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回虐文女主和反派HE了 > 第18章 半永久!

第18章 半永久!


18

场面一时变得有些诡异。

池临没有表情地看着网子对面一脸疼痛捂着手腕的上官琛, “……”

他第一次没有露出看傻逼一样的眼神,而是产生了一些疑惑。

怎么回事?他怎么娘们唧唧的?

难道是我的发球太猛了?呵呵,上官傻逼真菜啊。

他忍不住往观众席里某个位置看了一眼。

此时的观众席上, 观众们也十分迷惑。这其中还不乏男主身边的朋友们。

“阿琛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手腕有伤啊?呜呜我心疼了!”

“即使有伤还坚持参加比赛, 不愧是能代表金伯利顿的男人!”

在男主光环的普照下, 人们很快为上官琛想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们开始大声为他加油鼓劲:

“上官学长你最棒!”“加油加油!”

“不要放弃!我们会一直陪着你!”

谢知意裹在人群中,已经感受到男主情绪波动给她刷的黑化值了,于是她也满脸笑容地鼓着掌。

发现身体不对劲正想要退赛的上官琛:“……”

他的额角缓缓滴下一滴冷汗。

男性尊严使他无法退赛。

上官琛只好甩了甩手腕, 挽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发丝, 对着观众和对手勾唇一笑。

“不好意思, 刚才有点手滑~”他的声音温声细语,让人如沐春风。

观众们莫名有种诡异的感觉。上官琛一直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但今天……这个魅力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池临对着上官琛抬了抬下巴,“你行不行啊你?”

上官琛冷笑一声——男人的字典里没有不行!

比赛重新开始。

谢知意非常欣慰——她就欣赏上官琛这种不服输的品格!

可以多给她刷好久黑化值~

场内气氛变得严肃,所有人都期待地看着上官琛。

他盯着球的目光如鹰隼一般, 紧紧看着池临的动作。

池临线条结实的手臂扬起,球拍挥动。

“咻——”

网球再次破空而来, 上官琛动了!

他轻盈的身姿如同发光一般,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加油!上官学长!”

“用力地扣杀回去!加油!”

上官琛的手臂扬起来了, 他的球拍碰到球了——

但就在这时,他的双脚没有征兆地相互一绊, 然后整个人的方向一转——

啪叽摔倒在了地上。

“啊~~”上官琛没忍住,发出了第二声痛呼。

全场寂静。

谢知意却明白了过来。

对此时的上官琛来说, 最要命的不是【女主光环之弱柳扶风卡】。

而是,已经许久没施展的【女主光环之平地摔卡】, 和它——

叠!加!了!

「监测到男主情绪波动。黑化值 2500」

此时的上官琛, 兼具女主才有的娇憨和柔弱特质, 在球场上显得那么无助、那么可怜。

谢知意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叹息道:“这看着还真是有些于心不忍。”

系统问:「那请问宿主要收回技能卡吗?」

谢知意:“不。”

系统:「……不愧是你!」

……

当天的网球赛完成得很迅速。

池临甚至汗都没出,就赢了比赛。

他打得很是不爽。

不知道为什么,和上官傻逼打的过程中,他总莫名有种自己在和女人打的错觉。

——搞得像是老子欺负人。池临不爽地想。

结束了比赛,他转过头在观众席上找人。正好对上谢知意含笑的眼睛,她挥了挥拳头,无声地给他加油。

原本池临只是为了赌约才接受比赛,但此刻看着谢知意唇角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很想给她赢一座奖杯回来。

谢知意也不知道为什么,看池临赢,她有种不一样的高兴。

可能是因为这是自己教的?或者是因为看男主不顺眼?

总之,很高兴。

她和池临隔着吵闹的人潮相视一笑。

这时,系统长长地「滴——」了一声。

谢知意一看,实时流速竟然非常快,几乎赶上物理接触了!

这是什么原理?

