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79章 第 79 章

第79章 第 79 章


资金充足的仲白几人后面两天里过上了和以往嘉宾们完全不同的正常旅游生活。

蹲守在直播间的观众们到了这个时候才突然意识到他们这居然是个旅游综艺, 而不是什么荒野求生栏目组。

嘉宾们过得很开心,观看直播的网友们也很高兴,唯一一个不乐意的大概就是导演了。

这和他的初衷不一样啊!

他不是要这些嘉宾来受苦的吗, 怎么嘉宾们生活的比他们节目组都还要好?

导演深刻意识到了允许嘉宾们挣外快这个决定是多么错误。

他们只要没钱了, 仲白和梁西出门卖个艺, 分分钟又是一大笔资金进账。

节目组后续给他们增加的各种难题根本就难不倒他们。

综艺到了后期, 节目的看点慢慢从嘉宾们在贫穷生活中挣扎,变为了节目组和嘉宾们斗智斗勇。

节目组每天都在想尽各种办法消耗嘉宾们手中的资金, 嘉宾们时不时也会被导演给坑到。

但很快,他们又能通过各种导演完全想象不到的手段又把资金赚回来。

看仲白和导演斗智斗勇的网友们恨不得住在直播间不出去了。

每日一问,今天导演又想了什么损招出来!

综艺转眼到了最后一天, 蓄谋已久的导演准备在今天玩一把大的。

他将嘉宾们叫到了一起。

“各位,这段时间在国外玩的很开心吧!”导演笑眯眯的开口道, “看到各位玩的这么高兴,我们节目组也很开心。”

经过这两天明里暗里的各种对决, 仲白已经对导演产生了极强的防备心理。

一听到导演开口说话,她立马就警惕了起来。

“导演,你又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啊。”导演笑呵呵的,“不要把我想的那么魔鬼啊!”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我们也决定用这最后一天来回馈一下粉丝们。”

说着,导演从手中的信封里抽出了一张硬卡纸。

“这是什么?”左枝看了一眼导演手中的卡。

“我们昨天在网上发起了一次调查。”导演晃了晃手中的硬卡片,开口道,“调查观众们最希望看到你们在最后一天干什么。”

“最后收集到的数据之中, 想看你们去马场骑马的人数最多。”导演露出了一丝狡诈的笑容, “所以,这也将成为你们最后一天的最后一个任务。”

——等等,节目组昨天发起调查了吗, 我怎么不知道?我一整天都蹲在直播间里呢,调查是在微博上发的吗?

——不是啊,我刚才去微博上看了,根本就没有调查,该不会是导演在忽悠嘉宾们吧?

——正常综艺导演应该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的吧,这样会引起嘉宾们的反感……哦,差点忘了这是《在途中》的导演,他确实是有可能干出这种事来!

——姐妹们,我找到那个所谓的调查了,节目组这一招属实歹毒啊!

一个网友将一张截图放了上来,那是一个id名为“在途中调查组”的账号。

这个账号昨天在各个直播间里发了一条评论,询问网友们想看嘉宾们在最后一天做些什么事。

因为这个账号等级不高,观众们以为是观看直播的网友在抖机灵,到调查时间截止时,也只有一个人回复了那个账号。

网友们点进唯一回复了消息的账号主页,想看看是哪个幸运儿居然这么凑巧回复了节目组的调查。

……等等,这个熟悉的界面!

——好家伙,这不是导演的小号吗?

——我记得这个小号,导演之前吃瓜的时候不小心把这个账号截图进去过,这就是他的小号!

——笑死了,这波啊,这波是自导自演!

——导演想要坑嘉宾心思都不带掩饰的,他果然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歹毒导演!

仲白等人可不知道导演已经恶毒到了这个程度,他们相信了导演的话,接过由“观众”投票选出的学骑马任务。

众人凑在了一起在手机上查找周围最近的马场地址。

“这么贵的吗!”左枝瞪大了眼睛,看着预约界面上的价格。

本着只有最后一天的想法,他们昨天晚上特地去聚了个餐。

今天他们的节目就要录制结束了,那些活动资金再留着也没什么用,昨晚他们特地挑了一家价格偏贵的餐厅,好好庆祝了一番。

谁能想到今天居然还有这么个任务等着他们啊,早知道就留一点资金了!

左枝皱着眉,在心里数了下他们剩下的资金。

怎么算都是不够的。

仲白察觉到了导演那幸灾乐祸的眼神,转头向他看去。

她的眼神中带着些许怀疑:“导演,这不会是你故意搞的事吧?”

