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85章 第 85 章

第85章 第 85 章


“你不肯跟我出去玩, 就是为了在家做这个绿豆糕吗?”邱玉满脸嫌弃的看了一眼桌面上堆的满满当当的绿豆糕。

那些都是厨师做坏了的失败品。

他以前怎么不知道原深这么喜欢吃这种甜点心?

邱玉伸手捻了一块绿豆糕放入口中,说话有些含糊不清:“这绿豆糕味道还挺不错的,是你家厨师做的吧, 等回去之后给我打包点带走。”

“说完了吗?”原深拿过一旁的书, 翻开一页, 他抬眼看向邱玉, “说完了就出去。”

“喂,我可是好心来叫你出门走走的!”邱玉不服气了, “这么着急赶我走干什么?”

他一边斥责着原深,一边不停的往口里面塞着绿豆糕。

这绿豆糕做的真挺不错的。

邱玉开始考虑起了把原深家里的厨师挖到他家去的可能性。

还是算了吧,和原深这个财大气粗的家伙抢人, 吃亏的肯定是他。邱玉放弃了刚才的想法,走到原深身边坐了下来。

“嗯?你这个袖扣……”他一眼就注意到了原深手腕上的袖扣。

“你之前不是嫌这个袖扣太张扬了, 一直收在家里吗?”邱玉对原深袖口上的那颗绿宝石袖扣印象还挺深的。

他记得那是原深他爷爷送给他的礼物,不过原深对这种饰品都不怎么上心, 嫌弃它妨碍行动,一直都没有戴过它。

现在怎么又把这个袖扣翻出来戴上了?

看到袖扣,邱玉又注意到的原深今天特地搭配过的衣着。

他随口开了个玩笑:“打扮的这么帅,你不会是要出去见人吧?”

原深翻动书页的动作一顿, 他看了一眼手中端着绿豆糕的邱玉。

“吃都堵上你的嘴吗?”

邱玉有些摸不着头脑,原深这是怎么了,总不可能是因为他吃了他的绿豆糕吧?

难不成……

回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邱玉双眼一亮。

“不会是我说中了吧!”

“原深你这是要出门见谁啊, 这么精心打扮, 肯定不是一般人吧!”

“是不是去见女朋友啊!”

“出门去见个朋友而已。”原深合上书页,将书放在了一旁。

“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你就别跟我装了吧?”邱玉大大咧咧的拍了下原深的肩膀。

“你出门见我的时候也没见你怎么打扮啊!”他满脸八卦的开口道, “跟我说说,是不是之前你跟我提过的那个姑娘?”

“你们现在发展到哪个地步了,表白了吗?”听原深那话的意思,他们应该还没在一起。

原深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邱玉点点头,懂了,这是还没表白呢。

他对自己这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了解的很,如果原深不喜欢那个人的话,他连解释都不会跟他解释,根本就不会和他强调只是朋友这种事情。

原深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邱玉还有哪里不明白呢。

原深表面平静,仿佛根本没把邱玉的话放在心里,内心却升起了浅浅的波动。

经历了昨天的事,他意识到自己对仲白的关注有些过线了。

之前他一直是以朋友的身份来定位自己,觉得自己关注仲白都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然而昨晚发生的事却打破了他一贯的理念。

在看到仲白和那个男生一起吃饭时,他心底生出了一股无法忽视的烦躁感,那种突如其来的情绪打破他的冷静,迫使他去找了仲白。

他试图说服自己只是不想看仲白被骗,然后他放弃了。

他只是不希望看见仲白和别的异性接触。

在看到那个场景时,他内心涌起的负面情绪做不了假。

回家之后,原深想通了一件事。

他对仲白的关心不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朋友是不会对朋友生出那种占有欲的。

他根本就不是把仲白当朋友。

他是喜欢她。

————

“卡!这段过了!”全波一脸轻松的拿过一旁的帽子,扣在脑袋上。

自从之前那几段难度极高的剧情过去之后,后面的拍摄就轻松了不少,剧组成员的脸上也挂上了久违的笑容。

之前的高压环境里所有人都板着一张脸,生怕自己不小心触到全波的霉头——几个主演都在挨骂呢,他们怎么好意思在一旁笑闹。

现在剧组的氛围和之前大不一样,那种随时会踩雷的紧张感消失了,他们也可以放心地在工作的空余时间里说笑两句。

“仲白。”正在翻看剧本的全波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转头看向准备去卸妆的仲白开口道,“等会儿我和祝容准备去周围那个很火的餐厅里吃饭,你要和我们一起吗?”

“不用了。”仲白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厚外套披在了身上,拨弄着手上画出的特效妆—— 一道深深的血口子。

“我朋友等会要来找我,全导你们自己去吃吧!”仲白开口道。

今天拍摄的戏份是女主回归现实的剧情,崩溃之中的女主开始自残,仲白身上的那些大大小小的血口子是化妆师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过来给她做的特效妆。

看着那几乎能以假乱真的伤口,仲白再次发出感叹,现在化妆技术也太厉害了吧!

