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77章 第 77 章

第77章 第 77 章


——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救命哈哈哈哈。

——人笑没了啊, 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脑回路哈哈哈,尤其是梁西,我要被他给笑死了!

——时代在召唤, 绝了, 他是怎么想到这一招的?

——我在国外留学, 本来我的同学们就觉得我会神秘的华国功夫, 这两年来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了他们,让他们明白我是真的不会, 现在完蛋了,我的努力马上要功亏一篑了!

——不,你现在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他们, 你就是会华国功夫,如果他们让你演示的话, 你直接给他们打一套广播体操就可以了(狗头)

——第二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 预备,起!

——刻在dna里的音乐响了,兄弟们我先撤,做一段广播体操再回来!

梁西的这一番操作惊呆了远在另一个国家的网友们, 他们没想到他居然还能从这方面绝地翻盘!

他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度过了最开始的尴尬时期之后,梁西越来越起劲了,他不仅表演完了时代在召唤,还在观众的起哄之下, 又表演了一段七彩阳光。

场面十分热血, 周围的观众们都跟着他的动作一起动了起来。

动作整齐划一,像极了某中学的早操现场。

围观群众们的热情高涨,在观赏神秘美妙的华国功夫表演时, 他们的手中的花币像纸一般飞向二人的脚下。

有几个狂热的功夫迷直接把钱包扔了出来,还跑到了仲白的身边,希望她能收他们为徒,场面一度难以控制。

仲白并不会不会花国语,就连英语也只会说个yes而已,她只能不停的向他们摆着手表示拒绝。

为此她还特地向梁西学了一个新的单词。

no

在好一番解释之后,他们终于辞别了热情的观众们。

结束完表演的梁西和仲白盘坐在地面上,一张张地数起了自己今天的收获。

看着围绕在自己身旁的纸钞,梁西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甜蜜的烦恼。

“这么多钱我们该怎么拿回去啊?”梁西看了看地面上堆积起的小额钞票,其中还有不少硬币。

这么多零散的钞票,光用手拿肯定是拿不下的。

仲白左右张望了下,一抹绿色的影子映入了她的视线之中,她双眼一亮。

“有了!”

她跑过去弯腰捡了地上的绿色小桶,转身看向梁西开口道:“就用它来把钱装回去吧!”

梁西看向仲白手中的绿色小桶,皱了皱眉。

这玩意儿怎么这么眼熟?

“这不是之前那个洒水壶吗,怎么变成这样子了?”回忆起来的梁西诧异道。

仲白拿过来的正是之前那个精准扣在小偷脑袋上的洒水壶。

仲白开口道:“估计是那个小偷把洒水壶从脑袋上拔下来的时候不小心它给弄破了吧。”

她将手中的洒水壶给梁西看了一眼,注水口上有一圈明显的裂痕。

梁西啧啧称奇。

“那小偷脑袋还挺硬的。”

说起来他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梁西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总感觉有件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洒水壶,小偷……

“我的钱还没拿回来呢!”梁西当场从地上跳了起来,左右张望着,意图找到那个早已逃离开的小偷。

被梁西这么一提醒,仲白也想起了这回事。

他们光顾着卖艺了,都忘记了从小偷手上把钱拿回来这事。

仲白安慰了梁西两句:“算了,不就是10花币吗,我们现在可赚到了比10花币多好几百倍的钱呢。”

梁西哭丧着一张脸:“这不一样!”

那10花币可是他靠自己本事赚到的,跳了个把小时的舞呢!

和刚才的广播体操怎么能一概而论!

梁西因为赚到了钱而兴奋的心情还没维持一分钟,又降到了谷底。

看着仲白满脸的不理解,梁西开始向仲白讲解起了那10花币所蕴含的意义。

那是他劳动的证明,是他们和小偷英勇奋斗的象征!

“你想想看,刚才我们卖艺的那件事其实起源于一个巧合,如果没有那个巧合的话,我们今天就只是在广场那边跳舞卖艺而已。”

“那样来看,我们今天就只赚到了10花币,而这10花币居然被偷了!”

“这不就代表着我们今天什么都没赚到,白干了半天吗!”

仲白被梁西这一大通话绕的脑子有点晕,眼神带着些许的迷茫之色。

按梁西的说法,他们今天其实就赚了10花币,那10花币还被偷了是吗?

