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43章 第 43 章

第43章 第 43 章


“哦, 我的上帝,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士,请问您是否愿意来我这里占卜一下呢?”由工作人员扮演的占卜师, 在街道上的小铺里向仲白招呼道。

仲白瞬间来了兴趣, 走上前开口道:“怎么占卜?”

“一百个金币占卜一次。”占卜师笑容灿烂地看向仲白, “您想要占卜几次?”

仲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口袋里的五个金币。

告辞!

不行,这个占卜师手里肯定是有线索的, 她得从哪里搞点钱来才行。仲白停下了在街上溜达的脚步, 转头向右方的小道拐了进去。

在跨越了大半个展厅后, 仲白走到了一间粉粉嫩嫩的屋子前方——那是公主的房间。

巧合的是,李军和薛七正你瞪我一眼, 我瞪你一眼地从公主的房间里走出来。

“你们也过来了啊!”仲白笑着向二人打了声招呼, 心里很清楚这两人来公主这里是来干什么的。

一定是打着和她一样的主意。

“仲白你也是来见公主的啊!”背对着薛七的李军对仲白使了个眼色。

仲白会意地对他眨了眨眼。

看到盟友给了自己回应, 李军十分满意,准备等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和仲白来交换一下线索。

“你先进去见公主吧,我继续去找线索了。”李军打了声招呼后便离开了。

送走了李军, 薛七又凑过来,低声喊了仲白一句:“你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放心。”仲白一脸我都明白的表情, “我现在来找公主就是为了这件事。”

看着仲白那副神秘兮兮的表情, 薛七误以为她心里已经有方向了, 连忙低声道:“等会儿你去我那里找我, 咱们俩把线索对一对。”

“没问题!”仲白十分肯定地开口道。

送走二人之后, 仲白快步踏进了公主的房间里面。

“这位美丽的公主。”仲白在心中组织着开场白,想着该怎么说服米诺站在她这一方。

“听说您最近在寻找真爱之人……”

看见仲白走进来,米诺整个人都跳起来了,连忙向着仲白走了过去。

“是的,没错, 我是在找真爱之人。”

仲白试探着向公主发出结盟邀请:“那您要不要考虑一下……”

她话还没说完呢,就被米诺打断了。

“不用考虑,就是你了,我觉得你就是我的……”

“滴滴!”窗口突然探了个人头出来,手中举着警报器。

是那个守在门口的公主的侍卫。

“注意人设,公主你有些偏离设定了,作为单纯善良的公主,你不应该对小偷这么友好。”

眼看着公主就要答应的仲白一口气哽在了喉咙里。

他妈的,怎么边上还有个人在偷窥?

刚想立即答应仲白的米诺只好咽回了还没说出口的言辞,继续维持自己人设开口道:“可你是个小偷。”

啊啊啊!为什么要让她拒绝仲白啊!她根本就不想拒绝啊!

米诺顿了半天,开口说出一句:“虽然你是个小偷,但我觉得你不是个坏人,你有没有什么苦衷呢?”

此时的米诺试图扭转局面。

仲白懂了,立马接话道:“您说的没错,我的确有苦衷。”

“是这样的。”仲白再次发挥自己胡编乱造的技能,“其实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偷。”

“我是守护这个王国的暗夜使者,神偷。”

“这个王国已经腐朽了,只有我才能挽救它。”

“王国哪里腐朽了,你能举个例子吗?”躲在屋子外面的那个侍卫再次探出头来,开口问道。

根本没编完整的仲白:怎么哪哪都有你?给我闭嘴吧!

“咳咳。”仲白低咳两声,“比如,比如……”

“比如通货膨胀!对,就是通货膨胀!王国的货币贬值的太厉害了,普通民众已经无法忍受这种危机了!”

“之前我碰见一个占卜师,他占卜一次居然敢要我一百个金币,金币都已经贬值成了这个样子,这让普通民众们哪里受得了!”

窗口趴着的侍卫:“可我觉得普通民众应该还算适应吧?”

已经想打人的仲白:“谁说的?我就是普通民众,我就适应不了!”

窗口趴着的人感受到了仲白发射来的死亡射线,默默的从窗口缩了回去,继续扮演着侍卫。

“你说的太感人了。”米诺一把捧起仲白的手,“我决定了,为了你,为了拯救这个国家的普通民众,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真爱之人了!”

“我会尽一切可能为你提供帮助的!”

“真的吗?那我太感动了。”仲白也跟着演,但还没演几分钟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意图。

“那你能把你的钱给我吗?”

直白的不带一丝掩饰,在窗外面偷听的侍卫都被仲白这渣的明明白白的话给搞蒙了。

就这么直接的吗?连掩饰都不掩饰了?