身穿黑色风衣的原深站在形色匆忙的工作人员之中,静静的等着仲白。

拍完戏的仲白一眼就看见了原深,他那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实在是太显眼了。

仲白快步向原深的方向跑了过去。

“等很久了吗?”仲白接过原深递来的热奶茶,低头喝了一口。

“没有很久。”

三个小时前就出门了的原深避而不谈自己在附近咖啡厅中等待的事情,皱眉看向只披了一件厚外套的仲白。

“怎么穿的这么少?”他取下自己的围巾,低头将围巾一圈一圈地围在了她的脖子上。

带着余温的围巾透着一股淡淡的薄荷香,让仲白那被糖分侵蚀了的大脑清醒了些。

她费力的从裹住了自己半张脸的围巾中挣扎出来。

“还好吧!”仲白开口道,“拍摄需要,而且我感觉也不是很冷。”

电影中的剧情发生在夏天入秋的那一段时间,角色们的衣服自然不是很厚,为此,剧组还准备了不少暖宝宝,每天拍戏的时候几个主演都要往身上贴一大堆。

角色衣服全是短袖薄外套的仲白自然逃不过被贴暖宝宝这件事,但她每次都是趁着上厕所的时候偷偷把身上的暖宝宝撕下来。

别人是觉得冷才贴暖宝宝的,她又不冷。

仲白第一天进组的时候没什么经验,带着一身暖宝宝拍戏,结果拍了一身汗出来,和其他冷得直哆嗦的演员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那天下戏之后,仲白还被全波拉过去关心了好半天,全波可不会觉得仲白这是热的出汗。

贴暖宝宝都还嫌冷的温度,仲白怎么可能会热出汗呢!

然后仲白就被全波关心了好半天,问她是不是肾虚。

仲白一口否定。

全波觉得仲白这是不好意思了,那几天里时不时的就在仲白的面前说一句不要讳疾忌医,肾虚要及时去看等等。

仲白那段时间都是躲着全波走的,生怕哪天一个不注意就被他拉到医院去了。

她暂时还不想让金乌去看肾虚这回事响彻妖界。

————

仲白坐上副驾驶,心里默默期待起一会的绿豆糕

不知道那会不会是当年她吃到的味道。

原深打开了车上的空调,伸手按住副驾驶的靠背,向着仲白靠近。

阴影笼罩在了仲白上方,她几乎能闻到原深身上那股淡淡的薄荷香。

原深垂眸看了她一眼,沉声道:“安全带。”

他拉下仲白身边的安全带,扣了下来。

仲白点了点头,没在意原深的举动,原深却在心底不住地回想着仲白刚才的样子。

那么近的距离,她的眼里几乎装满了她的身影,仿佛只看得到他一个人。

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原深看向仲白的目光一顿。

他眉头皱起,语气中有些慌乱:“你受伤了?”

他拉过仲白的手,她的手背上有一道几乎有五厘米长,鲜血还未干涸的伤口,发暗的血迹与白皙肤色的衬托之下愈发刺眼。

“你刚才怎么不说?”原深抿了抿唇,“我送你去医院。”

他放缓了声音:“你忍一忍。”

“不用。”仲白笑着开口道,“这是别人给我画出来的伤口,不是真的。”

怕原深不相信,她用手撕了一下伤口边缘,一道与肤色贴合的薄膜翘起了边。

看着仲白的动作,原深松了口气,低声叮嘱道:“以后要是受伤了,记得跟我说。”

“放心吧,我不会受伤的!”在这一点上仲白十分自信,她可不觉得有谁能伤到她。

“而且这种也只是小伤,就算这个伤口是真的也不要紧。”仲白随口道。

“可是我会担心。”

原深定定的看向仲白,眼底情绪莫名。

“以后受伤了一定要告诉我。”他重复了一遍。

仲白摸了摸鼻子,乖巧点头:“记住了。”

——————

原深带着仲白来到了自己家中,这是他在外面买的房子,离公司很近,平时他都住在这里。

“你先坐一会,我去给你拿绿豆糕。”原深看向仲白开口道。

虽然一直想和仲白单独相处,但是当仲白真的来到他家里时,原深却又紧张起来。

他忍不住心想,仲白会不会觉得和他在一起很无聊。

等会仲白吃完绿豆糕之后该做些什么呢,他是以绿豆糕的名义约仲白过来的,按理来说,仲白吃过绿豆糕之后就会走吧。

站在厨房的原深看着厨师一早送来的绿豆糕,陷入纠结之中。

要用什么理由才能让仲白多待一会?

