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无上剑主 > 第六十六章:李家服软

第六十六章:李家服软


  家中,柳玉找来十几个工匠开出每人一天十钱的工资开始修整昨晚烧毁损坏的房子和外面的围墙,围墙全部烧黑了,柳玉打算直接推翻了重建,一起约需十来天功夫。

  今天柳玉没有去铁山武馆参加早上的集训,也没有去衙门,衙门方面他也已经请了假,得到了何文宇的亲自批准。

  当然,人虽然没有去衙门,但是对于衙门的消息尤其是关于李家的动向,柳玉却也是一直留心关注着,并摆脱叮嘱了老王、王二、赵四等人帮自己留意,有消息就过来知会他一声。

  清河帮覆灭,这么大的事情,李家不可能不会有反应,更何况李少君现在都还在大牢里。

  现在就看李家接下来会怎么做了,不过现在摆在李家面前的选择也不多,只有两条,一条就是李家现在忍下这次的大亏,向何文宇低头做出一些让步,这样的话何文宇肯定也不会把李家逼的太急;另一条就是这次事情彻底将李家激怒,李家采取更极端的方式和衙门彻底开战。

  不过这两条路,柳玉觉得李家选择前者的可能性会更大,毕竟他们可是官,代表的是整个姜国最强大权威的统治力量,要是李家真的选择彻底开战,那就是变相的向整个姜国朝廷开战,到那个时候,李家要面对的可就不仅仅只是他们一个安澜县县衙的官府力量,还有整个姜国的官府力量,那个时候一百个李家也不够灭,只要李家脑子不被门夹,基本不可能这样。

  李家就算要开战,也绝对不会明着来,更何况现在李少君都还被关在县衙的大牢里面,而这一次的碰撞李家又可谓是输的一败涂地。

  所以柳玉猜测,李家只要不脑子发热的话,大概率会选择暂时咽下这口气服软。

  留得青山在,何愁没柴烧,这次就当是输了。

  事情果然也没有出乎柳玉的意料,没过多久老王就到来,告诉他李家家主去到了县衙,而且在县衙等了半个多时辰,最终才得到何文宇的接见。

  李家服软了。

  听到这个消息,柳玉也暗暗松了口气,他知道,李通既然是这番表现,那就代表着李家暂时肯定是选择了服软,接下来就是看李家和何文宇之间的谈判了。

  中午时分,李通从县衙离开,没有人知道他和何文宇谈了什么,不过在李通从县衙离开不久,何文宇下令放了李少君。

  显然,何文宇和李通的谈判应该已经达成了和解,虽然彼此做了哪些协议没有人清楚,但是李家必然做出了一个让何文宇满意的让步,否者绝不可能会放了李少君。

  然后没过多久,柳玉就接到了县衙的通知,何文宇让他过去。

  “属下见过大人。”

  赶到县衙,见到何文宇,柳玉立即恭敬的拱手行了一礼。

  “无须多礼。”

  何文宇含笑的点了点头,目光看向柳玉,只觉越看越满意,自己当真是慧眼如炬,一来安澜县上任就挖掘出了柳玉这么一个人才,斟酌了一下话道。

  “我刚刚下令放了李少君,对此你有什么想法?”

  柳玉闻言神色微动,沉吟了一下道。

  “大人如此做,必有大人的考虑,属下相信大人。”

  何文宇闻言脸上笑意顿时更浓,他就喜欢柳玉这种有能力又聪明会说话的人。

  “你对李家怎么看,说说你的看法。”

  何文宇又道。

  “李家乃是安澜县第一大家族,立足安澜县已有三代,势大根深,就算是县衙,在安澜县的势力和影响上也未必比得过李家,而一直以来,李家依仗着势力在安澜县作威作福,鱼肉百姓,连衙门都没怎么放在眼里,此次事情便可一窥李家的跋扈,实乃安澜县一大害,属下以为,为了安澜百姓,当除去李家。”

  柳玉微微思考了一下道,他这话未必是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但绝对是立场最正确最合何文宇心意的。

  “不错,李家仗着势大在安澜县作威作福,鱼肉百姓,本官也正有铲除其势,为民除害之心,这次的事情,你做的非常好。”

  何文宇闻言也是连忙满意的点了点头,少有的夸赞了柳玉一次,这次柳玉的表现真的是让他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尤其是想到刚刚李通面对他低声下气的模样,来到安澜县上任以来第一次见到李通这个李家家主就让其主动服软,这心情,别说多爽了。