但很显然,米诺并没有在乎这些,她转身拿出自己的钱袋,塞进了仲白手中。

仲白接过钱袋,郑重的向米诺开口道:“放心吧,最后的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

从贫民转变为富豪的仲白兴冲冲的带着钱袋找到了占卜师。

“给我算一卦,就算金戒指的下落仲白将价值100金币的大金币放在了占卜师面前。

“当然,很荣幸为您服务。”占卜师收下了金币,装模作样的开始摆弄起了自己面前的水晶球,还很戏精的演出了一副痛苦的模样。

“哦,天呐,这次的占卜太困难了,就好像有整整一千只土拨鼠在我的脑袋里尖叫,你知道的,或许我得用一个月才能缓回来。”占卜师操着一口塑料翻译腔开口道。

“所以金戒指在哪里?”

“那是一个很可怕的地方,是堕落与欲望的根源,它让人臃肿肥胖,是的没错,女士,我劝你最好不要去那个地方。”占卜师神神叨叨的开口道。

仲白睁着一双死鱼眼看向占卜师:“说人话。”

“在甜品店,街角右转,谢谢。”

顺着占卜师的指路方向,仲白拐到了街角右边的甜品店中,成功的在一个蛋糕模型下方找到了一份信封。

【注意一下街边的植物】

信上面只有这么一句话,但好歹也算是一条线索了。

仲白收起信封,决定去薛七那里碰碰运气。

薛七正好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仲白过来后,连忙拉着仲白又躲进了房间中。

两个人偷偷摸摸的在那里对着线索。

“这是我找到的线索。”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仲白率先把自己找到的那份信封拿了出来出来。

“我这里也有一份线索。”薛七也拿出了一封和仲白手中信封一模一样的信封,他的那封信里的话比仲白的那份还要简单。

就只有两个字。

【黄色】

“这大概是让我们去找黄色的植物。”薛七瞬间把这两封信联系在了一起。

节目组布置场景时堆放了不知道多少种黄色的花朵,如果单单只有这两条信息的话,还不足以推断出金戒指的下落。

“再继续去找找其他线索吧。”仲白开口道。

“行,等过一会儿咱们再汇合!”

二人再次分头行动。

而这一次,仲白又避开了薛七的视线,找到了李军。

仲白拿出了信封,诚恳的看向李军:“这是我找到的线索,我们两个对一下线索看看吧!”

李军看仲白这么直接的拿出了自己的线索,自己也很爽快的拿出了刚找到的信封。

李军的线索简直比薛奇的还要离谱,上面就只有一个字。

【刺】

仲白心中立马有了方向,但面上却未显露半分,转而向李军问道:“你有什么想法吗?”

“这估计是让我们去找带刺的植物吧。”李军摸了摸下巴,向仲白开口道:“等会儿我们一起去外面看看,找一下有没有玫瑰花和仙人掌之类的东西。”

“行,那我先去找找看。”

手握三条线索的仲白已经成了在场嘉宾中掌握线索最多的人。

但其余的几位嘉宾对这一点都一无所知,他们到现在都还以为仲白是和公主一样的辅助角色。

薛七和李军还在沾沾自喜着,还好自己找到了这么一个靠谱的盟友,他们现在可是有两条线索了,别人一定赶不上他们。

就连导演都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开展。

当初节目编导设定这个角色时,只是为了在找线索的途中增加一点笑料,没想到仲白居然还能绝地反杀。

仲白一边应付这薛七和李军两人,一边带着米诺开始全场转悠,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节目组布置在展馆中的黄色仙人掌上。

在刚开始找线索时,她就已经大致记下了街道上有什么东西。

而同时符合黄色,植物和带刺的这几个特点的就只有仙人掌了。

有了米诺的帮忙,仲白很快便从一个隐藏在街角的黄色仙人掌盆栽下方拿到了一个小木盒。

“这就是那个黄金戒指吗?”米诺的好奇的看了一眼小木盒。

仲白将小木盒打开,里面躺了一个几乎有拳头大小的黄金戒指。

“这玩意是戒指?”仲白一脸的不可思议,“这是个黄金手环吧!”

国王是有巨人症吗?

