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回虐文女主和反派HE了 > 第4章 连网了

第4章 连网了


4

谢知意实在想不明白。

像池临这么直白的人,怎么会变成全文的大反派?

虽然谢知意也是第一次往反派的道路上发展,但在她混过的世界里,和她对手的反派要么心机深沉,要么善于伪装,怎么也不是池临这种嚣张得如此显眼的人设。

系统解释道:「反派也是作者设定出来的角色,有其自身的发展脉络。目前,池临的确被系统判定为全书黑化值最高的人,可供宿主刷经验值。」

看这意思,池临的故事线应该并不简单。可惜在她死之后,作者像是找不到人虐了似的,剧情非常不走心,很多细节都不得而知。

不过系统认证做不了假,唰唰增长的黑化值也让人十分愉悦。就算以前谢知意和池临关系不好,为了她的肾,她现在也十分愿意和池临重新建立友好的关系。

就是……对面的人一脸被冒犯的样子。

池临的表情很嫌弃,脑袋却在懵逼——

在这样的距离下,他满脑子想的竟然是:她好像比以前白了?

她脸也就他拳头那么大,睫毛还巨长,怎么祛个疤就能变好看这么多??不过其实当年就……

池临乱七八糟地想了好多,然后又觉得自己怕不是脑子被屎糊住了?

谢知意好不好看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只是因为把她带回了谢家,所以觉得对她有份责任在罢了。

池临回过神来,故意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握什么手,你以为你是谁?”

谢知意一脸惋惜地收回手,心想果然没那么容易。

不过好在,不管池临对她的态度如何,至少黑化值一直唰唰地蹭着。

池临看着她收起了手,表情变得更臭了,然后就见对方从兜里摸出手机,说:“——那要不加个微信吧?”

谢知意想,和男生搞好关系的第一步,多聊聊天总没错吧?

谁知池临更加愤怒了。

他怒喊:“我有你的微信!”

三年前就有了!!

但是你从来没发过消息!!!

谢知意:“……”

他看着池临像是愤怒的大鸟一样转身大步离开,有些遗憾地抬手:“哎——”

「嘟——连接已中断。」

谢知意叹了口气。

众所周知,大女主爽文的感情线一向很拉胯,谢知意在曾经的几个世界里从来没正经谈过恋爱,一直在拼事业,事业成功了就穿到下一个世界,以至于她到现在也不是很懂男人。

她猜,刚才太子爷生气应该是因为她竟然不珍惜他的微信吧?

系统此时完成了清算,提示道:「共计增长黑化值 12383点」

因为流速随着池临心情变化而实时变动,所以数值有零有整的。不管怎么说,说几句话的功夫就能蹭到黑化值,的确是目前来看最大的捷径。

而且根据观察,刚才她主动提出要握手的时候,池临在恼火、不爽等等情绪下,黑化值流速也会突然暴涨。

谢知意没有感情地想,要是实在处不好……

气死他也行。

嗯。

-

开学第一天没什么排课,主要是供各位同学交流感情和信息。

金伯利顿课程安排并不紧,增添了很多符合“高端学校”身份的课,甚至连滑雪都有。

根据已知信息,谢知意先制定了小计划——想办法摸清楚池临的课表。因为她记得池临虽然已经大四了,但学分不够,这学期理论上也是要和低年级补刷一些课的。

这样,跟他上同一节课的话,坐得稍微近一点,就能连上“网”了。

回到家后,谢知意发现经常在外应酬的谢父谢母都在家,还穿得挺郑重。

再一看,果然,上官琛正坐在谢家的餐厅里。

“上次微澜住院多亏了阿琛去照顾,你看,这是我们家里出的事,还要麻烦你。”谢父看向上官琛的目光满是欣赏。

上官琛勾唇一笑:“都是我应该做的,伯父。”

谢家和上官家是世交,虽然上官家的产业发展得要比谢家好很多,但毕竟两家还有联姻的关系在。

谢父拍拍谢微澜的肩让她给上官琛倒酒,谢微澜娇滴滴地凑过去,整个画面其乐融融,没有人想起来谢家那个真正和上官家有联姻关系的女儿。

以前的谢知意或许会努力地融入进去,比如靠多做几道菜,这样也就能多一些话题。可是现在她看着自己的亲生父母、孪生姐妹,心里已经毫无感觉。

回忆一下剧情,其实不久的将来谢家就会因为项目失败而走向下坡路,并且由此推动一系列抢夺家产、你追我赶的狗血事件,上官琛也不断在谢家两姐妹之间摇摆游移。

一边享受着被争夺的优越感,一边用伤害的方式测试自己到底爱谁——古早男主不愧是你,确实是个大傻逼。

“呀~姐姐回来了!”

谢微澜最先发现谢知意的存在。她特意没有告诉姐姐今晚阿琛哥哥要来的事,若无其事地向谢知意打招呼。

她的目光有些揶揄——现在圈子里都知道朱宇杰要追谢知意了,虽然自己的姐姐喜欢上官琛,但是朱宇杰家境也不差,人长得也还行,谢知意从来没被人追过,应该很难拒绝吧……

谢父有些不悦:“阿琛要来,还回来得这么晚!”

谢知意微微挑眉,谢微澜连忙道:“阿琛哥哥不会怪姐姐的——姐姐快坐下来吃饭吧!”

谢知意扫了一眼,看大家吃得都差不多了,“我就不了,路上吃了。”

谢微澜面露遗憾:“啊……今天的海鲜很好吃呢。”

等谢知意走了,上官琛才忽然道:“她不是海鲜过敏吗?”

