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武装魔女 > 579.预言再现

579.预言再现



  神王大教堂的主教堂之中,一场盛大的加冕仪式即将开始。

  按理说,这种级别的仪式典礼光是场景布置可能就需要提前数周甚至数月就开始准备了,毕竟舞台道具的定制,鲜花地毯的铺设,各种观礼人员的通知,仪式流程的安排与彩排等等一切都是需要时间的。

  但是这种观念却也只适用于弱小的人类,魔女们很显然就不必如此复杂了,因为有了魔法这个好用且近乎万能的力量的帮助。

  “感谢伟大的森之女巫。”

  “太强了,女巫大人难道是知道我们要举行仪式,所以这才特意这么及时的发布了女巫的舞台魔法系列吗?”

  “女巫大人最近一定是参加了一场盛大的仪式典礼,所以对这些活的痛苦感同身受,这才出手了,她真的,我哭死。”

  “还别说,这些小魔法真的很好用啊,这可比后勤组的那些姐姐们以前教我的各种小技巧好用多了。”

  “女巫大人她真的是太懂生活,太接地气了,森之女巫yyds.....”

  .........

  主教堂之中,一些正在布置加冕仪式场景的天启战团的魔女们一边挥舞着魔杖施法,一边如此讨论着。

  有一说一,这些布置舞台之类的活在以前都是交给战团的后勤辅助魔女们来完成的,比起她们这些精通战斗与破坏的一线战士,那些科研魔女们要心灵手巧的多。

  但是很遗憾,这一次毕竟是攻打祖庭的造反行为,所以天启战团来的都是战斗组,后勤辅助组都在后边待命呢,在一切没有稳定之前,战团并不敢让那些相对“柔弱”的后勤辅助战友们过来。

  因此,这些杂活也就只能一线战士们自己动手了,原本这些大老粗们还挺担心自己干不来这种精细活,一些人还掏出魔法书准备去魔网里找点教学视频好临阵磨枪,但是刷着刷着她们就刷到了森之女巫新更新的魔咒。

  嗯,就在昨晚,森之女巫突然来了一波腹泻式的大更新,一下子上架了一大堆各种各样的魔咒,种类五花八门,几乎啥都有,这个舞台系列就是其中之一,是专门用来造景的魔法。

  (其实茜宝自己在偷懒睡觉,但是思维线二号和三号连夜整理了一下魔女之夜的收获,然后发布了更新。)

  虽然战团魔女们并不知道那位森之女巫大人是不是最近有了什么奇遇,要不然怎么突然就灵感如尿崩,来了这么一次大更新,但是无所谓了,反正女巫大人牛逼就完事了,她们果断的掏钱刷卡拿下了女巫的舞台系列魔咒。

  嗯,森之女巫出品,必属精品,先别管能不能学会啥的,反正无脑买就行了,就算真的学不会,那也肯定不是魔咒的问题,是你自己太笨了,要学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好在这个舞台系列的魔咒学起来倒是并不困难,都是些环数比较低的魔法,就比如三环的女巫的红地毯炼成,四环的女巫的光影特效术,二环的女巫的bgm之术啥的。

  这些魔咒学起来倒是挺简单的,甚至容易上手到让人有一种“就这?我上我可能也行”的感觉,当时就有魔女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在这些女巫魔咒的基础上来点小魔改啥的。

  但是当她们一尝试修改之后就急得有些扎耳挠腮了,因为她们发现这些魔咒之所以简单好上手,完全是因为魔咒的施法难度与步骤已经被精炼到改无可改的程度了,她们要是再对这些女巫魔咒做出哪怕一丝一毫的修改,都是对那完美魔咒的亵渎。

  “得了吧,有些钱果然就合该大老赚,是我不配。”

  “你们没发现这次女巫大人的魔咒风格有点变化了吗?以前女巫大人的魔咒学起来全靠悟性的,但是这一次好像多了一些细致的讲解,而且这些讲解很有神王大人的风格,果然大老的思维都是类似的吗?”

  “可恶,明明我感觉这些魔法只要稍微修改一些就能成为很好用的攻击魔法的,但是偏偏却不知道该怎么下手,这是因为我的悟性不够吗?”

  “呵呵,这些是大师的魔咒,你这点本事还想修改大师的作品,洗洗睡吧。”

  “有那功夫不如赶紧干活,不过女巫大人她真的太贴心了,她甚至考虑到了我们这群不懂艺术的粗人就算掌握了技术也没那审美,还特意准备了数套模板让我们参考,我觉得这次的圣殿模板挺符合需求的,你们觉得呢?”

  “确实,那个模板的感觉就很圣洁,很符合索菲丽雅大人的气质,简直就像是专门为了大人设计的一样。”

  “嗯,虽然不太现实,但是真的好像是特别定制的啊。”

  ......

