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金乌她真的好想红 > 第91章 第 91 章

第91章 第 91 章


将锅里的红鸡蛋捞到袋子里的六人看着其他人那副样子有些忍俊不禁, 但当他们联想到自己在别人眼中也是这副模样时,整个人突然就不好了

李军叹了口气,开口道:“走吧别拖了, 赶紧把这个任务做完,然后把头套摘下来,我是受不了再维持这副形象了。”

仲白十分认同地点了点头。

这辈子的脸都在今天给丢完了。

六人提着一兜子红鸡蛋走到了附近一户人家门口, 敲了敲门。

“谁啊?”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脚步声快步向门口靠近, 推开了大门。

“大中午的找我, 有什么……”大爷推开门, 话还没说完, 就被门外六个奇行种吓了一跳。

他连连后退好几步。

“你们想干什么!”大爷满脸警惕,眼神中还带着些许的怀疑。

这六个怪人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仲白没想到自己随手一挑就挑到了个熟人家,她低咳两声开口道:“大爷,是我们啊,刚才帮您下棋的!”

大爷这才想起来他们是谁。

他松开了握着门后木棍的手,脸色轻松不少。

差点以为是哪家精神病院的病人跑出来了。

大爷抬眼打量了一下众人此时的装扮:“你们这是在干啥呢?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了?”

“节目组的任务。”李军简单的解释了下,他向大爷递上了下手中的红鸡蛋, “我们来给您送红鸡蛋。”

接过红鸡蛋的大爷开口道:“不会是因为我之前跟你们说的那些礼俗吧?”

虽然不明显, 但是大爷还是能勉强看出他们脑袋上的那个桃子发型。

“你们把那些礼俗用到自己身上了?”大爷的语气有些不可置信

他还以为这群人是要给哪个小孩办出生,搞了半天, 出生礼是他们给自己准备的啊!

“你们还记得我说那是给满月孩子准备的礼俗吧?”他用怀疑的眼神看了一眼在场的嘉宾。

众人:……

记,记得。

六人花了半天功夫才将那一兜红鸡蛋全部送出去。

一共吃了三次闭门羹, 当场吓哭五个小孩。

恶鬼出街了解一下。

看着节目组特意为他们制作的小孩克星称号牌, 几人恨不得把藏起来的导演揍一顿。

你这是在嘲讽谁呢!

导演自然是不可能给他们这种机会的,他早就找地方躲起来了,就连进行下一个环节都是由工作人员来通知, 他自己连面都不敢露。

毕竟他心里清楚他干了些什么好事。

节目组将下面两个环节的流程交给了李军。

李军打开节目组递来的信封,一目十行地过了一遍接下来的两个流程。

在婚礼部分,他们要按照本地的习俗走完上花轿拜堂成亲的过程。

节目组还特地找来了一台花轿,李军啧啧称奇的上前围着花轿转了一圈。

“道具都准备得这么全的吗?”他摸了摸下巴,转头看了一眼众人。

“那婚礼的主角是谁呢?”

花了好大的劲才把花轿搬过来的四个工作人员喘了几口气,爬进花轿里面搬出了个抽签箱。

黑色带着眼熟划痕的抽签箱是几个嘉宾的老朋友了,看见这个抽签箱的第一眼,众人就隐隐察觉了导演的用意。

“所以导演这是想让我们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成婚的人选吗?”白宇开口问道。

“没错。”工作人员合格点头,他抱着箱子看了一眼众人。

“你们谁先来抽?”

“我吧!仲白率先举手。

她运气最差,第一个抽说不定抽到好签的概率大一些。

仲白快步向前,走到了抽签箱边上,伸手进去摸了一张纸条出来。

是一张红色的纸条,上面什么都没写。

“这是什么意思?”仲白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工作人员开口问道。

纸条上面什么都没有啊?

工作人员开口解释了一句:“签就是这样子的,等你们全部抽完之后我再告诉你们这些颜色对应的角色都是哪些?”

真实的情况是,原先根本就没有抽签这个环节,这个环节是导演一拍脑袋想出来的,道具组没来得及准备抽签用的签,所以才搞了这么多彩纸来凑合一下。

其余人纷纷上前抽取了属于自己的身份条。

李军手中拿的是一张蓝色纸条,还有一张同样是蓝色但颜色要浅一些的纸条握在梁西手中。

其余人手中的纸条都不一样。

李军凑到了仲白身边,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红色字条,猜测道:“红色应该和婚礼有关吧,说不定扮演新娘角色的就是你。”

听到了李军的话,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笑着应和了一句:“仲白的这个角色确实和婚礼有关。”

仲白:“所以我真的是新娘吗?”

