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63章 第 63 章

第63章 第 63 章


——哈哈哈我人笑没了, 果然什么样的明星就会有什么样的粉丝,仲白这群粉丝们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啊!

——以前的我搞不懂仲白的脑回路, 现在的我连她粉丝的脑回路都搞不懂了,那个姑娘居然送了仲白一个金属大缸,笑死我了!

——哈哈哈,还美名其曰说仲白在家里用这个缸就不会把它踢坏了,仲白能用这个大缸干什么?泡澡吗?

——救命,那个千手仲白的雕塑太鬼畜了,虽然捏得确实很像,但我还是好想笑啊!

——哈哈哈,我看仲白现在脸色都变了。

——希望等仲白把锦旗挂上去之后能拍张照给我们看看,真好奇会是什么样子!

——生日会的直播怎么比综艺节目还搞笑, 我还以为会是什么温情脉脉的粉丝互动现场呢, 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个开展哈哈哈哈哈。

男粉丝还在絮絮叨叨的解说着自己的制作思路。

“这座雕像的脸是我用三维建模了仲白你的脸, 然后一点一点捏出来的,为了配合锦旗上金色的字体, 我还特地给这个雕塑上了一层金漆, 怎么样,你喜不喜欢我送的这个礼物!”

仲白:……

“真是太感谢你了。”仲白是真的很感谢这位粉丝为她费的心思, 如果这份心思能放在一份正常的礼物上就更好了。

“我很喜欢你送的礼物。”仲白露出了一个微笑。

“那你回去之后会把锦旗挂上去吗?”粉丝继而追问道。

仲白:“……放心吧, 我会把它们挂上去的。”

继大缸之后,她的工作室里又多了一个奇形怪状的装饰品。

看着剩下那堆像小山一样高的礼物, 仲白深吸了一口气,有前面这两个礼物打底,她已经不敢想象接下来她还会拆出些什么东西了。

她刚才已经答应过了粉丝们的请求,食言的话不太好,她平复一下心绪, 从礼物堆里面选出了一个小盒子。

之前拆大盒子拆出来的东西都那么奇怪,这次,她这次选个小的应该不会拆出什么怪里怪气的东西了吧?

仲白拆盒子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不过是拆个盒子而已,她竟然感觉比自己和异兽打架还困难。

礼物盒包装的不怎么严实,仲白抽了下上面的丝带,盒子就散开了,露出了礼盒里的音乐盒。

看着那个小巧可爱的音乐盒,仲白猛的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这次的是个正常礼物。

她露出了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开口道:“谢谢这位粉丝送我的音乐盒,看起来真可爱。”

说话间,她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音乐盒的开关,宝箱状的音乐盒瞬间弹开,露出了里面脸色苍白的一个人头。

人头的嘴机械地张合着,音乐也随之响起。

“谢谢你啊,仲白……谢谢你啊,仲白……”

机械的女声反复地念叨同一句话,背景音乐倒是轻快的小调,但是配上这无限重复的话语还有那颗苍白的人头,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听起来不像是在感谢她,反倒像是在说把命拿来吧,仲白。

仲白脸上那还没维持两秒的笑容瞬间凝固。

这是黑粉送来的吧?这绝对是黑粉送来的吧?!

不,她不承认这是自己粉丝送来的东西!

自我催眠的仲白很快就放弃了,因为有粉丝站起来认领了这个礼物。

那个姑娘一看就是她的真粉了,就连身上穿的t恤上都印满了她的名字,手上还拿着有她q版头像的手幅。

“白白,这个音乐盒是我送给你的,你喜欢吗?”姑娘满脸激动的开口道。

仲白沉默了两秒,诚恳地看向那位粉丝,开口问道:“请问你是出于什么心理才送我这么个礼物的呢?”

她不理解,她是真的不理解。

她试图用自己上千年的生活经验去揣摩这个粉丝的想法,但还是搞不懂她的脑回路。

“是这样的。”粉丝看向仲白,满脸感激的开口道。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之前你送给我们的那些人头模型,就是因为那个人头模型吓走了小偷,我才侥幸的逃过了一次入室盗窃。”

“我之所以会做这个音乐盒,就是因为我想把这件事纪念下来,音乐盒里面那个小小的人头模型是我去找那个卖仿真模型的店主特意定做的缩小版,1比1还原的!”

“背景音乐也是我自己录的。”姑娘满脸自豪的开口道,“那句感谢你就是我内心中最想对你说的一句话!”

仲白:你要是不告诉我说那句话是在感谢我,我还以为你要索我命呢。”

直播间的观众们笑得满地乱爬。

——哈哈哈,事情的进展越来越不对劲了,我什么时候能拥有这种神奇的脑回路啊?