原深默默拿出了手机,开始在网上查找攻略。

坐在客厅里的仲白不知道原深现在的纠结心情,也并没有觉得一个人待在客厅里会无聊。

倒不如说她现在自在得很,没有戏要拍,李姐也不在身边,等会还有期待已久的绿豆糕。

还能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情吗!

原深端着碟子从厨房走了出来,他将绿豆糕放在了仲白面前。

小巧的绿豆糕并没有在外形上做出什么花样来,依旧是方方正正的小块,配上那嫩黄的色泽,莫名勾起人的食欲。

在原深从厨房出来的那一刻,仲白的视线就已经锁定在了他端着的绿豆糕之上,动都不带动一下的。

“可以开始吃了吗?”尽管很想对绿豆糕下手,但仲白还是先开口问了一句。

看着仲白那渴望的目光,原深有些好笑。

“吃吧。”

得到许可的仲白立即对绿豆糕下了手。

方正的糕点大小适中,正好能一口吃下,极其细腻的口感达到了入口即化的程度,细细咀嚼之下,一股栗子香涌出,和仲白记忆中的绿豆糕一模一样。

原深看向仲白:“和你之前尝过的味道像吗?”

忙着吃绿豆糕的仲白对着原深伸出了大拇指。

何止是像啊!这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好不好!

看着仲白贪吃的样子,原深不自觉的露出了个笑容。

“你喜欢就好,以后你要是想吃了就和我说一声,我让厨师做。”带着小心思的原深开口道。

“好啊!”

得到回应的原深眼底笑意更盛。

等会就让助理给厨师加工资。

沉浸在美食诱惑中的仲白在消灭了一盘绿豆糕之后恢复理智,想起了自己今天来找原深的另一层用意。

她昨天忘记把扶桑树的事情告诉原深了,想着今天要来原深家里吃绿豆糕,正好可以在今天把这件事告诉他。

为了保证事情进展顺利,仲白昨晚还特地排练了一晚上,将怎么告诉原深这个世界上有妖的存在,怎么告诉他他自己就是一只妖这些问题都提前练习了一遍。

仲白回想了一下自己昨晚想好的流程,面色严肃地看向原深。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

在心里盘算了半天,想问仲白要不要和他一起看电影的原深愣了一下。

他看向仲白:“怎么了?”

仲白深吸一口气:“我就直说了吧。”

“其实我不是人。”

原深:?

为了保证今天和仲白独处时不会冷场,原深昨晚特地去网上查找了许多攻略,务必保证自己能接上仲白的话。

但仲白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她不是人还是把原深给搞懵了。

他现在要怎么回答?

看着原深那一脸迷茫的脸色,仲白连忙接着道:“我是说真的,我不是人!”

“我其实是一只金乌,不信你看。”

说着,仲白伸出了右手,一簇泛着金光的火焰出现在了她的手掌中。

原深勉强维持住了面上的冷静之色。

他开口确认道:“你是一只妖怪?

仲白打量了一边原深的脸色,确认他此时的状态还算平静之后点了点头,认真道:“没错,我真的是一只妖怪。”

“我今天就是特地来跟你说这件事的。”

原深垂下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仲白却有些急了。

原深为什么没反应啊,难道他还是接受不了这件事吗?

仲白连忙开口道:“我知道这件事很难让人接受,但是……”

看见仲白那慌乱解释的样子,原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他安抚道:“没事,你不用着急。”

他并不觉得仲白是妖怪这件事有什么问题,他只是有些惊讶罢了。

是妖怪又怎么样,他的想法不会有任何改变。

原深放缓语气,开口道:“我知道你是怕我接受不了你是妖这件事。”

仲白疯狂点头,对,她担心的就是这个!

“你不用担心,我不在意这些。”原深看向仲白,一字一句的开口道,“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对你的态度都不会有变化。”

得到了保证的仲白立马松了口气,开局十分完美,看来她昨晚的排练还是很有效的!

接下来就应该告诉原深,他其实也是妖这回事了。

在仲白考虑该怎么将原深也是妖这件事告诉他时,原深心底有些忧虑。

他不在意仲白是否是人类这件事,他担心的是妖的寿命问题。

仲白是妖,她的生命是很漫长,作为人类的他不过只有百余年的寿命。

这种情况下仲白会愿意接受他吗?

“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仲白看向原深开口道。

“其实原深你也是一只妖。”仲白飞快的开口道,“你是半妖,体内有扶桑树妖的血脉。”

仲白的话让原深从繁杂的思绪中回到现实。

仲白连忙开口道:“这件事之前我就应该告诉你的,但是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说出来。”

“和你情况差不多的半妖挺多的,你不要因为这种事情而有心理负担。”

“半妖体质带来的负面作用我也已经帮你清除了,现在你体内的扶桑树妖血脉只会给你带来好处,不会有其他坏处的!”

