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姓名。”工作人员看向姜师开口问道。

“姜师, 生姜的姜,师长的师。”吸取了仲白的经验,姜师这次将自己的名字说的很清楚。

“性别。”

“……女。”

似乎看出了姜师脸上的无语, 工作人员开口解释了一句:“之前有喜欢男扮女装和女扮男装的妖怪过来登记过, 所以我们都要特意问一遍, 以免弄错了。”

“年龄。”

说到这个,姜师有些扭捏起来, “三, 三百零二岁。”

随后, 工作人员又向姜师询问了一些信息,姜师都一一回答了。

工作人员收集好信息表, 笑着对姜师开口道:“局长和仲小姐在左边走廊的第一间会议室里等您, 您快过去吧。”

姜师快步向会议室走去。

会议室中一片狼藉, 仲白和局长坐在唯一完好无损的沙发上互相对峙着。

“之前你让我去出任务的时候可没说过有这么回事等着我。”仲白开口道,“我拒绝!”

“我连自己都养活不了呢,怎么可能再养一只僵尸!”

局长盯了仲白好一会儿, 随后放下了手上的茶杯,淡淡道:“她的生活费我们负责, 另外, 一个月再给你加一万的工资。”

“成交!”仲白瞬间换了一副面孔。

看见仲白这副样子, 局长哪里还不明白, 她就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他嘴角抽搐:“妖管局给你的工资也不低啊, 你怎么还能穷成这样。”

“你懂什么?”仲白反驳道,“保养羽毛不要钱的吗?你以为我们金乌的羽毛都是天生这么柔顺的?还不是靠钱砸出来的!”

以往仲白从来没有过这种烦恼,作为种族中唯一的幼崽,大金乌们几乎把所有金库都开放给仲白任意使用。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大金乌们全部飞升, 那群不靠谱的家伙们忘记把金库地址告诉仲白了。

一夜之间,仲白彻底沦为赤贫阶级。

由奢入俭的日子可不好过,尽管妖管局给她的工资不低,但对仲白的消费来说还只是一点毛毛雨罢了。

局长按了按眉心,他就搞不懂了,仲白现在也不用以原型示人,怎么还是对她的羽毛那么执着。

也就是仲白不知道他现在的想法,要是她知道了,肯定要狠狠嘲讽局长几句。

你头上也没几根头发,还不是当个宝似的护着。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局长:“请进。”

姜师从门口探出头,快步走了进来:“外面那个人说你们找我。”

“是的。”局长和蔼的对姜师笑了笑,“你还不太了解现代,所以我们不能放任你一个僵尸在外面自己生活。”

“经过局里的商讨,我们最后决定让你跟仲白生活一段时间,等你真正适应了现在的生活之后,就可以自主行动了。”

每一个来登记的妖怪都有这么一段经历,这也算是另一层的防护,不仅是为了引导他们在现代的生活,更是为了考核他们的危险性。

姜师侧过头看向仲白,兴致勃勃的问道:“那跟你呆在一起的话,我还能喝那种糖水吗?”

“放心,你想吃什么想喝什么都可以。”仲白露出了一脸笑容,“你的生活费用是由局里负责的,你说是吧,局长?”

看着仲白脸上那熟悉的表情,被她算计过不知道多少回的局长心底警铃大作。

这家伙又在给他挖什么坑?

他在心底盘算起了仲白刚才那句话有没有什么问题,想了半天也没找出什么疑点。

局长迟疑着点头应了下来:“没错,你的生活费用是由妖管局里负责的。”

“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自己点外卖吃了!”姜师惊喜道,点外卖这件事还是刚才那个工作人员教给她的。

“当然。”局长大方的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姜师。

就这么个小姑娘能吃多少东西,他还不至于那么吝啬。

五分钟过后,局长僵着一张脸,看着疯狂按着手机屏幕的姜师。

“姜师啊,你这是点了多少份外卖?”

“五十份啊!”姜师随口道,“局长,你别急,再等一下,我准备点一百份的。”

说着,她又低下头和套餐数量后方的加号作战起来。

好麻烦啊,为什么不能直接选择一百份呢。

局长整个人都不对劲了,一份炸鸡套餐二十块钱,一百份炸鸡套餐就是两千块钱,说起来好像也不多……

不多个鬼啊!这才一餐饭就两千块钱,长此以往下去,她得吃掉妖管局多少资金!