她忍不住开口道:“可你说的只是如果啊,很显然我们今天不止赚到了10花币。”

梁西: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他就要那10花币!

——————

左枝几人忙碌了一天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了抱着一个绿色小桶满脸颓废的梁西,而坐在他身旁的仲白则是苦口婆心地劝解着他。

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用,梁西依旧垮着一张脸。

“你们这是在聊什么呢?”左枝将手中提着的包放在了茶几上,有些好奇的看向仲白开口问道。

梁西苦着一张脸:“在聊我的伤心事。”

“什么伤心事?”左枝看见了梁西抱在怀中的小绿桶,“你们怎么还带了个桶回来?”

还是个破桶。

听到左枝的话,孙紫也注意到了梁西抱在怀中的破桶。

不知道脑补了些什么的孙紫瞪大双眼:“你们下午不会是去捡破烂了吧!”

“没有!”仲白连忙否认道,“还没到那个程度呢!”

“那你们下午去干什么了?”孙紫有些好奇地开口道。

仲白回想了下自己今天的经历,决定从出门的那一刻开始讲起。

“我们最开始去乞讨了。”

孙紫:……

这还不如去捡破烂呢!

仲白察觉到了孙紫的反应,连忙开口道,“那只是一个意外而已,其实我们是去卖艺了!”

“卖艺?”孙紫来了兴趣,她凑到仲白身边开口问道,“你们是怎么卖艺的?”

仲白将自己和梁西遇见了小偷,随后又被误认为会华国功夫,然后开始卖艺的事情向孙紫讲述了一遍。

不得不说,仲白还是很有讲故事天赋的,短短几句话让她说的跌宕起伏,就连许厚都被勾起了兴趣。

他好奇地看了一眼梁西,开口道:“然后呢,那个外国人让梁西表演功夫之后发生了什么,我记得梁西是不会武术的吧?”

“还是让梁西自己来说吧。”仲白看着依旧沉闷的梁西,将他扯入了话题之中。

梁西一抬头就迎上好几双虎视眈眈的目光。

众人:盯。

被这么看着,梁西也顾不上再怀恋自己的10花币了。

他支支吾吾地开口道:“我就给他们随便表演了一下。”

“表演了什么?”

梁西缓缓吐出了一个词。

“广播体操。”

他补充道:“第二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

“……噗嗤。”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笑得前仰后合。

左枝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泪,话都说不连贯了:“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啊,怎么想了这么个损招出来。”

梁西:“过奖过奖,灵感爆发而已。”

这么一打岔,梁西对自己钱被偷走这回事也没那么惦记了。

仲白有些好奇其他人今天都去干了些什么,

众人将自己今天的经历说了一遍,许厚作为老牌演员,在国外也有些名声,他很轻松就靠着自己的脸找到了一份工作——由自己粉丝提供的。

左枝和孙紫两人则是去了一家西餐厅,在里面找了一份兼职。

听完众人的经历,仲白沉思许久。

为什么其他人的工作听起来都那么体面,他们两个却沦落到街头卖艺?

她不理解。

此时已经快到晚上九点了,郑心却还没有回来。

左枝皱眉看了一眼门口:“你们有谁知道郑心今天去干什么了吗?她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其他人摇了摇头。

郑心今天是单独行动的,他们都不清楚她的动向。

左枝又看了一眼手表。

“再等半个小时吧,要是半个小时之后郑心还没回来的话,我们就一起出去找找她!”

这么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是国外,郑心一个女生在外面这么晚还不回来实在是太危险了。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郑心却依然不见人影,等不下去的众人站起身,准备出门去找她。

这时,郑心开门走了进来。

“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左枝看向郑心开口问道,“刚才给你发消息你也不回。”

郑心笑了笑:“我刚才忙着赚我们的活动资金呢,一直没空看手机。”

说着,她走到了沙发边上,将手中的东西都放了下来,对自己让其他人这么担心这回事没有丝毫歉意。

众人不好说什么,刚才那和谐欢乐的氛围却消失了。

看着一言不发的众人,郑心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刚才不是说了自己去赚钱了吗,怎么这些人都不问一句?

