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87章 第 87 章

第87章 第 87 章


《妖怪事务所》在星期六准时开播, 期待已久的网友们早已蹲守在了视频播放网站,将《妖怪事务所》的预告片看了无数遍。

评论区盖起了高楼,除了那些早就知道这部剧, 特地来这里蹲守的网友以外, 还有一部分人是在前几天看过仲白和剧组拍摄期间的花絮视频慕名而来的。

晚上八点, 《妖怪事务所》放出了第一集, 手速爆发的网友们立即点了进去,人流量过多导致网页卡顿了好几分钟。

盯着屏幕上那转悠个不停的小圈, 急着看剧的他们在心底暗骂,海洋视频这用的是什么垃圾服务器!

海洋平台预估到了这部剧会给他们带来许多流量,但他们没想到带来的人流量居然还能把他们网站的服务器弄崩了。

相关负责人立即通知程序员加班加点的维护网站, 妖怪事务所播出的这段时间里千万不能出问题。

程序员大哥们用头发拯救了服务器,终于点进视频的网友满脸期待。

一道浅浅的光晕出现在了屏幕正中心, 如同滴入水面的墨水一般,一行用毛笔勾勒出来的字出现在了屏幕上方。

妖怪事务所。

出现第一个画面是一处被云雾遮盖的山岭, 空灵的女声和低沉男声在交谈。

“你要把那东西藏在哪?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被她发现了这件事你是无法承受她的怒火的。”

“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别说我,作为帮凶的你也逃脱不了吧。”

“如果不想被她发现, 你就把自己当个哑巴,不要对她透露分毫。”

“至于那个东西藏在哪,我自有想法。”

镜头缓缓转动,从交谈着的二人衣角处上移, 眼看着就快拍到他们的脸时, 画面转场,变为了一片漆黑的坟地。

被那二人谈话勾起兴趣的网友此时有一句卧槽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都快要看到脸了突然来一个转场,这不是耍我玩吗!

——听他们的对话, 那两个家伙肯定不是简单角色,我盲猜他们是最后boss!

——这些电视剧的吊胃口手法已经被我摸透了,我丝毫不慌,反正配音演员都是一个人,到时候对比一下看看谁的声音最像就能知道是谁了。

——前面还是仙气飘飘的,一个转场就到了坟场,给我吓一跳!

——卧槽,那个坟堆里伸了个手出来,弹幕呢?弹幕快来保护我!

一只清瘦苍白的手从坟墓里面探了出来,胡乱向周围摸了两下。

“有人吗?来个人帮帮我啊!谁把我埋在地里面了!”

吕龙是直播平台的主播,身在恐怖区的他只需要给自己粉丝在深夜讲两个鬼故事就能混过直播时长。

但是最近恐怖区的主播内卷严重,一个个花招频现,这让本来就不怎么红的吕龙处境更加凄惨。

吕龙试过多种办法想要脱离困境,但成效都不怎么样,他的室友知道了这件事之后给他出了个损招。

“干脆搞点户外探险之类的,这种观众肯定喜欢看!”室友提议道,“最好是去那种荒山野岭的什么坟场之类的地方,如果你资金充足的话,还可以提前在那里弄个假鬼,这么一操作流量不就上来了!”

吕龙大为惊叹,他室友简直就是个策划奇才啊!

就这么干了!

他四处打听,最终找到了这个已经荒凉许久的山脚下废弃许久的坟场。

吕龙没有多余的资金,也就没有向自己室友建议的那样弄个假鬼出来搞噱头,深更半夜呆在坟场里和粉丝聊天的吕龙看着直播间里直线上涨的粉丝量,心中暗自窃喜。

看来这个办法是可行的!

眼看着就快要到半夜两点了,一个人孤零零待在坟场,周围除了坟墓什么都没有的吕龙觉得有些不适。

他和粉丝们商量了一下,决定逛一圈坟场之后回家。

在坟场中转悠的吕龙越走越觉得胆寒,他拼命在心里安慰自己。

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几个坟堆吗,最奇怪的也就是刚才那个坟上面伸出的那只手了,没什么好怕的……

手?!

吕龙僵硬地缓缓转过头,看向了自己刚才路过的坟堆,坟堆的最上方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

仔细听还能听到从坟堆里面传来的哀怨声音。

“有人吗?把我拉出来行不行啊?”