导演一口否认:“怎么可能!这可是调查出来的结果,怎么可能是我搞的事!”

“别关注我了,你们还是想想该怎么完成这次的任务吧!”

导演这一句话把仲白给堵了回去。

这个任务确实让人头疼。

马场的价格太贵了,对于平时的他们倒还好说,可在他们已经把资金挥霍完的时间段里,这个任务对他们来说就有点困难。

今天是节目录制的最后一天,对于这最后一个任务来说,他们就算完不成也没什么问题。

嘉宾们却不愿意就此认输。

这么多天的任务都撑过来了,怎么能在最后一天失败!

梁西凑到了仲白身边,商量道:“仲白,你说我们要是现在出门卖艺的话,能把去马场的钱赚到吗?”

仲白认真考虑了一下梁西的提议,随后摇了摇头。

“我觉得不太可能,时间上有点紧,而且现在的人流量不够,就算出门卖艺也是赚不够钱的。”

“那怎么办?”梁西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难不成真的要让导演得逞吗。

他算是看出来了,导演在最后一天里搞出这么个任务来,就是想来搞他们心态的!

给他们挖了那么多坑都没有坑到他们的导演说不定是想在最后一天赢一回,梁西在心里胡乱猜想着。

他算是误打误着的摸中了导演的心思。

导演创办了《在途中》这档综艺后,他那毒瘤的名声变得和综艺一样出名。

对此十分自豪的导演是不可能让这群嘉宾坠了自己的名头的!

“再想想办法吧。”仲白皱了皱眉,开口道。

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微微震动。

梁西侧头看了一眼,提醒道:“仲白,有电话。”

仲白看见了手机屏幕上亮起的扶桑二字,心里有些惊讶。

她和梁西打了声招呼,走到一旁的角落里,接通电话。

“原深,你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干什么?”仲白有些疑惑的开口道。

在办公室的原深看了一眼手中的文件,沉声开口道:“我刚才看了直播,你们现在是要去马场学习骑马吗?

“是啊!”仲白皱了皱眉,开口道,“你在看直播吗?”

“你今天刚回国,一直守在直播间里会影响休息的。”

扶桑树妖的身体问题再有十几天就可以解决了,这段时间她可得把他看紧一点,千万不能让他的身体出岔子!

她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梁西在综艺里不会出什么事的,我们都在一起呢,你可以等节目后期剪辑之后再看。”

她觉得原深一直蹲在直播间里是为了梁西。

原深顿了一下,他不知道该怎么跟仲白解释这一点。

难道要告诉她说他看的不是梁西的直播间而是她的吗?

可要是仲白问他为什么要一直看她的直播该怎么办?

原深那边半天没有回应,仲白有些疑惑:“原深,你那边怎么没声音了?是信号不好吗?”

“不是。”原深反应过来,忽略了上面那个问题,开口道,“你们附近的那个马场的主人我认识,你们直接去就可以了,不用付钱。”

“真的吗!”仲白有些惊喜地开口道,她没想到还能有这么个收获。

“嗯,我等会把那个人的联系方式给你。”

仲白的喜悦几乎能透过电话传达到原深眼前,他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

她似乎很容易因为这些小事而高兴。

和仲白聊了几句之后,原深挂断了电话,转头看见了站在门口不知道该进来还是该出去的助理。

专门来给原深送文件的助理看见自家boss打电话时的表情都震惊了。

boss他笑得这么宠溺干什么,他这是在给谁打电话啊?

助理十分懂事的没有在原深打电话时进去打扰他,走到门口就停了下来。

原深打完电话之后,他抱着文件走进了办公室之中,将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

“boss,这是你要的文件。”助理开口道,脸上是按耐不住的八卦之意。

前几次boss在办公室里一边笑着一边发消息的那个人和这回是同一个人吧!

boss他绝对是在谈恋爱!

助理心里跟猫抓似的,恨不得当着原深的面问他那个人到底是谁。

不过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要真问出口的话,他这工作也别想要了。

“这个文件……”原深抬头,看见了助理脸上的变化莫测的神情。

他皱了皱眉:“你的表情为什么这么奇怪?”

助理在心底暗暗腹诽,他的表情很正常啊,不对劲的是boss你自己才对吧,平时哪能见到你笑得这么开心啊!

“我笑得很开心吗?”原深有些诧异,他怎么没感觉到?

助理心底一惊,这才发现他刚才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给说了出来。

“我乱说的。”助理连忙找补道,“boss你开心一点是好事,刚才人事部主管说有文件要让我交给你,我现在过去拿。”

说完他转身溜了。

只留下了坐在办公椅上默默思考的原深。

他刚才真的笑得开心吗?