“你现在要把戒指交到王座那边去吗?”米诺看向仲白,开口道。

按照节目组的游戏规则来看,只要仲白将戒指交到王座上,她就能在这个游戏之中获胜了。

但仲白却摇了摇头。

“先不急,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仲白的任务是要成为一个有钱人,她不清楚节目组对有钱人的判定是怎样的,但为了防止节目组作怪,她决定先把另外两个人的钱骗到手再说。

仲白将自己的计划跟米诺讲了一遍。

米诺有些担忧的看向她:“你准备拿金戒指去骗他们的钱吗,可那样你也只能骗一个人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仲白开口道,“我当然不会给他们真正的金戒指。”

她将木盒中跟镯子似的金戒指拿了出来,随后带着米诺走到街边的饮料摊旁边。

《另一个世界》这档节目是某著名饮料冠名商冠名的,节目组在布置场景时,自然也在街道上放了许多这种饮料。

美名其曰防止嘉宾口渴,实则是增加广告的出现频率。

“仲白,你是渴了吗?”米诺看着开了一瓶饮料的仲白,开口问道。

“不是。”仲白又开了一罐饮料,递给了米诺,“我只是需要这个。”

她晃了晃手中的饮料拉环。

“反正他们两个也没见过真正的黄金戒指是什么样子的,随便找个东西糊弄一下他们不就得了。”

赞助商最近推出的这款饮料是橙子口味的汽水,汽水罐子的颜色正好是橙黄色,拉环也是。

仲白掰断了两个拉环,只留下了那两个圈圈,随后在街边的装饰花坛里捡了两块鹅卵石,将拉环打磨了下。

“看,这不就有两个黄金戒指了吗。”仲白摊开手掌,两个细细小小的金属圈躺在她的掌心中。

看起来还挺像一回事的。

米诺被仲白这番操作给震惊了。

还能这么搞的吗?

为了伪装的更真实些,仲白将其中一个拉环放入了节目组用来装黄金戒指的木盒中,带着木盒找到了李军。

“军哥。”仲白小心翼翼的冲李军打了声招呼,“我找到黄金戒指了。”

“什么,你找到了!”李军连忙将仲白拉到了隐蔽的角落中,低声向她询问道,“真的吗?”

“是真的!”仲白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了节目组准备的木盒。

仿佛是怕他们找不到一般,节目组还专门在木盒上贴了四个大字——黄金戒指。

看到这个盒子李军就信了一大半,他连忙接过仲白递过来的木盒,打开看了一眼。

“节目组准备的这个黄金戒指怎么这么随便啊?”李军有些疑惑的拿出木盒中的小黄圈圈,还试图往手上套了一下。

小黄圈太小了,根本套不进去。

“就是一个道具而已,节目组估计就是随便拿个东西应付一下吧。”

“说的也是。”李军点了点头,最后有些感动的看向仲白,“仲白,我真没想到最后是你帮助我获得了游戏的胜利。”

“果然,咱们俩联盟就是无敌的!”李军一脸感动的开口道,他没想到仲白居然会直接把黄金戒指给他,要知道仲白也是可以用黄金戒指登上王位的。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最好的兄弟了!”李军锤了下仲白的肩膀,“也不用等之后了,我现在就把我的金币给你。”

拿到了黄金戒指的李军很爽快的将自己的钱袋塞在了仲白手中。

仲白还装模作样的推拒了一下:“之前不是说分我一半就可以的吗,怎么还全部给我了?”

“我要这些金币又没用。”李军摆了摆手,“有黄金戒指就可以了。”

仲白将“黄金戒指”留给了李军,把小木盒揣兜里带走了,她迅速遭到了薛七,故技重施一番。

“所以说这就是黄金戒指吗?”薛七打量着掌心中的小黄圈,“为什么我觉得这个黄金戒指长的这么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你当然会觉得眼熟了,仲白在心底道,背景上那么大一个广告牌挂着,你要是再看两眼,估计就能发现这个小黄圈和广告上的汽水罐拉环有点相似了。

明面上仲白当然不会这么说了,她看向薛七,开口道:“戒指不都长的差不多吗,说不定你以前在哪里看过同款的呢。”

“说的也是。”薛七接受了仲白的解释,最后,将黄金戒指塞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他看向仲白:“我就说咱们俩合作肯定会双赢的,这些金币在我手里也没用,就都给你吧!”

他爽快地将自己的钱袋给了仲白。

仲白笑眯眯的接过了钱袋,再次塞在了自己的口袋里面。

她心中庆幸:还好她今天穿的衣服口袋比较深,不然都装不下这么多钱袋了。

——————

场景最中心的王座就是上交黄金戒指的地方。

李军和薛七二人在王座附近相遇。

二人同时向对方骄傲的哼了一声,一同走上了王座。

“你上来干什么?没找到黄金戒指是不能登上王位的。”李军诧异地看了一眼薛七。

“我还想问你上来干什么呢。”薛七同样疑惑地看了一眼李军,“黄金戒指在我手上,这次是你输了,放弃吧!”

李军:“你说什么?”

