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刺激挑战已经剪辑完毕了, 网上流传了不少路透出来,导演把李军几人寻找仲白的片段放了出来,但却坏心眼都没有把几人的躲藏地点剪进去。

只是把他们最终知道仲白的躲藏地点时, 那震惊的反应剪了进去, 弄得围观群众心里痒痒的。

他们到底是躲在了什么地方才能让他们这么震惊, 因为对这一点的好奇,刺激挑战刚放了个开头, 播放量就已经达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

节目刚开始, 仲白的那一系列骚操作就给网友们提供了一大波笑料。

——仲白是怎么想到这一招的哈哈哈, 不仅把自己给完美隐藏进了人群里面,居然还多挣了一份钱。

——这就是商业头脑吧, 爱了爱了!

——哈哈, 想看看白宇躲到哪里去了。

他们想看到的剧情很快上演, 看着着急忙慌的白宇冲进花店里面,把人家店员小姐姐给吓得够呛,弹幕再次爆发了一阵哄笑声。

——店员小姐姐怕不是直接报警了吧, 笑死。

——如果是我我也害怕,好好一个大歌星怎么把自己搞得跟神经病似的哈哈哈哈

——人设崩塌了啊哈哈哈, 咱们能不能有一点偶像包袱, 在乎一点面子啊!

店员小姐姐那带着哭腔说不要钱的话语更是引发了一阵爆笑。

——知情人士爆料, 这位小姐姐后来真的报警了, 节目组那边晚来一步, 没拦下来。最后节目组的负责人带着白宇一起被警察叔叔教训了好久。

——哈哈哈哈哈,这也太离谱了吧?

——应该说白宇不愧是仲白的徒弟吧,俩人一个前脚一个后脚都进警察局了,不过一个是进去被表扬的,一个是进去被批评的。

这件事倒不是传言, 是真的发生了,被警察叔叔批评了好半天之后白宇才明白为什么店员小姐姐当时用那副表情看她。

这让白宇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他长了这么帅一张脸,为什么会有人觉得他是神经病呢?

抱着这种疑问,白宇蹲在电脑前面看了这一期的刺激挑战,一脸懵逼的他甚至不相信电脑屏幕里面那个浑身贴着叶子,神情焦急的跟疯子一样的人是他。

他当时是这种状态吗?

陷入了自我怀疑的白宇看向身旁跟他一起看着刺激挑战,满脸兴致盎然的经纪人。

“张哥,我当时真的很像神经病吗?”他语气中带着些许的不自信。

“好孩子,自信一点!把吗字给我去了!”经纪人拍了拍白宇的肩膀,“要不是知道你是在进行节目游戏,我估计都得把你给拉到医院里看一看。”

白宇:我的偶像包袱彻底没了。

弹幕上的哈哈哈笑声就一直没停过,看着仲白顶着大呲花的头套在那里忽悠李军几人,而李军几个居然还信了,甚至还开始帮仲白发传单。

网友直接给仲白冠上了忽悠大师的名号。

这个女人还真是满脑子的奇思妙想啊!

节目很快进行到了后半段,在仲白说到自己很熟悉法华寺的时候,弹幕里还有人问起了这个问题。

仲白的粉丝们也开始解释起了仲白的身世,原本弹幕里在看见那些解释之时还对仲白升起了一丝丝的怜惜。

没有父母,从小在道观里长大,网友们无法想象到满脸乐观的仲白居然还有着这么一个身世。

还没等他们的同情都维持几分钟呢,仲白等人进入法华寺之后弹幕的风向就发生了突变。

——为什么仲白他们要这么小心翼翼的呀?不是说在法华寺里有人脉吗?

——我总感觉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

接下来慧明大师对仲白的态度仿佛印证了他们的猜想一般,网友们更好奇了,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接下来便是仲白二人和僧人们碰面的场面,在僧人们含着热泪说出仲白当年做出的那些恶作剧时。

弹幕直接爆笑如雷。

——仲白你能不能干点人干的事啊哈哈哈,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慧明大师看见仲白时会是那个态度了,是我我得直接把她给打出去。

——笑死了,居然在小师傅们的木鱼里放录音喇叭,一想到佛堂里的木鱼声变成了丢手绢的声音,哈哈哈哈笑的不行了。

——笑得我满床拉屎。

——楼上的姐妹大可不必啊!

——嗯,我大概能解释一下,仲白从小生活在道观里面,而这是一个佛寺,嗯,可能这就是他们理念不合的原因,好吧,我编不下去了,这完全就是仲白太皮了,支持小师傅们!把他们给我赶出去!(狗头)

随着仲白几人被赶出佛寺,导演拿着打分表来时收获了两个零分,从而露出满脸迷茫的表情。

这一期节目也算是落下了正式的帷幕。

而随着节目的播出,【仲白恶作剧】,【沙雕师徒】几个词条纷纷爬上了热搜。

又吸引了一大波网友来看这一期的刺激挑战。

评论区里纷纷奉劝他们,看这一期节目的时候千万别喝水,最好连东西都别吃,做好肚子笑抽的准备。

还没看节目的网友觉得这些人太过于夸张了,他们也算是在网上冲浪了这么多年,什么搞笑的事没看过,刺激挑战以前他们也看过不少期啊。

无所畏惧!