谢微澜面上一僵,谢父谢母也顿时面露尴尬,几个人连忙把话题岔开了。

餐后,谢微澜去送上官琛。

“阿琛哥哥,”她轻轻拉住他的衣角,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听说朱宇杰要追我姐姐呢……你、你不介意吧?”

上官琛的眉心及不可查地一折,随后不屑一笑:“当然不介意。”

毕竟他就不信,爱了他的女人,还看得上别人。

谢微澜露齿一笑,然后凑近了些,呵气如兰地说:“那我呢?哥哥,你在意吗。”

上官琛扶住了她的腰,嘴上却说:“微澜,我拿你当妹妹。”

说完,潇洒转身,坐上了上官家的车。

谢微澜痴痴地望着他的背影。

这个男人,总是这么迷人……她一定会让他属于自己!

站在窗户边不小心看到了这幅场景的谢知意糟心地拉上了窗帘。

……辣眼睛。

-

过几天,选修课教室。

这节是雅思口语训练,这节课谢微澜他们都报了。

谢知意原本不需要上这种课,早些年她和海外团队合作做碟的时候,已经把英语练得非常好了。但想到池临有可能会上这节课,所以过来听听。

一进教室,就有几道目光投射到她身上。

赵新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哟,还真是什么课都敢来,我觉得朱宇杰有戏啊——”

她话说完,周围几个小姐妹都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谢知意从她话里听出了意思,微微扬眉。

她现在倒是不怕麻烦,毕竟这些人都是她用来收割黑化值的韭菜——但是那个朱宇杰,她记得排在自己鄙视链的中下游,谢知意不是很有陪玩的兴致。

“姐姐你别担心!和我一起坐吧,这节课上老师经常提问和留作业的,”谢微澜顿了顿,很贴心地压低了声音,“都要用英语的。”

这音量,刚好够教室里不多的人都听到。

另一侧的上官琛也抬起了头。

他们都知道谢知意是谢家从村里接回来的孩子,英语可能也就初中水平,竟然还来听雅思课,确实是不自量力。

谢知意被各种目光看着,表情依然十分淡定。

她这张脸又实在过分好看,赵新月她们干巴巴地笑了几声,渐渐地笑不出来了。

谢知意正要开口,一道声音忽然插进来:“谢微澜还帮别人呢?你自己英语又不好。”

谢知意的目光移过去,见是一个长相很张扬的女生。

谢微澜一僵,然后立刻露出受伤的表情。

赵新月立刻道:“温之宜你说什么呢?!”

温之宜更不怕她,翻了个白眼:“狗腿子。”

天天搞得好像全校都得捧着谢微澜似的,她怎么看着谢微澜姐姐比她会长多了?

「监测到谢微澜情绪波动,黑化值 3」

谢知意饶有兴趣地围观了一下,觉得这个女孩挺有意思的,还变相帮她助攻了一下。

可惜池临没来上这节课,谢知意正要撤,上课曲忽然响起来,她被一只手往前推了推。

朱宇杰头上打着发蜡,仿佛模仿上官琛似的露出十分自信迷人的笑容:“怎么还站着?来,和我一起坐吧。”

好戏终于开场,谢微澜他们抛开了刚才的小插曲,纷纷看过来。朱宇杰冲他们眨了眨眼,笑起来。

谢知意看了眼已经走上讲台的老师,没搭理朱宇杰,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下来。

留下来收割点黑化值也可以。

“哎哟,还拿乔呢。”

“挺会装模作样啊——”

上官琛看着,眼中透出三分讥笑三分凉薄三分漫不经心。

朱宇杰对谢知意的冷淡也有心理准备——毕竟现在谢知意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大美女,美女嘛总要拿乔的,何况上官琛也上这节课。

他保持着笑容,坐到了谢知意旁边。

池向阳踩着上课曲的尾巴从后门溜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那天那个大美女学姐被一个看着就很油腻的男的追着坐在一起,他差点呕了。

今天这节课还是他哥帮他选的,池向阳理所当然地掏出手机给他哥直播:

[哇,开学典礼那个被人送花的大美女也上这节课耶!]

此时的池临也在看手机。

翻来覆去地看。

有人说要他微信,结果这么多天了微信对话框依然像个死的一样。

艹。什么握手言和?骗鬼的。

池临正要扔开手机,忽然看见池向阳的微信,顿时站了起来。

池向阳低着头敲敲打打地发微信。

与此同时,谢知意脑海中的系统忽然「滴——」的一声。

「叮——监测到反派位置。」

她眼睛一亮。

这个提示音没有上次见到池临那么大声,但谢知意还是回头找了起来,很快就看到了那天开学典礼上站在池临身边的人。

谢知意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因为跟在池临身边属于反派阵营,所以也能“连网”。只是现在距离太远,没法连上。

旁边朱宇杰还在频频看她。谢知意抬头看了眼,老师正背过身在黑板上写字,她当机立断站起了身。

池向阳低头戳着微信:[有个贼油腻的男的坐她旁边,天啊,现在美女怎么都被癞□□舔啊!]

他一抬头,看到谢知意站起身,连忙低头继续打。

[哦幸好美女自己站起来走了!]

池临收到这条微信的时候,人已经在家门口了。

看完,他阴着的脸这才缓了缓。

结果紧接着下一条,池向阳的微信极其活泼地跳了出来。

[然后她朝我走来了!]

池临:?

[卧槽她好像要坐我旁边?!]

[卧槽卧槽不说了哥我要好好听讲了!谢谢你帮我选课爱你么么哒!]

池临:“……”

你妈的??? w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