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 第 34 章


常雪的事情解决之后, 剧组那边便热火朝天的重新开工了,最近一个星期内主要是重拍女主的戏份,基本没仲白什么事。

所以当她向导演提出请假的请求时, 导演也爽快的答应了。

“我知道那件事对你造成的影响很大, 放心吧, 最近没有你的戏份,你可以多休息一段时间。”导演安抚的拍了拍仲白的肩膀。

“不是……”仲白无力道, 她该怎么解释她是真的没有因为网上的那些事难过呢。

算了, 不解释了, 能请到假就行。

拿到了一整个星期假期的仲白转头便联系了妖管局那边,妖管局的效率高的吓人, 几乎是前一个小时仲白打了电话过去, 后一个小时节目组就已经站在她的公寓门口等着她了。

这种恐怖的效率甚至让仲白怀疑起节目组是不是早早的就埋伏在了她公寓周围, 就等着她请假了。

“你好,您就是仲白小姐吧。”负责人看向仲白时有些紧张,连忙伸出双手, “我是这次节目录制的负责人,您叫我小钱就行。”

录制节目只是官方说法, 主要还是要仲白去解决那个鬼人事件。

因此, 上面安排的摄制组都是知道些许内情的人, 这个负责人更是曾经在妖管局中工作过, 只不过是后来转到了另一个部门。

这次出发时, 他还特地找自己的老伙计们打听了一下,想知道仲白究竟是什么身份。

然而那些平时嘻嘻哈哈跟他笑闹的老伙计们却整肃了神色,告知他仲白是他绝对惹不起的存在。

就连曾经和他关系最好的同事也没有告诉他仲白的身份,还叮嘱他千万别试图打探和仲白有关的消息。

如果真的出问题了的话,谁来都保不住他。

看到自己老伙计那副讳莫如深的神色, 负责人心里大概有了点数,所以他在面对仲白时才会如此的小心翼翼。

“放轻松点,只是去拍个节目而已,不用这么紧张。”仲白笑着和他握了下手,“那我就叫你钱哥吧!”

“这次节目的具体录制流程是怎么样的?”仲白开口问道。

“等会进了村之后,我们大概会分成两路行动。”负责人回忆着上面的安排,开口道,“您那边去负责解决鬼人事件,我们这边去村子里面拍摄一些需要的镜头。”

“到时候您再过来帮忙解说一下就行。”

“那行。”仲白爽快地点了点头,“我们赶紧出发吧。”

闹鬼的山村离仲白所在的城市很远,他们光是转机就转了两趟,随后又坐着节目组的商务车一直驶向了山内。

进了山之后,那狭窄的山路甚至连车都开不进去,只能找花钱雇当地的老乡用摩托将他们送进去。

“您就是这里的村长吧,我是这次靠近科学节目组的负责人。”钱哥是个老油条了,刚一见面还没聊上几句呢,便和村长开始勾肩搭背起来。

村长也是老油子了,连忙接上了负责人的话,笑着和他聊了起来

“……行,明天我一定去你那里喝酒,对了,那个鬼人究竟是怎么回事?老王你具体跟我讲讲呗!”这才几句话的时间,负责人对村长的称呼就已经变成老王了,两人甚至还约好了明天一起去喝酒。

站在一旁的仲白用膜拜的眼神看着负责人。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社交牛逼症吧!

恐怖如斯!

仲白甚至怀疑再给负责人一点时间的话,他俩可能就要当场结拜了。

“哎呦,这个事不好说。”村长的脸色瞬间变了,“我知道你们节目组是想过来拍我们这个事情,但这个事情真的邪门的很呢!”

“我们村子里好多人上山的时候都碰见了那个鬼人,真是吓死人了,他的指甲有这么长,牙齿有那么长!”村长手舞足蹈的比划起来。

听着村长的话,负责人的脸色微变,这个鬼人听起来不太好对付。

“而且那个鬼人还穿着一身死人的衣服,我们好多人都看见了,不会出错的!”

“你们最开始是什么时候发现那个鬼人的?”负责人开口问道。

“大概就是一个月前,咱们村家那头的李阿婆突然发现自家鸡圈里面多了好几张纸钱,接下来好一段日子里面咱们村里家家户户的门口都多出了一堆纸钱。”

“那段时间里村子里没人去世,咱们也没祭祖,我们就想搞清楚那些纸钱是哪里来的,等我们半夜出来一看,好家伙,一个鬼人在外面晃悠!”

“他一边晃着,一边往我们村子里撒纸钱。”说着说着,村长都快哭出来了。

他当时是亲眼见证了鬼人撒纸钱那一幕的,吓得他发了两天烧,梦里都是那个鬼人要带他走了。

他们村子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听到村长的描述,负责人的脸色变了变,随后又不在意的笑道:“您看您这说的,现在可不兴这种封建迷信了啊!”