这个角色看起来也不是很差嘛,仲白顿时心中舒畅。

“不是。”工作人员摇了摇头,开口道,“你是媒婆。”

“给,你的媒婆痣。”

工作人员将一个小盒子塞到了仲白手中。

看着盒子中那所谓的媒婆痣,仲白倒吸一口凉气。

你确定没搞错吗?

这跟大饼一样的玩意儿也能叫媒婆痣??

工作人员:“夸张手法,夸张手法。”

仲白拿着媒婆痣的手都在颤抖,她没想到她才刚摆脱了头套地狱,转头又掉进了媒婆痣的深坑之中。

工作人员好心的开口道:“仲白你会贴这个吗?要不我帮你吧!”

仲白拒绝。

她还不想那么早把这玩意贴脸上,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吧!

“不对啊。”李军摸了摸后脑勺,“仲白抽的是张红纸条,代表的却是媒婆,那谁是新郎新娘?”

工作人员露出了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缓缓看向李军,又转头看了一眼梁西。

李军和梁西背后发冷。

他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他们想的那样吧?

工作人员转身再次爬进花轿之中,从里面拿出两个大箱子,分别放在了李军和梁西面前。

他指了指李军面前的箱子:“这是军哥你的聘礼,恭喜你成为新郎!”

随后,工作人员又看向梁西:“这是梁西你的嫁妆,恭喜你成为新娘!”

李军和梁西惊恐地对视了一眼,立马转开了目光。

白宇拍着大腿哈哈大笑:导演这次干的漂亮啊!军哥,梁西,祝你们百年好合啊!”

白宇的大笑声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我转头看向白宇开口的:“差点忘了说了,白宇,你在这场婚礼里面扮演的角色是打杂的小丫鬟。”

笑声戛然而止,像是被按了□□一般,再无声响。

“某些人还好意思笑,没想到自己是个丫鬟吧!”原本还不怎么高兴的李军瞬间抖起来了。

果然,人的快乐都是对比出来的!

米诺和陶源抽中的签在众人的对比之下显得过分正常——他们是双方的家长。

告知众人他们各自的身份是什么之后,工作人员退场,将舞台交给了仲白几人。

场地有限,整个流程的活动范围都限制在了节目组为他们租来的老宅之中。

新娘的房子被安排在了最左侧的房间,新郎的房子则是在最右侧,好在老宅之中还有个大院子,让这场婚礼显得没那么寒酸。

仲白在极度抗拒的情况下,贴上了媒婆痣,不,应该说是媒婆饼。

也就是她颜值撑得住,这才显得没那么奇怪。

化身媒婆的仲白开始游走在东西两间房之间,劝说着两个极其不情愿的家伙同意这门亲事。

陶源和米诺两个“身份高贵”和其他悲惨人格格不入的家伙被指使出门去买喜糖和花生瓜子。

“我们两个这运气也算是不错了。”米诺一脸死里逃生的庆幸,她忍不住怀疑道,“节目组不会是看这是最后一期综艺了,所以才专门搞这些活来整我们吧!”

“我觉得很有可能。”陶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他向四周张望了一眼,目光停在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上。

“你站在这干嘛呢?”米诺疑惑的看了一眼陶源,“走啊,还有花生没买呢!”

“等等,我好像看见了一个认识的人。”陶源皱着眉头向那个背影走过去。

他感觉那个人长的很像深哥,但又觉得不太可能,深哥应该不会出现在这么偏远的小镇上吧?

在陶源不住的打量之中,那个熟悉的背影转过身来。

是原深。

陶源睁大双眼,脱口而出:“深哥,你怎么在这!”

听到自己的名字,原深回头望了一眼,看见了站在小摊边上的陶源。

陶源快步跑到原深身旁,满脸好奇的问了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原深言简意赅道:“我出差路过这个小镇,正好来逛一逛。”

要是助理在这里,估计会被原深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震惊。

从x国到这个小镇上也能叫路过吗?

这路过的范围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陶源倒是没怎么怀疑,他在心里感叹了一下原氏集团的业务范围越来越广后就将这事抛到了脑后。

“深哥,梁西也在这呢,你要去看看他吗?”

原深侧过身看了他一眼,随意道:“你们不是在拍节目吗?”

“没事的,反正也只是过去看一眼,之后让导演把那个片段剪了就行!”陶源爽快的开口道。

“之前梁西一直在剧组里封闭拍戏,深哥你应该很久没见过他了吧,正好趁这个时候见一面!”