——老师们都开个班吧,我跪着学,我也想当一个有趣的人(狗头)

——仲白不小心打开音乐盒的那一刻,我看见她的手抖了一下,我绝对没有看错哈哈哈。

——看到之前音乐盒的我:好不容易有个粉丝正常了,看到后面的我:我收回上面的话。

——能感受到这个粉丝的心意哈哈哈!

仲白有些无奈地笑了出来,她算是看出来了,自己的粉丝们是真的很喜欢她,就是表示喜欢的方式不太对劲罢了。

她笑着看向那个送她音乐盒的粉丝。

“谢谢,我很喜欢你送的礼物。”

和仲白对视了的姑娘脸色瞬间红了起来,结结巴巴的开口道:“你,你喜欢就好。”

说完便立马坐了下去,缩在座位上装鹌鹑。

仲白拆礼物的手速逐渐加快,甚至飙起了一片残影,一个个充满了“爱意”的礼物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整体看下来,十个里面差不多有一个是正常礼物,其余的那些都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想象范畴。

看到这里仲白甚至有些欣慰起来,她的粉丝里还是有几个正常人的嘛!

仲白这边在拆礼物,李姐那边则是拿着好几个刚刚让保镖们买来的收纳箱,将礼物又装了进去,好方便等会将这些礼物带回工作室去。

这边拆那边装,动作逐渐熟练起来的他们看起来像极了工厂的女工。

就算在他们头顶p上一句劳动最光荣都不会有任何违和感的那种。

这堆礼物只是看着多,其实都是被那个大缸和人形雕塑给撑起的场面罢了,总的算起来也没有耗费太长的时间。

和已经累得随便找了个椅子瘫倒在上面的李姐截然不同,仲白看起来依旧是一副精神满满的样子。

她甚至还有精力上台把之前和李姐约定好的表演给粉丝们演了一遍。

一共是三首歌,都是李姐精挑细选出来的曲目。

唱歌的仲白看起来十分恬静,看得李姐满脸欣慰之色。

这才是她想象中生日会应该有的样子,之前那些绝对都是她的错觉!

李姐在仲白温柔唱歌的假象之中沉浸了许久,粉丝们的眼底也是一片的惊艳之色。

他们从来没有听过仲白唱歌,这还是第一次。

仲白的声音十分具有迷惑性,光听她的声音,你是绝对想象不出她的性格是这个样子的。

再配上李姐特地为仲白选的难度系数不高的抒情歌曲,效果就更上一层楼了。

其实原先仲白是不想就这么安安静静站在原地唱歌的,她很喜欢那些在舞台上乱蹦乱跳的歌手们,也想把自己的表演向他们看齐。

但她的这个想法被李姐严词拒绝了。

李姐放出狠话,说到时候仲白敢在唱歌的时候闹出什么动静的话,后果自负!

看着李姐那副态度坚决的样子,仲白只好把心中原本设想的边唱边跳场景默默删去了。

——天!唱歌的真的是仲白而不是什么替身使者吗?这画风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第一次看见这么安静的仲白,有点心动了。

——太可爱了吧太可爱了吧!崽崽,妈妈爱你啊!亲一个,快让妈妈亲一个!

——笑死了,楼上的id好熟悉,我记得你刚才还发评论叫仲白老婆吧,现在又变成妈妈了,你这一手左右横跳用的还蛮熟练的。

——哈哈哈,你永远搞不清仲白的粉丝到底把她看成什么。

——奇怪的粉丝属性又增加了。

三首歌很快就唱完了,仲白缓缓松了口气,要维持住唱歌时不动这件事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生日会到了这里也已经趋近尾声了,李姐安排着工作人员将早已打包好的小礼物分发给了在场的粉丝们。

礼包里面有许多和仲白有关的周边,偷偷瞄了一眼礼包内容的粉丝们当场就兴奋了起来。

要知道现在仲白的工作室可还没有开售过任何关于仲白的周边呢,他们这也算是独一份了!

看着因为收到了自己周边而兴奋的粉丝们,仲白的眼底浮现起了些许的动容之色。

之前她和他们一直隔着网络交流,粉丝们对她的喜爱也显得不那么真切,这是她第一次在现实中感受到来自于一群陌生人的如此浓重的爱意。

她举起话筒放在嘴边:“我刚出道时,其实没什么粉丝支持我,那个时候的我也想不到现在居然会有这么多喜爱着我的人。”

“很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我能走到现在这一步,都是有你们在背后支持着我。”

原本有些嘈杂的众人瞬间安静下来,就连直播间的弹幕也少了许多。

他们对向他们吐露心声的仲白有些不习惯,就好像是平时和你嬉笑打闹的损友突然变得正经起来一般。

然而当仲白开口之后,他们那些微的不习惯又瞬间散去了。

这些是她真心的想法,粉丝们能感受到这一点。

有些感性的粉丝们眼底都红了。

干什么啊这是,怎么突然之间跟他们说这些,搞得他们都有点想哭了!

