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90章 第 90 章

第90章 第 90 章


希望他们赢的大爷一拍大腿, 哈哈大笑几声。

“小姑娘,你这招干的漂亮啊哈哈哈哈!”大爷笑着开口道。

他转头看向震惊中带着些许憋闷的老李:“怎么样?我这也算是赢了你一次吧!

“这怎么能算呢?”老李头连忙反驳,“我们下的是围棋, 她这是五子棋,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你之前也没说这一点啊!”大爷无赖道,“规则就是赢一次就行!”

“而且你开始的时候也没和别人小姑娘提过是在下围棋还是五子棋, 别人误会也很正常!”大爷越说越理直气壮。

老李头被大爷气的哽了一下。

这种事还要挑出来单独说一下吗?

他那么仙风道骨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跟别人用五子棋对战!

那根本不符合他的气质好不好!

在大爷胡搅蛮缠的助攻之下,老李头最终气哼哼的看了仲白一眼, 勉强承认她赢了这盘棋局。

等回去之后他就把五子棋拉入黑名单之中, 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和别人下五子棋了!

看着收好棋盘转身离去的了老对头, 大爷双手背在身后, 神清气爽道:“这次算你们帮了我一个忙!”

看着老李头不开心他就开心了。

“来,我告诉你们孩子出生后都有些什么礼俗。”

心情很好的大爷仔细地为他们讲解了一番,在本地新生儿降生时,他们都会准备些什么。

在老一辈那个时候出生礼都是很复杂的,但现在是新时代了,新生儿的出生礼也简化了不少。

出生礼包含了诞礼,三朝礼, 满月, 百日,周岁这五个礼俗。

本地人大多都过满月, 大爷讲述的习俗也是满月礼。

各家各户在这件事的准备上都有些差别,但不变的是给新生儿剃头画桃和煮红鸡蛋。

剃头画桃指将小孩子的胎发剃除, 只留下额前一片桃子型的胎发, 煮红鸡蛋则是用在煮鸡蛋时加入苏木使鸡蛋的颜色变红,将象征着喜气的红鸡蛋送给亲朋好友。

听完大爷的讲述,几人对视一眼, 脸色轻松。

这听起来也不是很难嘛,看来这第一个任务很快就能结束了!

几人向着节目组租下的一栋本地老宅走了过去,老宅里面相应器具一应俱全,在这方面倒不用他们担心,他们只需要按照流程过一遍就可以了。

仲白拿着手中的剃刀左右打量两眼,突然想起了一件很关键的事。

“导演之前说体验这些礼俗的主角都是我们,那是不是说剃头是给我们自己来剃?”

正在扒拉一筐鸡蛋的白宇动作一顿,脸色有些不可置信。

“不会吧,导演应该不会让我们自己给自己剃头发吧。”白宇说这话时自己都不怎么信。

他们可都是靠脸吃饭的,要真的剃了个桃子发型,那他们还怎么在圈里混,先不提丢不丢脸的事情,光是粉丝们都接受不了吧。

再怎么高的颜值也撑不住那个桃子发型啊!

就连众人中唯一的综艺咖李军也是一脸抗拒,他虽然不靠脸吃饭,但他要面子啊!

导演不会真的这么魔鬼吧?

众人的耳麦中传来一道声音。

“我确实是个魔鬼。”

“都动手吧!”

导演话是这么说,最终却没有让嘉宾们把头发剃了,那后果他们节目组可承受不了。

节目组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工作人员拿着一个塑料盒子交到了李军手上。

六张好奇的脸凑到一起,低头看向李军手中的塑料盒。

里面放着六张硅胶材质的肉色皮套。

“这是什么?”仲白捏着皮套的一脚拎了起来,看见了背面的黑色毛发。

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解释道:“这是假头套,你们不愿意真的剃头的话,可以带上这个,在头套上面操作就可以了,不会伤到你们头发的。”

众人点点头。

他们还以为这道程序最后会轻轻放下,没想到节目组居然这么重视仪式感,还特地给他们搞了个假头套出来。

“这玩意儿怎么带啊?”白宇折腾了半天,试探着拿起头套在脑袋上套了一下。

套上了。

他转头看向众人:“效果怎么样?”

不算特别薄的硅胶头套贴在他的额角,像是在额角上糊了一层泥巴,几乎有十厘米长的黑色发丝倔强地根根直立,仿佛一个冲天炮。

“噗嗤!”李军没忍住笑了出来。

“哈哈哈,白宇你这个发型也太帅了吧,听哥一句劝,下节目之后你立马让你的经纪人联系造型师,把你的发型改成这样!”

李军笑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改完之后,你的粉丝数一定会有一次大变化的!”

至于是好的变化还是坏的变化他就不提了。

房间里面没有镜子,白宇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看着众人那拼命忍笑的神情,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这个头套的发型很奇怪吗?

他连忙催促李军:“别笑了,你赶紧把你的头套也带上!”

