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52章 第 52 章

第52章 第 52 章


“组织上把给金乌找对象这件重要的事情交给你, 不是让你在这里无所事事地喝茶的,你根本就配不上妖管局局长这个位置!”男人声嘶力竭的训斥着办公桌面前的妖管局局长。

“这种事也不是我想管就能管的啊!”局长头疼的按了按眉心,好声劝解道:“她是金乌, 我总不能让她去相亲吧, 如果我真的给她安排了相亲, 你信不信她过来把妖管局都给我拆了。”

“这都是借口!”吴崇提高声音道,“她不能去相亲, 你难道还不能安排男人去接触她吗?”

“金乌都多大了, 到现在还没谈过恋爱, 你觉得这合理吗!”

局长:这不能更合理了。

“吴崇啊,我知道你对我当上局长这件事有很大的意见, 但你不能从这方面迁怒我啊!”

“别的事情你怪我都还好说, 但金乌找不到对象这件事你可真的不能怪我。”局长说着说着都要为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受的委屈心酸落泪了。

他这些年来为了处理仲白留下的烂摊子, 可是费了不少心力,就连他的头发都……

哦,不对, 秃顶是之前的事情了。

局长摸了把自己茂密的秀发,自从仲白给他寄了生发液之后, 他的头发就开始疯狂生长。

生发液的确是很有用, 但也不是没有缺点, 至少在局长刚开始用生发液的那个星期, 他全身毛发都开始像打了激素一样疯长。

连汗毛都不例外, 局长差点把自己给弄成个毛猴。

在那段时间里,局长连妖管局都没来过,天天窝在自己的屋子里,生怕别人看见他之后去举报有动物园的猴子跑出来了。

看着面前喋喋不休训斥自己的吴崇,局长叹了口气。

吴崇是他的老同学, 当年在学校里的时候就很喜欢跟他争谁第一谁第二,因为局长自己本身不是个很活跃的人,所以在读书时期时更出名的是吴崇。

这让他们两个之间维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本来局长以为毕业之后,他们两个之间这种诡异的竞争状态就应该消失了。

但没想到吴崇和他在多年之后居然又同时被调任到了妖管局,局长在职务这方面还压了吴崇一头。

他是局长,吴崇是副局长。

这就让吴崇不服气了,这么些年来吴崇一直想立功坐上比局长更高一层的位置。

以往就算了,吴崇做的那些事局长都没什么意见,毕竟他了解吴崇,他不是个什么坏心眼的人,就算是和他竞争也是用光明正大的手段。

但这次吴崇准备做的事,局长真的不能不管了。

他居然想给金乌找个对象!

局长看向面前的吴崇,苦口婆心地开口道:“就算你真的想让金乌去相亲,金乌那边也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你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

“哼,只有你这种不懂变通的老头子才会想着用相亲来解决金乌的个人问题。”吴崇不屑一笑。

谁说给金乌找对象一定要让她去相亲呢。

难道就不能让男方主动吗!

“那你是什么意思?”局长不太理解的看了他一眼。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吴崇看了一眼局长,嘲笑道,“我肯定不会像你这种老古董一样,满脑子只有相亲这一个办法的。”

“你就等着我解决这个问题吧!”吴崇抬了抬下巴,转头离开了局长的办公室。

局长眼神复杂的目送吴崇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好吧,他迫害他不成,又要去迫害仲白了。

希望仲白能顶住吴崇层出不穷的骚操作。

局长沉默许久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算了,看在生发液的面子上,他还是提醒仲白一句吧。

他拨通了仲白的电话。

“仲白,你最近生活过的怎么样啊?”局长先开口寒暄了一句。

仲白被局长突如其来的电话下了一跳,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她谨慎地开口道:“你打电话来就是问我这个的?我最近的生活跟以前差不多。”

她开始疯狂回忆自己最近有没有闯什么祸。

“是这样的。”局长低咳两声开口道,“如果你最近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被什么奇怪的人找上门的话,你千万别理会他们。”

听到局长的话,仲白瞬间误会了:“怎么了,是有什么大妖又要出世了吗?”

也不怪仲白会误会,毕竟局长是知道她的身份的,能让局长都特地打个电话来提醒她的事情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仲白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什么大妖出世了,现在可能会来找她麻烦。

想到这里,仲白安慰局长道:“就算有大妖来找我麻烦了,你也不用担心我,我的实力你也是清楚的。”

“我不是跟你说这个。”局长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仲白说这事了,总不能告诉她说妖管局这里有个家伙虎视眈眈的盯着她,想给她找个对象吧。

这说出去妖管局的面子也挂不住啊!