一口气将话全部说完的仲白看着原深那还算冷静的表情,心底缓缓松了口气。

看原深这样子,他应该不会像之前那只半妖一样崩溃吧。

仲白默默放下了随时准备拨打120的手机。

原深的关注点和仲白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他看向仲白:“什么负面作用?”

仲白解释道:“扶桑树妖体质极寒,会让人感觉像是待在冰窖里一般。”

“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个,我已经帮你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说到这里,仲白有些心虚,被朋友发现自己是有目的性的接触他这件事让她有些底气不足。

听到这里,原深终于明白了仲白之前为什么会突然接近他。

他不反感这件事,甚至有些庆幸。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体质问题,那他和仲白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任何交集吧。

想到那种可能性,原深的心里想是空了一块,莫名心慌。

仲白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的开口道:“你不会因为这件事生气吧?”

原深有些好笑的,抬手揉了揉仲白的头发:“我不会因为这种事情生气。”

明明是做了对他好的事情,她怎么还一副怕他生气的样子。

既然他也是妖,那他之前担心的事情,也没什么好顾虑的。

原深随口问道:“我的体质问题要怎样才能解决?”

平时和仲白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没有看见她做过什么事。

“这个很简单的!”仲白开口道“只要和我待在一起就行,时间长了之后你的体质问题自然而然就可以解决了!”

说到这里,仲白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没关心过原深的身体情况。

她连忙开口问道:“原深你最近还会感觉到身体发冷吗?”

按她的感受来看,原深的身体状况应该是已经好转了的,但她也不能完全确定,毕竟她对扶桑树妖这一族算不上特别了解。

原深眼底闪过一丝暗芒。

“我的寒症好像还没有完全好转。”

“怎么会这样?”仲白皱了皱眉。

这不应该啊!

原深看向仲白:“可能是因为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够长。”

仲白点了点头,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她认真地看向原声,保证道:“别担心,我一定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

原深藏起了眼底的笑意:“那你要记得多和我待在一起。”

“没问题!”

——————

从那天过后,仲白认真地开始履行自己的承诺,不过并不是她去找原深,是原深来找她。

仲白在心里默默感叹,看来原深是真的很想解决他的体质问题啊!

被寒症折磨了这么久,想早一点把病治好也是正常的。

李姐察觉到了仲白这段时间的异常。

仲白这是怎么回事,平时她想拉她出去她都不愿意出门,最近怎么这么勤快的往外面跑?

“你最近出门都是去做什么了?”李姐有些疑惑地向仲白开口问道。

仲白随口道:“治病去了。”

她可不敢告诉李姐她是帮别人治病去了,要是她敢这么说的话,李姐反手就能把她这个无证行医的家伙举报了。

她也不想骗自家经纪人,所以含糊不清的说了个治病出来。

帮别人治病也是治病啊!

李姐皱了皱眉,仲白最近生病了吗,她怎么没看出来?

“你生什么病了?严重吗?”李姐关心道。

如果严重的话她还是帮仲白去剧组里请个假,最近就别拍戏了。

“没,没什么。”仲白支支吾吾道,“一点小毛病而已,李姐你就不要管了。”

生个病而已,仲白为什么一脸心虚?

李姐突然想起之前全波给她打电话说仲白可能有肾虚的毛病那件事。

她用怀疑的眼神看向仲白,难不成仲白去看的病就是肾虚吗?

如果是肾虚的话,那她那理解仲白为什么不愿意说她生的是什么病了。

李姐不准备戳穿自家艺人,只是叮嘱道:“小心一点,不要被记者知道这件事了。”

她可不希望在微博热搜上看见仲白肾虚这四个字。

仲白一头雾水地看了李姐一眼。

这又和记者有什么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掉头发烦得睡不着,因为睡不着熬夜头发掉得更多了(无限套娃)

看看我的预收吧!方便的话点个收藏呗!

《民俗博物馆[快穿]》

《民俗博物馆》

荀亦在失业的这一天收到了一封信,去世已久的外婆留给她了一家民俗博物馆。

破败的博物馆里面堆满了破败的展览品,纸扎物,织染衣,皮影戏……

不愿辜负外婆遗愿的荀亦想要修缮博物馆,将之重新开业。

然而

每当她修复一件展览品时,她就会去到那件物品所在的世界,直到她真正学会了那一门手艺,才能返回现世。

荀亦:总感觉这是个随身补习班……

【世界一:千年未腐的纸扎人】

【世界二:无缝天成的织染衣】

【世界三:精雕细琢的皮影戏】

【世界四:传承不朽——婚寿信丧】

不知不觉间,荀大师的名号渐渐在业内流传开了。

只是想看热闹的网友们更是被她那宛若天工般的手艺所折服。

网友:每日一问,荀大师今天开直播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