不过她没来得及深究这个问题,因为比赛结束后上官琛就再次被医院救护车抬走了,距离上次滑雪事件甚至没过去一个月。

但因为滑雪翻车时间比较短,这次上官琛咬牙坚持了这么久,足足给她刷了八千点的黑化值。

谢知意非常感恩。谢谢啊谢谢!

……

医院。

休养区。

赵新月坐着轮椅,一脸愤恨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跆拳道比赛之后她的确是红了!但人们到处传播的都是她被一脚踢飞的那个瞬间!

仿佛那成了她人生的高光时刻!!

赵新月一边气愤一边疗养,养得嘴角都起泡了。她中间还收到了谢微澜关心的短信,两相比较,她觉得还是谢知意更可恶!

如果不是谢知意,她现在应该在其他项目里大放光彩!或者是为别的小哥哥加油助威!而不是窝囊地呆在医院里。

就在这时,走廊尽头传来人声,听起来似乎有不少医护人员,好像是个大人物。

赵新月推着轮椅往一边移了移,很快,远处的移动病床近了。

她一抬头,和病床上的患者猝不及防地对上了视线。

上官琛:“……”

赵新月:“……”

好巧。

都是被命运的大锤抡过的人儿。

-

池临的网球比赛顺利进入了决赛,接下来到赛前还能够加紧训练一波。

坦白说除掉了上官琛这个对手,剩下的选手里边也并没有特别出彩的。以池临的天赋和努力程度,说不定能拿个前三。

而且太子爷是真的很努力。

谢知意隔三差五去教教他,顺便蹭一波黑化值。今天下课池临还和她在学校网球场打了一场,实力已经不容小觑。

池向阳和唐北清在旁边吹彩虹屁。

“男神女神,好养眼哦!”

“突然觉得我们俩好碍事哦~弟弟你说呢?”

“人家也这么觉得呢~~”

池临的耳根有点红,视线有点飘,也不知道在骂谁:“瞎逼逼什么!”

他莫名有种上头的暗爽。

现在提起谢知意,已经没有人会想起上官琛。她和上官琛再也没有瓜葛,反而经常和他并肩站在一起。

面对调侃,谢知意倒是非常淡定,真心实意地夸他:“我觉得很棒了。”

池临抿住唇角的笑意,感觉自己翅膀已经扇起来了,马上就能起飞了。

“我会拿奖的。”他一脸臭屁地对着谢知意说。

谢知意笑起来:“好啊,我相信。”

几个人在网球场练完,一起往学校外走。

这个组合在校园里就非常的显眼,不断有人把视线落在他们身上。

池家太子爷和唐北清这种贵公子本来就是备受瞩目的存在,而现在他们身边还站着谢知意——

运动会这几天,凡是金伯利顿的人,大概没有人没看过跆拳道赛场的一击绝杀,论坛、聊天群都刷疯了。

而且那个视频被媒体投放到了网上,经过几个大营销号的宣传,顿时火了,斗音和微薄上都有几万赞!这就不仅仅是谢知意本人的事,顺便还为校争光了!

最后当金伯利顿的学生们发现她就是那个在校内钢琴比赛上弹出大师水准的小姐姐之后,就更疯狂了。

——手能弹钢琴,脚能踹飞人!好飒啊姐姐!

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谢知意表示:有的。

虽然不多(摊手)

在网上红了这件事对她来说简直稀松平常,在曾经的世界里她还是打个嗝就能上热搜的体质呢。不过现在整个金伯利顿的气氛确实和以前不太一样,在备受追捧的谢微澜、上官琛相继翻车之后,人们的审美好像都正常了许多。

温之宜对这种情况喜闻乐见,她早就料到谢知意会慢慢展露锋芒——当然,也没料到谢知意会这么强,完全是一个大惊喜。

唉,她最喜欢有颜有实力性格还好的美女了!