——————

得到了原深送来的援助大礼包,仲白立刻去告诉其他嘉宾们事情已经解决好了。

原深把那个马场主人的联系方式给了她,她加上了那个马场主人的联系方式,马场主人让他们直接过去就行。

如果不方便的话,他还可以让人来接他们。

打车去马场的钱仲白还是拿得出来的,她婉拒了马场主人的好意。

“仲白,你是怎么解决这件事的?”左枝现在还有些迷糊呢。

他们刚刚不是还在商量该怎么赚钱吗,怎么一转头仲白都已经和马场联系好了!

难不成仲白还有私房钱?

仲白开口道:“我有个朋友和马场主人认识,马场主人愿意免费让我们过去学骑马!”

“仲白你在国外还有朋友啊!”梁西惊讶道,“这太好了,导演肯定想不到我们还能这么做哈哈哈哈!”

“你之后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你的那个朋友!”梁西叮嘱道。

仲白随口道:“那你回去的时候给你哥带个礼物。”

梁西:?

这和他哥有什么关系?

梁西挠了挠后脑勺,心中默道,仲白的思维也太跳跃了吧。

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

稳坐钓鱼台的导演想到嘉宾们此刻为了资金不足而苦恼的样子,不免有些得意。

姜还是老的辣啊,哼哼,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招吧!

他看向屏幕,想看看嘉宾们现在想出什么办法了。

一抬头就看见了仲白一行人坐上车,直直向着马场赶过去的画面。

导演:???

他就去吃了个早饭,这又是错过什么事了?

导演立马联系了随着拍摄组同去马场的副导演,询问了事情经过。

得知了仲白居然场外求助的导演气急败坏的给她打了个电话过去。

“仲白,你这是作弊!”导演大声道,他好不容易才想到了这么个损招,居然就这么被轻易化解了?

他不甘心!

“可导演你只是说不能让我们向粉丝求助,也没说不能让我们向朋友求助啊。”仲白摊了摊手开口道。

他们这是合理钻漏洞。

导演:算你狠!

嘉宾已经到达马场,开始挑选起自己心仪的马匹,导演再怎么生闷气也只能自己憋着,毕竟跟着嘉宾们去拍摄的是副导演,而不是他。

“你们是第一次学骑马吧。”教练笑着看向左枝,“初学者还是选小马匹比较好。”

“小马匹温顺些,不容易伤人。”他细心地向左枝讲述了选马的注意事项和练习骑马的一些要点。

对花国语最熟悉的左枝跟教练交流着,一转头就看见了仲白向着一高大的黑马走了过去。

“小心!”顺着左枝的视线望去,看见仲白靠近那匹黑马的教练连忙开口道,“那匹马的性子很烈,不要靠近它!”

他的话还没说完,仲白已经走到了黑马的身边。

那匹据说性子很烈的黑马低着头蹭起了仲白的头发。

看它那样子,要是没有栏杆围着的话,它都要凑到仲白身前去了。

被黑马吸引了注意力的仲白没注意到教练的话,她有些疑惑的侧过头看向教练。

教练:“不,没什么,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仲白推了推一直蹭她头发的黑马。

她好歹也是个明星,在形象这方面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黑马乖巧地换了个地方继续蹭。

看着他们互动的动作,本来就说不出话来的教练更加震惊了。

他回想起自己刚来马场应聘工作时被这匹性子急躁的黑马折磨的事。

一直到现在这匹黑马也只是勉强能忍受他的靠近,至于让他上马,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可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它怎么还是一匹双标马啊!

教练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他辛辛苦苦给它刷毛,关心它吃的好不好睡得好不好。

现在居然比不过一个长的好看的小姑娘吗!

黑马可不知道教练那活跃的心理活动,有些开灵智迹象的它能感受到面前这个人身上磅礴的灵气。

它的本能驱使着它去亲近仲白。

仲白感受到了这一点,她揉了揉黑马的马鬃,小声嘀咕道:“你这家伙还挺机灵的,算了,看在我们有缘的份上帮你一把。”