  当然,心情爽归爽,但是何文宇也没有失去准确的判断。

  李家这次虽然吃了大亏,手下最大的势力清河帮都直接被灭了,但是对于李家的根基地位而言依旧不会有质的影响,因为对于李家这种靠武力支撑的家族而言,最根本的就是最高端战力,而李家的最高端战力就是李通、李全这两个劲力武者,所以只要李通和李全还在,那李家的地位根基就不会受到质的影响,这也是何文宇会放了李少君的原因。

  “不过李家势大根深,要想拔除,也绝非一朝一夕,需一步一步方可连根拔除,是以本官此次才会放了李少君,换取一些有利的东西,方便后续一步一步将李家连根拔除。”

  “大人英明。”

  柳玉立即附和。

  何文宇闻言不由又一笑,被柳玉这句话说的心头舒坦,虽然知道柳玉这话多半是在拍马屁,但是这马屁拍的他舒服啊,看向柳玉的目光也不由越来越满意。

  “昔日徐夫子尸变见你时,本官就感觉你不凡,非常人可比,如今来看,本官果然没有看错人。”

  “玉能有今日,都是大人提拔,若无大人昔日提拔,玉也不会有今日,说不定现在还只是城外柳家村那个每日为生计奔波的穷苦少年,大人提拔之恩,玉铭感五内,终生不忘。”

  柳玉郑重一拱手,这话他说的真心实意,对于何文宇的提拔之恩,他一直记在心里。

  “能在安澜县提拔出一个你这样的人才,本官也很高兴。”何文宇脸上的笑容越发满意,又道:“说说看,这次之事本官记你大功一件,你想要什么赏赐,只要本官有的,都允你。”

  “为大人做事,为朝廷做事,是玉的荣幸,不敢奢求赏赐。”

  柳玉嘴上道,心里却想着,赏赐自然是越多越好。

  “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本官从来不会亏待真正有功劳的人。”

  何文宇一摆手,思考道。

  “这样,钱财方面,本官让库房稍后给你一千两作为奖赏,另你既然在制药毒道之上有天赋,想来也需要各种医药书籍填充知识,本官稍后再让人将衙门里面收集的一些医药方面的古籍暂借你阅读学习,看完之后再还回衙门便可。”

  毒药也是药,离不开医药知识,在江湖上一直有这么一句话,任何一个出色的毒道大家,必然也是一个出色的大夫,因为两者所学都是医药,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个偏向制毒,一个偏向救人。

  但医药相通,一个出色的毒道大家知道怎么用毒杀死人,自然也知道怎么用药救人,同时一个知道用药救人的大夫,也必然知道用什么药可以杀人。

  所以何文宇思考了一番决定将县衙里面收录的哪些医药知识方面的书籍全部借给柳玉,毕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柳玉在医药毒道方面绝对有着超乎常人的天赋,县衙里面收录的那些医药书籍大多都无人看,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拿出来当成资源给柳玉,帮助柳玉更好的往医药毒道方面发展。

  “多谢大人。”

  而对于何文宇的这个奖赏,柳玉也确实十分满意,医药方面的书籍确实是他所需要的,甚至价值远超何文宇上次的那一千两银子,他现在的医药知识都还是靠着当初从药房买的三本基础医药书籍学来,如果能有更多的医药书籍知识填充,对他在医药毒道方面的研究而言,绝对是最好不过。

  正好他最近的毒药研究也陷入了瓶颈,如果能填充更多的医药知识的话,说不准就能有所启发进步。

  随后,柳玉拿着何文宇赏赐的一千两银子回到家中,至于医药书籍则还需要人去县衙收录的书房中去筛选,大约需要明天才能全部找出来。

  李家的事情也暂时就此平息下来。

  第二天,县衙收录的医药方面书籍全部找出给柳玉送了过来,数量之巨超出柳玉意料,足足五十多本医药方面的古籍著作。

  事实证明,官府就是官府,哪怕只是一县之地,县衙的底蕴也远超常人想象,就说这单单五十多本医药方面的古籍,整个安澜县除了县衙之外,恐怕就没有第二个势力拿得出手,而这些,还仅仅只是县衙收录不怎么用到的东西。

  “果然,在任何世界任何地方官方势力和底蕴永远都是最大的,进入官方势力在这里面混得好了,比其他任何势力都好。”

  时间一晃,又是几天时间过去。

  几天后,时间进入十月下旬。

  这天,两个头戴黑纱斗笠江湖人士打扮的人来到安澜城外。

  “根据空明法师一路留下的标记,明空法师受伤后应该逃到了这里,先进城去打探打探,看看能不能打探出明空法师的消息。”

  两人中一人道,另一人点了点头,随即迈步走入安澜城。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