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回虐文女主和反派HE了 > 第36章 啵啵呀

第36章 啵啵呀


36

这个闯鸡窝的生动比喻, 让谢知意直接笑了出来。

但很显然,鸡叫版传道的效果大打折扣,除了极端狂热的男德教徒, 已经有部分意志力较强的男人清醒过来。

唐北清看了看旁边几个正在“咯咯哒”的男同学, 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做人不好吗?非要。”

池向阳:“……”默默收回了企图咯咯哒的舌头,并假装无事发生过。

谢知意看了眼完全没受影响的池临,问:“你就一点都不信上官琛说的嘛?”

池临:“我不信傻逼说的话。”

他对上官琛是个傻逼的认知实在是根深蒂固, 就算他身上有圣光, 那也是傻逼教的傻逼教主。

谢知意懂了, 反正男主和反派的确是天克,这种设定甚至超越了卡面的影响。

讲台上带头鸡叫的上官琛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他试图恢复正常的嗓音,可一张嘴却还是咯咯哒, 他的脸色变了几变。

真是不雅!成何体统!

自从他一心向男德之后, 已经很少有这种失态的情况,还是当着自己的信仰者们!这简直是对男德的一种亵渎!

女人们会怎么看他?!会不会以为他是那种不正经的男人?

上官琛试图制止众人:“大家不要学了!”

可是话音一出, 还是激情鸡叫。

上官琛脸色羞愤——在事业上被池临处处打压都没有这么让他难堪!他的信仰都受到了冲击!

最后,上官琛潦草结束发言, 仓皇离开, 从此这个大厅也成为了他的阴影。

台下的付景言看着上官琛出丑, 顿时回忆起了自己打嗝的那次经历——原来, 美丽出尘、纯洁本分的上官琛也是凡人!

意识到了这点, 付景言忽然就清醒了。他抬眼看向四周的女学生, 不禁产生了一个问号——女人多好啊,难道他真的要守身如玉?

他这么有钱这么年轻,如果活在一个不能玩女人的世界里,那是多么的操蛋啊!

于是付景言不再逗留, 转身往大厅外走。穿过过道的时候正好遇见了袁锋。

听说他之前对谢知意下过手,但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出现之后样子就似乎不太一样了——这其中的秘密,他还挺好奇的。

付景言眯了眯眼:“袁先生也要离开?不如一起去老地方玩玩?”

袁锋也已经素了很久了,刚想同意,却被身后的学生不小心碰了一下。

他顿时“啊~~~”地扑倒在了付景言怀里。

付景言:“?”

袁锋手脚发软,面色红润地抬起眼:“去哪玩!玩我也行!”

付景言:“……”

这世界真的越来越操蛋了。

……

「监测到男主情绪波动,黑化值+7029。」

「监测到付景言、袁锋、路人甲乙丙丁……等情绪波动,黑化值共计+2908。」

不管怎么说,因为上官琛的嗓音突变,男德的蔓延趋势得到了大大延缓。至少从面相上看,不少人停止了这场疯狂的上头。

从某种角度上来看,谢知意还需要感谢上官琛。不仅教导其他男配,还勉励自己。她的总任务进度条又前进了大约1。

系统报送完了黑化值,又继续提示:「温馨提醒,目前男主崩坏程度90以上,感情线基本消失,事业线也即将走完。」

谢知意听明白了系统的意思,男主的崩坏程度其实是伴随着她的任务进度来的。目前男主基本已经被玩坏了,各个重要配角也基本无人幸存——这就意味着,从他们身上可开发的黑化值也不多了。

「您的生命体征也在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但宿主无需担心,只要顺利完成黑化值总任务,您的肾脏及各项生命体征都会自动恢复正常。」

谢知意其实并不紧张。

她去过的世界,做过的任务,其实都比这个世界凶险。虽说原世界是本古早狗血虐文,但在她的努力下,已经基本变成了搞笑文——最近可能还有往小甜文发展的趋势(?)

目前总计刷了将近九十万点。越逼近任务的最终点,谢知意反而更平静。

系统显然也对她的任务进度十分满意,但静了片刻后,系统忽然道:「有一件事需要提醒宿主,您身为主角,逆转命运线的同时也会影响到其他角色的命运线。但在剧情结束之后,这种影响将会消失。」

谢知意微微挑眉——

她自动把这句话理解成了被她使用技能卡的那些人们,在任务完成、系统解绑之后,影响力自然也会失效。

不过那时候剧情也已经停止,有没有影响力也无所谓了。

谢知意并不知道剧情结束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但现在,她有了新的期待。

-

这个学期结束,月底就是年三十了。

池临的工作已经忙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虽然谢知意并不亲身参与,但通过池临的合伙人唐北清的只言片语,和他传达的各群里的信息,可以想象得到那是怎样的一番刀光剑影。

男主团和反派方,的确打得很凶。这估计就是系统说的“事业线”的了。

虽然黑化值进度有所放缓,但谢知意本人就是一个事业心极强的人,所以绝对不会阻碍池临搞事业,相反她还十分支持,变着法地投喂池临。

一周之后,这场争夺有了结局。和原文剧情一样,上官家果然落败,上官琛受到打击,而豪门年轻一辈里池临稳稳地站上了顶点。

虽然是已经知道的结果,虽然在原文里只不过是打压男主的工具人,但谢知意还是莫名地感觉到骄傲。

对于池临本人,虽然对结果早有预判,但他也的确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项目落成,终于有时间回家好好陪想陪的人了!!