郑心低咳两声,有些自得的开口道:“你们下午都赚了多少钱?”

“我和孙紫工作的时间比较短,只赚了200。”

许厚将今天赚到的钱全拿了出来:“我多一点吧,250左右。”

听完之后,郑心更加得意了,她将钱包放在了茶几上。

“我今天赚了500。”她状似不经意的开口的,“没想到在国外还能碰见我的粉丝,她非要拉着我去她的店里面表演,说是什么能给她增加人流量。”

“我推辞不过去,只好答应她了。”

说着,她看向了仲白:“仲白,你今天赚了多少呀?”

“也没赚多少吧。”仲白在心里回想了一会儿,他她还没来得及数钱的,只估算了个大概的数目。

听到仲白的回复,郑心心底一喜:“你也不要因为这件事而难过,毕竟你现在也只是在国内有点名气。”

“等以后你出名了,自然也能在国外遇见自己的粉……”

“也就赚了差不多3000花币吧。”仲白开口道。

还想以过来人的身份再教训仲白两句的郑心哽了一下,脸上那得意的表情变得有些扭曲。

她试图为自己找补:“你是和梁西一起行动的吧,也是,梁西之前就在国外读书,在国外也挺有知名度的,能赚到这么多钱也不意外。”

“不是啊。”梁西接话道,“我就是个打下手的,这些钱都是仲白自己挣到的。”

他这话说的也没错,他们得到的大部分打赏都是在仲白劈砖的时候,那些围观群众们扔下来的。

郑心的脸色更不好看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说她比不过仲白吗!

她气得站起身,随后立马意识到自己这个举动有些过于明显了。

郑心僵笑两声:“今天忙的有些累了,我先去洗个澡睡觉。”

说完后匆忙跑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她那么急着去睡觉干什么?”仲白疑惑的看了一眼郑心的背影,“我们不是还没吃晚饭吗?”

“她说不定是不想吃吧。”梁西猜测道,“也有可能是在减肥。”

“说的也是。”

看着已经为郑心找好理由二人,其他人默默对视了一眼。

真是两个大神经的家伙。

左枝开玩笑道:“仲白你和梁西赚了这么多钱,我们可得好好宰你们一顿!”

“我之前看见附近有一个餐馆有送餐服务,我们今天晚上别做饭了,打电话去订餐吧。”

“好啊好啊,我要吃麻婆豆腐!”

“我也要!”

——————

第二天一早,仲白在孙紫的催促下起了床。

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计划,他们今天要去一座很有名的古堡里参观。

收拾好了的仲白一出门就看见了脸上挂着两个黑眼圈的梁西。

“你昨天熬夜了吗?”仲白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

“不是。”梁西一脸的难以言喻,“我昨天做梦都是昨晚上吃的麻婆豆腐,太可怕了!”

怎么会有人往麻婆豆腐里加草莓啊!

听到梁西的话,孙紫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也很难以接受这一点,那家餐厅还好意思说是正宗的华国料理,周围的人都是怎么想的,居然还把那道菜夸成了第一名!”孙紫十分不理解。

麻婆豆腐里加草莓简直就是□□啊!

完全可以和大学食堂菜媲美了!

孙紫联想到了自己上大学时,食堂阿姨做的月饼炒辣椒,脸色瞬间扭曲。

她果然还是不理解这些创新菜究竟是怎么研究出来的。

其余人已经在楼下准备出发了。

他们这次要参观的景点是本地一座有几百年历史的古堡,那座古堡是私人拥有的,古堡的主人将古堡开放给游客游玩,收取一些门票费维持古堡的修缮。

已经赚到了足够活动经费的嘉宾们包下了一辆车,将他们送到了古堡的所在地。

古堡主人对古堡的维护很上心,这座有几百年历史的古堡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显得破败,反而为自身增添了几分历史的沉淀感。

仲白在大约几百年前曾经来过一次国外,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她都不太记得当年自己游历的是哪个国家的地界。

唯一令她印象深刻的就是当时国外那脏乱的环境,她待了没多久就连夜逃回本国

她完全想不通那些人要随地大小便。

都这么不讲卫生的吗?