“反正你最近注意一下就行了。”局长含糊了两句后挂断了电话。

仲白放下手机,面色逐渐严肃起来,她没有听说过近期会有哪个沉睡的大妖苏醒,可是能让局长这么紧张的,一定不是什么小角色。

她必须得提前准备起来了。

此时的仲白已经认定了近期会有大妖来找她打架。

她倒不是在担心打架这回事,毕竟在远古时期,妖怪们的交流方式就是二话不说先互锤一顿。

她只是在担心打架的时候会不小心伤到无辜的路人,或者损毁周围的建筑。

抱着一堆资料准备去找公关组谈话的李姐从仲白身旁路过,有些好奇的看向了她的电脑屏幕。

“仲白,你这是在干什么呢?”李姐仔细看了两眼。

为什么仲白突然要查周围有没有什么荒山野岭的地方?

“一点私事而已。”仲白随口糊弄道,她这是在为即将到来的约架做准备呢。

要是真有大妖找上门的话,她就把对方带到这些荒山野岭地方去打一架,那样也就不用担心打架的后续事宜了。

仲白这边在兴冲冲地为打架做准备,吴崇那边也开始开启了秘密会议。

“我已经调查过了,你们都有很多恋爱经验,对吧?”吴崇满脸严肃的扫视过面前的三位员工。

这是他在他手下的人中找到的恋爱经验最丰富的三个人,此次为金乌找对象的作战计划就得全靠他们了。

其他两人还好,坐在离吴崇最远之处的女生满脸茫然。

不是,为什么她一个母胎solo会被拉到这种会议当中?

女生弱弱的举起了手,开口道:“吴局,你是不是搞错了,我……”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吴崇给打断了。

“小孙,我知道你,你是在场三人中经验最丰富的那一个,这件事我之前已经从你的同事口中了解过了,听他说你每隔三天就会有一段新的恋情,由此可看出,你对找对象这件事很擅长。”

“我们这次计划的主要负责人将会由你来担任。”

吴崇这一番话说完,其他两个员工看小孙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是什么神人啊!居然能三天换一个对象!

平时特别喜欢看言情小说,看完了还会把其中的恋爱剧情跟同事口嗨一番的小孙沉默了。

她哪里是三天就能换一个新对象啊,她分明就是三天能看完一本言情小说好吧。

小孙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吴崇解释了,她没想到同事会把她讲述的小说剧情当成是她自己的恋爱经历。

她咬了咬牙,正准备跟吴崇坦白时,吴崇再次开口了。

“要是这次的计划能成功的话,你们所有人的奖金翻五倍。”

正准备表示自己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的小孙:“……吴局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用我丰富的经验来为你做出最完美的计划的!”

没有人能拒绝五倍的年终奖,没有人!

“很好。”吴崇欣慰的点了点头。

“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该怎么给任务目标找到合适的对象。”吴崇沉声道。

他先介绍了一下仲白的情况:“任务对象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对恋爱这方面似乎也没什么想法,她喜欢的类型我们暂时也还不太清楚。”

听完局长描述之后的三人:您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听君一席话,犹如一席话。

“女生大多会喜欢长相帅气的男人吧。”一位员工想了想后开口道,“我们可以安排一个长相帅气,出手大方又很会和女孩子聊天的人去接触任务对象。”

“这种类型之前也有人提议过。”吴崇沉声道,“但我觉得这不太行。”

“任务对象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小女生,她的人生阅历丰富,你说的这种男人对她可能没那么有吸引力。”

这种的也就只能忽悠下小女生了,对仲白的吸引力估计不大。

“而且任务对象在钱财这方面可能没那么看重。”吴崇再次补充道。

这一点就是吴崇不太了解仲白了,他觉得仲白活了这么多年,在钱财这一方面肯定是不缺的。

但他没想到的是,仲白手上的确有很多金库,但是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些金库的具体地点。

“您说的这个任务对象的人生阅历很丰富吗?”小孙迟疑着开口道。

这和她最近看的那本小说的女主设定差不多,她刚看的那本小说里女主在阅尽人生百态后对恋爱已经失去了兴趣,但没想到最终却被单纯善良的男主给打动了。

“既然目标对象的人生阅历很丰富的话,那她应该会比较喜欢那种单纯类型的男生吧。”小孙开口道。

“单纯类型的吗?”吴崇在心底考虑了片刻,听起来好像还挺有道理的样子。

“对。”小孙肯定的点了点头,“我们可以安排一个单纯的男人去接触任务对象。”

“任务对象既然已经阅尽了人生百态,那她肯定会对这种像白纸一样的男生感兴趣。”

“接下来再让他们多相处一段时间,男方在这段时间里对任务对象加强攻势,一切不就水到渠成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让他们两个有接触呢?”吴崇再次提问道。

仲白又不是那种很喜欢交朋友的性格,更不可能和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相处很长时间了。

“我们完全可以设定这样的见面场景。”小孙来了兴致,脑洞大开的提议道:“我们直接让男方这边失忆,再被目标人物救回家,这不就给了他们两个相处的机会了!”