至于上届女神谢微澜,现在连她的广播社死事件都已经没什么人在谈论了。

此时的谢微澜也在学校,这几天她都不敢抛头露面,即便在学校也要戴着口罩遮挡。

她看到了谢知意和那几个天之骄子走在一起,也看到了周围人对谢知意的指指点点。

但人们议论的不再是谢知意从乡下来的出身,或者是她不自量力抱池临他们的大腿——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崇拜而艳羡的!

再这样下去,事情真的会变成梦里那样——谢知意成为人见人爱的人生赢家,而她一无所有!

谢微澜走到一边无人的地方,拿出手机给付景言打了个电话。

“喂?”付景言声音慵懒,听起来十分漫不经心。

谢微澜咬了咬嘴唇,“你之前说带我去见的制片人,我……我同意了。”

付景言正靠坐在皮沙发里,闻言一声嗤笑:“谢微澜,你学校那点事我不是没听说,都能给上官琛下药,现在还玩清纯女神那一套呢?”

他在娱乐圈里不知道见过多少小白花小白莲,谢微澜这点道行还不够看。

谢微澜的脸色顿时一白。

付景言讥讽了几句,话音又一转:“不过好在刘制片对你的外形还是很感兴趣,找个时间和我过去一趟。”

谢微澜压低声音:“好的。”

她正要挂断电话,却听见付景言再次开口:“对了,你和谢知意住一起吧?你姐姐平时都干什么呀。”

谢微澜咬了咬嘴唇,“我也不清楚……姐姐比较强势,生活里不是很喜欢我呢。”

“哦,”付景言失去兴趣,“看得出来。”

他挂了电话,又想起了谢知意那张脸。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跆拳道比赛的时候他就在裁判席,看得更清楚,那种狠厉、精准、冷静的气场,配合着那张毫无瑕疵的脸蛋,实在是让人难以忘记。

现在在营销宣传下,谢知意作为一个素人也算小红了。这种流量对一个普通人而言肯定是爆炸性的,网上的花式彩虹屁很容易让素人眼花缭乱。至少她妹妹谢微澜梦寐以求的就是这个。

趁此机会,给谢知意指出一条比上学更风光、更富贵、更轻松的路子……付景言兴奋地摸了摸下巴,他相信谢知意一定会心动的。

他翘起二郎腿,给金伯利顿的校董打了个电话。

“嗯,是我。最近运动会办得顺利吧?……那就好。”

“……对了,上次跆拳道拿了冠军的那个孩子,我这边想和她聊聊发展规划,找个机会把她叫来一趟吧。”

挂了电话,付景言露出了略带兴奋的笑容。

这一次,他不会再放跑她了。

……

过了两天,谢知意和池临他们一起在食堂吃饭。

可能是她平时做饭太好吃,以至于她认可的食堂,也得到了大少爷们的认可。

至于她为什么也很喜欢和池临、唐北清、池向阳一起吃饭。

谢知意落泪了。

三座信号塔联动,豪华顶配,吃一顿饭能刷一千点。

太香了。

这饭太香了。

她一边吃饭,一边随手扒拉手机。

最近谢家情况不妙,谢微澜好像都开始奔向娱乐圈发展副业了,她也得尽快发展发展挣钱的路子。

对面唐北清眼尖地看到她打开了微博,兴致勃勃地问:“意意要不要认领一下你的那个视频啊?现在热度还是蛮高的哦~”

唐北清人帅钱多,靠脸和留学vlog吸粉,在微博上有个百万粉的大号。

谢知意也经营过粉丝量极高的微博,但她知道作为素人,流量变现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不过自媒体方向不是一个坏选择,谢知意琢磨了一会,打开了自己的微博主页。这个账号是她很多年前申请的了,没什么照片,只有一些仅自己可见的心情记录。

谢知意一边吃饭一边编辑了一下上次做饭拍的照片,很快就做了个食谱出来,打上菜名和美食的tag,发了出去。

没过多久,就有几条评论冒出来。

[哇o主做的看起来好好吃!][想问一下为什么先放醋呀?]

