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回虐文女主和反派HE了 > 第25章 女主光环3.0双更合一

第25章 女主光环3.0双更合一


26

“怎么回事!!”

火光出现的那一刹, 上官琛猛地向后一躲,但依然感受到自己的命根子一阵夺命的滚烫!

“啊啊啊~~~”

他本就经常有弱柳扶风之感,这一瞬更是直接痛呼了出来。

谢微澜慌『乱』之下往后仰, 火星把旁边的真丝窗帘燎出了几个黑洞,然后熄火了。

场面勉强稳定下来。

由于眼前这一幕实在是过于诡异, 以至于上官琛痛过之后, 过了好半天浑身僵硬地张了张嘴。

“你……”说出口连声音都是抖的, “你刚才是喷火了吗?”

他的小兄弟不仅直接软了,甚至感觉,有可能被烧坏了!!

谢微澜人也傻了——本来她是想开启美妙的一夜, 然后趁她算好的日子,争取一击得中揣个崽,以此在豪门争斗中立于不败之地!

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惊恐地看上官琛,试图辩解:“、不是——”

上官琛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连忙制止:“!”

然而已经晚了, 她每说一个音节,嘴里就吐出火星子,而且她越激动,火越大!

上官琛直接被崩得往床下滚去:“你、你这个妖女!要把你送进实验室!”

谢微澜哭着说:“不是!阿琛哥哥!也不知道——”

上官琛看到的:“哗——轰——呲呲——哗!”

“——闭嘴!不要再张嘴了!”

上官琛额角青筋绷起,一手捂裆部,一手打电话叫人来处理。

谢微澜也意识到自己不开口为妙,于是只能捂嘴流泪。

上官琛很快穿好了衣服,居高临下地看她:“上官琛的后半生幸福,你赔得起吗?!”

谢微澜下意识就想拽住他,上官琛根本不敢靠近她,维持了一秒霸气之后连忙屁滚『尿』流地跑了。

而另一边, 谢知意收到了系统的提示音。

「监测到男主情绪波动,危及男『性』尊严,黑化值+7022~」

……嚯!

谢知意品味了一下,意识到这个“男『性』尊严”指的是什么——她倒是没想过,谢微澜这个狠人竟然把嘴对那种地方。

她想象了一下那幅画面,双手合十。

希望人有事——

说起来在伤害“小兄弟”这件事上,她还是有参考系的。谢知意记得初次见到付景言的时候,动用了一张工具卡,变出灭火器给付景言“灭火”。

现在上官琛的情况,竟然和当初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不同的是,付景言“兄弟被害”给她刷出了七百点黑化值,而上官琛直接刷出了五千。

不愧是男主,肉身果然更金贵。

而男主和男配明争暗斗,彼此却不知道对方背地里承受着和自己一样的打击,不得不说,真是造化弄人。

当晚,上官琛再次入院。

……这次去的是男科医院。

上官家举办的盛大晚宴在即,主角上官公子却出了这么大的问题,甚至有可能影响传宗接代!上官家把谢微澜恨出了血,只好对外宣称有重要商务,一边秘密给上官琛看男科,一边把晚宴延期了。

当天的事由于只有上官琛和谢微澜两人知情,所以并没有大范围传开。

不过,谢家是从内部崩溃了。

“你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谢家父母原本把谢微澜当做全家的希望,没想到好不容易和上官琛感情更密,她却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别说嫁给上官琛了,她甚至都不能做个正常人!

谢微澜品尝到了人生的第二次大崩溃,“也不知道!——”

“哗——轰轰——”

谢父青筋暴起:“别说了!”

谢知意路过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谢微澜喷的火,让这个本就快破产的家庭雪上加霜。

谢知意内心非常平静,毕竟早就已经不把他们当做家人了。她手上存了一些奖金,新媒体也在逐渐步入正轨,她随时可以抽身离开这个『乱』七八糟的原生家庭。

但现在在谢父谢母眼中,她反而成了救命稻草。

“知意回来啦?去找池爷玩了?”谢母带着笑迎上来。

谢知意微一挑眉,没有回应。

谢母也没有计较她一贯的冷淡态度,只顾慈爱地看她,“这孩子,是和父母不亲,和你爸爸都听说了,你和池家少爷走得近呢!”