李军:“黄金戒指不是在我手上吗?”

薛七傻眼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军拿出了自己的黄金戒指:“黄金戒指是在我手上啊!”

“那如果你这个是黄金戒指,那我这个是什么?”薛七拿出了个一模一样的小黄圈。

“怎么还有两个黄金戒指,难不成是有什么隐藏剧情我们没发现吗?”

二人瞬间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们丝毫没有怀疑仲白,毕竟仲白的这些操作不是正常人能想象到的。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仲白带着米诺晃悠到了王座边上,向二人开口问道。

“我们好像发现隐藏剧情了!”李军一脸认真地看向仲白。

“没想到节目组这次居然玩的这么大,还弄出了双生子的剧情。”

“是啊,节目组真是太狡猾了,居然连一点线索都没告诉我们。”薛七同样抨击起了节目组。

这是他刚才和李军商量一番之后,商量出来的结果。

一定是节目组隐藏了部分剧本,这才导致了两个黄金戒指的出现。

说到这里,李军还吐槽了节目组两句:“这个背景设定的倒是挺好的,但怎么能一点线索都不给我们呢,这谁想得到啊?”

“是啊是啊,这个bug也太明显了吧,节目组的编导到底是怎么想的?”

节目组:又是风评被害的一天。

“噗嗤!”听完了二人推理的米诺忍不住笑了出来,她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能自我脑补到这个程度。

还脑补出了一个双生子的剧情。

仲白一手握拳,挡住嘴低咳两声。

“这件事你们可能有些错怪节目组了。”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双生子剧情。”仲白向着王座走了过去。

“那怎么解释我们两个都有黄金戒指这件事呢?”百思不得其解的李军开口问道。

这不合理啊!

在他们说话的这个档口里,仲白已经走上王座。

“其实这件事还是蛮好解释的。”仲白看向李军和薛七开口道。

说着,她将口袋里的大金镯子掏了出来,放在了王座之上。

随着仲白的这个动作,广播里响起了一阵喝彩声。

【恭喜仲白登上王位,小偷和公主这一方获胜】

李军瞪大双眼,不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仲白,仿佛再说我把你当好兄弟,你居然用一个假戒指来骗我

他这边还没来得及控诉仲白呢,薛七那边先开口了。

“仲白,你是用了个假戒指来骗我吗!”薛七一脸控诉的看向她。

“是啊!”仲白爽快道。

“等等,等等!”李军连忙打断了二人的对话,他看向薛七,“你的那个假戒指也是仲白给你的?”

“难道你的也是?”

此时一个有些离谱的想法在李军的脑海中冒了出来:“小七啊,你不会也和仲白合作了吧?”

“难不成军哥你也和她合作了?!”

二人对视一眼:瞳孔八级地震。

好了,一切事情都已经很明了了,他们以为自己找到了个好盟友,没想到是找到了个双面间谍。

“仲白,你演我!”

在后台围观了仲白所有操作的导演,忍着笑走了出来。

“首先,我要为我们节目组辩解一句,我们的剧本是很合理的,并没有什么双生子之类的bug。”

他还在对之前薛七和李军二人控诉他们节目组剧本有问题的事情耿耿于怀。

但此时的李军和薛七的人却已经没有心情理会导演了,他们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真的是他们太好骗了吗?

李军的心情尤为复杂,毕竟这是他第二次被仲白骗了。

上次是大呲花事件。

“这次游戏结束之后,还有一个小任务等着大家。”导演先将奖品交给了仲白,随后看向其余几位嘉宾开口道。

“我们节目组希望各位嘉宾能给各自的粉丝们录制一段视频,视频内容你们可以随意发挥,但人设要按照我们节目组设定的来。”

“还是之前那个人设吗?”仲白开口问道。

“不是,是新的人设,这是我们节目组精心挑选过的。”导演再次让工作人员搬出了那个眼熟的黑箱子,笑眯眯的开口道,“各位,来抽人设吧!”

米诺抽到的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冷酷冰山人设。

薛七的手气也不错,抽到了个温柔和善。

但到李军这里时,画风就开始走偏了,他缓缓念出了纸条上属于自己的人设。

“哭包。”

……

“哈哈哈哈哈哈哈!!”在场众人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声,外表十分硬汉的李军要出演哭包人设,还能有比这更搞笑的吗?

仲白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看来军哥你的运气也不怎么样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抽出了属于自己的人设。

看见人设的她笑容逐渐消失。

——霸道油腻

作者有话要说:  仲白瞳孔收缩:轮 到 我 了 !

感谢在2021-09-15 00:49:20~2021-09-16 00:57: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听说 20瓶;霉泥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