看着眼前建筑风格十分眼熟的古堡,仲白又回想起了那些往事。

突然就对参观古堡这回事不感兴趣了。

古堡的主人在古堡的各个区域里摆放了一些他的私人收藏,提供给游客参观。

放置在古堡里的展品很多,不少游客都是冲着这些展品过来的。

左枝在一旁的介绍区域里看见了自己很感兴趣的古典乐器展示区。

她转头向其他人打了声招呼,向着展示古典乐器的区域走了过去,其余人也各自走向了自己想要参观的地点。

只留下了仲白这个对参观古堡没有多大兴致的人在原地乱晃着。

自己的粉丝们还在直播间里看着自己,一直在原地待着不太好,仲白干脆将自己当成了个人形摄像头,带着粉丝们参观起了古堡。

她带着无人机一通乱晃,同时在心底猜想着节目组用了多少钞能力才让古堡主人同意他们带无人机进来。

前方的死胡同打断了仲白的思绪。

她转身,看着眼前错综复杂的长廊陷入了沉默。

她这是走到哪儿来了?

仲白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很好,一格信号都没有。

还是找个人问一下路吧。

抱着这种想法,仲白顺着不远处传来的嘈杂声走了过去。

“你清醒一点啊,我和你们真的不是同一个种族!”一道让仲白觉得有些耳熟的声音响起。

焦急的男声回话:“我们就是一个种族的,你一定是流落在外太久了,所以才失去记忆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放心,我们是不会放弃你的!”

“那个,打扰一下。”仲白探头看了一眼争执着的二人。

“我能来问一下路吗?”

“仲白你怎么在这!”姜师惊喜地看向仲白。

“姜师?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仲白有些诧异地开口道。

她是姜师的引导人,之前某一天姜师突然不见了,立马向妖管局做了汇报的仲白得到姜师很安全的消息。

妖怪的性格都奇奇怪怪的,指不定姜师是有什么事要去办,这是她当时的想法。

在确认了姜师的安全之后,仲白就没再关注过这件事了。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见她。

看着姜师和她身旁那个气息很明显不对劲的男人,仲白察觉到了些许的异样,她动了动手指,用灵气扰乱了身后无人机的信号,屏蔽直播间的拍摄。

看见了仲白的姜师像是看见了亲人一般,立马扑了过去。

还没等仲白开口问,她就一股脑地将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讲了出来。

那天她从仲白的公寓出门准备去买点吃的,一个面色苍白,看起来营养不良的男人突然扑过来拉住她,说什么她是他们流落在外的王,要带她回家。

姜师很馋那个男人手中端着的毛血旺,心想凭自己的能力应该不会出事,就答应了跟那个男人走。

谁想到她前脚刚答应,后脚那个男人就拉着她瞬移到了一个她从来没去过的地方。

姜师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他们说我是吸血鬼之王,让我去统治吸血鬼,还让我去抵抗什么即将复苏的炎魔。”

“我跟他们解释说我不是吸血鬼,他们还不信,非说我没有心跳还喜欢喝血,就是吸血鬼本鬼!”

不管姜师怎么解释,那群吸血鬼都十分固执的将她认定成了吸血鬼王。

她向吸血鬼表示自己不怕阳光,也不怕银十字,想要证明自己是僵尸不是吸血鬼。

谁知道那群吸血鬼更兴奋了,告诉她吸血鬼王也不怕这些东西。

一口咬定她就是吸血鬼王,非要拉着她去抵抗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炎魔。

仲白倒是对姜师口中的炎魔很感兴趣。

她开口道:“那个炎魔是什么?很难对付吗?”

“我也不太清楚。”姜师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了身旁一直装木头人的吸血鬼,“你来解释一下吧!”

自从仲白走进来之后,吸血鬼就没再开过口了,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可怕的压迫力。

顶着仲白的视线,他咽了咽口水,解释道:“炎魔是我们吸血鬼一族的噩梦,在我们吸血鬼一族刚出现时,那个炎魔潜入了我们的地盘。”

“它像太阳一样恐怖,不仅打入了我们的主堡,还在我们的地盘上留下了可怕的魔法阵,让我们的主堡日夜都浸没在阳光的笼罩之中!”

说到这里,吸血鬼的眼底浮现出了些许的畏惧之色。

“当年的炎魔在攻占了我们的主堡之后就消失了,我们花了巨大的代价委托一位法师预测炎魔的轨迹,法师预言说,那个炎魔将在300年之后复苏!”