“我们这次来这里拍摄,也是想帮你们找清原因,你们要相信科学呀。”

“这样,您让村子里的人给我们带个路,我们进山里看看行不?”

见自己劝不动负责人,村长也只好带着他们去到了一户村民的家中。

“老李头,出来一下!”村长站在院门外,对里面喊道。

一个约有四五十岁的男人从院子中走了出来,叽里呱啦的对村长说了一通方言,仲白一个字都没听懂。

“我找你出来当然有事了,你等会儿带电视台的人进山里面看一下,他们是来拍那个鬼人的。”村长对老李头说道。

老李头的脸色肉眼可见的慌张起来,他摇了几下头,看样子似乎是不想带路。

不过也能理解,村子里的人都快被那个鬼人给吓死了,现在让他们找上门去,谁敢啊。

“你好,我们是电视台的。”负责人连忙走上前,“我们只是想让您帮我们带一下路而已,放心,我们不让您白忙活,我们拍这个是要给你们钱的。”

提到钱,老李头的神色不像之前那么抗拒了,他们这个村子实在是太偏远了,几乎与外界不相通,也就导致他们几乎没什么收入来源,负责人这一句算是掐到了他的死门。

思量片刻过后,老李头叹了一口气,随后点了点头,说了几句方言。

村长听了之后对负责人开口道:“老李头答应了,不过他只负责把你们带进山里面,接下来的事情他就不管了。”

“没事没事,我们就进去拍一下。”负责人笑道。

在走进这个村子之后,仲白一直没有说话,如果村子里说的鬼人是真的的话,那她是能感受到那种异常之物的气息的。

见老李头要带他们上山了,仲白对负责人使了个眼色。

负责人会意,转头接下了一台便携式录像机,对随行的几位摄像大哥开口道:“你们就在村子里面等我们就行,山上路太窄了,人去多了也不方便。”

摄像大哥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

老李头将二人带到了半山腰的位置,指了指前方的那一片竹林,随后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通话。

看他的意思,似乎那个鬼人出现的地点就在这里了。

尽管听不懂,但负责人还是笑着连连对老李头道谢,随后目送着老李头下了山。

一直到看不到他的背影,负责人转头看向了仲白:“仲小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仲白的目光直直的锁定了竹林深处,她闻到了一丝异常的味道。

“你就站在这里等我,我进去会会那个鬼人。”仲白随手拔下了根头发,用手在头发上虚按了一下。

发丝褪去伪装,化为一根绚丽的羽毛。

“你拿着这个。”仲白有些心疼地将羽毛递给负责人,“如果那个鬼人心怀恶意的话,有这根羽毛在他也伤害不了你。”

负责人的脸上瞬间浮现了一抹感激之色,他没想到仲白在这个关头还会顾念着他。

他这也不是第一次为妖管局出任务了,以往也有其他的妖和他一起出过任务,但那些妖无一例外都很漠视他们这些随行助手,最多是不让他们在任务途中死去。

像仲白这么照顾他们的还真是少见。

仲白被负责人那炙热的眼神看得浑身一个激灵,他这是想干什么?

“只能给你一根啊!”仲白强调道,“我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会拔自己羽毛的人!”

负责人更感动了。

顶着负责人那渗人的目光,仲白像逃一样冲进了竹林里。

原本她还想着要不要再完善一下自己对付那个鬼人的计划之后再进竹林,但目前看来,还是远离负责人这件事更重要。

这个家伙肯定是在觊觎她的羽毛!

没有经过打理的野生竹林肆意生长,竹根突起于地面。

仲白寻着空气中那股怪异的气息,顺着气息的浓度向竹林深处摸了过去。

越往深处走可见度越低,竹叶几乎将所有阳光都拦了下来,这让仲白感到不太舒适,她还是更适合太阳底下的生活。

就是这里了,仲白停下了脚步,这里是那股怪异气息最浓厚的地方。

眼前是一片石壁,石壁上有一个小小的洞窟,气息的源头便没入洞窟之内。

仲白站了一会儿,眉头微皱。按理来说,如果那个鬼人真的在这里的话,此时的他应该已经感受到她的气息了才对。

她刚才可没有丝毫收敛自己的气息。

可为什么那个鬼人毫无动静?

仲白踏入洞窟之内,刚一进去,一座硕大的棺材便出现在她的眼前。

棺材边上还堆放着一堆有些发臭了的鸡骨头和杂乱的鸡毛。

见此仲白心底微微讶异,难不成是黄鼠狼成精了吗?

不对呀,黄鼠狼也不住棺材里啊!