“鬼,鬼啊!”吕龙连滚带爬,手机都被他扔出去了。

他直播间的观众也被这突然的变故给吓了一跳,纷纷议论起这是真的有鬼还是主播自己找朋友扮的鬼。

老粉丝们立马出来辟谣,吕龙的演技差的很,看他这样子肯定不是假的。

在他们议论的这个档口,吕龙已经躲到了树后面,双手合十疯狂祈祷。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视角跟随着吕龙的观众们在看见前面的画面时还有些害怕,正想着要不要离屏幕远一点,接着就听到了屏幕中的那个演员躲在树后面疯狂背诵社会核心价值观的一幕。

——哈哈哈,编剧鬼才啊!原本很害怕的我突然不怕了,社会主义保佑我!

——什么鬼,根本就没有鬼,封建迷信都是假的!

——笑死了,第一反应居然是开始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哥们根子很正啊!

——没错,这才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应该有的态度!

突然出现的手掌带来的恐惧感一扫而空,画面莫名多了些诙谐的感觉。

陷入惊恐之中的吕龙依旧在大喊着自己的护身法宝。

“法治,爱国……”

他卡住了。

接下来是什么来着?

一道声音接上了他还没背完的话:“法制,爱国,敬业,诚信……”

是坟墓里的那个声音。

吕龙瞪大双眼,脱口而出:“现在连鬼也要学这个吗!”

从坟墓中探出的那只手疯狂挥舞。

“我不是鬼,是人!赶紧把我救出来,我要死在里面了!”

听到那个声音的解释之辞,吕龙半信半疑。

“你真的不是鬼?”

“真不是。”那个声音有些无奈,“要不我把核心价值观全部给你背一遍?”

吕龙站在坟墓边上,听着那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家伙背完了一整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同志,我相信你。”

“你等着,我马上就把你救出来!”

吕龙左右张望两眼,捡了根木棍开始挖坟堆上的土。

这个坟堆很明显是新堆不久的,连土都还没压实,这让吕龙省了不少功夫,两三下就把坟上的土给刨完了。

一个半躺在坟堆里面的女人猛地坐起身,撕开包裹在在身上的黑色袋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差点把我憋死了!”

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仲白盘腿坐在吕龙身边,和他讲起了自己的来历。

她叫白钟,是这座城市的流浪者,今天早上在一个桥洞里躺着睡了一觉,一觉醒来就到了这个坟堆里。

镜头一转,画面变为了仲白的回忆。

她在桥洞里面睡着之后,一群黑衣壮汉走了过来,从河里面捞起了一具尸体。

他们将尸体装入了黑色的尸袋之中,商议着该怎么处理它。

最终决定随便找个乱葬岗抛尸的黑衣人一转头就看见了躺在桥洞下睡得天昏地暗的仲白。

沉默对视两秒后,黑衣人一号缓缓掏出了另一个黑袋子,两三下将沉睡的仲白也塞进了袋子里面。

他们的行动不能暴露,这个人要怪就怪自己运气不好吧!

睡得跟个死猪一样,被埋了都毫无感觉的仲白一睁眼就已经在坟里了

说到这里,仲白满脸庆幸的握住了吕龙的手。

“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在这,我今天都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

仲白感激地晃了晃吕龙的手,又在吕龙疑惑的眼神中和他身旁的空气握了好几下手。

她这是在干什么呢?

仲白没有察觉到吕龙那疑惑的眼神,她拍了拍身上的泥巴,转头和吕龙搭话道:“你深更半夜的不睡觉来这里干什么啊?还有你那两个朋友,他们为什么不说话?”

“你们是来这里露营的吗?”

独身一人的吕龙:“!!!”

她在说啥,这里除了他们两个以外还有别人吗?!

画面缓缓转变为仲白的视角,在她的眼中,在场的人除了坐在她身旁的吕龙以外,还有两个坐在吕龙身后的中年人。

观众们沉浸在剧情之中,兴致勃勃地猜测起眼前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吕龙得知自己身旁真的有鬼后又会是什么反应。

他们紧盯着屏幕,等待仲白说出真相。

画面突然一黑,片尾曲响了。

网友;???

这什么情况?

这么快第一集就没了?

——怎么会断在这啊!导演也太狗了吧,一次性把后续剧情都告诉我们啊!

——我现在抓心挠肺地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妈的,要是看不到后续剧情我今天都要睡不着了!

——我前一分钟才安利我朋友来和我一起看,现在你告诉我你已经放完了,我朋友会杀了我的!

——激情开骂,导演,你也太狗了吧!

——各位别骂了别骂了,赶紧刷新一下,第二集出来了!