局长的内心小人疯狂伸出尔康手,恨不得抢过被姜师拿在手中的手机。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作为局长,他只能眼含热泪的看着姜师点外卖。

“多吃点好啊,多吃点好长身体。”

“我已经点好了。”姜师乖巧的将手机还给了局长,对于给她投食的人,她一向都很友好。

明明是三个人的场合,伤心的却只有局长一个人。

哦,不对,应该说还有一个被波及到的人也在默默的痛苦着。

李俊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出问题了,这他妈是什么?一百份炸鸡套餐?

他当场戴上痛苦面具,他只不过是随手接了个外卖单子,准备趁吃午饭之前再赚一单。

现在可倒好,他干脆改名叫送货员算了。

这究竟是哪个神仙点的单子啊!

目前看来,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那个人的备注里写明了,送到之后会给另算配送费这件事。

炸鸡店的员工热火朝天的开始给大客户打包炸鸡套餐,李俊则是板着一张死人脸坐在店子里。

他看了一眼面前越堆越高的外卖盒,又看了一眼和这些外卖盒比起来显得娇小的小电驴,他再次绝望了。

果然,痛苦的只有他一个而已。

40分钟过后,找自己老伙计借了一辆小三轮的李俊呼哧呼哧的蹬到了妖管局的门口。

他跟卸货似的,把三轮车厢里的炸鸡套餐全部搬了下来。

收到炸鸡的姜师让妖管局的员工们见识了一次什么叫深渊巨口。

从这天之后,妖管局的工作人员们再也没有点过一次炸鸡。

看都看腻了。

“我吃完了。”姜师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面前已经被她扫空的外卖盒。

她其实还可以再多吃点,但今天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总还是要给局长留个好印象的。

可不能让他以为自己是个大饭桶。

局长:……你开心就好。

姜师已经算是个活死人了,对食物的需求也只是要从中获取能量罢了,然而,能量这种东西是可以储存在体内的。

这么算下来,姜师的胃就是个无底洞,就算是吃饱了,她也能再吃一顿,不为别的,就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该死的,他之前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局长心底默默流泪。

看着一旁哈哈嘲笑他的仲白,局长不平衡了。

怎么可以只有他痛苦呢,必须要带着仲白一起痛苦才行!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刚刚成年对吧?”局长突然想起了上级跟自己提过的一件事,笑眯眯的向仲白开口问道。

“是啊,怎么了?”仲白满脸警惕的开口道,看局长这副样子就知道他没想什么好事。

按照金乌的年龄阶段来算,仲白最近确实是成年了。

“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是时候该找个男朋友了吧。”局长笑眯眯的开口道。

仲白:……前一秒还说她刚快成年了,现在就说她老大不小的。

呵,善变的男人。

“这个是你的家长们飞升之前特地叮嘱过我们的事,作为长辈,我们还是很关心你的个人问题的。”

金乌一族向来脑子一根筋,对象这种事情大多是族里安排的,要是靠他们自己去找的话,那金乌一族早就灭族了。

大金乌们也很操心仲白的个人问题,但那时候他们都快飞升了,等仲白成年时,他们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自然没办法为仲白分配对象。

所以他们特地联系了国家,十分郑重的将这件事托付给了他们。

原话是这样的:

“仲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她就是个傻子,要是没人管她的话,她也就是个单身到飞升的命了。”

“为她找对象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

听说金乌有灭族的可能性,被紧急联系过来的国家高层人员:搞了半天,居然是让我们当红娘?!

作为金乌一族的大事,国家自然不可能忽视这一点。

于是,妖管局局长在上个月就接到了通知——催婚。

不止是仲白,所有成年的妖怪们全部都要催!

人生第一次接到这种任务的局长:你他娘的把我们妖管局当什么了!

上层:今年分配给你们妖管局的资金加倍。

局长:笑死了,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吗?呵,你们不用多说了,我们妖管局对于妖族同胞的个人问题当然是很关注的,这件事我们接了!

答应的很爽快,但事后想起来,局长还是有些后悔了。

别的妖族先不提,单看仲白。

按金乌一族的成长速度来看,她只是刚成年,但她也活了几乎有上千岁了。

据妖管局了解,仲白这家伙在这上千年里脑子基本就没开窍过,别说喜欢的人了,她连这个概念都没有。

听到局长的这一番话,仲白再次回想起了自己被大金乌们支配的恐惧。

当年她就一直在被催着找对象,好不容易等大金乌们都飞升了,没想到妖管局这里又开始了。

然而,当着局长的面仲白当然不可能露怯,她嘴硬道:“不就是个对象吗?说的跟谁娶不到似的!”