谢知意没回复,收起了手机。

吃完饭,几个人走出食堂。

迎面走来校董身边的一个秘书,在谢知意面前停了下来,问:“是谢小姐吗?”

谢知意还没说话,池临先皱起眉,侧身微微挡住谢知意,问:“什么事?”

金伯利顿这种贵族学校,校董会里边也有不少腌臜事,好端端的怎么会找上谢知意?

秘书对着池家太子爷,态度十分恭敬:“是这样的,因为池小姐在这次运动会中表现出色,结合上次在钢琴比赛上的表现,校方想与您洽谈一些宣传工作。”

池临臭着脸,不知道为什么,直觉没什么好事。

谢知意倒是比他淡定多了,她打量了一下秘书,问:“有偿?”

剩下三个有钱人:“?”

秘书显然也没想到有人能把“给不给钱”问得这么清新脱俗,顿了顿才微笑道:“那是自然,金伯利顿在这方面向来不会亏待学生。”

这确实,谢知意现在银行卡里最大的一笔收入还是比赛奖金呢。

既来之,则安之,谢知意很快做好决定,回身给几个人挥挥手,然后就跟着秘书走了。

毫不拖泥带水。

唐北清目送她离开,“我就喜欢意意这么飒的样子。”

池向阳:“呜呜好帅。”

只有池临一个人皱着眉。

——他他妈就是觉得不对劲!

……

秘书把她带进金碧辉煌的办公楼,停在办公室外。

这层很安静,好像没什么人在办公。

秘书比了一下手势:“您进去就好了。”

谢知意看了她一眼,把门打开了。

她站在门口,往里瞅了瞅,果然没有校董。

秘书的表情顿时有点微妙。

谢知意倒也没难为她。她结合了一下剧情,以及最近发生的事情,觉得此时最有可能促成这一切的就是付景言那个变态。

上次比赛把她给油到的事还没算账呢,这不正经的玩意又来。

于是谢知意也不进去,站在外边,朝着门里边喊了一声“哈喽”。

空气静默。

谢知意非常沉得住气。

大概过了五分钟,校董秘书已经尴尬得偷偷溜了,屋里的人才终于风度翩翩地走出来。

付景言看见她,惊讶道:“是你,好巧——”

谢知意点点头,在他走到跟前之后一把把门关了回去。

“砰!——”

门里发出一声惨叫。

「滴——黑化值 500」

行,看来是挺疼。

谢知意放心了,转身走出办公楼,路过校董秘书,完全不敢拦她。

——开什么玩笑!那一脚踹飞谁没看过啊!

谢知意刚一走出楼,忽然看到对面树底下,太子爷抱着胳膊臭着脸在等。

谢知意惊讶地扬起眉,走过去问:“你怎么在这儿?在等我吗。”

她这样一问,池临下意识否认:“我为什么要等你——”

“哦哦,”谢知意也没介意,招了招手,“聊完了,我们走嘛?”

池临直起身子,往楼上看了一眼,“怎么这么快?”

谢知意不打算和他说付景言的事,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会炸毛。

“不太想聊就拒绝了。”谢知意说着看了他一眼,有点明白过来,笑了笑:“你担心啊?怕什么,我很厉害的。”

池临想了想,确实。

——“但还是怕你受伤啊。”

话说完,两个人都静了静。

池临这才陡然反应过来——艹!怎么说出来了!

他的耳朵整个红了起来。

谢知意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之后,忍不住露出笑容。

这种被人担心的感觉,真的很好。

池临像是羽毛被火烧了,把她送到校门口就嚷着回去练网球火急火燎地走了。

谢知意这才有空看了一下系统的核算。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池临的实时流速都非常高。眼看着距离下一张技能卡的定量都要刷够了。

谢知意摸了摸自己愉快跳动的心口,奇怪地想,这也没有物理接触呀。

……

晚上。

夜总会门口。

戴着口罩的付景言和戴着口罩谢微澜相遇,两人一时都没认出对方。

谢微澜怔了怔,问:“你怎么了呀?”