“正常人应该不会随随便便带人回家吧。”吴崇皱了皱眉反驳道。

小孙沉默了,突然忘了这不是小说。

她当年看的那些小说里都是这个套路,被小说剧情给甜到头脑发昏的她,已经完全忘记了现实中这种事情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想了一会儿之后,小孙给出了解决方案:“可以让那个去接触着任务对象的人粘着她,失忆后的雏鸟情节之类的,让他表现出一副离开了任务对象就不行的样子。”

“这样他们不就可以长时间相处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吴崇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决定了,你们三个等会商量一下,做一套完善的方案给我。”

被五倍奖金给蛊惑了的小孙此时冷静了些,等等,他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

虽然说是帮助任务对象脱单,但这追根究底不就是骗人吗?难道目标对象以后就要和一个捏造出来的虚假男人一起生活吗?

小孙犹豫片刻后,向吴崇提出了这个问题。

“这种事你就不用担心了。”吴崇坦然道,“我们这个计划只是想让目标对象有个恋爱的想法而已,不会真的让人去和她谈恋爱的。”

他又不是蠢,怎么可能真的去骗金乌谈恋爱,他这只是为了测试金乌对这种类型的人是不是真的有好感罢了。

如果金乌对这种类型的男人表现出了有兴趣的想法,那他之后给金乌安排相亲时就可以专门搜罗这种类型的男人了。

是的没错,吴崇的最终方案还是想让仲白去相亲。

此时的吴崇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之前是怎么嘲讽局长的相亲观念老土的了。

——————

“李姐,你真的要让我怎么做吗?”仲白哭丧着一张脸看向李姐,颤抖的手中握着一张运动计划表。

“当然了,李姐一脸不容拒绝地看向仲白,“你这两天虽然没什么工作,但也不能天天在家里蹲着啊。”

还吃了就睡,睡了又吃,这不就是在养肉吗!

“你看看哪个女明星像你这样的。”李姐一想到仲白中午吃的那三碗饭就头疼,人家女明星都是天天减肥餐,营养餐,他家这个一顿三碗大米饭。

“再这样下去你就胖得上不了镜了,还指望谁能来找你拍戏?”李姐开口道。

“可是我根本就没胖啊!”仲白反驳道,她可是金乌啊,没听说过三碗饭能把一只金乌养胖的!

“那你也得锻炼身体。”李姐开口道,“之前说好了要给你拍vlog的,你看看你这几天都过的什么日子,吃饭睡觉玩手机!”

“每天都跟复制粘贴似的,一点变化都没有,我都不敢把你这颓废的生活发出去。”

李姐想起了自己在收到仲白发来的记录生活的视频时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她都不敢把这些视频发出去。

发出去了让粉丝们看什么?看仲白每天是用什么姿势在沙发上咸鱼瘫的吗?

不仅是为了vlog的视频,李姐更担心的还是仲白的身体。

她可不希望哪天带仲白去体检的时候查出一身病来。

“也别等明天了,你今天就给我出去锻炼!”冷酷无情的李姐无视了仲白的哀求,直接把她推出了家门。

“现在立刻马上去跑步!”

被逼无奈的仲白只好晃悠到了公园边上,沿着河道开始慢跑起来。

她倒不是厌恶锻炼,就是觉得没必要,毕竟跑步也不能为她带来什么好处。

但李姐也不知道这一点,她也是为他好,想到这里仲白叹了口气,她怎么越来越觉得李姐带她就跟养孩子一样了。

……

跑了快一个小时的仲白连气都不带喘一下的,甚至还有心情开始观赏起了周围的景色。

河道边上的观赏树被特地修建成了球形,河边上走过了两个小情侣,河里面漂着个人脑袋……

等等,人脑袋?!