说完,他热情的拉着原深向老宅走了过去。

他这是想让梁西见他哥吗?

当然不是!

他就是单纯的想让梁西穿女装的样子暴露在原深面前而已。

光是想象一下那个画面他就要笑出声来了。

虽然陶源和梁西是表兄弟,但以往他们互相坑害的事情可都不是假的,在最开始的尴尬期过后,二人又恢复了之前你坑我一下我坑你一下的相处模式。

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陶源面前,他当然要给梁西送上一份大礼了!

此时的梁西还不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他正试图说服面前的仲白放弃给他打腮红这回事。

“姐,你知道的,我是一个体面人,我要靠脸吃饭的。”梁西拼命按住仲白拿着化妆刷的手。

穿女装也就算了,这个跟红鸡蛋一样的腮红他绝对不要!

仲白笑着对梁西点了点头,转身向后方使了个眼色,两个彪形大汉一拥而上按住了梁西的左右手。

“不要抵抗了,抵抗是没有用的。”仲白开口道,她苦口婆心地劝导:“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啊!”

“这可是男方那边提的要求,女方必须得盛装出席才行!”

她这个媒婆为了撮合这一对人也是操碎了心。

仲白在心底默默为自己捏了一把泪,你以为她这个媒婆当的很轻松吗?

她很痛苦的好不好!

十分痛苦的仲白给梁西打腮红的力道可没放松一点。

半分钟后,仲白放下了手中的刷子。

“简直就是美若天仙!”仲白一脸欣赏地看向梁西。

听到仲白的话,梁西心里有些好奇,难不成仲白不是想坑他,是真的想给他化好妆吗?

梁西拿起镜子看了一眼。

卧槽,这哪里来的妖怪!

镜子中的梁西脸色惨白,仿佛在脸上刮了一层腻子,脸上两块圆形腮极其显眼,眼影僵硬死板。

现在的梁西简直就是去恐怖片里演僵尸的毫无违和感的程度。

仲白却毫无所觉,她满意道:“梁西,你把盖头盖上吧,等李军给你掀盖头的时候一定会被震惊到的!”

此时的她还不忘维持自己的人设:“哎呀,又促成了一对,男方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我才行!”

梁西:……

上一句话他毫不怀疑,李军绝对会被震惊到,至于下一句话……

李军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得罪了仲白?

——————

来的路上陶源将他们现在在进行模拟婚礼的事情和原深说了一遍,不过他并没有告诉原深扮演新娘的人是梁西。

惊喜还是得留到最后!

陶源带着原深踏入梁西的房间时,仲白刚好从房间的侧门的小道走了出去,临走时还不忘叮嘱梁西两句,让他好好待嫁。

耳尖的原深听见了仲白的声音,面上不动声色,脚步却加快了些。

“深哥你自己进去吧,梁西就在里面。”陶源开口道,“我还有事要做,就不陪你去了。”

虽然很想见证这个名场面,但为了防止梁西察觉到是他故意把原深引过来这件事,他还是先避一避吧!

原深走进了屋内,大堂中并没有仲白的影子,连梁西的人影都没有,左侧的房间中传来了些微的响动,原深调转脚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屋内,穿着大红嫁衣头上盖着金线绣边红盖头的人双膝并拢,静静的望着门口。

进门前听到仲白声音的原深下意识的将面前这个穿嫁衣的人当成了仲白

所以在这个婚礼里面扮演新娘的人是仲白吗?

那个扮演新郎的又是谁?

原深皱了皱眉,眼底有些不明显的醋意。

“你……”

或许是环境影响到了他,原深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在这里玩的还开心吗?”

蒙着红盖头里的梁西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他嘴里刚刚塞了一把花生,腾不出空来回答,只能点点头。

心里却在想着是谁又跑过来看他笑话了?

还问他这么奇怪的问题。

玩的开不开心?换你穿女装玩试试!

原深顿了顿,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出差路过这个地方,来看看你……没想到你会扮演新娘。”

说这话时,原深语气里的醋意都快溢出来了,他自己倒是毫无所觉。

听到这里,梁西终于察觉到不对劲,来的这个人究竟是谁?

他一把掀开盖头,正好和侧头看过来的原深对上目光。

正在醋海里翻腾的原深:?

“怎么会是你?”

“哥,你怎么在这!”

原深满脑子翻滚的思绪在这一瞬间清零,很好,他清醒了。

梁西倒是没察觉到原深的异样,他满脸惊喜地凑到了原深身边。

“哥,你怎么来了啊?”他想起了原深刚才那番话。

他哥居然在出差的时候还不忘过来看他吗!

