,后头牵着狗绳的青年被拖拽着,几乎半小跑的跟在后头。青年约么是累得狠了,逮着根电线杆死命抱住坚决不肯再挪动半步。

罗炜一瞅乐了,这不是见义勇为小青年牛小帅童鞋么,再看还在奋力较劲的狗,越瞅越眼熟,就差和已经平静下来的狗子大眼瞪小眼了,不知道大黑背是不是也认出了他,居然就是第一次见到钟大江前追了他三条马路的狗兄。

罗炜还记得,当天道歉的小青年说是打工帮人照看几天狗,他这才没有多追究,看大黑背的别扭劲,十之七八牛小帅也不是它主人。小帅童鞋对罗炜还是很有印象的,这货确实不是狗主人,声称叫“大黑”的大黑背是一名美女寄养在他们老金宠物医院的。

二人也不是很熟,随便哈拉两句就分道扬镳。

回头刚想进店,就被两名面白无须,唇红齿白的老白脸劫了道。俩大叔跟双胞胎似的,美则美矣,观其行止,罗炜横看竖看有一种唱双簧的“我们东厂就需要你这种人才”、“西厂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的即时感。

老白脸们一张口,声音清脆高亢,并没有那种刺耳尖锐的感觉,但说出来的话着实吓了罗炜一跳:“罗站长,钟大人安排吾等在这里候着多时了,吾乃杨戬/李彦。”

哎哟妈呀,大锅你跑错片场了吧,我没记错的话,这边目前是《水浒》主场,《西游》的请靠边。再说,就算跑串了,二郎神能是这副弱基基的老白脸样?

对《水浒》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其中的四大奸臣,也就是高衙内捡来的爹高俅高太尉、媪相童贯、宰相蔡京和宦官杨戬。

没错,这个能被任命为彰化军节度使和太傅这等高官的货居然是个太监。更鬼扯的是,这厮当真和二郎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封神演义》之前,并没有任何文学作品或者传闻称二郎神姓名为杨戬,《醒世恒言》针对杨戬变成二郎神做了一个解释。宋徽宗的一个宠妃韩夫人生病去二郎神庙祈福,碰上个有色心有贼胆的庙官孙神通。夜半时分,孙神通假冒二郎神显灵,想来个霸王硬上弓,被随同伺候的太监杨戬识破。后来经过口口相传,坊间传言也就跑偏了,成了二郎神杨戬解救了宋徽宗的宠妃韩夫人,自此,名讳落实,二郎神也不得不领下了这个憋屈的名字。后来,老百姓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拷贝不走样的弄出个和二郎神身世类似的外甥沉香来糟践他,这个就不多说了。

至于旁边的李彦就更别提了,北宋六贼舔陪末座,从杨戬手里接下了大内总管的棒子,以及他对圈地孜孜不倦的不懈追求。当然,这会儿李彦离着自己呼风唤雨那会儿还远得很,只是在杨戬手底下讨生活的,刚冒出头的小头头一枚,看架势基本以杨戬马首是瞻。

杨戬自然不可能理解罗炜的纠结,他在前头边引路边解释,李彦则在侧后方陪着笑脸:“钟大人说了,今天在这个百年香粤算是给您给我们几个接风洗尘了,官家和几位老大人都比我有见识,他们对这个地界可是赞不绝口,楼里住着,路上跑着,百姓的富足,啧啧啧,真不愧是站长大人……”

罗炜黑线,这些和他有毛线关系,赶紧截住杨戬的话头,这货再这么下去,都快把他吹得“功高盖主”了:“杨叔,别那么客气,我们这里的尊卑观念没那么强,叫我罗炜、小罗都行。对了,钟大江人还在吧!”

杨戬不知怎么的老脸一红,李彦立马给了台阶指着靠窗的两桌,表情讪讪的:“那啥,刚才钟大人从窗口瞧见了你,然后,然后……”

“然后他就跑了呗,还吩咐你找我结账。”罗炜就猜到了,所谓的接风宴压根没他什么事,自己就是个来付账的工具人。

打量靠窗两桌大叔起步的奸臣们,罗炜郁闷了,别说虽然个顶个有年纪了,除了杨戬和李彦面白无须之外,就连童贯、梁师成这俩明摆着也是死太监的居然都是长腿美髯帅大叔那一挂的,还贼特么腹有诗书气自华,这不科学!还有,你们这群反派长成这幅样子,对得起奸臣的名头吗?

杨戬和李彦跟唱双簧一般充当介绍人,挨个把在座诸位好好推崇了一番。不愧是有着亲民传统的北宋朝廷,从昏君到奸臣虽有着文人的傲气,却都不怎么端着架子,说起话来软绵绵带着奇特的节奏感,比时下自诩文人的那些位大家更令人肃然起敬。

只不过,这些的文人面色都不大好看,罗炜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打招呼,挨个拱了拱手,一路以“叔”称呼。到了宋徽宗,就不好再这么叫了,即便虎落平阳,到底还是诸位“叔”的顶头上司。陛下,官家,还是该叫一声赵大爷?

宋徽宗笑呵呵的起身,一把拉住罗炜的手,很现代化的握了握:“终于亲见,罗站长,你称呼我宣和吧!”

宣和主人是宋徽宗的号,罗炜应了一声,脑袋当即挨了一筷子:“要叫宣和先生。对了,听说小犬早一步到了你这里,怎么没见他人?”

没错,说话的细眉细眼的美大叔正是高俅高太尉,完全颠覆了影视剧里偏猥琐的假正经形象:“高衙内现在可忙了,正在为十一开始的比赛训练足球,就是蹴鞠队员呢。”

高俅哼了一声:“莫不是为了那个不成器的诓骗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