于是他们冲了。

一小时过后,评论区里再次多了一群奉劝新人的网友。

看剧别喝水,保平安。

仲白的粉丝数量迎来了一次阶段性的攀升,到了现在,她的粉丝构成已经相当复杂了。

一部分是被小山村里她吹埙吸引过来的音乐粉,天天希望她能再吹一次埙。

一部分是被她的脸吸引过来的颜粉,每天蹲在她的微博下嗷嗷叫着,希望她能放一张自拍出来。

还有一大群是被今天的刺激挑战吸引过来的综艺粉,希望她再多接一些这样的综艺。

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一小群成分不明的粉丝混在评论区里面叫她大师,让其他粉丝满脑门的问号。

这群成分相当混乱的粉丝倒也能聊到一起去,尽管各自聊的内容都不同,但鸡同鸭讲的居然聊的还很愉快。

而被他们挂念着的仲白此时却没空上微博,她还被关在剧组拍戏呢。

仲白在剧组里除了拍戏之外就是算命,算命算的风生水起,她微博下发那群成分不明的神秘粉丝也是从这里发展出来的。

今日要拍摄女主和女配一起去废弃的医院探险,因为没有注意时间被关在医院里面里,最终决定从医院围墙上跳下来的的戏码了。

仲白复习了一遍剧本,随后被导演叫到了身前。

“等会开拍的时候,仲白你就从围墙上面跳下来。”导演向仲白开口道,随后他又看向常雪,“你到时候在仲白之后跳下来。”

“这一幕不难,防护什么的我们都做的很到位,你们不要害怕,直接大胆的跳下来就行。”

安排完保护设备之后,仲白站到了围墙的另一边。

“姐,要我帮忙把你抬上去吗?”前两天算命时被仲白断定为单身的男群演积极的跑了过来。

他们是找了一家真实的废弃精神病医院进行拍摄的,这个医院的围墙建得比一般的围墙要高的多,近乎有三四米的高度。

原本围墙是没有这么高的,但当时这家医院还没关门时,里面总是会有病人翻墙逃跑,他们也就一层一层的把围墙加高了。

“没事,我自己就能上去了。”仲白活动了下腿脚,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直接冲向围墙,左脚蹬在墙壁上,借助着这股冲劲向上一跃,双手扶着围墙边缘,将身体撑了上去。

一连串的动作轻巧又不费力,正准备让场务拿个梯子过来把仲白送上去的导演都傻了眼。

这个熟练度有点过头了吧?导演甚至开始怀疑起了仲白是不是在上学的时候就天天翻墙逃课。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在他心里转了一下,随后,他便装出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呵斥起一旁愣神的摄影师们。

“还愣着干什么,刚才的拍下来了没有!”导演拿着喇叭对那头的摄影师吼道。

原本他只是想拍她们从墙上跳下来的那一个片段,但仲白刚才那一段要是不加进去的话也太可惜了。

“放心吧,导演,我们都拍下来了!”

“好,都准备一下,继续开拍!”导演再次喊了开始。

而仲白也迅速进入了状态,半蹲在墙壁上,常雪也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爬上了围墙。

“小华,等会儿我先下去,你跟在我身后一起。”进入状态的仲白转头对常雪开口道。

“好的,宁檬。”常雪看了一眼围墙的高度,眼底闪过一丝暗芒。

尽管围墙有些高度,但下面铺了充气垫作为防护,就算跳下来时没站稳也会落到垫子上,不会出问题,所以导演没有用上威亚。

这样也能保证一定的真实性。

仲白正准备跳下去,常雪却在那一瞬间伸出手,暗暗用力将她向另一边推了过去。

没有任何防备的仲白被常雪的这个动作推得向一旁歪了过去,眼看着就要头朝下的倒在充气垫没有铺到的地方了。

察觉到了这个变化的剧组成员连忙向仲白的方向跑了过去。

还没等他们跑过来呢,就快落到地面上的仲白一个后空翻,在地上站的稳稳当当的。

“你推我干什么?”仲白诧异的看向常雪,没有一点想要掩饰的意思。

她这句话是下意识说出来的,倒也没有想责怪常雪的意思,她就是很奇怪她为什么要推她。

被工作人员从围墙上接下来的常雪却是瞬间红了眼睛,像是承受不住一般连连后退几步。

“我,我没有,仲白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常雪侧过头去,像是不想让自己这副样子被别人看见一样。