梁西一脸感动:“哥,没想到你这么惦记着我呢!”

脸上顶着两个大红鸡蛋的梁西看起来不像是惊喜,像是惊悚。

“你就坐在这别动。”原深抬手拦住了想向他走过来的梁西。

忘记自己脸上还顶着那幅妆容的梁西丝毫没感受到他亲哥的嫌弃,拉着原深和他唠嗑。

被迫听梁西絮叨了好半天的原深打断他的话,状似无意的开口道:“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梁西狠狠点头:“是啊!”

原深:……

所以仲白根本就不在这里。

那他在这里待这么久是为了什么?

意识到这件事后,原深当即站起身来:“你们在拍综艺,我就不打扰你了,我会在这里住一天,你拍完综艺之后记得告诉我一声。”

梁西没想太多,只以为是原深还有工作要忙,站起身将原深送出门。

原深前脚刚离开老宅,后脚仲白就从李军的屋子里走了出来,一眼看见了正在院子里瞎晃荡的梁西。

“你在这干嘛呢?”十分入戏的仲白催促梁西回到房间,“赶紧回去,马上要开始成亲了!”

梁西满脸震惊:“这么快吗!”

“也没有那么快吧。”仲白想了想,“还有个送礼的流程没走。”

她话音刚落,脸上各自贴着一张大纸条的两人抬着箱子走了过来。

梁西眯眼看过去,纸条上写着四个大字——送聘礼的。

简单粗暴,一目了然。

看着送聘礼的人已经走了过来,仲白连忙端起架势,开始唱礼单。

“一个木箱!”

梁西点了点头:“然后呢?”

仲白摊手:“没了。”

“就送一个木箱?”梁西瞪大双眼,“这也太不尊重我了吧!”

他就值一个木箱吗!

“你可别说了。”仲白开口道,“你的嫁妆也是一个木箱。”

梁西默默闭上嘴。

节目组到是没这么随便,他们往木箱里放了不少东西,但就连节目组也没想到,他们放进木箱里的东西全被男女两方给截了下来,最后就只剩下个木箱了。

礼单唱完过后是上花轿,除了男女方以外的仲白几人被迫充当了一把工具人,抬着花轿将梁西从西屋运到了东屋。

“十分高兴”的新郎李军将自己的新娘子从花轿中迎了下来,带入大堂之中。

“军哥,高兴点啊!这可是你人生第一次体会到结婚是什么感觉呢!”白宇在一旁起哄。

“对啊!也让我们看看新娘子是什么样子啊!”陶源到了这个时候还没忘记带上梁西。

“这个可不能让你们看。”仲白连忙开口道,那可是她准备好久的惊喜,怎么能现在就暴露呢!

她看向李军和梁西二人,满脸期待:“来,开始拜天地吧!”

李军算是看出来了,仲白这完全就是看热闹不嫌大。

拜就拜!

李军脸色莫名悲壮,仿佛不是去拜天地而是上战场。

连鞠躬的弧度都带着一股英勇就义的意味。

梁西也没比仲白好上多少,要知道他现在不仅是在和一个男人拜堂,身份还是新娘。

很快就到了仲白最期待的掀盖头环节

李军拿起用来掀盖头的秤杆,沉默两秒。

“你们就不能离远一点吗?”

四个脑袋都快贴他身上,不就是掀个盖头吗?有什么好奇!

一不做,二不休,心里想着只要掀完盖头这个苦难就可以过去了的李军飞快挑起了梁西脑袋上的盖头。

“盖头掀完了,我们是不是可以……”

低头看了一眼梁西的李军手一抖,猛地倒吸一口凉气,瞳孔收缩。

这是何方妖孽!

就连想看梁西出丑的陶源都被他的这副尊容震惊了。

他下意识开口:“梁西你终于露出原型了吗!”

梁西满脸疲惫:“别说了,赶紧快进到下一环节的葬礼吧,就这么把我埋了也挺好的。”

看着众人的这副反应,就算是仲白也无法昧着良心说自己化的妆很好看了。

仲白有些心虚,强撑着辩解道:“其实我觉得这个妆还可以啊,就是下手稍微重了一点。”

李军看向仲白的眼神有些一言难尽:“仲白,你给自己化过妆吗?”

仲白摇摇头,诚实道:“没,我经纪人不让。”

李军叹了口气:“看出来了。”

仲白的经纪人也挺不容易的。

作者有话要说:  真相大白了,原来阻碍我码字的不是卡文,而是我洗完头发坚持不用吹风机导致自己感冒了的倔强(点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