等了半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仲白干脆走到那异常气息最浓厚的棺材边上,一把掀开了棺材盖。

她低下头,和棺材中身板挺直,规规矩矩躺在里面的僵尸来了个对视。

双手平放在胸口,正准备开始睡觉的僵尸一脸懵逼地看着闯入自己家中的仲白,“刷”的一下跳了起来。

“呔,你是何人!为何是闯入洒家的洞窟!”僵尸的声线意外的清亮。

仲白挑眉,还是个女僵尸。

“你就是最近在山上游荡的那个鬼人吧,你闲着没事去山下吓人干什么?”

“哼,洒家做事何须向你多言语,你等速速离开,莫要扰洒家好眠。”僵尸双手背在身后,气势倒是很足。

仲白的嘴角稍稍抽搐,她怎么觉得这个僵尸的说话方式这么奇怪啊。

“你不去山下吓人谁管你,行了,跟我去妖管局备案去。”

“莫要再多说了,洒家听不懂人话。”僵尸倔强的转过头,身子却悄悄转向洞窟口的方向,随时准备着逃跑。

她能感受到来着仲白身上的那股压迫力,她不是她能对付的人。

僵尸刚一动作,仲白便察觉到了她的意图,瞬间出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果然啊,像你这种不听话的还是得先打一顿才行!”仲白懒得继续和她纠缠下去了,决定速战速决。

汹涌的灵气瞬间在小小的洞窟中爆发开来,和太阳同出一源的灵气对阴晦的僵尸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绝杀之物。

前后不到五分钟,嚣张的僵尸便双手搭在膝盖,乖巧坐在棺材板上一动不动。

“仲白大人,奴家才一见您便觉得亲切极了,若不然,咱俩结为异性姐妹,这才算成全了奴家的心愿。”

她一个弱鸡僵尸是靠什么才能活了这么多年,还不是靠跪的够快!

识时务者为俊杰,仲白刚放出灵气还没动手呢,她就已经二话不说当场认输了。

“说人话。”仲白按了按眉心,头疼道。

“大佬,求罩!”僵尸一把扑在了仲白腿边,抱着她的大腿不放手,哭诉道,“我也不想去山下面晃悠啊,我是真的没吃的了!”

“山里面那些动物太精了,我一个都抓不到,只能去山下偷两只鸡来维持生活,我也不是光拿东西啊,我还给他们留钱了呢!”

“你哪来的钱?”仲白的关注点歪了。

“我看他们上坟的时候喜欢给埋在里面的人烧钱,我当年也埋在那里啊,偷偷拿两张不过分吧……”僵尸弱弱解释道。

“我去偷鸡的时候还特地把数额最大的几张给他们留在里面了呢。”说到这里,僵尸又理直气壮起来,“我一共也没几张钱,全给他们了,他们还想怎么样!”

想起村子里的人因为那几张纸钱被吓得夜不能寐的样子,仲白顿时无语:“你可闭嘴吧你。”

不扔那几张纸钱还好,村子里的人也不会闲着没事大半夜跑出来被她吓个半死。

看着僵尸那一副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的表情,仲白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她来的时候都已经做好大战一场的准备了,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戏剧性的结尾。

仲白无奈的看了一眼僵尸,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僵尸。”僵尸满脸乖巧道。

“我是问你的名字,不是问你的种族!”

“我真的叫姜师,生姜的姜,师长的师!”姜师辩解道。

仲白被哽了一下,什么样父母会给自己女儿取这么个名字啊?

不对,应该说她的父母真的很有先见之明,瞧瞧,这不是就变成僵尸了吗。

“走吧。”仲白叹了口气,“我带你下山去妖管局里登记,以后不要再吓人了。”

“那你们给饭吃吗?”姜师犹豫了半天,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一个星期起码也得给我吃一次鸡肉吧。”

她底气不足道:“不给的话,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

“放心吧,你暂时还吃不垮妖管局。”仲白直接掏出手机给负责人打了个电话,“事情已经解决了,你去带一套换洗的衣服过来,随便什么衣服,能穿就行。”

“好的,衣服马上送过来。”电话那头的负责人恭敬道,心下微惊,这也才一个小时吧,这么快就解决了吗?

等了片刻后,负责人再次给仲伯打了电话,告知她衣服已经准备好了。

仲白也不怕姜师逃跑,转身出洞窟去负责人那里把衣服带了回来。

姜师在这方面倒还不算蠢,她知道自己不可能逃出去,所以干脆放弃了逃跑的想法,蹲在洞窟里等仲白回来。

“你把衣服换上吧,我等会带你下山。”仲白将衣服扔到了姜师的手中。

姜师倒也不避讳,直接当着仲白的面开始换起了衣服,仲白则是走到了姜师的身后,捞起她那因为完全没打理过而变得跟枯草一般的杂乱发丝,手上冷光一闪,下半截已经分不开的发丝便落到了地上。

仲白去拿衣服的时候已经通知过了负责人,让他找几个人进洞窟里把姜师接下去。

姜师是肯定不能跟他们一起进村子的,不然他们可解释不了为什么上山的时候只有两个,下山的时候就多了一个出来。

他们是来掩饰这件事的,可不是为了把这件事公之于众。

叮嘱了姜师几句,让她坐在洞窟里乖乖等妖管局的人过来之后,仲白便和负责人汇合,继续去村子里面拍摄靠近科学这档节目。

听完仲白讲述的事情经过,负责人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后拨通了后勤的电话。

“对,你们去找一个纸扎人过来,再带点纸钱,到时候往山里藏一下,没错,就是你说的那样,动作要快!”