最欣慰的无疑是李姐,仲白这次终于不给她闹什么幺蛾子了。

对,就是这样,生日会就应该这样开!

说到最后,仲白顿了一下,李姐之前跟她说过,要她在最后的时候把心里最想说的话都说出来。

仲白沉思了片刻,随后满脸认真地开口道:“以后你们就是我罩着的人了,谁都别想动你们!”

她一拍胸口,向着粉丝们保证道。

这个大开大阖的动作瞬间把原先煽情的氛围给拍的一干二净。

快要哭出来的粉丝们眼泪卡在了眼角,要掉不掉的十分尴尬。

仲白你清醒一点,你现在是在煽情啊!好好煽情不行吗,你突然锤什么胸口啊!

李姐都快白眼一翻晕过去了,那么好的氛围全被仲白给打散了。

她这是要干嘛?跟自己的粉丝们结拜吗!

刚刚还在夸奖仲白终于正经了一会儿的弹幕诡异的空白了几秒。

——各位,我早就该猜到了,仲白不会正经的。

——要命了,我正在感动呢,你一捶胸口把我的感动都给吹散了!

——已经不想为姐姐流泪了,想跟姐姐结个拜。

——仲白,你站在此处不要动,我转头去把关公找来如何?

最终生日会还是没有发展成李姐想象中的样子,但很显然粉丝们都接受良好,甚至觉得这样的仲白才正常。

要是仲白正常起来,他们反而要觉得她不正常了。

………………

“你不是应该在陶花那里吗,怎么现在还在家里坐着?”容貌俊秀的男人脚步微顿了顿,侧头看向躺在沙发上的梁西。

“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懒散的没个坐相的梁西瞬间坐直了身板,心虚的把手中的笔记本塞到了枕头后面。

他哥向来严肃的很,看见他这副坐没坐相的样子肯定又要念叨他。

果不其然,刚刚从公司回来还没休息一会儿的男人看向梁西口道:“以后不要这么躺着看电脑了,对眼睛不好。”

“知道了,哥。”梁西乖巧的点了点头,这时被梁西压在枕头下方的笔记本电脑中传来了一阵阵爆笑。

“你不是说要去找陶花吗,怎么又在这里开始看起电视剧来了。”原深看向自家小弟,开口问道。

“我去找陶源的话也是跟他一起看直播,他懒得走出门,我也懒得出门,我们干脆就远程连线一起看直播了。”梁西开口解释了一句。

“直播?什么直播?”原深有些疑惑道。

“是仲白的直播!”梁西兴致勃勃的开口道,“今天是她的生日,我还给她准备了生日礼物了,等会就给她送过去!”

“我刚才看的就是她生日会的直播。”

听到仲白这个名字,原深垂下眼眸沉思了片刻。

“你是说之前那个一眼就看出你和陶花是兄弟的那个仲白吗?”

“是她。”梁西爽快的点了点头。

之前他回家时就找自家大哥原深问了关于仲白的事。

他原本是想着仲白说不定是他们哪个世交家里的女儿,所以才知道他和陶源之间是表哥表弟的关系。

可当他找原深问了这件事之后,原深却一口否定,说和他们家有交情的人家里没有姓仲的。

为了防止仲白这个名字也是艺名,梁西还特地把仲白的照片拿给原深看。

原深的记忆力很好,他一眼就看出了照片中的那个女孩是之前他在寺庙中碰见的那个人。

但除了那一次意外,他以前是绝对没有见过她的。

这让他心中升起了些许的怀疑。

梁西和陶源之间的兄弟关系,除了他们家里人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这回事。

在这种情况下,一眼就能认出他们是兄弟的仲白显得有些可疑起来。

她是怎么得知这回事的呢,听完梁西叙述的事情经过之后,原深开始怀疑起了仲白是不是有意接近梁西他们的。

这种事其实也没少发生过,不能怪原深多疑。

当时的他还想着等之后有空了去调查一下这个叫仲白的,但没想到却被公司中的事物给耽搁了,一直拖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去调查。

此时听到梁西又提起了仲白的名字,原深这才想起了这回事。

他看了眼抱着电脑傻乐的梁西,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他怀疑仲白这件事还没对梁西提起过,没有别的原因,只是怕梁西伤心罢了。

不过这件事还是要尽快调查一下的,原深将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除了想要调查清楚仲白是不是刻意接近梁西这件事以外,原深其实也还有些私心在里面。

他一直还记得那次在寺庙中碰见仲白时,他那常年发寒的身体突然暖了一瞬间。

他想再去确认一下那次是不是他的错觉?