谢知意明白过来——谢父谢母自知这次是真的指望不上上官琛了,转而把目光投向了同样显赫的池家。

……想得真美啊。

谢父也几步走了过来,“和池爷走得近是好事!哪天把池爷请到家里来坐坐!”

谢知意看眼前这两张脸,半晌后才轻轻挑起眉:“池爷不是来过吗。”

谢父谢母没反应过来,倒是后边喷火的谢微澜先回忆起了什么——

谢知意轻笑:“上官公子留宿家里那天早上,池临不是来过吗。”

然后直接见证了上官琛在谢家被谢微澜下『药』的丑事。

谢父谢母的脸『色』顿时白了,后边谢微澜的脸倒是很红——憋火憋的。

谢父谢母明白了谢知意的意思——谢家已经是一堵漏风的墙,外人看看都不稀罕,更别说进来坐坐。

但明明谢知意也是他们家的人,她怎么能这样风轻云淡??

他们努力地回忆谢知意回来的这三年,似乎身影是那么的模糊,就像从没有真正融入这个家庭。

而看大女儿的背影,单薄,却洒脱,仿佛与这混『乱』不堪的一切毫无关联。

——当然,谢知意并不知道他们的心理活动,如果知道的,她又要双手合十。

对不起,都和有关。

[阿门]

……

因为上官家最近对外缄口不谈上官琛的事情,所以谢知意对上官琛的下半生(身)后续情况不得而知。

但说真的她还挺关注上官琛的——毕竟是这整本古早文的万恶之源,是一切古早剧情的罪魁祸首。

“所以上官琛会真的废掉吗?”谢知意问系统。

万一谢微澜的火候没掌握好,是真的有可能直接炭烤送走。

系统:「按照作者的亲妈属『性』,在本世界中,很难对男主造成永久的、毁灭『性』的物理伤害。但是世界运转还是会遵循客观规律,男主被火烧也会坏。”

哦——懂了。

意思是,东西还在,但是坏了。

……

市郊。

私人医院。

一辆低调内敛的豪车驶入停车场,随后走下来一个高高的、戴着墨镜的男子。

——并不是上官琛,而是付景言。

自从那次在肛肠科与池临偶遇,现在付景言每次来检查都格外谨慎小心——不是他不想换一家医院,主要原因是这家的隐秘『性』已经是最高的。

而且,他也不想再让别的医生检查自己的肛肠了!!

付景言一边观察周围,确定没有熟人,然后先去消化内科看自己的检查结果——从那次在金伯利顿大礼堂打嗝之后,他后来再也没打过那么长的嗝,从检查结果上看也一切正常。

从消化科出来,付景言走进肛肠科做完例行检查。医生说他最近的情况有所好转。

顺利地做完一切检查,付景言戴好墨镜走出来,确定自己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于是又『露』出了从容优雅的微笑。

结果刚走到一楼大厅,忽然与上官琛狭路相逢。

两人都戴着墨镜,看起来都像刚做完检查。

并且很有默契都假装没认出对方。

并且回到自己的车上,更加默契地打电话找人调查对方来做什么检查。

上官琛:“一钟之内要知道付景言来检查什么。”

付景言:“去给查查上官琛哪里有问题。”

十钟后。

上官琛得到回复——付景言看的是肛肠科,菊花有问题。

付景言也有了答案——上官琛看的是男科,有问题。

两个人表情讳莫如深,却同时发出了欣慰的叹息。

真好啊。

兄弟!