已经跑过了那片区域的仲白瞬间回过神,连忙又顺着原路跑了回去。

一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人正在河里面飘着。

在这种情况下,仲白也顾不得考虑更多了,连忙脱下了身上的外套一跃而下,向着河中间漂着的那个人游了过去。

那个人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怎么的,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过这也为仲白救他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要是他挣扎的话,仲白要把他带回岸边就有点麻烦了。

“喂,你还好吗?”仲白将男人平放在地面上,拍了拍他的脸。

男人的胸口微微起伏着,看起来还没有到最差的地步。

仲白皱了下眉,掏出手机准备叫救护车来把人带去医院看看。

她手机才刚拿出来呢,原本昏迷不醒的男人就睁开了眼睛看向她。

“是你救了我吗?”男人按照剧本上的设定,做出了一副柔弱的姿态。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仲白看了他一眼,“我马上给医院打电话,让救护车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不用了!”男人连忙拒绝道。

要是他真被医院带走了,那还怎么完成接触仲白这件事。

“我感觉我的身体还好,不用麻烦医院了。”

“那行。”仲白点了点头,站起身开口道,“那你先回家吧,我走了,不过劝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

“等等!”男人连忙拉住了仲白的衣角,“我,我好像不记得我家在哪里,我很多事都不太记得了。”

“你的意思是你失忆了?”仲白低头看向男人,“那行,我给警察局打个电话,让他们把你带回去看看。”

“我不想去警察局。”男人垂下了眼睛,低声道。

“我能跟着你吗?”男人很不好意思地小声开口道,“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看你的第一眼就对你很有好感,我,我不想离开你。”

“你要跟我回去?”仲白诧异道。

“是的。”男人连忙开口的,“我觉得我只有在你身边才有安全感,你能收留我吗?”

“可你现在失忆了,你家里人应该很着急吧。”仲白完全不理解男人的脑回路,“你为什么非要跟着我?”

男人当场被哽住了。

剧本里不是这么发展的啊!而且剧本里根本没写他家里人的事情吧!

男人只好自己加戏:“其实我也没有完全失忆,我还记得一点我落水时候的事,我这次失足落水好像就是我家里人干的。”

“要是我回家的话,那个人肯定还会害我,我现在又有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我回家会很危险的!”

“你不能收留我一下吗?我保证不会给你添麻烦!”

“你的意思是说你失忆了,但你还记得你失足落水这件事是你家里人干的。”仲白再次确认了一遍。

“没错。”男人肯定的点了点头,心想女孩子都是心软的,他都把自己说的这么惨了,她肯定会带自己回去的吧!

“那你先等我两分钟。”仲白拍了拍他的肩膀,站起身向一旁走去。

她掏出手机:“喂,是警察局吗?我要报案,有人杀人未遂。”

讲完了事情经过之后,她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是医院吗?我现在在xxx这里,赶紧让救护车来一趟吧,这里有个人失足落水了。”

“他说他失忆了,但我觉得他可能脑子也被水泡的有点毛病,你们把他带回去之后记得给他做个检查。”

“好的,麻烦你们了。”

仲白没有想嘲讽男人的意思,她是真的觉得男人的脑子可能出了点问题,正常人怎么可能会让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带自己回家呢?

打完电话的仲白走回到男人身边。

“放心吧,你的顾虑我都知道了,你家人的行径实在是太恶劣了,我一定会为你解决这件事的。”

男人期待的看向她:“你是准备把我带回家吗?”

仲白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用担心没有地方去,我已经都安排好了。”

男人瞬间放下了心,很好,看来他的任务已经完美完成了。

看着男人这副松了口气的样子,仲白怜悯地看了他一眼。

怎么会有人想伤害自己的家人呢,看看都把孩子给吓成什么样子了。

不过这件事她已经为他完美解决了,警察叔叔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作者有话要说:  国家给你派送了对象,你拒收了,然后反手将人送进了警察局。

又上新榜单啦,再来推推我的预收!

《民俗博物馆》

荀亦在失业的这一天收到了一封信,去世已久的外婆留给她了一家民俗博物馆。

破败的博物馆里面堆满了破败的展览品,纸扎物,织染衣,皮影戏……

不愿辜负外婆遗愿的荀亦想要修缮博物馆,将之重新开业。

然而

每当她修复一件展览品时,她就会去到那件物品所在的世界,直到她真正学会了那一门手艺,才能返回现世。

荀亦:总感觉这是个随身补习班……

【世界一:千年未腐的纸扎人】

【世界二:无缝天成的织染衣】

【世界三:精雕细琢的皮影戏】

【世界四:传承不朽——婚寿信丧】

不知不觉间,荀大师的名号渐渐在业内流传开了。

只是想看热闹的网友们更是被她那宛若天工般的手艺所折服。

网友:每日一问,荀大师今天开直播吗!

感谢在2021-09-23 19:46:13~2021-09-25 03:00: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k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归人小公举 24瓶;鲤梓 5瓶;向生活低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