网友们纷纷停下了激情开麦的动作,连忙刷新网页页面,右侧的剧集列表里果然出现了新的一集。

网友们纷纷点了进去。

第二季紧接上一集的剧情。

吕龙不可置信的看向仲白,甚至开始怀疑起来她是不是脑子有点毛病。

为了证明自己,仲白描述出了他身旁两个人的外貌。

在心中默默吐槽仲白脑子有问题的吕龙一愣,突然抓住了仲白的手,让她描述一下那两人的衣着。

仲白将那两个中年人的衣着向吕龙描述了一遍,用有些疑惑的眼神看向他。

吕龙语气艰涩的开口说,那是他在车祸中去世的父母。

他是从农村出来的,他父母劳累了一辈子,在准备进城跟孩子享福的那一天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带走了生命。

吕龙没想到自己能从仲白嘴里听到自己父母的外貌。

失去记忆的仲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看见死去人的灵魂,他的本能告诉她这是她独有的能力。

不去转世投胎的灵魂在人世久留对他们没有益处,如果在人世间呆久了,地府不会再接收他们,他们就无法再入轮回,只有消散于天地间这一种结局。

得知这件事的吕龙焦急的向仲白求助,希望她能让他父母入轮回,尽管他很舍不得自己父母,但他更不愿看见他们无□□回。

仲白对这件事无能为力,灵魂不肯入轮回是因为他们自己在人世间还有执念未消,只有消除了他们的执念,他们才愿意入轮回。

吕龙的父母已经在人世滞留许久,他们的神志也消散了大半,无法和仲白对话,也就不能告诉她他们的执念是什么。

吕龙想了许久,最终认为他们是因为那个肇事逃逸的车主还没被捉拿归案,所以才留下了这么深的执念。

车祸发生的地点没有监控摄像头,警方一直调查到现在都毫无收获,为了让自己父母能早日入轮回,吕龙把希望放在了仲白身上。

他希望仲白能和他一起找出那个肇事逃逸的司机。

二人坐车到了车祸发生的地点。

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这片区域早已没有了曾经发生过车祸的迹象,更别说是证据了。

正当二人不知所措时,一道有些诧异的声音在仲白身后响起。

“白钟,你怎么会在这?”

画面在此处定格,观众们最不希望听到的片尾曲再次响起。

——???

——当我打出问号的时候,不是指我有问题而是指你有问题,导演是有毛病吗,两集都卡在这种地方!

——还能不能让我好好追个剧了,没什么好说的了,我现在就去给你准备刀片,你想要什么牌子的?

——救命,我现在真的睡不着了,那个叫仲白的到底是谁啊!

——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吐槽一下编剧取名字的能力了,仲白在剧中的名字就叫白钟吗?这也太随便了吧!

——既然这样,那我先跳个预言家,那个秃鹫大哥的名字在里面估计叫九图,那对双胞胎的名字在里面估计都叫重九。

——哈哈哈敷衍和随便这两个字都快刻在脸上了!

被最后那个结尾勾的心痒痒的网友们疯狂刷新着网页,试图再刷新出新的一集出来。

他们的希望注定是要破灭的,这部剧一个星期只更新两集,他们再怎么抠也抠不出来了。

网友们抱着不能只有我一个人被吊胃口的心态,疯狂和自己的朋友安利起这部剧。

网友:我跟你说,我发现了一部宝藏电视剧,巨好看,信我准没错!

朋友:我不追剧的,追剧的心态太折磨人了。

网友:这是单元剧,每个故事都很完整的,你先去看看再说。

一个小时之后。

朋友:你这个卑鄙小人,我杀了你!

同样的戏码发生在无数个聊天对话框之中,这一夜,好友反目的戏码接连上演。

一些恶趣味的家伙已经不满足坑害好友了,他们在微博上做起了妖怪事务所这部剧的自来水,向广大网友卖安利,拉着一批又一批的人掉入了这个只有两集的深坑之中。

吃了安利的网友们在看到第二集结尾时,一口老血哽在了喉咙里。

这个该死的导演!

他们转头冲进了导演的微博。

——有胆子把第三集放出来啊,你这不是涮我们玩吗!

——第一季这么断也就算了,好歹还有第二集,第二集你居然还敢这么断!我的大刀已经忍不住了!

——黄明导演您好,三天之后将有一箱刀片寄到您家里,希望您能签收一下。

——黄明是吧?我记住你了,纵横娱乐圈的我第一次感受到痛恨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看着自己微博下方数量激增的评论,黄明连忙发了一条微博解释。

黄敏:【这件事我必须要澄清一下,我是一个成熟的导演,不会这么恶趣味,这是我们剧组的投资人要求我怎么分集的,请不要误伤到无辜的我。】

死贫道不死道友,他只是把事实说出来而已,黄明在心底默道。

——所以说都是投资人干的吗?那个该死的投资人究竟是谁!