……

谢知意间隔不远地收到了付景言和上官琛提供的一点黑化值,有点惊讶。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深究,就收到了唐北清的消息。

[小意意,上次的视频素材剪辑出来了哦~]

让谢知意做视频博主是唐北清提的建议,同时也是谢知意自己思考过的方向。唐北清主动把自己的专业剪辑团队借给她,没过几天就出了片。

谢知意:[谢谢哦谢谢]

唐北清直接提出要求:[想吃上次那个浇汁虾[转圈][跳跳]~~~]

谢知意笑了:[可以,厨房见。]

[耶耶耶耶!希望太子爷不要打死我[嘻嘻] ]

谢知意笑了笑。自从池临把厨房当做圣诞礼物送给她,那里的使用频率就越来越高。当然,每次池临都会把蹭吃蹭喝的唐北清或者池向阳骂一顿就是了。

上次做完浇汁虾,池临冰箱里的虾还有剩,正好可以再做一顿,顺便一起验收一下唐北清团队的剪辑水平。

谢知意随便换了身衣服,提了一兜配菜,就往池临家走。

远远地,她忽然看见池家门口少见地停了一辆车。

随后,有一个年轻女孩从车上走下来,穿着和妆容非常精致,头发烫着卷儿,一边打电话一边往池家的门口走。

谢知意扬了扬眉,找池临的?稀罕事。

女生打了几个电话,摁了两次门铃,没有得到回应。

她面『露』不悦,转身往院外走,正好遇见提菜走过来的谢知意。

四目相对,女生愣了愣,随后看到她随意的打扮和手上提的菜,了然道:“你是这家的佣人吧?”

谢知意:“?”

姑娘长得挺好,眼神不大好。

陈蓓蓓自己也觉得不像,毕竟哪有佣人长成这个样子的?但她出于一种天生的第六感,对眼前这个过好看的女生产生了一点点敌意。

“你要进去?”她站在高一级的台阶上,俯视谢知意。

谢知意点点头:“对。”

其实这么一说,她确实也可以说是这家的厨子。

陈蓓蓓细细的眉『毛』扬了起来,声音也变高了:“为什么你能进去?!”

谢知意抬手『摸』了『摸』鼻尖,“因为我知道密码……?”

陈蓓蓓:“什么!是池临的未婚妻,都没有他家密码!”

谢知意终于面『露』惊讶。

未婚妻?

可能是陈蓓蓓的声音终于吵到了池临,大门被拉开,『露』出池临表情很臭的脸,他刚想说什么,却突然看到谢知意。

池临的表情立刻一变,『露』出一点笑意:“你怎么来了?”

谢知意抬了抬手上的袋子,说:“唐北清想吃上次那个浇汁虾。”

池临骂了一句:“吃吃吃他天天就知道吃,下次别给他做!”

谢知意:“……哦。”

陈蓓蓓被池临完完全全地无视,大小姐脾气直接上头:“池临,你没有看到我给你的电话吗!”

池临这才给她个眼神,“看到了啊。”

陈蓓蓓从没受过这种待遇,气得要死:“那你不接??”

池临表情淡漠:“对啊。”

谢知意旁观了一下,忽然想起她和池临还没恢复友好关系之前的样子,那时候太子爷对她也挺凶的。

……但似乎不太一样,池临那会比较喜欢骂她,对她喜欢上官琛这件事可以说是天天嘲日日讽。不过对陈蓓蓓就并不会骂,语气冷静克制很多。

谢知意琢磨了一下,这就是对未婚妻的不同吗?

她观察了一下陈蓓蓓。

从剧情上看,她应该是一个参与度不高的角『色』,黑化值的回报率很低,也并不能成为她的信号塔,按理说谢知意不应该对这个女孩子过在意。

但就是莫名……有点在意。

谢知意『摸』了『摸』下巴。

不对劲。

陈蓓蓓快被气疯了:“是你爷爷让来看看你的!你就这么对自己的未婚妻?!”

池临面对陈蓓蓓淡漠的脸上这才跳出比较丰富的表情,他连忙看了一眼谢知意,然后怒了:“未婚你妈?你是个屁的未婚妻??”

陈蓓蓓要跟他理论,后边传来一道贱嗖嗖的声音:

“哟,这不是蓓蓓吗?也来尝们意意做的菜了?”

陈蓓蓓一回头,看到唐北清的脸,才回过来看谢知意。

她终于明白了,这个女人是他们的朋友!而且看起来非常熟的样子!

“不吃!”除非池临现在道歉,邀请她一起进去!

池临:“那就滚。”

说完,他拉谢知意就进了房子,唐北清连忙小跑几步,赶在门关上之前闪了进去。

谢知意做的浇汁虾真的太绝了,谁不吃谁是傻子!