“也就是最近几年内。”说到这里,吸血鬼用祈求的目光看向姜师:“王,你在最近出世就是为了拯救我们这一族啊!”

“没有你,我们吸血鬼一定会被那个炎魔灭族的!”

仲白从吸血鬼说话之后就没再开过口了,此时的她脸色有些怪怪的。

他说的这段经历怎么这么耳熟呢?

“你知道那个炎魔长什么样子吗?”

“我当然知道了!”吸血鬼激动道,“炎魔有一头邪恶不详的黑发,眼睛和可怕的阳光一个颜色,身上还环绕着数道恶魔纹路!”

在300年前来过这个国家,当时因为渡劫而在身上留下了数道红色斑纹,神力溢出导致瞳孔融金,一头黑发的某人:……

很好,都对上了。

真相大白,炎魔竟是她自己!

仲白在心底默默嫌弃着这个很挫的外号。

“我怎么不记得我当年攻占过你们的地盘?”仲白有搞不懂这回事了。

“当年我来这里游玩的时候,的确有一个小妖怪请我去他的城堡里做客,但是我没想攻占他的地盘啊。”

听到仲白的话,吸血鬼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反手从自己宽大的袖袍里抽出一张羊皮纸卷,对照着纸卷上的画像和仲白的脸反复确认起来。

吸血鬼瞳孔地震:完全一致!

他迅速后退好几步,还不忘拉上姜师一起。

“炎魔,没想到你居然已经复苏了!”吸血鬼手都在发抖,“我是不会让你伤害我们新王的!”

仲白无奈扶额:“我还没跟你计较你们给我取外号的事呢。”

“搞清楚好不好,我当年什么时候攻占你们的大本营了?”

听到仲白在这里“狡辩”,吸血鬼大声开口道:“那你当时为什么要在我们的城堡里留下那个魔法阵!”

“你知道我们当年被那个魔法阵困扰了多久吗,我们连自己的主堡都放弃了!”

仲白回想着当年事件的经过。

“你们当年的那个主堡有点太脏了。”仲白开口道,她现在都还能回忆起那看一眼呕三下的环境。

“那个小妖怪,不对,应该说是你们的王请我去住了几天,我自然要回报你们。”

所以她特地用本源真火将那座城堡从里到外灼烧了一遍,把里面的阴晦全部烧干净,还特地留了一点灵气下来维持自己的法术。

谁能想到这群家伙是不能见阳光的,本体是金乌的仲白有点心虚。

她开口解释:“在你们古堡里留下能量那回事,我提前跟你们的王打过招呼的!”

“他同意了我才动手的!”

当年的吸血鬼王确实同意了仲白的举动,丝毫不惧怕阳光的他也想不到自己的后代居然会变成这副德行。

还误解了自己留下的日记本里写的日记,杜撰了个炎魔出来!

吸血鬼丝毫不相信仲白的说词。

开玩笑的吧,困扰了他们这么多年的魔法阵居然是因为你给城堡打扫了一次卫生?

鬼才信你的话!

“你不要在这里狡辩了!”吸血鬼忍不住开口道,“我们的初代王即将苏醒,你再怎么编造事实我都不会信的!”

“那我能先走了吗?”姜师弱弱的插了一句话,“你们的王即将苏醒,那应该没我什么事了吧?”

吸血鬼立马安抚道:“放心,我们的历史上曾经有过双王的事例,你也是我们的王,这一点我们是不会否认的!”

姜师:还真是一点都不令人兴奋呢:)

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仲白。

仲白会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掏出手机。

“喂你好,是11……不对,是妖管局吗?”

“这里有妖怪想绑架妖怪,对,我现在的地址是……”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的花洒改成了洒水壶,我写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能浇花的东西,然后就写成了花洒,(洒水+浇花=花洒),我还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今天洗澡的时候突然醒悟,我头上这玩意才是花洒啊!(瞳孔地震)

感谢在2021-10-20 04:28:45~2021-10-21 04:10: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开半夏暖倾城 123瓶;白钰 20瓶;隔壁周大爷 10瓶;リシュクヨウ、喵鸢 3瓶;清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