——三分钟,把投资人的资料都报上来,我让她感受一下什么叫做人间险恶!

——等等,我记得妖怪事务所就是仲白自己投资的吧!

——所以说那都是仲白干的好事?!

网友立马将矛头对准了仲白,将战场转移到了仲白的微博下方。

——老贼,赶紧出来,你忍心看见我们被吊胃口吊的睡不着觉的样子吗!

——如果想让我们原谅你的话,只有一个办法,赶紧把后面的剧集都放出来!

——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想问,接下来的每一集的结尾都和这两集一样吗?

——楼上的在讲什么恐怖故事呢?千万别啊!

——看到你的评论,我突然开始害怕了,那岂不是说我接下来每一个星期都将感受一次今天的痛苦!

在屏幕后装死的仲白默默探头,回复了那个网友的评论。

——是的,每一集都是这样,毕竟做人要从一而终。

网友们:???

仲白老贼,你有胆子再说一遍!

将快乐建立在粉丝痛苦之上的仲白心情舒畅的放下了手机。

原深端着剥好了的柚子放在仲白手边:“看见什么了笑得这么开心?”

“没什么。”仲白拿起一块柚子塞在了口中,有些含糊不清道,“就是看见我粉丝又给我取了个新外号。”

看着原深仔细剥好的柚子,仲白在心里感叹了一番,她这还真是交到了一个贤惠的朋友啊!

她看向原深开口道:“你最近不需要去公司吗?”

这段时间原深天天都来找她,和他之前每天都在办公室里工作的样子形成鲜明对比,连仲白都注意到了这回事。

原深看了仲白一眼,淡淡道:“事有轻重缓急,当然要先做最重要的事。”

仲白点了点头,没多想,只以为原深是在说治病的事。

那件事确实很重要。

看着仲白那毫无所觉的神情,原深无奈的笑了笑,他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仲白怎么还是一副没开窍的样子。

阳光透过窗户在桌面上落下了一个光圈,正好将二人圈在其中。

原深低头看着还没处理完的文件,他不去公司,但这些文件还是需要他处理的。

正想问问原深要不要吃柚子的仲白一转头就看见了这一幕。

原深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薄唇紧抿,高挺的鼻梁在脸侧打下浅浅的阴影。

似乎是在思索什么的他眉头微皱,俊逸的容貌莫名带着些冷肃之意。

看着原深认真工作的样子,仲白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深长得这么好看?

李姐说的果然没错,她眼神不好。

感受到了仲白投来的目光,原深放下了手中的钢笔,抬头看向她。

“怎么了?如果无聊的话可以去电脑上看电影”

“不无聊啊!”仲白摇了摇头,直接道:“光看着你的脸我都不会觉得无聊。”

仲白这一记直球把原深给打懵了,他猛地攥紧手中的钢笔,平复心绪后,他试探着看相仲白。

“仲白你有喜欢的类型吗?我是指对恋人的那种喜欢。”

听到原深的问题,仲白沉思片刻。

“贤惠一点的吧,会给我弄很多好吃的,最好长的帅一点!”

“当然,要是和我一个身份就更好了!”

听到仲白说出的这些要求,原深脑海中思绪翻飞。

好吃的这一点很简单,他能请厨师。

根据仲白刚才的话,他的长相应该是符合她审美的。

他是半妖,也差不多能符合最后一点了。

就是那个贤惠不太好办,原深皱了皱眉,他要怎么才能达到贤惠这个标准?

原深在心中思量着该怎么让自己显得贤惠一点,他对面的仲白也陷入了沉默。

她越说越觉得不对劲。

这些标准怎么好像都是按照原深来的?

难道……她的理想型就是原深?!

仲白瞳孔地震。

她居然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喜欢上原深了吗?!

和原深的相处太过于自然,仲白没怎么意识到这一点,现在细想下来,她对原深的态度确实和对其他人不一样,并不只是因为他是扶桑树妖。

她的确是对原深有好感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仲白心虚起来。

她在心底狠狠唾弃自己,人家把她当朋友,她居然在心里对人家抱着这种心思

真是太不要脸了!

仲白默默庆幸,还好原深不知道这件事。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仲白开始反向冲刺!

感谢在2021-10-30 07:18:25~2021-10-31 07:28: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越冬 18瓶;听说 15瓶;羽涅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