付景言摸了摸自己的鼻梁,道:“没什么——进去吧。”

他现在还憋着一肚子气。

谢知意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这个狠辣的女人……

可就是该死的、如此让人着迷!

好在晚上的饭局还算顺利,谢微澜乖巧听话,制片人非常满意。

谢微澜也有些沉迷在这样的环境中。

在这里,所有人的目光还是集中在她身上,对她说好听的,告诉她以后肯定会很红,那些男人都对她高攀不起。

谢微澜越喝越飘。

到了半夜,付景言也喝多了酒,眼神朦胧地越过烟雾缭绕,看了眼谢微澜的脸,恍惚间看成了另一个人。

他把谢微澜带走了。

谢微澜靠坐在他的车上,迎着付景言幽深的目光,心里不免得意——连你也迷上我了吗?

当付景言靠近的时候,她没有拒绝,却在下一刻听见了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谢知意,我一定会得到你!”

谢微澜面容扭曲了一瞬。

第二次了!第一次是上官琛,现在连付景言都——

谢、知、意!

此时人在家中,修图修了好几套食谱准备发微博的谢知意莫名打了个喷嚏。

然后系统就弹出提示,她不知道谢微澜干嘛去了,竟然凭空给她刷了八百多点黑化值。

「叮!黑化值增幅达到定量标准,掉落可填写技能卡:【半永久___】,此卡属性为身体长期卡,宿主可以随意填写,只要逻辑能够自洽,持卡人将终身享有。」

谢知意挑了挑眉,这一次的技能卡指向性并不强烈,但发挥空间明显增加了很多。

如果是身体上的半永久,半永久纹眉?半永久美貌?

听起来怪怪的,而且有点浪费。

于是谢知意开始往反方向思考——瞬间,可能性就多了很多很多很多。

系统感受了一下她的可能性:「……」

谢知意面容宁静地微笑:那就看谁往枪口上撞啦。

……

过了两天,金伯利顿校门口停下一辆非常高调的豪车。

车窗摇下来,露出里边的巨型玫瑰捧花——

“哇,好浪漫!”

“不知道是哪个女孩这么幸运!”

——幸运的谢知意接到了电话。

付景言不知道是从哪拿到的号码,谢知意一听他那性感气泡音,顿时连早起的困意就散了。

“上次你逃得太快了,我们还没来得及好好聊聊。”他压低嗓音,声音诱惑,“难道你就不好奇,我能为你带来什么……”

谢知意把手机拿远了一点,问:“带来什么?”

付景言哑笑一声,看着车窗前来来往往的、满眼羡慕憧憬的女人们。

“你的那条视频让你有了一点名气,现在一定想着怎么才能更红吧?只有我能帮你,给你你想不到的,名气,财富。”

“而且,我能带给你极致的快乐,我能……让你上瘾。”

“不想感受一下吗,嗯?”

“……”大概是实打实地被恶心到了,谢知意突然对技能卡有了灵感。

——半永久【阳痿】!

太适合这个满脑子都是他的吊的男子了!

系统“哔——”了一声:「温馨提醒,阳痿是敏感词,涉及人身攻击,在系统填写后很有可能会被屏蔽,失去效果。」

谢知意有点失望。

电话那头,付景言觉得她已经要上钩了,抛出最后一句发言:

“所以,女人,你要上我的车吗?”

谢知意想,确实,阳痿也不够着急。

她想到了更好的。

系统问:「您要填什么呢?」

谢知意输入了几个字。

——半永久【窜 稀】。

系统:「……不愧是你!」

几秒后,远处那辆豪车“嗖嗖”喷着气开走了。

看着挺急的。

谢知意站在原地挥了挥手。

可不要拉裤兜哦! w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