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无上剑主 > 第四十九章:十月

第四十九章:十月


  “卑....卑鄙......”

  一众铁衣门弟子脸色骇然大变,有人开口大骂,完全没想到柳玉会下毒,而且怎么下的都没看到就中招了。

  都是年轻人,有种硬碰硬的打一场,实在是太鸡儿的不讲武德了。

  “有本事的话就和我们硬碰硬的打一场,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算什么英雄好汉,卑鄙!”

  “卑鄙在我的字典里不算贬义词,不折手段是我的的行事风格,于我而言,事情的结果高于一切。”

  柳玉一笑,对这些人的话丝毫不以为意。

  他今天也是心血来潮,本来只是想出来进山打打猎搞点野味的,但是进山之后突然就想到了之前被他所杀的和他争夺灵果的那两个铁衣门弟子,然后就想过来看看情况查一查是否有被什么人发现,或许这也就是上一世刑侦类影视中常提到的犯罪心理吧,杀人之后凶手出于犯罪心理总会后面再回到作案现场或埋尸现场查看,确保是否有被其他人发现败露。

  结果没想到一到这里就正好遇上已经发现尸体从填坑中找上来的刘少卿等铁衣门的弟子,而他也被刘少卿发现,更没想到刘少卿的观察那么仔细,居然将他一开始的伪装和破绽都看了出来。

  不过这些也都已经不重要,既然已经被发现,那就把这些人都杀了好了,只要将这些人都杀掉,让所有知道事情的人都死掉,那这件事情就依旧不会有人知道是他干的。

  提剑走近已经中毒的刘少卿等人,这时候,异变突生。

  咻!咻!

  一群人中已经中毒的刘少卿忽然抬起右手,两道肉眼下几乎不可见的寒光一下子从他袖子在飞射而出直取柳玉。

  暗器!

  柳玉瞬间目光一凝,身影脑袋往旁边一偏,同时手中长剑飞出。

  “铛.....唰.....”

  其中一道暗器被柳玉用长剑精准无误的挡住,另一道暗器则擦着柳玉左脸旁边飞过,然后下一瞬。

  “噗——”

  刘少卿的脑袋也直接高高飞了起来,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就直接被柳玉一剑斩首。

  实际上刚刚的暗器也已经是刘少卿的极限了,因为他确实也已经中毒了,不过因为他修为比较高,有着气血境五血的修为,所以对这毒药的抵抗力也强一些,还能勉强做出一些如放暗器之类的简单动作,不过这也是极限了。

  暗器放完没有杀掉柳玉,那他自己也就没了。

  然后就是后面和刘少卿一起的铁衣门弟子也跟着一起没了。

  柳玉没有丝毫留情,在这个世上,对敌人留情,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无关对错,而是立场。

  将这些人都杀掉,柳玉才回身看之前刘少卿使用的暗器,是绣花针一样的毒针,针头都是黑紫色的,明显上面有剧毒,也难怪刚刚他几乎视线都有些没看清,这种毒针做暗器本身就细小,速度再一快的话根本就很难看清,也幸好他实力强反应快,并且心中一直保持着警惕,否者搞不好就翻车了。

  “果然,江湖险恶,小心一点准没错,哪怕是看起来已经没有反抗力的敌人,在没有彻底杀死之前,都不能掉以轻心。”

  随后柳玉又看向刘少卿,刚刚刘少卿居然还能动并且发动暗器,这让他有些意外,由此可见,刘少卿的实力,对于他的毒已经有一个初步的抵抗能力了。

  “这人的实力应该是气血境四血或五血左右,也就是说,我这个让人麻痹的独门毒药,对于武者而言,从气血境四血或五血开始就已经有初步的抵抗能力了,如果是劲力武者的话,抵抗力必然更加明显,甚至可能已经无法让他们失去行动力。”

  心中这般想着,柳玉的手则是在死去的刘少卿等铁衣门弟子身上搜了起来,他最想要的是功法,如果能从这些人身上搜出一两门功法的话那对他而言就最好不过了,他现在钱和能量都暂时不太缺,最缺的就是功法。

  可惜,结果只是从这些人身上搜到三十多两银子,没有功法,不过也还行,至少有钱,没有打白工。

  最后,柳玉又将所有尸体再次全部扔下天坑。

  “铁衣门。”

