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回虐文女主和反派HE了 > 第22章 看病去双更合一

第22章 看病去双更合一


23

谢知意没想到对面情绪波动十强烈, 直接给她狂刷了千点黑值出来,看起来是真的很伤心了。

但众人没有立即返程,而是先原地修整了一番。

对于除了池临谢知意以外的人来说, 这无疑是拉长了公开处刑的时间。

因太子爷不仅衣冠整齐、状态良好,还十喜欢欣赏他们的惨状。

毕竟平时都是体面人, 难得出现这种场面, 更别说这边还有他的前情敌。

什么说是“前”呢?

太子爷坐在椅子上, 舒舒服服地翘着二郎腿——然是因凭上官琛现在这副尊容,他用十个脑袋都不信谢知意还看得上。

“你说他们怎么这么菜啊?”池临戳了戳旁边安详喝水的谢知意,“能把自己饿成这个样子?”

谢知意:我知道但我不说。

“嗯……可能是运气不好吧。”谢知意说。

上官琛闻言, 立刻挺直了脊背:“确实,我们的运气的确差了些,而且我中途还不慎受了伤……”

谢微澜立刻道:“没错,阿琛哥哥能坚持到现在,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上官琛动地看着她:“微澜, 都是因有你陪在我身边, 我才能走出来。”

谢微澜顿时觉得自己这两天的苦没有白受!她果然再次开了上官琛的心扉!

谢微澜趁势依偎到上官琛怀:“哥哥,因我知道,我们有彼此……”

上官琛大动容地抱住她,然后余光斜斜地撇向谢知意。

看他们患难与共、真情流『露』的样子,她会吃醋吧?

谢微澜也在上官琛怀,暗含地得意地想姐姐看过去。

——结果看见,谢知意从怀掏出一小包瓜子,拆开倒给太子爷。

此时周围所有人的心都是一致的:

你们他妈竟然还有瓜子!!

还是留着没吃完的!!

艹啊!

池临掌心被倒了小山包一样的瓜子,连忙往回倒:“多了多了,再给你点。”

然后他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抬头,看着抱在一起的上官琛谢微澜, 啧啧称奇:“一身的土草,你们还真不嫌弃对方啊。”

上官琛:“……”

谢微澜:“……”

两个人默默地松开了对方。

谢知意差点笑死。

……

返程的大巴车异常地安静。

如果是吃两天苦倒还好,但问题是在自己吃苦的时候有人在吃喝玩乐,这心情无法平静!

最后大部人都是睁着眼睛回市区的。

上官琛是真的累了,从身到心地累了。

结果他下车时看到付景言倚在车门上等着的时候,他心态更崩了。

他堂堂上官公子,却总被情敌看到自己的窘态!这一定是上天对他的嫉妒!

付景言看到上官琛的时候,愣了一下才勾起唇角。

出于一些不可言说的个人原因,所以他没有参加这次野营。但不表他不好奇。

现在看到上官琛都被折磨成了这副样子,他更加期待看到谢知意了。

趁她虚弱狼狈的时候,上前嘘寒问暖,一定能拉近两人的关系——而这次,上官琛明显比不过他。

付景言路过上官琛,含笑问:“谢知意呢?”

上官琛绷住唇角,『露』出霸道眼:“你休想她的注意!”

付景言摊摊手:“这不是你能阻止的事。”

他十期待地走到车门外,依次欣赏了一下众人的惨状,看到谢微澜的时候也扬了扬眉,促狭地笑了。

最后他看到了风轻云淡的池家太子爷。

两个人从私房菜馆包厢那一次后,并没有正面遇上过,但出于男人的直觉,还是第一时刻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敌意。

池临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转身朝车递了手。

谢知意很自然地搭住他的手,然后步跳下了大巴车高高的□□。

然后两个人一起看着付景言。

不知道什么,这一瞬间付景言突然受到了强烈的排外,好像他在这完是多余的。

池临扬着眉,拽得二五八万:“又是你?有事?”

谢知意倒是可以理解什么他会出现在这,毕竟男主男配的斗争还在继续。

然而她非常淡定——谢知意现在最不担心的是付景言,毕竟半永久卡会发挥长期作用,还不像网抑云等等时间久了会有抗体。

这么一想,付景言也挺惨的。

付景言没见到想象中的虚弱狼狈,在他们两个之间量了一番:“看来,池少爷把知意照顾得很好。”

池临:“?你他妈会不会说人话。”

这什么语气??说得好像谢知意是他们家的似的?

