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无上剑主 > 第四十二章:铁山拳

第四十二章:铁山拳


  都记住了?!

  韩铁山闻言顿时吃惊的看向柳玉,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不远处的言东也是神色一震,看向柳玉的目光止不住的露出一种惊色。

  “你真的都记住了?”

  韩铁山忍不住的看向柳玉问道。

  铁山拳虽然算不上多么高深复杂的拳法,但也有九式一百零八变,寻常弟子初学都需要两三天才能彻底记住,就算他手下目前最出色的天才弟子也是花了半天时间才记住,但是柳玉才多久,仅仅看他打了一遍。

  柳玉没有多言,行动是最好的证明,直接走到中间空地上手演练,从铁山拳的起手式开始,脑中回忆着韩铁山的动作,因为是第一次打铁山拳,所以柳玉的动作微微显得有些生疏僵硬。

  但是随着柳玉的开始,韩铁山和旁边言东的神色也慢慢的从一开始的将信将疑变成动容,直到片刻之后柳玉将整个铁山拳打完,两人眼中彻底掩饰不住的露出惊色。

  因为柳玉的动作看起来虽然有些僵硬生疏,但是从头到尾,却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错误,也就是说,柳玉真的只是看韩铁山将拳法打一遍就完全记了下来。

  难道自己手下又要出一个天才弟子了?

  韩铁山心中止不住的冒出这个想法,不过随即他又摇了摇头,暂时压下这些还不确定的想法,柳玉虽然凭借他演示一遍就记下整个拳法有些惊人,但是这也只能证明柳玉的记忆力惊人,至于修行天赋,还是要看柳玉接下来的修行进度,若是柳玉能在一月之内铁山拳入门修炼出气血达到气血境一血的层次,那才能证明柳玉是真正的修炼天才。

  “不错,仅看我演示一遍就能将整个拳法记住,证明你的记忆过人,但是具体修行天赋,还要看你今后的修行进度,切记武道一途容不得怠慢,需勤加修炼。”

  “我铁山拳虽不算多高深的功法,但在安澜县中,也能排上名号,功法共五层,前四层对应气血境,每一层突破提升一次气血,也就说,在劲力之前,铁山拳能提升四次气血,四血之后就是劲力。”

  “好了,功法你既已记住,那就先自行修炼吧,有不懂的地方再问我或你大师兄都行,如果有事要离开的话也说一声就行,我铁山武馆没有太多束缚,除了每日早上的集训之外,其余时间弟子皆可自由安排。”

  见柳玉真的已经彻底将整个铁山拳记住,韩铁山也就没有再多教导,叮嘱一番让柳玉自己勤加练习有问题就询问并告知了一下武馆的时间安排后便离开,不过心里却是对于柳玉这个新弟子多上了一份心,打算接下来关注一番,看看是否真有天赋,如果真有天赋的话,他不介意着重培养一下。

  这些年来安澜县三大武馆就他铁山武馆有些势弱,连续几年被其他两大武馆压在下面垫底,今年虽然出了一个天才弟子,但是韩铁山觉得还不保险,因为两大武馆也有天才弟子,如果能再出一个的话,那他铁山武馆才有绝对的胜算。

  韩铁山的安排也正和柳玉的心意,他暂时并无向韩铁山请教其他的心思,对他而言,只要功法到手就行。

  ——————

  宿主:柳玉;

  血脉:无;

  功法:无相拳【第五层】、快剑诀【第六层】、铁山拳【未入门】;

  ——————

  唤出系统面板,果然生出变化,功法一栏上除了原本的无相拳和快剑诀之外,多了一个铁山拳的名字,不过还未入门。

  不过柳玉也不急,现在功法得到了,而能量条因为上次吃了灵果的缘故也还是满的,所以他只需等到下午衙门下班后回到家就可以尝试突破验证自己的推测,修炼其他功法是否能够增加气血助自己冲击气血境的更高境界。

  随后柳玉又在铁山武馆内留下将铁山拳修炼了半个小时,随后才离开,因为衙门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上班了,而他午饭都还没吃。