  柳玉又低语一声,将这个门派重点记住,他现在算是彻底和铁衣门结下死仇了,死了这么多弟子在他手上,而铁衣门的情况在上次夺得灵果回到县城之后他也查了一下。

  铁衣门乃是整个云阳府内都排的上号的强大势力,门内最强者为门主高峰和两个副门主左秋与杜寒,三人都是真气境界的武道高手,再下面是八个长老,虽然不入真气境,但也是劲力境界的武道高手,然后再下面才是一些气血境的弟子。

  这样一个大势力,以柳玉现在的实力肯定是打不过的,哪怕用毒也不可能,不过他也不担心,毕竟他虽然杀了铁衣门的人,但是每次杀人都将知情人全部弄死了,先不说铁衣门的人还能不能再找到这处天坑,就算找到这里,也别想轻易查到他头上。

  这就是杀人灭口的好处。

  日落时分,柳玉回到安澜城,丝毫没有杀过人的异样,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打猎丰收回来的人,双肩一左一右扛着一头鹿和一头百来斤的野猪,同时身上还挂了三只大野鸡也一只野兔,这是他今天打猎的收获,不过如果有人细心看这些动物的尸体就会发现,这些动物身上的伤口全是剑伤,而非箭伤。

  ..................

  时间过得很快,半月后,时间进入十月,天下风云突变,当今天子以入京读书为名召吴王与赵王子嗣入京读书,吴王与赵王也就是当今天下最强大的两个诸侯国之主。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天子召吴王与赵王子嗣入京读书是假,扣押人质是真。

  如今晋皇朝本就有些不稳,传言晋皇朝的支柱级皇室老祖大限将至,不少诸侯国和势力都蠢蠢欲动,而吴国与赵国又是天下一众诸侯国中最强大的两个诸侯国。

  这种情况下,晋天子对吴、赵两国放心不下也完全情理之中。

  而随着这个消息的传出,本就暗流涌动的天下也顿时变得更为风起云涌。

  同月,柳玉所在的姜国泉州也生出重变,泉州北部发生严重洪灾,洪水席卷上千里大地,整个州北部的平泰、东江、北丘等多个府都受灾,灾民无数。

  而十月金秋本该也是丰收的季节,这个时候发大洪,无数粮食作物毁于一旦,近半个州都受灾,这样的灾情,就算是放在整个姜国历史上,都是屈指可数的大洪灾。

  洪灾爆发后,州牧第一时间下令赈灾,但是效果有限,因为受灾的地方太广,灾民太多了,加上这个世界本来就生产力地下,现在这么大一个窟窿,除非举全国之力,否者根本填补不下。

  整个泉州北地一下子变得哀鸿遍野,到处都是死人和流民。

  这时候,一个自称‘承上天之意,救世救民’的教派从泉州北地的灾民中出现,自称天心教,承上天之意,广聚难民,发展教众,短短数天时间就直接聚集了十多万难民。

  与此同时,安澜县内,一处约有二三十户人家的小村子,房屋烧毁,尸横遍地。

  整个村子都被烧杀抢夺屠戮,无数房屋烧毁,粮食财物被洗劫一空,尸体一具一具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看起来都是村子里的村民,有老人也有小孩,行凶的人像是杀了这些人之后就没有处理,让尸体这样躺在地上。

  一个死去的妇女手中还紧紧的抱着一个半大的孩子,她的身体从后背位置被捅穿,看起来当时应该是想保护孩子,被凶手用刀从她后背捅了进去,同时也捅死了她手中的孩子。

  不多时,一队捕快来到村子外,赫然正是柳玉、赵四、王二等十几个安澜县县衙的捕快。

  “该死,又来迟一步,这些天杀的畜生。”

  看到村子的惨状,王二顿时止不住怒骂一声。

  却是进入十月以来,安澜县境内来了一帮流寇,到处烧杀抢夺,这段时日下来,安澜县下已经有三个村子遭到毒手,这些流寇不仅抢东西,还杀人屠村,知县何文宇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派动了整个县衙的捕快,柳玉等人也已经在外连续追捕了好几天。

  但是几天下来却还是没能抓住这些流寇,倒不是这些流寇实力多强,而是这些流寇打一枪换一地,根本没有固定点,今天抢了东家,明天就可能去西家,甚至搞不好再过几天就直接离开安澜县去其他地方了,而且从调查的信息来看这些流寇还有马,他们这些人却全靠自己的脚跑路。

  “这些狗日的,抢东西就算了,居然还屠村。”

  “流寇嘛,本就是一些没人性的东西。”

  “........”

  嘴上说着,一行人开会时分散查看情况,主要是查这些流寇离开后的动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