池临一路拉谢知意进了厨房,关上门,低头有点着急地解释:“你别听陈蓓蓓瞎说啊,才不跟她结婚呢,都是我们家老头子瞎安排的。”

太子爷有点紧张地观察她的表情。

谢知意点点头,她也知道以池临的『性』格,很难接受家里的安排。

“知道了。”谢知意十明事理,转而问:“吃浇汁虾你想配饭还是面?”

池临沉默了一下,“饭吧。”

唐北清在厨房外边捣鼓视频,没过一会,看到太子爷走出来了。

池临在他旁边坐下,抱着胳膊沉思了半天,突然问:“你说她是不是不在意。”

唐北清不愧是能在池临身边呆最久的人,立刻跟上了他的思维:“陈蓓蓓?”

池临没说话。

就算不吃醋,也至少应该有点好奇吧。一点都不在意的,是不是完全不喜欢啊。

太子爷有点泄气,他本来想在跨年的时候,重新把圣诞节没说完的说完。

唐北清思考了一下,“恕直言,谢知意这种水平的女孩,男人的确会影响她出剑的速度。”

池临:“妈的,滚。”

“而且,也不一定就是不在意……”唐北清表情高深,颇有情感导师的意味,“给你看看团队剪出来的视频。”

视频素材是池临拍的,有一些池临本人的原声没有剪掉,被保留了下来。

配合镜头里做菜的女孩子,和不时出现在镜头里、帮她递这个递那个的手,有偶尔出现的低沉嗓音——整个视频剪出来,就涌动着一种甜甜的氛围。

中间有一个镜头,是池临说了句什么,谢知意回过头来笑。

她视线就对着镜头,发丝垂落几缕,唇角弯弯,那一刻简直就像是情侣向的日常视频。

池临的表情从低沉到平静,最后情不自禁地嘿嘿笑出来。

艹,好甜。

他好了。他完全好了。

谢知意做好了浇汁虾,端出来的时候,看到池临脸上诡异的傻笑:“?”

刚才做饭的时候没在意,现在才发现池临的实时流速非常高,和唐北清一起给她刷了好多。

系统“滴——”了一声,提示她黑化值已达定量标准,掉落了一张新的技能卡。

谢知意惊了:你们刚才干嘛了??

“待会吃完就把视频发了吧!”太子爷说。

唐北清也笑眯眯:“嗯嗯嗯。”

谢知意一脸疑『惑』:“有那么好吗?”

池临:“有的!”

唐北清也狂点头。

他已经可以预见,会有多人疯狂喊甜,然后垂直入坑。

到时候他就是在线嗑c第一人,嘻嘻嘻。

……

“什么?池家要和陈家联姻?”

上官家的客厅,上官琛问自己的父亲。

上官问天一脸阴沉地点点头。

池家明显是有和上官家竞争的意思,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阿琛出现了这种问题!

不能再拖了,上官家族的联姻之事必须提上日程。

“现在感觉怎么样?”他问儿子。

上官琛知道他问的是下边怎么样,面『露』羞耻和悲壮之『色』:“是……不行。”

不知道是被吓的,是被烫坏了,最近他论怎么尝试,小兄弟都是蔫哒哒的。

可恶!

上官问天痛心地闭了闭眼,再次睁开,充满了雄霸之气:“不要怕,上官问天的儿子,一定能再次站起来!”

“站起来”,一语双关。

“再说,儿一表人才,有意与我上官家联姻的女孩不计其数!你大可以从中选择,爸爸会再帮你过目!”

上官琛之所以能养成这样傲视群雄的视界,和家庭的培养和熏陶有很大的关系。在这种氛围的感染下,他站起来了!

……

赶在跨年之前,上官家的晚宴终于开办。

全市的豪门名流全都闻风而动,不有意与上官家联姻的家族,甚至不惜从外省赶来赴宴。

这就是古早文霸总男主的排面!