“我就是要求太高了,所以才一直没找到而已。”仲白镇定道,“放心吧,这件事你们不用管,我自己心里有数。”

“我先带姜师回去了。”仲白站起身,向着会议室外面走去。

她才刚踏出会议室,便听到了局长在里面那幸灾乐祸的笑声。

对局长这副样子很不爽的仲白在门外大喊了一声:“别忘了每个月把姜师的伙食费给我!”

还没高兴两秒的局长又想起了姜师这个大坑。

“我都记着呢。”他咬牙切齿道。

今天的局长和仲白依旧在互相伤害。

………………

“以后你就跟我住在一起吧。”仲白将姜师带回了公寓,指了指左边上的次卧,“你可以睡在这里。”

没有等到姜师回应的仲白有些疑惑,转身看了过去,看见的却是蹲在八戒边上,默默盯着它流口水的姜师。

仲白一把拉起了姜师:“这个不能吃!”

她眼含警告的看了一眼姜师:“要是你趁我不在家的时候对八戒动手的话,我就把你给吃了!”

看八戒就像是在看炸猪排的姜师应了一声。

“放心吧,我是不会对炸猪,咳咳,我是不会对八戒动手的。”

听到她的话,仲白更不放心了,她之后还要去剧组拍戏,到时候就只能放姜师一个人在家里,那样的话,八戒就危险了。

“姜师,你到时候跟我一起进剧组。”转息之间,仲白便做下了决定。

到时候她就跟别人说姜师是她的助理。

姜师对现代的生活基本毫无了解,唯一知道的那些,还是从偶尔上山的驴友们那里偷听到的。

好在教她熟悉现代生活这件事并不归仲白管,妖管局也不可能把这些琐事交给仲白。

这些事有专门的人员来负责,仲白只需要看管住姜师就够了。

尽管姜师在面对仲白时总是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但追根究底,她还是一只僵尸,必须要有更强大的存在来管制她。

……

第二天一早,顶着两个硕大黑眼圈的仲白开了门,满脸欣喜地将姜师交到了带她熟悉现代生活的工作人员手上。

天,她终于要解放了!

她昨天不过是把妖管局配发的手机交给了姜师而已,谁知道姜师在了解了上网方式之后瞬间化为了网瘾少女。

大半夜里抱着薯片袋子看剧看的哈哈大笑。

凌晨两点,仲白都快要睡着了,床边上却突然冒出了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

吓得仲白当场从床上跳了起来。

“你又要干什么!”

姜师抱着平板蹲在仲白的床边上,眼睛里是仲白读不懂的火热。

“你演的那个综艺好好看哦!”

“你还有没有演过别的啊!我还想看!”

仲白深吸了一口气,在心底告诫自己,她还是个孩子,你要冷静啊!

“没有了,你给我赶紧去睡觉去。”

“我晚上都不睡觉的。”姜师拉住仲白的袖子,开始左右晃荡起来,“还有没有啊,我还想看!”

“没了,就那两部综艺,你想看综艺的话看别人的去!”

“不,我就想看你演的!”姜师当场开始耍赖,“我就要看你演的,就要看你演的!”

仲白的怒气都要实体化了,再次在心底告诫自己。

她还是个孩子……千万别放过她!

被仲白一顿打之后,姜师终于安分了,安静如鸡的被仲白拎着衣领,扔回了次卧的床上。

世界终于恢复安静了,仲白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五分钟过后,她再次睁开了眼睛,神志无比清醒。

艹,睡不着了!

……

把姜师交给了工作人员,睡眠不足的仲白在沙发上躺尸。

此时,一通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仲白从沙发上坐起来,接通了电话。

“白宇,你找我干什么?”

“你猜我现在在哪里?”白宇神秘兮兮的开口道。

“走开,明明说好了我先给仲白打电话的!”孙紫的声音出现在了电话的另一头。

二人争吵片刻,最终还是孙紫把电话抢了过来。

“仲白,我们来找你玩了!你现在在哪里啊?”孙紫兴奋道。

她的剧组已经杀青了,刚一杀青她便提着行李箱向仲白所在的城市冲了过来。

谁想到白宇居然知道了这个消息,连夜坐飞机一同跑了过来。

孙紫幻想中的快乐双人游再次破灭。

“我现在在公寓里,你们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找你们。”问清楚孙紫和白宇所在的地点之后,仲白换了身衣服便出门了。

新开业的商场人流量很大,仲白都快绕晕了头。

正当她准备给孙紫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在哪个入口等她时,马路对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在这里!仲白,我们在这里!”站在商场门口的孙紫向仲白招手。

仲白快步向二人走了过去。

“你们俩怎么一起过来了?”

