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就是这条小道吗?”白宇看着眼前的青石小路, 侧过头向仲白询问道。

“就是这里。”仲白再次确认了一遍,“以前寺庙里的僧人去河边打水都是走这条路的。”

“打水?”白宇诧异道,“现在寺庙里还要去河边打水吗?”

仲白被白宇的话哽了一下, 这些记忆对他来说都挺久远的了, 她也搞不懂现在的寺庙里是怎么取水的了, 只能随口糊弄两句。

“等会进寺庙的时候,你千万别张扬。”仲白再次叮嘱了白宇一句。

“你不是在里面有人脉吗?”白宇诧异道。

“反正你别声张就行了。”

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后方的小道摸进了寺庙里的后院。

看见那扇近在眼前的棕红色木门, 白宇下意识的想上前去把门推开。见此, 仲白连忙拦住了他。

“我们不从这里进去。”

仲白朝着白宇招了招手, 向着后院围墙的另一旁走了过去。

那里种了满满一墙的爬山虎,仲白四处望了两眼, 根据周围几块大石头的位置确定了一个方向, 弯下腰扒拉了下爬山虎。

一个足有半人高的小洞出现在了白宇面前。

“我们等会从这里进去。”仲白指着面前的小洞开口道。

“连这种地方你都知道?”白宇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小洞, “寺庙的后院为什么还有这么个地方啊?”

说到这里,仲白不得不得意起来了,这可都是她的劳动成果啊!

“以前法华寺里养过一些小狗, 这里本来是给那些小狗出入用的。”

小狗的身形不大,这个洞原来其实很小。

但仲白发现了之后就偷摸摸的把这里的狗洞给挖大了, 一直到现在, 法华寺里的人都没发现这一点。

当年他们还一直很迷惑, 为什么前门后门都派了僧人守着, 但仲白还是能悄无声息的摸进寺庙里来。

“走, 咱们进去。”仲白弯下腰,率先从狗洞里钻了进去,白宇紧随其后。

进了寺庙之后,仲白更是如鱼得水,这里的每一条暗道, 每一颗树她都一清二楚,不消片刻,她便带着白宇走到了后院那棵足有近百年树龄的桃树边上。

“赶紧摘,摘完了我们走。”仲白帮白宇望着风,让白宇摘点桃子赶紧跑。

“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吧!”白宇把袖子撸到了胳膊上,迅速从枝条上摘下一个青涩的小桃子和两片桃叶,揣进了兜里。

还没等他从树上下来呢,一道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就惊住了这做贼心虚的两人。

白宇连忙将身形隐入了茂密的枝条之中,仲白则是闪身躲入了树身之后。

几秒过后,慧明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后院之中,而跟在他身旁的,是一个看起来约有二十五六岁的男子。

男子看起来和慧明很熟悉,此时正边走边说笑着。

“你父亲我也很久没见过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就会去你们家拜访的。”慧明慈和地看了一眼跟在他身旁的原深。

“那就麻烦大师了。”原深态度尊敬道,“原本这次我父亲也是要一起过来的,但前两天家里出了点事,他脱不开身,也就只能让我过来了。”

交谈着的二人从桃树前走过,最近的时候甚至离仲白只有三米远。

仲白不由自主地压低了自己的呼吸频率。

眼看着二人就要离开了,仲白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呢,一颗桃子突然从树上掉了下来,精准地砸到了慧明的脑袋上。

仲白连忙抬头向上望去,看见了白宇那张紧张中带着些许尴尬的笑容。

他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他的口袋居然穿了个洞。

这是什么垃圾品牌,质量怎么这么差,他以后再也不和这个品牌合作了!

“大师,你没事吧?”原深有些担忧地看向慧明。

慧明倒是乐呵呵的,只是摇了摇头,”我们寺庙里小动物很多,偶尔会爬上树去祸害一下树上的桃子,你不用担心。”

说着,脸上还带着笑意的慧明抬头往树上看去,想看看这次又是哪个小家伙在这里捣乱。

来不及躲藏的大型灵长类动物白宇和慧明来了个对视。

“大,大师你好啊哈哈哈哈。”

笑意瞬间僵在了脸上的慧明:……

看着这一幕,原深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后退了两步。

“你是来寺庙里拍摄的艺人吧?”慧明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随即也想起了主持前些时日和他提过的事情。

“快下来吧,树上太危险了。”

看着态度那么好的慧明,白宇心中升起了一丝愧疚心理,刚才他还不小心用桃子把人家脑袋给砸了呢。

在两人和躲藏起来的某人一同的注视下,白宇磨磨蹭蹭的从树上爬了下来。

“大师,这次真的是太对不起了。”白宇向慧明鞠躬道了个歉,“您没事吧?”