就是不知道这些豪门如果知道上官琛其实不举,会作何感想。

晚宴当天,谢知意从学校上完课回家的时候,看到谢微澜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她这几天已经被喷火卡严重影响生活,听闻“选妃大典”重新开启,她的心态就更崩了。

——如果不是这突如其来的怪病,今晚她也应该出现在宴会上,成为艳压群芳、站在上官琛身边的那个女人!

谢知意想了想,觉得喷火卡继续作用下去,只能把谢微澜困在家里,反而不利于刷黑化值。

“撤回吧。”她一边上楼,一边告诉系统。

系统处理了几秒,「滴——【喷火术】已取消√」

没过多久,楼下忽然响起吓人的笑声。

“好了!哈哈哈哈哈!好了——”

“要去!要去找阿琛哥哥!不能让他被别的女人夺走!”

好不容易张嘴不喷火能说了,谢微澜变得十直白坦诚。

晚宴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她咚咚咚地跑上楼化妆收拾,然后风风火火地跑出了家门。

谢知意想,有了谢微澜的存在,这晚宴肯定会精彩不。

——而她还可以再加点料。

系统问:「宿主,你不去参加吗?」

谢知意:“不了不了。”她还是隔空『操』作吧。

上次掉落的新技能卡,是一张【女主光环卡】,但是略显鸡肋。

全名是【女主光环之绝对美貌】,「持有持卡,可以成为全文最美的人,让女生羡慕嫉妒,让男生深深被吸引。」

虽然有点鸡肋,但……好像

也不是不能用?

谢知意『摸』了『摸』下巴。

……

晚宴现场。

上官琛一身高定白『色』西装,俊雅如白马王子,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

他在场内巡视几圈,都没有看到谢知意的身影。

但不千金小姐围在他身边,上官琛微微抬起酒杯,女孩们就面『露』羞涩。

上官琛感受到无比的畅快——

这才是他该享受的人生!

女人们崇拜的眼神,有意无意的靠近——像谢知意那样不识好歹的女人,根本不配得到他!

“女士们,今晚的葡萄酒虽好,但也要不要贪杯哦。”上官琛对她们『露』出『迷』人的笑容。

“好的,上官公子~”

“上官公子好贴心哦~”

外省的裴家小姐裴紫嫣挑逗地说:“可是看到你,就已经有点醉了……”

上官琛邪魅一笑。

远处,付景言应付完了自己的社交,抬头后隔空和上官琛对视一秒。

两人都笑了。

肛肠科患者和男科患者在这一刻达成了和解。

cheers~

现场有专门的摄影师拍照,上官琛被莺莺燕燕围绕的样子被拍了下来,发送到上官琛的手机。

而她又转手发给了谢知意。

意味不言而喻——根本不缺你一个女人。

谢知意收到之后打了个响指,正好正好。

“那就把这张女主光环卡也送给男主~”

「滴——【女主光环之绝对美貌】加载成功√」

此时。

上官琛低头看向裴紫嫣,声音低哑『性』感:“需要帮裴小姐醒酒吗?”

他知道自己的脸庞对女人有绝对的吸引力,这样说,裴小姐一定更沉醉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裴紫嫣看他,眼神中渐渐流『露』出异样的『色』彩。

不止是她,周围的女生们都莫名地对眼前这个男人产生了敌意。

上官琛微一眨眼,轻轻k,“怎么了吗?”

看呆了吗?女人。

呵,对我产生,很正常。

裴紫嫣盯着他看了一会,才开口:“那个……”

上官琛挑眉:“嗯?”

“你口红是什么『色』号呀,”裴紫嫣说完,下意识地加了个称呼:“——姐妹?”

上官琛:“?”

这辈子从来没有女人这样叫过他!

可他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变得美丽动人,让现场的女生都有了被艳压的危机感。

“你的发型是哪儿做的呀?”

“皮肤怎么保养的呀?”

“你身材保持得真好……”

上官琛:“???”

他崩溃地逃离了莺莺燕燕,迎头却撞上了付景言。

付景言下意识揽住他,两人四目相对。

付景言怔楞几秒,才道:“你怎么……变美了。”

上官琛:“????”

刚好从门外走进来的池临看到这幅画面,恨不得自瞎双目。

“你们他妈恶不恶心??”

w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