不过那是之后要考虑的事情了。

原深换了一身正式些的西装,转身离开了别墅——公司最近的项目牵涉很大,他得多去盯着才行。

————

生日会结束之后,仲白回到了工作室中,刚一进门就被隐藏在暗处的员工们用奶油甩了一脸。

这是他们特地为仲白准备的惊喜,被激起了好胜心的仲白立马加入了这场大战之中,凭借着自己高超的身法技巧,直接让其他人变成了奶油人。

秉持着寿星最大的原则,其他人也没和仲白计较——主要是就算计较了,他们也打不过她。

众人心不甘情不愿的向仲白认输,并把自己准备的礼物塞到了仲白手中。

收获了一堆礼物的仲白难得的升起了些许的愧疚心。

当然,这个愧疚心也就维持了一秒吧!

仲白被李姐赶去洗澡,让她把身上的那些奶油都洗干净。

不得不说,奶油粘在身上实在是太难洗了,尤其是头发丝上的奶油。

十分不耐烦的仲白用灵气化作真火,把自己浑身上下烧了一遍,直接把粘附在她身上的那些奶油都烧得一干二净。

把自己收拾清爽了的仲白一出门看见的就是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的工作室。

只留下了其他人发在她手机上的一条消息。

【xxx酒店的301包厢,我们在那里等你,快过来吃饭!】

李姐知道仲白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也不想自家艺人在过生日的这一天还一个人孤零零回家做饭吃。

仲白自然没有李姐想的这么惨,就算她想一个人过生日,妖管局也不可能放置金乌在生日这天一个人过的。

不过仲白也不会辜负李姐的好意,她给局长打了个电话,告知了局长一声,她今天晚上会和自己工作室的人一起过生日,让他那边不用再准备了。

说完后,仲白便满脸喜色地朝着酒店的方向走去。

仲白这么高兴一部分是因为李姐他们很在乎他,另一部分则是兴奋于自己终于不用吃局长做的死亡长寿面了。

局长是个很传统的人,固执的认为生日这一天就是应该吃长寿面。

每次仲白生日的时候他都会亲手为她下一碗长寿面,可惜局长对自己的手艺是一点数都没有。

这也导致了仲白在每年生日里吃局长给她准备的长寿面时,都还抱着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态。

今年不用吃局长的长寿面,这可能是仲白在这个生日中收获到的最大一件喜事了。

…………

黑色汽车在路旁停了约半个小时的时间,满头大汗的司机在一番检查过后终于放弃了。

“抱歉原总,车好像坏了。”司机有些紧张的开口道。

这可是自家老板都要客气几分的大客户,要是他因为这件事对他发难的话,他这个工作也不用再做下去了。

“您要不再等一下,我叫个人家把你送到医院里去看看手上的伤?”司机小心翼翼的看向原深。

原深的指腹上有一道浅浅的划伤,伤口中还能隐约看见渗出的血丝。

面色疲惫的原深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没事,你联系拖车公司来把车拖回去吧。”

“我手上的伤不严重,等会儿我自己回公司处理一下就可以了。”原深沉声开口道。

“你也不用送我了,这里离我公司不远,我等会直接走回去。”

这里离他的公司不远,不过是几步路而已,他还不至于连这几个路都得再叫个车把他送过去。

司机对着原深年年道歉,原深摆了摆手,转身向着桥上走了过去。

徐徐吹来的夜风吹散了些许原深身上的疲惫感,他解开了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脑海中依旧在想着今天合作的事情。

等到回过神来时,原深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桥头上站了好一会儿没动了。

手上的伤口因为他无意间的捻动,又裂开了些,他不在意的看了一眼,随意用纸巾擦了擦。

仲白顺着手机上的导航路线向桥头快步走去。

怎么回事,她怎么感觉自己走的地方越来越荒凉了?这个导航确定没搞错吧?

有些头疼的仲白正准备打个电话问问李姐地址是不是发错了时,空气中传来的熟悉气味瞬间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的眼底闪过惊喜之色。

是扶桑的气味!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要的男主终于出场了(点烟)

感谢在2021-10-06 03:12:00~2021-10-07 03:22: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七夕不栖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宁静 20瓶;辩证的否定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