付景言笑了笑:“难道不是吗。”

池临哼笑一,带着居高临下的优越:“是她照顾我。”

谢知意沉默了一瞬,心想,我作证,这是真的。

付景言听完也沉默了。

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没报名参加这次活动。

能被谢知意亲自照顾……

妈的,好酸。

……

这次野营活动圆满结束。

除了最初退出的三个生,剩下的人部坚持下来。虽然人们的心情大不相同,但都获得了主办方的的退款奖励。

谢知意对此十满意。

「滴——技能卡【随身空间】已达期限,宿主失去使用权。」

谢知意对那七八平米的空间还挺不舍的,不过在到期前她把自己买的东西都搬了出来。

「同时,恭喜宿主顺利逆转剧情,完成副任务,系统自动增加五万点黑值奖励~」

谢知意:谢谢哦谢谢。

这一次野营活动实在物超所值,相于她没怎么花钱白玩了一趟,刷出了平时一个月也刷不出来的黑值,还获得了两张技能卡。

不过所谓逆转剧情,也是取消了男主在主配之间二选一的发生,但质上并不会影响接下来剧情的展开。

如果谢知意没记错的话,接下来上官家要正式推进联姻事宜,此还举办了豪门盛宴——通俗来讲,是选妃。

谢知意对此表示无语。b

r

都什么年了,还搞选妃那套?真家有皇位要继承吗?

但不能否认的是,在这个世界的角『色』普遍对此适应『性』良好,比如隔壁的她妹妹跃跃欲试想要通过野营博出位,一边逐梦演艺圈,一边努力嫁进上官家做太太。

而在原剧情中,古早味男主虽然心已经爱上主,但同时也没有拒绝其他诱『惑』。特别是谢微澜之间的情一路升温,徒留作名上未婚妻的主一个人伤心痛苦。

但在这种情况下,主还是在上官琛面临危险的时候选择救他,然后又上演了男主误会是配救的他、最后又幡然悔悟发现原来是主——等等的狗血剧情。

——然,这些都不可能发生了。或者说不会以这样的形式发生了。

谢知意要做的是积极地改变剧情,早日刷够百万点,然后能放飞自我快乐养老了。

系统:「正在您清算次副的黑值增量。」

经过第一晚之后,谢知意知道那一定会是个可怕的数字。后来的一天多她池临都在看风景玩耍,她也没有再关注数据。

系统卡了好半天,吐出结果:「次任务中,其他角『色』情绪波动提供的增量与反派信号塔提供的增量合计,共增加170377点黑值。」

谢知意躺平了。

——谢谢谢谢谢!百万任务不是梦!

她动了一会,突然想起来问系统:“对了,我池临在野营的时候,明明没有肢体接触,但有时候实时流速会比物理接触还高,这是什么原理?”

系统沉默了一下,「其实的确有物理接触更快的方式。」

谢知意:“什么?还有比物理接触更直接的?”

系统引导道:「是的,从人际交往的角度看,还有什么是比物理接触更深入的呢?」

谢知意『摸』了『摸』头,“架吗?”

系统:「……」

大主爽文情线拉胯!果然名不虚传!!

谢知意还以系统无法解释,干脆琢磨起了别的事。

她现在有两张技能卡,可填写的特长卡还有待跟随剧情一起研究,相比较而言,那张喷火卡更有意思一些。

接下来的剧情会往更狗血、更成人的方向发展。喷火……还有什么情况需要用到嘴呢?

谢知意陷入沉思。

-

野营结束后再回到金伯利顿,一切还是照旧。

下课个人在食堂见。

“真的吗?你们真的还找到瓜子了??”

池向阳没能参与,简直对野营好奇得抓心挠肺。

唐北清也在一旁听着,“这活动我听说一向以物资匮乏闻名啊?我看他们群都是疯狂吐槽哭的,怎么你们两个这么好运?”

谢知意笑而不语。

池临大爷似的坐在她旁边,尾巴翘上天:“天选之人,是这么欧。”

唐北清在他们俩中间扫了一圈,缓慢『露』出一个『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池向阳浑然不觉,继续问来问去:“那然后呢,你们还烤红薯了?”

“对啊,”池临哼笑道,“现挖现烤,甜哭隔壁小孩。”

池向阳呜呜呜地表示我是隔壁小孩。

“这不是秋游吗!原来野营这么有意思!呜呜呜我明年一定要参加!”

谢知意这才抬起头,欲言又止。

孩子,不、不是这样的。

池临嗤笑:“你去不一定了,说不定上官琛一样,摔一屁股还吃不饱。”

池向阳:“qaq?”

谢知意这才安心地继续吃东西,吃完放下筷子,刚一抬手,池临非常自然地从旁边抽了纸,递到她手。

谢知意也非常自然地接过来擦了嘴。

一起在深山老林呆了快三天,上山下河都要互相搭把手,所以现在做这些无比自然。

对面的唐北清看着他们无形中的默契,心想我之前冒着被太子爷整死的风险告诉谢知意他生病的事,真不是白干的。

唐北清咳嗽了两,“所以那天你们在一起?”

谢知意『色』坦然:“对啊。”

太子爷锋利俊朗的眉目间是掩饰不住的得意,“对啊。”

靠,这莫名的夫妻相是怎么回事??

唐北清觉自己被闪瞎了。

他有点见不得池临这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于是转移话题:“圣诞节要到了各位,金伯利顿圣诞晚会可是很隆哦~你们不算表演个什么节目吗?”

池向阳十积极:“我可以,我可以现场ra一段!”

唐北清面带微笑地掠过了他,转向对面的两人:“你们两口——不是,你们俩呢?”

池临抱着胳膊,毫无兴趣,谢知意也是同款表情。

唐北清鼓励地看着谢知意:“我还没听过你现场弹钢琴呢,来一个嘛来一个嘛——或者有其他什么特长也可以自由发挥!”