  离开铁山武馆吃了饭后继续回到衙门,同时也继续和老王、赵四、王二几个一起摸鱼,因为现在衙门没有案子,没有案子的情况下,他们这些捕快在衙门也只能摸鱼。

  不过除了摸鱼之外,柳玉心中也一直担心着聂氏的事,尤其是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现在的聂氏完全就是悬在他头上的一把剑,要是不解决,他晚上都难以入睡。

  而且这件事还找不到帮忙的人,就说县衙,清一色的武夫,除非是有真气境界的武道高手,否则的话对于聂氏这种鬼魂完全没办法,就算是身为劲力境界的捕头田快也没用。

  唯一的安慰或许就是从昨晚来看,他也未必没有一点反抗之力,昨晚鬼压床的状态下,他体内的气血受到阴气刺激自动反击帮他挣脱了束缚,可见他体内一身磅礴的气血也还是有点用的。

  或许昨晚聂氏没有对他动手最后选择离开就是与他体内强大的气血有关。

  但是这种只能被动防御不能主动攻击的情况还是有些难受。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中,一个下午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流失。

  衙门下班后,柳玉去城里香烛店买了些香纸,然后去到了聂氏被浸猪笼的河边。

  “聂婶啊,你说我们也无冤无仇的,你干嘛第一个就来找我呢,虽然当晚的时候我也在场,或许在你看来,我们整个村子的人都是害你的凶手,但是这人生在世啊,多少事是身不由己,就像你嫁给柳城叔,你明知柳城叔不是什么良配,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也无法反抗.....”

  柳玉将香纸点燃在河边插好,目光看向河中,悠悠开口道,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聂氏谈一谈了,不管有没有用,试一试总不会错。

  “我知你心中有怨有恨,毕竟柳城叔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这种好吃懒做,还酗酒好赌动不动就拿老婆孩子出气的人,又有哪个女人愿意跟,我也为你同情气愤,但是又能如何,因为这个世界,他就是这个样子啊,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哪一个不是谨小慎微、小心翼翼的在这个世界上挣扎求生。”

  “我也为你的遭遇生气,我当晚看着你被扔下河的时候我也心里难受,但是我帮不了你,也不敢帮你,因为那时候我也只是村里的一个普通老百姓,人微言轻,要是我出言帮你说话,红眼的柳城叔说我就是奸夫的话,恐怕我也没有好下场,还有我家里可能都要受牵连。”

  “所以,我那时候不是不想帮你,而是真的帮不了你啊,我想不只是我,村里好多人都是同样的心情。”

  “这个世界,他就是这样啊,我们平头老百姓,有些事就算知道是错的,但是我们也无力改变。”

  “你真要报仇的话,就你去找真正的罪魁祸首吧,但如果你真的觉得村子里所有人都是凶手,所有人都该死,那你就当我这些话没说过吧。”

  说完,柳玉又将手中的最后几张纸钱烧尽,然后起身准备离开,刚刚转身。

  “柳玉哥。”

  迎面不远处一道矮小有些脏兮兮的小身影走来,看着转过来柳玉叫道。

  “小文。”

  看到身影,柳玉微微一笑,身影赫然正是柳文。

  柳文看着柳玉欲言又止,刚刚柳玉的话他都听到了,犹豫了半晌道。

  “柳玉哥,你,是不是见过娘亲了。”

  “嗯,昨晚天快亮的时候,聂婶应该来过我门口。”

  柳玉点了点头。

  柳文闻言顿时沉默下来,想到这段时间柳玉对自己的照顾。

  “柳玉哥,你先回去吧,我和娘说会儿话。”

  “好,河边水深,你自己小心一些。”

  柳玉也不多言,叮嘱一声就直接离开。

  柳玉一走,柳文就走到河边,看着柳玉所烧的还燃着的三炷香,目光又看向身前的河面。

  “娘,你不要伤害柳玉哥,柳玉哥是好人,之前柳天欺负我,就是柳玉哥帮的我,每次回来买了东西看我饿也把东西给我吃,柳玉哥不是害我们的人.....”

  柳文知道,自己娘亲恨村里的人,乃至恨村里的所有人,但是他知道,村里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坏的,也不是所有人都伤害过他们,至少柳玉不是。

  真要说恨的话,他觉得自己父亲柳城,反而才是最可恨的那个人,也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另一边,柳玉回到家,吃过晚饭后,走到家后面平时修炼的空地,直接唤出系统。

  “系统,给我提升。”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