“对不起,我知道你刚才很危险,现在可能心情不好,但你也不能这么说我啊。”

常雪心底暗暗冷笑,她已经提前看过了摄像机拍摄的那个机位,从那里是拍不到她的小动作的。

就算仲白想要怪她,也拿不出证据来。

此时的她只是可惜,怎么没让仲白摔出个好歹来。

如果她真的受伤了的话,已经开机的剧组是不可能为了她而拖延拍摄的,到时候唯一的结果就是换掉仲白再选一个演员,那样的话,她也就能推自己妹妹上位了。

“我知道你刚才的情形很危险,但你也不能怪我们雪姐吧!”常的助理忿忿不平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我们雪姐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转身假装擦掉眼泪的常雪红着眼睛转过头来,准备等周围的围观人员维护她训斥仲白。

这一招她在以前的剧组里不知用过多少回了,每次的成效都不错。

等着众人反映的常雪这次可能要失望了。

围观群众并没有对她的委屈做出更多的看法,甚至有几个之前被仲白算过命的群演开口为仲白说话:“仲白其实没说什么重话。”

“是啊是啊,说不定你之前真的不小心推到她了,大师应该是不会感觉出错的。”开口就是大师的这位群演,一听就是仲白的忠实信众了。

常雪当场哽住,这群人都是些什么反应,怎么不按套路来?

喂!现在是仲白没有证据就说她推她啊,你们难道不能站在我的角度抨击一下她吗!

仲白刚开始看到常雪这一系列的反应时有些诧异,随后升起了一股跃跃欲试的感觉。

这就是传说中的勾心斗角吗!她终于也能加入这种高级游戏了吗!

最近沉迷于宫斗剧的仲白正准备好好发挥一番的时候,原本在围墙另一头的男群演却拿着手机跑过来打断了他们的话。

“那个那个,我好像拍到了。”他晃了晃自己的手机,他原本只是想拍一下大师翻墙时的帅气风采。

没想到却意外地拍到了常雪暗地里推了一下仲白的举动。

刚才的他一直在心里纠结,毕竟在剧组里面偷拍这种事情是不允许的,而且常雪在业内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到底该不该把这件事说出来呢。

在考虑了一番之后,他决定站出来支援大师。

说不定他帮了大师之后,大师能点拨他一下,告诉他该怎么找女朋友呢!

什么规矩,什么前途,这些东西哪有女朋友重要!

他拿出手机播放了刚才那一段偷偷拍下来的视频,常雪在仲白跳下来时偷偷推了他一把的动作十分显眼。

看她推仲白的那个力道,绝对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常雪的心里有些慌张,该死的,居然被拍下来了,不过她又很快镇静下来,“可能是我当时太紧张了,没站稳,所以不小心推了一下仲白。”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反正仲白也没出什么事,导演也不可能真的因为这件事对她发火,常雪心底自信满满地想道。

导演按下了心底的火气,尽量温和的向仲白开口道:“仲白,你没事吧?”

“放心吧,导演,我没什么问题。”仲白开口道。

这围墙撑死了也就几米高,要是她一个金乌真的在几米高的地方给摔死了,那可就太好笑了。

“今天的拍摄先暂停,各位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导演拿着喇叭对其他人开口道,随后,他看向了常雪。

“你跟我过来一下。”

但今天常雪做的实在是太过了,这么高的地方,要是仲白真的摔下来的话,轻则断手断脚,严重的话连他都不好说。

“这部戏你能拍就拍,不能拍我们就找别人!”在一通训斥过后,导演直接放了狠话。

他以前没和常雪合作过,之前听常雪名声还挺好的,没想到合作了之后才发现她是这么个人。

“知道了,导演。”常雪敷衍道

她根本不觉得导演会为了仲白把她给换掉,之前她让自己的经纪人去调查过了,这个仲白的背后根本没有资本。

前两天她才和刘哥撒过娇,让刘哥来剧组打了招呼,就看在这一点上,她也不认为导演会对她怎么样。

正当导演跟常雪训话时,拍完杂志封面赶回来的叶言看见了这一幕。

“这又是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休息了?”叶言皱了皱眉,转头看向自己身旁的助理,“去打听一下看看。”

助理点头应下了,转身去找剧组的场务还有副导演打听了一下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见是叶言的助理来问,他们一股脑的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全倒了出来,期间还同情了仲白几句。