她指尖微动,一缕浅金色的灵气顺着她的指尖涌入黑马的体内。

黑马立刻精神起来,愈发亲近起仲白来了。

看着恨不得倒贴仲白的黑马,教练走过来打断了他们。

“我先教你一些上马的动作吧,你要去挑一匹马吗?”教练开口到,尽管骑士对这个外国小姑娘很亲近,但他还是不太敢让她选择骑士作为自己的马匹。

毕竟她只是一个初学者。

节目组派来的随行翻译将这段话对仲白转述了一遍。

“不能选它吗?”仲白指了指身旁那匹叫骑士的黑马。

仿佛听懂了仲白的话一般,骑士低头蹭了蹭她,随后又威胁似得对教练打了个响鼻。

教练:瞬间心碎。

“好吧好吧,你选它也行。”教练气哼哼地开口道。

他转身去叫其他嘉宾过来。

尽管对于骑士的双标很有些意见,但教练还是尽心尽力的教导着这些初学者们。

其他人按照教练的建议选择了一些小马匹。

牵着一匹小白马的梁西眼含嫉妒的看了一眼仲白身侧的骑士。

这差距也太大了吧!凭什么仲白就能选这么帅气的大马!

他正准备向教练请求将自己的马匹也换成成年马匹时,教练举了一些游客学习骑马被踹伤的案例。

梁西:突然觉得小马也挺不错的。

人不能以貌取马!

他摸了摸自己的小白马,试图向小白马传达自己很满意它的信号。

小白马可不这么想,小白马不停得向仲白的方向张望,却又在骑士的威逼之下停下了躁动的脚步。

骑士踢了踢地面,慢慢走到仲白的另一边,将仲白整个人都藏到它身后,拦住了其他马匹那蠢蠢欲动的视线。

其他嘉宾们还在为了如何在马背上维持平衡这件事而苦恼时,仲白已经翻身上马,潇洒的进入了跑马场之中。

骑马这件事对她来说没什么难度。

她以前是学过骑马的,那是在曾经的一个战场之上。

那时候连马鞍这种东西都还没有呢。

仲白微微俯下身子,降低阻力,轻轻拍了拍骑士的脖子。

宛如心灵相通一般,骑士瞬间明白了仲白的意思,开始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神俊的黑马猛然向前方的障碍物跃起,身上的少女一扯缰绳,迎面袭来的风卷起了她的长发,只留下了肆意张扬的背影。

阳光洒落在他们身上,落下了浅浅的一层光边,将马背上的仲白衬托得不似凡人。

这一幕被路过的摄影师捕捉进了相机之中。

满脸惊喜的摄影师拉着身旁的人,咕噜的说了一大串话,收获的却是身旁人遗憾的摇头。

他是真的不认识那些游客,只知道他们是老板的朋友而已。

摄影师露出了个遗憾的表情,随后郑重地将自己的相机收回了随身的包中,转头拨打了一个电话。

“嘿,老伙计,你猜我今天遇见了什么?”

“我说过,不要妨碍我!”

“别那么暴躁嘛,我今天遇见了一个气质很独特的女孩,说不定她会成为你新的缪斯。”

“我再说一遍,不要拿你喜欢劳伦斯的审美来和我相比,你不会想进我的黑名单的,对吧?”

“我这次说真的,你等一下,我把那张照片发给你。”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我警告……嗯?”

“……把照片上那个女孩的联系方式给我。”

听到自己老朋友那瞬间转变的语气,摄影师有些得瑟起来。

“我早就说了,见到她之后你就会明白的!”

“别废话,联系方式给我!”

“没有联系方式,我就只是见了她一面而已,我不认识她。”

“拿不到联系方式你就别回来了!”

——————

从马场出来之后,仲白等人踏上了回国的班机,在分别之时,他们交换了各自的联系方式,约定以后有空出来聚一聚。

逃离了导演哀怨目光的仲白松了好一口气,她回到公寓之中,瘫在沙发上装咸鱼。

还没等她休息一会儿呢,知道她到家了的李姐赶过来了。

仲白立刻装出一副很疲劳,累到不行的样子。

走到仲白身边的李姐看了她一眼:“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两天玩的很开心。”

仲白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没想到被李姐给看出来了。

“妖怪事务所那边的合作谈好了,后续播出时间还在商议之中。”李姐开口道,“你这两天没什么工作,只有一个黑道风云的通告需要你去跑一趟。”

黑道风云在两天后正式上映,作为重要配角的仲白自然要去参加首映会。

仲白开口道:“放心吧李姐,我等会就去联系林导商议首映会的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  为下一本积累素材的我这段时间去看了一些纪录片,看着人家在纪录片里面捏泥巴。

我心动了,当场下单超轻粘土。

我自信爆棚地一通操作,看见成品之后我沉默点烟。

这是哪里来的奇行种???

感谢在2021-10-22 05:21:14~2021-10-23 07:00: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菇凉 10瓶;清扎、七夕不栖息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