结果他刚从公司出来,就看到接自己的不是平时的助理,而是池老爷子身边的秘书。

“少爷,老爷说请您回家。您这次为了项目劳心劳力,家里准备给您举办盛大的庆功宴。”

池临皱皱眉:“不去。”

秘书为难道:“老爷说,他最近身体状况很不适,临终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再见您一面……”

池临:“……”

这个糟老头子,现在连咒自己的话都说得出来,池临真他吗没脾气了。

“走吧,开快点。”他还想给谢知意带街角那家蛋烘糕呢,去晚了就没有了。

秘书如释重负:“好的少爷。”

……

池家。

池老爷子听见大门响了,抬眼,就看见他那孙子七个不服八个不愿地走进来。

“您又哪儿不适了?”池临长腿一迈,很随意地在沙发上坐下。

池老爷子立刻横眉:“怎么、没病你就不能回家了?!眼看就要过年,你还记得你是池家的人吗!”

池临漫不经心地说:“我要不记得,这一个来月我忙什么呢?”

说起这个,池老爷子不免气短。池家虽然还是他坐镇,但毕竟他年事已高,根本熬不住。而池临的爹……不提也罢,所以孙子能顶住事、并且这次打败上官集团,他其实脸上非常有面。

圈内各家自然也有目共睹,上门表露联姻意思的比以前多出一倍,让池老爷子更加着急池临的人生大事。

他缓了缓脸色,喝了口茶,问:“听说你最近又去做身体检查了?以前的老毛病又犯了?”

池临摆摆手,没多说。他自己都不想坦诚面对他身体上莫名其妙的毛病,当然就更不想和别人提及。

体检报告只给谢知意看就够了。

池老爷子也知道他的性格,没有多问,而是话题一转:“听陈蓓蓓说,你从来不理她,还把她拉黑了?陈家现在已经另谋佳婿了,你知道你自己错过了什么吗?”

池临嗤笑一声:“错过了一个麻烦。”

“混账!”池老爷子是真的快被他气出病了,“你到底对陈蓓蓓哪里不满意?”

“硬要说的话,”池临看了他一眼,“她哪点都比不上我喜欢的人。”

池老爷子脸僵了。池临虽然性格不是东西,但也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他看什么都很挑、看人更是都像傻逼,这还是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喜欢”这两个字。

池老爷当即就有点上头,忍不住直接道:“你找一个网红,让别人怎么看我们池家!”

池临的脸色顿时臭了:“你说谁是网红呢?网红能把钢琴弹成大师级别,做菜能做御厨水准,还能各项运动都精通?”

池老爷子生生让他噎住了,他也是真没想到那个丫头这么不简单。

但池临这护犊一样的态度更让他不爽,忍不住嘲讽他:“你还不是见色起意、一时兴起!那丫头没了那张脸,你以为凭借年轻的那点冲动,你们能走多久?!”

“见色起意?”池临嗤笑一声。

或许吧。

或许从那年误闯乡下的第一眼开始,他就不太对劲。

或许是见色起意,但他绝非一时兴起。

池临懒得多谈,确定这老头身体没什么大毛病,就直接站了起来,“庆功宴就免了,联姻什么的你最好也别。”

池老爷子连忙道:“反了你了?!”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努力?”池临居高临下地看着老头,说,“我就是要话语权。”

说得出喜欢,也能做得到。

池老爷子是真的知道他翅膀硬了。看着人高马大的孙子转身往门口走,只能妥协: “如果你执意如此,初一可以带人回家看看——但是除夕那天不可以,这个分寸你要把握好!”

池临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你想多了,那我得请示她,看人家愿不愿意赏脸来。”

池老爷子气得眼前一花:“……你!”

他本来没病,这下也觉得自己真病了。

多跟池临说话他迟早要折寿!

……

对于过年,谢知意是完全无所谓的。

毕竟她在这里已经没有家人了。她过年的安排就是拍两支视频,完成新签的品牌方的推广。

还有一件事就是去给池临挑个礼物,感谢他这一段时间的照顾。

……和源源不断的黑化值,以及持续不断的可爱。

真的,给了她很多的好心情。

最近开始有美妆区、家电区的品牌r找上了谢知意。工作步入正轨,收入稳定增长,人气也不断提高。

粉丝真的还是蛮可爱的一个群体。因为互动频繁,他们对于谢知意的黏性也越来越强。并且谢知意的粉丝很少脱粉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就是他们发现,这个姐!什!么!都!会!