以常雪现在的这副架势,以后估计也少不了再针对仲白,尽管仲白最近风头正盛,但常雪是她的前辈,现在又是在剧组,要是再碰见之前那样的事也只能先忍过去了。

助理将早上发生的事情跟叶言讲述了一遍,叶言的脸色当场变沉了下来,仲白是她的救命恩人,他邀请仲白来自己的剧也是为了报恩,可不是为了让她来剧组里被欺负的。

叶言干脆找来了副导演,让他跟自己说了一遍常雪在剧组里是怎么针对仲白的。

副导演是个人精子,这些事他平时都很注意,此时自然是将常雪针对中白的小细节全说了一遍。

不得不说,圈里的人在针对人这方面做的实在是很隐晦,又能让人很不爽。

常雪在进组第一天时就已经开始表明自己的态度,从各种方面孤立仲白,演戏时还刻意压仲白的戏,抢仲白的镜头。

然而这些招数落在仲白身上时,却一点作用都没有。

她孤立仲白,仲白转头就去算命了,结果是仲白比之前的人缘还要好,第一招失败。

她想压仲白的戏,仲白却丝毫不受影响,甚至在大部分的情况下把她的戏压了过去。

就连常雪在其他剧组里最常惯用的抢镜头这一招,在仲白这里也不起作用。导演是个强迫症对镜头的分布十分敏感,一旦让他发现常雪的走位有问题,他直接破口大骂,重拍到常雪走位正常为止。

因为这件事重拍了不少的常雪还引起了剧组的公愤,每重拍一遍,他们就要重新布置一回现场,都是来工作的人,谁乐意因为她而增加自己的工作量啊。

尽管常雪针对仲白的这些招数都没有起作用,但追根究底的来说,她还是做出了这些针对仲白的举动。

在听到副导演讲完之后,叶言的脸色都快黑都滴水了。

他直接了当的找来了导演。

“常雪的戏份拍了多少了?”

导演误以为叶言是来催进度的,想了想后开口道:“差不多拍了有两集左右了,她那边不太配合,总是闹着要改剧本,我这边也不能再加快进度了。”

就算是电视剧也要保持质量的,导演有些头疼,如果是他自己的剧,他早就把常雪给换了,可这是叶言的剧。

“我不是这个意思。”叶言沉着脸色开口道“和常雪解约,把她换了吧。”

“真的吗!”导演瞬间露出了欣喜的神情,随后又觉得不太好,低咳两声道:“为什么?”

其实他是想问,是什么原因让你做出了这么正确的决定。

叶言这段时间内,常雪一直在背地做的小手段跟导演讲了一遍。

导演的脸也黑了,他最烦的就是这种在剧组里面搞小手段的演员,在剧刚开拍时,他就讲过这些事了,没想到常雪还在背地里做这些。

“行,剧组的主要投资人是你,你说要换女主,那就换吧!”导演爽快应了下来。

常雪今天这件事做的太过分了,如果仲白是头朝下掉下来的话,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不过导演还是有些好奇,看叶言这副样子,好像是特地为了仲白出头吧。

他直接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导演和叶言私底下关系不错,叶言也没准备瞒他,直接道:“之前我在山里面拍电影时差点死在里面了。”

“是仲白救了我,没有她的话,你现在都看不见我了。”

难怪啊!导演恍然大悟,如果有人这么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的话,他估计也也忍受不了。

“等会我就去找常雪的经纪人谈解约的事!”导演爽快的拍了拍叶言的肩膀。

谁不希望和好演员合作?常雪那边他也算是受够了。

仲白还不知道,因为她剧组已经准备开始换女主了,此时的她正烦恼着该如何向剧组请假呢。

妖管局那边最近催她催的紧,说是山里面那个鬼人的现象更严重了,希望她能快点过去解决这件事。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六千字呢!我也太强了吧!谁能想象到在我写第一本文的时候,还干过一章一千字这种魔鬼行为(滑稽)

宝们康康我的预收吧!

《科举之路》

一朝穿越,林衍从一个在读大学生变成了一个古代的农家子。

一个农家子该怎么奋斗?

难道要去做穿越者必备的肥皂,玻璃吗?

林衍:实不相瞒,在下是文科生

除了读书和种田什么都不会的林衍将目光瞄向了科举

自此,童生,秀才,举人,直至官拜首辅

从无财无势的农家子成长为名满天下的首辅

《民俗博物馆》

荀亦在失业的这一天收到了一封信,去世已久的外婆留给她了一家民俗博物馆。

破败的博物馆里面堆满了破败的展览品,纸扎物,根雕,皮影戏

不愿辜负外婆遗愿的荀亦想要修缮博物馆,将之重新开业。

然而

每当她修复一件展览品时,她就会去到那件物品所在的世界,直到她真正学会了那一门手艺,才能返回现世。

荀亦:总感觉这是个随身补习班……

不知不觉间,荀大师的名号渐渐在业内流传开了。

只是想看热闹的网友们更是被她那宛若天工般的手艺所折服。

感谢在2021-09-04 00:32:46~2021-09-05 00:04: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长歌 16瓶;爱的那么认真 10瓶;哒哒哒 3瓶;阿鬼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