谢知意原兴致缺缺,听到“特长”这个词,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戳了戳系统,问:“那张可填写的特长卡具体是怎么用?”

系统回复:「【特长___】卡,选择长期持有,则获得宿主所填写的特长技能,但强度较弱。选择即时生效的短期卡,则能够极度强这一特长,成持卡人在特定场合必然展示、引以傲的特长。」

谢知意:哦~~懂了。

刚好,不远处的食堂门口,谢微澜上官琛相伴走进来。

经过那次广播社死事件之后,这还是两人第一次结伴出现在公众视野,似乎传递出了某种讯号。

谢微澜走在金伯利顿,再次受着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目光,兴奋得微微战栗。

她一定会再次成人群的焦点!抓住每一次亮相的机会,再次让形象深入人心!

“对了——听说上官家近期要选人联姻了,”唐北清也看了那边一眼,然后回过头冲谢知意眨了眨眼,“你妹妹可要加油哦——虽然上官琛也那样,但想嫁上官家族的人可不少。”

谢知意轻轻一笑。

她一定会在谢微澜上官琛的爱情中推波助澜的。

……这次送点什么特长好呢?

池临对他们两个完不兴趣,他在想另外一个问题。

等唐北清池向阳走了,池临落在后边,看了谢知意一眼,咳嗽两。

谢知意知道他咳嗽是有话要说,于是停了停



池临表面平静地问她:“圣诞节想要什么礼物。”

然,能提个大概方向是很好,但他不可能完按照谢知意说的来,他会自己好好想。

他之所以这么问,是是在暗戳戳地表达心意——毕竟他们睡都一起睡过了!单独送圣诞节礼物,这不是那个、那个意思。

谢知意“啊?”了一,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哦哦。”

刚才光想着圣诞节表演节目的事,忘了还可以朋友们互赠礼物。她送别人的还可以继续琢磨,但要问她想要什么礼物……

池临有点紧张地盯着她看,“嗯?”

谢知意想了想:“要不给我找点工作?”

池临:“?”

她是不是完没get到啊???

系统:「是。」

……

另一边,付景言也在思考,圣诞节可以用什么礼物得到谢知意的注意。

他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样上心过。

那大概是男人骨子的征服欲!从上官琛,到现在池临的加入,都让局面变得更加有趣了。

至少目前,谢知意并没有对哪一个表现出明显的偏好不是吗?

付景言给秘书拨了电话:“去预订h家的最新限量款包包,配货你看着办。”

秘书的语气惊奇而又羡慕。

没错,哪个人不爱包包呢?

他要让谢知意成最幸福的人!

挂了电话,付景言兴致勃勃地勾起唇角。

没过多久,他又拿起了纸。

……奔向厕所。

-

城郊,一家私密『性』良好的疗养医院。

池临甩上车门,臭着脸往走。

医护认识他,恭敬道:“池少。”

池临摆摆手,“楼?”

护士道:“还是心脑科,房间307。”

池临没什么表情地走到了那间病房外,推门而入。

“混账!都不知道敲门吗?”

床上的老人拍了拍大腿,怒斥他。

池临嗤笑:“别整这些有的没的了。”

池老爷子一年得装病五次,每回有事都是上这儿,不过呆的科室不同,池临都习惯了。

池老爷子装模作样地咳嗽两,道:“上官家那孩子最近都要联姻了,他还比你小一岁。”

池临一听不耐烦,皱着眉:“干我屁事。”

池老爷子又拍了拍大腿,“你都二十二了!这件事我来管,总比你爹管要好。”

池临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也管不着。”

“混账东西,”池老爷子看着孙子,说,“孙家的闺比你小一岁,剑桥回来的,叫蓓蓓,人也漂亮乖巧,我帮你约了后天见。”

池临直接臭着脸站了起来:“蓓蓓?我还宝宝呢,不去!”

“你宝个屁!”池老爷子看着他,眯起眼睛话锋一转:“听说你前两天参加野营,是谢家的丫头待在一起?”

池临也眯起眼,眉眼锋利,带一丝锐光。

“是年乡下那个……”

池临懒得他聊谢知意,直接走人,“工作上我会做好,其他事你少管。”

池老爷子在后边怒斥:“反正你给我去见蓓蓓!听到没!——”

池临直接留给他一道背影。

太子爷走出心脑科的走廊才缓了表情,心把老头骂了一通。

不知道什么,很想给谢知意个电话。

但又有些犹豫。

这一会功夫,再抬头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付景言一看到池临,顿时想到自己要送给谢知意那个包已经买好。sales说这个限量版,国内目前买不到第二个。

于是付景言十有自信,在礼物这件事上,他绝对可以赢过池临或者上官琛。

他『露』出了面对情敌的自得笑容,冲池临了个招呼。

池临往他身后扫了一眼,第一次『露』出了较友好的表情。

“加油。”太子爷说。

付景言刚要说出口的话被堵了回去。

然后顺着他的目光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站在科室的牌子底下。

上边个硕大清晰的字。

——肛肠科。

付景言:“……”草。

w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