回到村子里的负责人很遗憾地向村长表示,他们并没有在山里面碰见他们所说的鬼人,决定等天黑了之后再进山里看一遍。

此时的节目组已经在村子中收集了足够的素材,就等夜晚的揭秘时间段了。

天色刚暗下去,节目组便带着几个胆子大的村民一同进了山。

在节目组的刻意促使之下,村民们再次见到了让他们胆战心惊好几个星期的鬼人,还没等他们开始害怕呢,在镜头面前客串主持人的仲白便向着鬼人走了过去,一把将它从竹林中扯了出来。

“这好像只是个纸人。”仲白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开口道,“难道这就是你们之前见得到的鬼人吗?”

轻飘飘的纸人身上绑了几个氢气球,纸人身下系了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一些纸钱。

仲白一松手,纸人便被氢气球带着在离地面不远的地方缓缓飘动,塑料袋里的纸钱也时不时的漏两张出来。

见此,村民们当场懵了,原来他们这段时间里害怕的就是这个吗?

人形,会动,还会撒纸钱,的确和他们那天晚上看到的鬼人一模一样。

“这,这,我们村子里怎么会有纸人呢?”村民疑惑不解道。

“放心,这件事我们会深入调查的,一定会把那个恶作剧的人找出来!”真正的罪魁祸首义正言辞地开口道。

亲眼见证了事实被揭露的村民们大大松了口气。

“我就说嘛,怎么会有鬼呢?这都是封建迷信!”被鬼吓得好几宿睡不着觉的村长哈哈大笑了几声,“我之前就说让你们不要瞎想吧!这很显然是有人在搞事情啊!”

到了最后,妖管局还似模似样的安排了个罪魁祸首—— 一个闲的没事做,随手扎了个纸人放到外面吓人的寿品店老板。

为了让事情更合理,警方那边甚至还把寿品店老板抓进去关了两天。

录制节目的最后,仲白笑着对镜头说道:“所有异常背后的事实都只是人们的臆想猜测罢了,鬼神的背后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纸人,世间没有妖魔鬼怪,请大家相信科学!”

讲个笑话,一个非人生物在这里向大家宣传不要封建迷信。

负责人心底疯狂吐槽,表面上却是一脸严肃得向村民们宣传着要相信科学,不要自己吓自己。

早已被妖管局的人送到镇上的姜师和仲白一起坐上了回程的车,途中一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说到兴奋的时候还冒出了她那的莫名其妙的口音。

“这糖水怎的如此浑浊,莫不是坏了吧?速速拿开,洒家才不喝这腌脏玩意!”姜师一脸嫌弃地看着妖管局工作人员递来的奶茶。

“你这究竟是哪里学来的话?”仲白忍不住开口问道,这味儿也太重了吧。

面对仲白,姜师倒是不敢放肆,乖巧回应道:“我刚从地里爬出来的时候跟一个男人学的,我觉得这么说话还蛮好听的,就记下来了。”

关于生前的记忆她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变成僵尸后重新学的,就连现在说的普通话也是偷偷跟村长学的。

“在外面的时候,你还是尽量说普通话吧。”仲白头疼道。

“好的!”姜师点了点头,可在她情绪波动大时,还是会不自觉的回到原先的粗犷口音。

在工作人员的强烈建议下,姜师最终还是勉强喝散了一小口奶茶,随即她脸色突变。

好好喝!

姜师闭嘴了,开始疯狂吨吨吨!

她之前没敢开口说,但仲白也看出来了她的身体一直处于长时间吃不饱的虚弱状态,所以她特地和工作人员提了下,让他们下车买点东西给姜师路上吃。

工作人员也没想太多,只按着正常成年人的份量准备了一份午饭,毕竟此时的姜师看起来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他还怕那一份饭她吃不完呢。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姜师在试过奶茶之后,双眼放光地盯向那份饭,几分钟之内便解决完了工作人员买来的所有食物,甚至连他带着准备路上吃的小零食都被她拿过去吃了。

随即,姜师用一幅渴望的眼神看向工作人员。

救救孩子,孩子没吃饱!

作者有话要说:  姐妹们速速留言,莫要寒了洒家的心啊!(滑稽)

感谢在2021-09-05 23:56:11~2021-09-07 00:04: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雾澪 100瓶;lenorenn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