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17章 第 17 章

第17章 第 17 章


白宇蹲在院子的角落里,经过了漫长的思想拉锯战后,他决定在晚上上台唱一首改编戏曲。

专业的唱腔他是肯定不会的,但改编过的戏腔他勉强还能把握一下。

“仲白,你蹲在这干什么呢?”手上拿着谱子,准备练一下歌的白宇看见了拿着埙回来的仲白,好奇地开口道。

“你去外面捡石头了?”白宇看见了仲白握在手中的埙,不解的开口道。

埙的外形的确不太显眼,看起来就是个大号的赤红色鹅卵石。

“这是一种乐器,叫埙。”仲白晃了晃握在手中的埙,向着白宇示意道。

“晚上的时候我准备表演这个。”

“这还是一门乐器吗?”白宇诧异道。

他几乎没怎么接触过传统乐器,进修音乐时也是在国外,对于这种中国古典乐器实在不怎么了解。

要是让他认的话,他顶天了也就只能认出笛子,萧还有古琴这种外貌特征十分明显的乐器,埙这种偏门乐器他是真的不认识。

“这是一种很古老的乐器。”仲白向着白宇解释道,“有好几千年的历史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去了解一下它的音色,还蛮特殊的。”

“没想到仲白你还会这个,这种乐器的确很冷门。”走出院子的郑竹听到了二人的讨论声。

“郑老师,你也知道埙?”白宇看向了郑竹。

“知道一点。”郑竹点了点头,“以前拍一部电影的时候,那个导演特地让编曲人用传统乐器来做配乐,不过我也不是很了解,只是知道而已。”

说到这里郑竹也有些好奇了:“我看那些小姑娘都喜欢学习古琴啊,笛子什么的,仲白你怎么会想要去学埙呢?”

仲白随口道:“当时道观里只有埙这一个乐器,道长也只会这么一门乐器,所以我就学了这个。”

“道观?”白宇有些不解地开口道,“你为什么会去道观里学乐器?”

“我是在道观里长大的。”仲白坦然道。

其实她是化为了人形之后才去的道馆,当时也是她不太了解现在的社会,误以为现在还和几百年前一样,在寺庙和道观这种地方香火会比较重。

为了收集信仰,她便去道观里拜了那个老道士为师。

没想到现在道馆已经没落了,他们的那个道观也不怎么出名,早早的破落了下来。

在送走了老道士之后,仲白也下了山。

因为身份特殊的原因,妖管局和她做了一个约定,让她对外宣称她是从小被老道士收养的,妖管局那边也会为他做好相关的记录。

“你是在道观里长大的1白宇满脸的不可置信。

“是啊,我是被道长捡回家的,从小在道观里长大。”仲白回忆着妖管局给她做的背景设定,开口回应道。

“那你家里人呢?”白宇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我家里人已经不在了。”仲白开口道。

其实是早就飞升走了。

然而白宇却误解了她的意思。

“这样埃”白宇看向仲白的神色带上了些许怜惜之意。

没想到他刚认的姐,居然有这么特殊的身世背景。

想象力丰富的白宇甚至已经脑补出了仲白在父母离开后过得多么可怜,小时候的生活又是怎样的悲惨。

被白宇那怜惜的神色盯得打了个颤的仲白连忙开口道:“我找个地方去练一下晚上的节目,先走了埃”

这家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他?

“难怪她这么瘦,一定是小时候都吃不饱饭的原因。”已经用脑补说服了自己的白宇叹了口气道。

“我看仲白这孩子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郑竹拍了拍白宇的肩膀,脸上同样浮现出了些许的怜惜之色。

年纪大的人就是听不得这个。

郑竹也被白宇带偏了思路,误以为仲白小时候的生活过得很苦。

弹幕里的妈妈粉们更是炸开了锅。

【呜呜呜,我家宝的身世原来是这样的吗,好心疼她翱

【这位小姐姐居然是在道观里长大的?她的父母不在了,那她也没有其他的亲戚了吗?】

【感觉有点假,现在娱乐圈都开始流行奥这种人设了吗?等以后翻车了就有好戏看了】

【上面的能不能积点口德,这种事是用来开玩笑的吗?