  战团魔女们再次热烈的讨论了起来。

  而在她们的闲聊间,教堂的内部原本自然的阳光被魔法的力量改造,变得层次分明起来,那最为耀眼的光柱照射在大厅深处中央高台之上的王座之上,让那张本就很威严尊贵的王座衬托的更加的夺目,就好似众神之王的神座一般。

  这座主教堂之中原本就有着很多天使浮凋或者天使元素的彩绘玻璃什么的,但是此时,在女巫的凋塑活化咒的力量下变得栩栩如生起来,这些本就出自大师之手的作品此时似乎是真的活了过来,一个个在那壁画浮凋之中重演着曾经的传奇。

  又有若隐若现的圣歌齐唱之音不知从何处而来,这是女巫的bgm之术复现的魔女脑中的记忆,毕竟战团魔女们能割善武,却不能也能歌善舞,只好先将就着用这个魔法录音凑活一下了。

  ........

  总之,很快的,一个乍看起来就很神圣庄严的场地就被布置完成了。

  而一旁,索菲丽雅静静的看着这些战团魔女们的忙碌,也听着她们关于森之女巫的讨论,这让纯白魔女心中不由的有种难以描述的感觉。

  首先,是那种全世界就只有我知道森之女巫的真实身份,我还是森之女巫的第一位好友这样的“我是特殊”的自豪感,随后是你们所崇拜的偶像其实是我家大小姐的谜之优越感,而最后则是一股澹澹的不甘与紧迫感。

  纯白魔女一直是好胜心比较强的,哪怕数次在大小姐面前吃瘪了,甚至最近都把自己人给输出去了,但是她依旧还是没有完全死心。

  也不能死心。

  索菲丽雅有些担忧,一旦自己丧失了这对大小姐的好胜心,承认的自己远不如大小姐这件事,那么她大概很快就会真的被大小姐甩在身后了,甚至可能以后自己连大小姐的背影都会看不见。

  这种未来是纯白魔女所不能接受的。

  人与人的关系与感情往往会随着距离的遥远而变得冷澹,这里的距离并不是只指物理意义上的距离,实力地位的差距同样也是一种距离,而且远比物理距离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要是自己真的连大小姐的背影都看不见了,那么她还有什么资格站在大小姐的身边呢?她又该怎么辅左大小姐呢?

  索菲丽雅的骄傲难以接受自己会成为大小姐的负担这样的事实。

  “所以,还不是休息或者绝望的时候,我必须要更加努力的往上爬才行。”

  索菲丽雅抬头看了一眼那教堂中央巨大的神王神像一眼,心中如此想到。

  之前,在成功拔剑之后,她的生命安全暂时得到了保证,再加上自己可能是神王大人的一枚棋子的事实过于让人绝望,以致于让她忍不住生出了干脆就此摆烂的心思,但是现在,来自大小姐的压力再次给了纯白魔女新的动力。

  她或许可能真的无法违逆神王大人的掌控,但是那天使魔女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却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哪怕只能做棋子,她也想要成为那棋盘之中最闪耀的那个。

  那么就暂时先定个小目标吧,先整顿一下这个腐朽的族群,让其从负担变成助力吧。

  她现在已经是神王圣子了,是得到神王大人认可的天使魔女一族真正的掌权人,那么自然也就与天使魔女一族深深的绑定在一起了,两者之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

  要是她真的对这个不断衰弱腐烂的族群不管不顾的话,那么这个族群就迟早会成为她的负担,会让拖累本来就越来越难以追上大小姐的她的脚步,这是她无法忍受的。

  而相对的,一旦天使魔女一族重新复兴,那么这个魔女三王族之一的强大族群也将成为她的助力,她完全可以踩在这个强大族群的背上,以此来缩小自己与大小姐之间的差距。

  只是,这样的理想虽好,但是实现起来却也确实很有难度,她这样一个才刚刚成为大魔女的年轻人真的有那个能力去扭转那过去无数前辈都难以做到的局面吗?她真的有那个本事去说服那些天使魔女一族真正的支柱力量——那些古老的天使魔女前辈们吗?

  索菲丽雅看着那教堂之中已经布置好的登基场景,看着那个高台之上宛如神王之座的华丽王座,心中有些迷茫。

  她那软弱不自信的老毛病又犯了。

  但是....

  “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必须要去做,必须要做到。”

  一想到自家那越来越闪耀的大小姐的光芒,索菲丽雅那软弱的心似乎在这光芒的逼迫下变得再次强硬起来,就如同她过去在死亡的压力下不得不竭尽全力的变好变强一样。

  她才不甘心永远只做那太阳之下的阴影呢,她要是的双日横空。

  毕竟谁还不是个太阳神呢?