他倒是要看看戴上这个头套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李军拼命压制着自己想要狂笑的冲动,从塑料盒子里抽出属于他的那个头套。

再看到头套上头发颜色的那一瞬间,李军就意识到了他这不是个简单的头套。

看看那彩虹般的发色,看看那卷曲的发丝。

节目组这是要搞他的人吗!

在白宇的催促之下,李军将头套戴在脑袋上。

一个彩虹爆炸头出现了。

“哈哈哈哈!”

这次笑到肚子疼的人换成了白宇。

“军哥,你这个发型真是独具一格!”他比出了一个大拇指。

看见这两个人的悲惨遭遇,其他人看向塑料盒子的目光都慎重了不少,仿佛在看潘多拉魔盒一般,生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

他们心怀侥幸的拿走了属于自己的头套,在心底默默祈祷节目组做个人,有两个搞笑的头发就够了,不要连着他们一起坑。

可惜节目组和人这个字一点都不沾边。

几分钟过后,院子里又出现了一个地中海,一个炸鸡毛还有两个杀马特。

有幸成为炸鸡毛的仲白默默拿起旁的剃刀。

赶紧剃了吧,这头发她看着都觉得肝疼。

带上了节目组特制头套的众人对剃成桃子发型已经没有任何抗拒心理。

比起他们现在这个发型,桃子头发简直就是好的不能更好了!

从来没使用过剃刀的一群人就着说明书研究了很久,互相帮忙,小心翼翼剃出了桃子发型。

——看起来仿佛基因突变的桃子。

肉色硅胶材质的头套像是真的头皮一般,还带着刚刚剃完头的青色发碴,在太阳底下微微反光。

那块仅剩的桃子型发丝无比飘逸,轻轻随风飘荡。

完成了任务的一群人看着并不怎么开心。

仲白脸色沧桑,昨天她还在为粉丝终于意识到她的美貌这件事兴奋,现在她要开始担心那些因为颜值入坑的粉丝们,在看完了这一期民俗传承者之后会不会脱粉了。

别的艺人颜值下降一点都要被嘈,她这可不是简单的下降,她这简直就是跳崖!

只希望那些颜值粉不要回踩吧。

白宇手上拿着被踢下来的黑色发丝,面色痛苦:“这一期节目播出之后,我们大概要被踢出颜值明星的范畴了。”

一旁为自己形象苦恼的李军这时还没忘记踩一脚白宇;“说什么呢,你不是早就被踢出去了吗?”

“别说我了,军哥你从来都没进来过吧!”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两人开始菜鸡互啄。

其他几人一声不吭,他们只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期望在节目组后期对综艺进行剪辑时,和自己有关的镜头能少一点。

别的综艺里嘉宾们都在互相抢镜,到民俗传承者这里正好相反。

他们都恨不得导演直接把自己的镜头一刀切了!

吵吵嚷嚷的李军两人发现了其他人的异常。

他们怎么都不说话?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怎么都不出声啊,怪慎人的。”李军摸了摸后脑勺,疑惑地看了一眼仲白几人。

看着他那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仲白好心提醒道:“你想想看,刚才那一段时间里是不是只有你和白宇在说话。”

李军点头:“是啊,怎么了吗?”

“那你再猜一下,等导演剪这一段的时候,谁的镜头最多?”

李军:“……”

!!!

你们这群老谋深算的家伙!

反应过来的李军和白宇也不说话了,闭上嘴装哑巴。

现场出现了诡异的一幕,一群容貌秀美的光头桃子坐在一排小板凳上,大眼瞪小眼地试图用眼神交流。

看着众人用这种方式来示威,导演坐不住了。

他用耳麦联系他们。

“注意,注意,请不要做无谓的反抗,尽快进行下一个任务。”

众人假装没听见。

导演使出最终杀招:“你们要是想一直坐着也行,我们也可以就这么拍。”

“节目内容我也无所谓,你们光是坐在这里就已经是最好的节目卖点了。”

导演一副无赖嘴脸

反正他是无所谓的,丢脸的也不是他。

众人:谢谢,有被威胁到。

他们不情不愿的站起身,倒不是说他们不想做任务,关键点在于节目组要求他们戴着这个头套做任务!

下一个任务是挨家挨户地送红鸡蛋。

一想到他们要维持这个形象去拜访当地的居民,众人感到一阵窒息。

导演可真是不给他们留一点活路啊!

默默戴上痛苦面具的仲白站起身去准备煮红鸡蛋要用到的苏木,心中再次后悔来了这个节目。

导演这究竟是怎么了,她记得上一次来这个节目时导演还没这么魔鬼啊!

他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导演:没干什么,就是去和《在途中》的导演学习了一下。

这章字数少,有点卡文,等到白天了还有一章!

感谢在2021-11-02 05:33:10~2021-11-03 03:32: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魅舞凝雾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