夜间,村里处处燃起了灯火,地理位置偏远的老山村还保留着一些传统的习俗。

纸扎的红色灯笼挂上了院墙,爷爷奶奶们摇着大蒲扇说笑着走出了院门,向着村中用来晒谷子的大院子走了过去。

原本导演是想在大院子里面搭个戏台子的,但经过一番考虑过后,他还是决定撤了台子,只划出了一片空地,让嘉宾们在中间演出。

郑竹是最先出场的,他用导演组提供的有些简陋的道具给大伙表演了个变脸。

这种他们在网络上都快看腻了的传统艺术,在村里面却是很受欢迎,收获了一大片的鼓掌声。

第二位出场的丁山,上前便架起了把式,五十多岁的年纪却一点都不见老,拳腿格外有力,特意改编过的这一段功夫表演加上了许多具有观赏性的招式。

这一段功夫是他成名电影里的经典场面,那部电影有些年头了,村里的人大部分都看过,还有不少人是他的粉丝。

见到这个场面,有一些热情的大叔们还高声喊出了他在那部电影里的角色名字。

原本有些紧张的剩余三人看到这个场面,不由得被村民们的喜悦之情感染了,和大伙热热闹闹的一同哄闹起来。

而大伙们也很捧场,在孙紫表演时也给出了热烈的反应。

“怎么办?我有一点紧张起来了。”眼看着要到自己上台了,白宇突然哭丧着一张脸向仲白开口道。

他是乐坛里最近兴起的新星,喜欢他的人数众多,但他的黑粉人数也不输于他的粉丝数。

等会儿他表演的是他不太擅长的改编戏曲,要是出了岔子的话,那些黑粉又有理由来攻击他了。

仲白看出了他是真的有些紧张,抬手拍了拍他的背,一丝几不可见的灵气钻入了他的体内。

“这有什么好紧张的,你好好表演不就行了。你只不过练习了半天而已,这么短的时间你能练熟一首歌已经很不容易了,要是真有人喷你的话,那也是他们为了黑而黑罢了,你根本不用在意。”

白宇那股心跳都快蹦到嗓子眼的紧张感突然散去,整个人都莫名的暖和了起来,原本被夜风吹的有些僵硬的手指也放松了。

他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只以为自己是被仲白安慰到了,有些感动的开口道:“嗯,我会好好表演的1

等到白宇出场时,弹幕上的数量猛然增加,的确有很多人期待着他出丑。

毕竟他以往根本没有唱过这种类型的歌曲。

站在人群中间的白宇顺着音乐声开了嗓,被改变过的传统歌曲多了些流行的意味,待到副歌部分,一段秀丽的戏腔猛然响起,引起了大片的叫好声。

弹幕里那些嘲讽的声音也被粉丝们激动的发言盖了过去。

唱完一整首歌的白宇走出了人群的包围圈,他擦了下脸上因为紧张而渗出的汗,看向仲白开口道:“到你了仲白,加油啊1

“放心吧1仲白笑着拍了下白宇的肩膀,“接下来就看我的吧。”

仲白带着埙走到了人群中间,微微闭上眼,指尖搭在埙的孔洞上方。

几秒过后,一种古朴而空灵的声音在人群中缓缓流淌开来。

原本还有着些许嘈杂之声的人群,逐渐安静。

仿佛古老哼鸣般的乐曲环绕在人群上方,逐渐向远处扩散开,带着历史般的厚重感,从人间起又没入山林。

负责掌控全局的导演,不知何时已经闭上了双眼,全身心的沉入在这美妙的音乐之中。

“导演,导演1一个工作人员小跑到导演身边,语气中有着掩盖不住的震惊。

“干什么1导演没好气的开口道,没看见他正听歌吗!

“你快看那边1工作人员指了指靠近山的方向。

导演顺着他指的方向转过了头,在看清的那一秒猛地睁大双眼。

被茂密植被覆盖的山林之中,一大群黑压压的不明物体正朝着他们飞了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