“没事。”慧明依旧是那一副慈和的表情,“以后不要再往树上爬了,这太危险了。”

听到慧明不仅没有责怪他,还为他爬树这件事而担心,白宇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大师,我们这次的任务是来寺庙的后院里摘点桃子,您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了。”慧明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是一些桃子罢了,我们也吃不完,给你们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了,你刚才说你们?是还有谁需要这些桃子吗,需要的话尽管摘去吧!”

听到慧明提起来,白宇突然想起来了仲白还躲着呢。

“跟我来的一个姑娘也要摘桃子,她和您寺庙里的人都很熟,说不准您还认识他呢。”白宇笑着指向了树后面。

“快出来吧,别躲了,大师说可以让我们摘桃子!”

原本想避过慧明的仲白:完蛋了

在三人的注视下,躲在桃树后方的仲白僵硬地迈着步子走了出来。

“哈哈哈,慧明大师好久不见啊!”仲白偷偷瞪了一眼白宇。

拨弄着佛珠的慧明动作一僵,佛珠“砰”地掉落在了地面上。

“怎么又是你!”

“大师,您说这话干什么呢。”仲白满脸堆笑,“咱们都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也很想我,我心里都清楚的。”

慧明:你清楚个鬼啊!

想着自己上次被仲白摆了一道的开水事件,慧明恨不得放下自己高僧的架势,给仲白来上两下子。

不气不气,慧明深呼吸两下,这么多年的修行,可不能因为她给毁了。

“赶紧走吧。”慧明弯腰捡起了自己的佛珠,没好气地催促道。

就当他今天没见过她了,慧明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原深道:“原小友,我们先走吧。”

跟在慧明身后离开的原深好奇的看了一眼仲白,他认识慧明大师也有好几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么沉不住气的模样。

与仲白擦肩而过之时,一股莫名的暖意涌入他的身体,原深的眼底显出了些微的诧异之色。

仲白此时可没心思管这个不知道是谁的人,她连忙从地上把之前摘的桃子和桃叶捡起来,塞在了口袋里。

慧明好脾气不跟她计较,但要是她被其他人发现了的话,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不知道今天是不是被乌鸦嘴笼罩了,仲白的这个念头刚一闪过,一群修行结束的僧人便从前院往后院走了过来。

刚好和准备离开的仲白打了个照面。

看着眼前十个里面有九个自己都得罪过的人,仲白缓缓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好久不见啊。”

看着那张深恶痛绝的脸,许久未见过仲白的一行人也愣住了。

但很快他们就反应了过来,仿佛是刻在骨子里的动作一般,原本手上还拿着木鱼的僧人,瞬间从一旁不知道什么角落里扒拉出了一堆棍子。

“好你个仲白,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为首的僧人直接架起了棍子,大喝一声。

“觉海师兄,我那时候不是年纪小吗,这种小事你就不要惦记着了吧。”形式逼人,仲白不得不解释道。

说起来那时候她也是手贱,闲着没事往觉海的木鱼里面放了个便携小喇叭。

当天诵经的场面兼职就是觉海人生当中的污点,他手上的小锤子刚砸到木鱼上,里面的小喇叭便被触发了。

滋滋啦啦的开始放起了《丢手绢》。

场面寂静无比,只有带着电流的声音在那里唱:丢啊,丢啊,丢手绢,轻轻的放到小朋友的身后,大家不要告诉他……

“你还敢提起这件事!”觉海气得脸都红了。

一旁的白宇还完全不在状态呢,从之前慧明的态度不对劲时他就已经有点茫然了,现在看面前的僧人们对仲白的态度好像也不是很友好。

他就更稀里糊涂了。

他师父不是在这里有人脉吗?这是怎么回事?

白宇下意识地将这句话问出了口:“师父,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还没等仲白回答他呢,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的小僧人群里便爆出了一声大喝。

“好哇,你居然还收了个徒弟!”

“能拜你为师,你这徒弟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人,跟我一起把他们赶出去!”

还没得到解释的白宇便在众人的追赶之下,和仲白一起逃窜开来。

僧人们心中也有分寸,手上的那些木棍只是用来恐吓仲白的,并不是想对他们出手。

他们拿木棍防身这件事也和仲白脱不了干系,当年他们被仲白干出的那些事气得不行,自己却又打不过仲白。

没办法才只能随身拿个木棍防身。

仲白也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传统居然还留在法华寺。

果然啊,风水轮流转转,当年的恶作剧终究是有报应的。

一番折腾之下,仲白终于拉着已经快跑断气的白宇甩开了那群气愤上头的僧人,逃出了法华寺。

作者有话要说:  跟你们说一件我刚刚才知道的事,晋江的周年吉祥物居然叫飞天大丁丁哈哈哈哈哈

明天我试试看能不能双更!!!

感谢在2021-09-01 22:57:21~2021-09-02 22:41: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77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