仲白还以为这两人一直不对付呢,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是那样。

她欣慰地开口道:“看来你们两个的关系变好了不少啊!”

听到仲白的话,白宇和孙紫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

下一秒,咦——

二人同时转过了脑袋,露出一脸嫌恶的表情。

这是他们今年听过最可怕的鬼故事。

笑闹了一会儿之后,三人一致决定去市里新开的那家很有名的火锅店聚餐。

如果问他们三个,什么是最快乐的事?

那当然是在经纪人看不见的地方放肆吃火锅了!

锅底必须点最辣的,蘸碟都得是干辣椒!

餐桌上,孙紫开始吐槽起了自己那个剧组的奇葩制作人。

“那家伙简直就是有毛病,他又不是导演,还非要在那里指挥我们,让我们演出他想要的感觉来。”

“他是怎么要求你们的?”仲白好奇道。

“他给我提的要求是纯洁中带着些许诱惑,开朗中带着些许不甘,严肃时也不失活泼。”

“可我演的那个角色是个亡国的公主啊!上面那些要求和这个角色有半点关系吗!”

那一天,孙紫初次面临了被制作人支配的恐惧。

“别提了。”仿佛被勾起了什么痛苦的回忆一般,白宇开口道,“我的经纪人怕不是也有点毛病,他居然想让我在演唱会上跳舞。”

谁不知道他白宇是出了名的四肢不协调。

然而他的经纪人却一脸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表情,然后给他安排了个舞蹈老师。

这一个月内,他每天都在和舞蹈老师相互折磨,谁也不肯放过谁。

“说到这里,仲白你最近都在干什么?”孙紫好奇地看向仲白。

“剧组里面最近没我的戏份,我就去接了个节目。”仲白开口道。

“什么节目啊,是哪个综艺吗?”孙紫兴奋起来了,她平时就很喜欢看综艺,现在自己的好友上综艺了,她肯定得支持一下啊!

“我不知道你看没看过这种类型的。”仲白一脸不太好描述的表情,迟疑道。

“你放心吧,大部分的综艺节目我都看过!”

“不,不是综艺。”仲白摇了摇头,“是另外一种类型的节目。”

“什么节目?”

“你听说过靠近科学吗?”

一旁喝着酸梅汤解辣的白宇当场喷了出来。

“你是说那个,数百头母猪为何半夜惨叫,小卖部为何频频失窃的那个靠近科学吗?”白宇一脸震惊道。

那档节目还会邀请艺人的吗?!

这已经触及到白宇的知识盲区了。

“不是。”仲白按了按眉心,“我就是去客串了个主持人而已。”

“这个节目什么时候播出?”孙紫好奇道。“听着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大概明天就会播了吧。”仲白回忆了下负责人当时告知她的时间,开口道。

师父主持的节目明天就要开播了,他当然得支持师父,白宇立马拿起了手机,编辑了一条微博发了出去。

见此,孙紫也不甘落后的拿起手机为仲白宣传起来。

自己都忘了宣传一下的仲白,在看见二人的举动后陷入沉默。

莫名感到惭愧。

仲白干脆拿起手机,和二人一起发了一条宣传微博,好歹也是她主持的节目,总不能别人那么积极的帮她宣传,她自己还在一旁摸鱼吧?

——快看,白宇在微博上发了张照片!孙紫和仲白也在哈哈哈,小山村三人组又聚齐了吗!

——仲白和孙紫也发了一样的微博哎!

——等等,你们难道没发现他们的配文很奇怪吗?让我们一起观看明天的靠近科学,一起感受科学的魅力,这又是什么新套路?

——是我想的那个靠近科学吗?老太裸死街头,母猪半夜惨叫的靠近科学???

——大数据时代好可怕,没想到我喜欢看靠近科学这种事都暴露出来了。

——说起来,明天的靠近科学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怎么三个人都宣传起了这一期节目。

——卧槽,你们快去看靠近科学的官博,刚刚发微博了,明天那期靠近科学的主持人居然是仲白!

——我麻了,为什么我粉的这个女人画风总是这么清奇,正常的女明星会去靠近科学里当主持人吗?

——哈哈哈哈,你可以永远相信仲白,仲白从不让你失望!

靠近科学:【偏远山村为何鬼影重重?漫天纸钱又源自何人?敬请收看明日的靠近科学,让我们一起靠近科学,靠近真相。

感谢特邀主持人仲白】

作者有话要说:  睡觉啦!晚安!

感谢在2021-09-07 00:04:47~2021-09-08 00:22: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玄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玄 18瓶;阿鬼鬼 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