  “回来吧,露西菲儿。”

  眼看着登基之时已经快到了,索菲丽雅开口了,她如此呼唤着。

  于是,那其实一直就在她身边,就藏在她影子之中的堕天使化身从她的背后悄然浮现。

  背生六只漆黑羽翼的漆黑天使从背后拥抱着那背生六只纯白羽翼的纯白魔女,耳鬓厮磨之间,那坏女人天使轻笑着。

  “呵呵,我早就准备好了,我磨磨蹭蹭的可爱本体。”

  而这么说完,没等纯白魔女反应过来训斥她,这坏女人天使就直接融化了。

  嗯,她直接化为一摊宛如墨水一般深邃漆黑的液体,然后这液体炸开,直接包裹住了那纯白魔女的身影,并向着她的体内渗透,最终,两者彻底的融为一体。

  索菲丽雅的力量一直是不完整的,当年龙妈为了保住她的小命,就亲手废掉了她体内的光辉之主血脉,让她变成了一个起码在身体血脉上很纯粹的天使魔女。

  但是现在,纯白魔女正在找回自己那失去的另一半力量,好让自己重新变得完整。

  露西菲儿是另一条命运支线的她,并且与她相反,露西菲儿是被废掉了魔女血脉,然后被流放天堂的纯粹天使,刚好有着索菲丽雅所缺失的那光辉之主的血脉与力量。

  索菲丽雅当初从无数的命运支线里选择了露西菲儿这条线作为自己的化身,为了其实就是现在这一刻。

  只是,在过去,一直被审判庭暗中监视着,生命安全从来得不到保障的她不敢进行这样的融合尝试,但现在,她自由了,已经不会再有人阻碍她重新变得完整了。

  于是.....

  冬冬冬....

  当代表着登基仪式开始的钟声响起之时,有一尊背生十二翼的尊贵天使降临于世。

  六只黑翼,六只白翼,总共十二只的羽翼宣告着其地位的特殊,毕竟天使的力量强弱一般都都能从对方羽翼的数量上就能看的出来。

  就比如,八翼是尖峰级,十翼是贤者级啥的。

  但是十二翼的天使却不仅仅只关乎力量了,更关乎位格,那是天使之王身份的象征。

  虽然这个新生的十二翼天使明显还不具备那天使之王的力量,但是那位崇高的位格此时却已经初现峥嵘。

  一见到这有着黑白之翼的身影,在场的所有天使魔女,以及那刚刚赶来观礼的天使使团众人都突然感觉到了一股不可违逆的威压袭来。

  在这股威压之下,不管是天启战团的成员,还是那被迫过来观礼的原神王教派的人员,又或者是那些刚到的的天使使团众天使都无力抵抗。

  她们被那来自信仰阶级本能的力量驱使着,纷纷低头垂首,然后敬畏的跪倒在地。

  很快,在场之中还能站着的只剩下三个身影。

  一个是新生的十二翼天使魔女本人,一个是天启战团的副提督,尖峰魔女玛莉亚,而最后一个则是天使使团的带队人,大天使长沙利尔。

  但是很快的,玛莉亚看着那十二翼身影,眼中浮现出欣慰与激动,她不再抗拒本能,也恭敬的低头垂翼,半跪着以示臣服。

  至于那大天使长沙利尔则更加离谱,当她感受到面前这个十二翼身影身上那熟悉的旧主的气息之后,天使长直接五体投地,恭贺着那天堂少主的诞生。

  而新生的十二翼天使之王则环顾了一下跪倒一片的教堂,然后在那万众俯首之中一步步向前走去,她一步一步的走上那高高台阶,拾级而上,来到那最高处的王座面前。

  此时,在那王座之前,一把华美的圣剑被插在地上。

  她伸出手,似乎是准备要拔剑了。

  而看着这十二翼身影的动作,台下跪地的天使魔女与天使们全都很是激动,一个个面带狂热的期待着。

  但是,就在索菲丽雅的手刚刚握住那剑柄之时,轰的一声,一道流光伴随着雷鸣般的炸响出现,然后一闪而逝。

  随后,一群黑袍人的身影出现在教堂门口,为首的那个带着小丑面具的身影保持着一个投掷的动作。

  而顺着她的动作向前,在那十二翼天使身影的胸口位置,众人很快就看到了刚刚这个小丑所投掷的东西是什么。

  那是一把奇形怪状的武器,一把本不应该出现在这西宇宙的东宇宙的特有兵器。

  那是一把方天画戟。

  于是,有刺目的血色开始在那纯白的胸口蔓延,宛如一朵红花正在盛开...

  ...众人懵逼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