对于自己的各项技能,谢知意也没想藏——既然要营业,那就好好营业。

所以不发做菜视频的时候,偶尔会弹一段钢琴,或者打一打游戏。每次串区,都会有路人因为她的颜而停留,最终因为她的能力而戳关注。

于是粉丝数量哗哗地涨。

谢知意知道在这个行业,粉丝就是自己的衣食父母,所以一般都很宠粉。

热评里点赞最多的、想看她做的菜,谢知意过一阵就会出视频或者图教。在这种引导下,她的粉丝活动非常频繁。

【意意意意!想看更多的美貌!求出vlog!】

【啊啊啊啊1111,想看临意vlog呜呜呜我不怕虐狗!】

【三人血书求vlog!!求求你给孩子看看吧!!】

谢知意摸了摸下巴——vlog?

虽然不是不行,但现在这么忙,也没时间出去旅行啊。

她把这事告诉池临之后,池临唇角要笑不笑地翘了翘:“是想看我们俩的vlog吗?”

谢知意心虚地咳嗽了一声,“好像是吧,你可以吗?”

虽然她有点夹带私货,但谢知意莫名觉得池临不会拒绝。

“我当然——”池临也咳嗽一声,“我可以啊,最近不是很忙。”

谢知意顿时也高兴了,“那去哪儿呢?”

池临脑海里瞬间划过几个情侣打卡圣地,还有浪漫高层餐厅、烛光晚餐……

他越想越兴奋,正要开口提议,就听谢知意兴奋地说:“那要不去逛逛公园吧?”

池临呆滞:“……啊?”

谢知意担忧地问:“你不喜欢吗?”

池临立刻道:“可以!”

不管去哪,只要和她。

那就是约会啊!!约会!!!

……

谢知意非常行动派,当天就拉着池临冲了。

本以为过年前的公园会冷冷清清,但等他们两个人走进去的时候,发现还是有不少游客的。

这个公园藏在市中心,闹中取静,还有一大片湖水。

今天天气很好,谢知意和池临一前一后地走进来,看到不少老年人在锻炼身体,还不时有年轻人跑步着经过,一切都带着冬末的生机勃勃。

两人沿着湖慢慢地走,池临就扛着相机帮她记录生活。

河面结了厚厚的冰,谢知意心血来潮,蹲下来用小石头凿了凿冰面,发现湖面冻得很结实。

回过头,看到池临还举着相机,问:“累不累啊?”

池临从镜头后边露出笑着的半张脸:“不累啊。”

特别有意思。

从取景框里看她微红的鼻尖,看她笑着的侧脸,就很快乐。

谢知意站起来,拍了拍手,然后冲他一笑,继续往前走。

她的手甩来甩去的,池临跟在后边,一边看一边琢磨。

能不能牵手啊?之前都牵过手腕了。

现在能不能牵啊?

她上次都揉我脸了。应该能的吧?

太子爷表面酷炫狂霸拽,其实面对喜欢的人是个连牵手都要慎重思考十分钟的人。

等到他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建设,刚伸出手,忽然意识到周围人变多了。

远处有一个小亭子,聚集着更多人,仔细看似乎都是叔叔阿姨、大爷大妈。

池临看着他们,莫名有种不太对劲的感觉。

直到一群阿姨看到他,兴奋地一窝蜂冲上来,池临才发现真的大事不妙。

“小伙子这么帅也来相亲角啊?”

“姓什么叫什么呀?今年多大啦?父母在哪里工作?”

“想找什么样的啊?对身高模样有要求吗,阿姨的闺女特适合你……”

池临:“…………”

他们竟然,误闯进了公园的相亲角。

因为池临太过打眼,阿姨们又过于热情,以至于谢知意直接被挤到了外圈。

“小伙子怎么不说话呀?”

“是不是还没决定好?其实别看你条件好,找对象也要趁早!”

眼前这年轻人虽然看起来有些凶相,但模样绝佳,身高挺拔,绝对是这个公园相亲角有史以来最优质的小伙子,众叔叔阿姨都不想错过。

谢知意走到一旁,看着手忙脚乱、忍着脾气、试图挤出来去找他的池临,没忍住笑了起来。

池临崩溃道:“不是!我不是来相亲的!”

“小伙子别害羞呀!”“对呀对呀,为了爱情、不丢人!”

池临心急如焚地看了眼谢知意:“我那个、我不找对象,我有喜欢——”

“呀,小姑娘你多大啦?近期也有结婚打算?”

“在做什么工作呀?怎么长得和明星似的!我儿子也可帅了——”

不远处,谢知意也被一圈人围住,开始盘问。

池临:“!!!”

他顿时急眼了。

来不及说出“我有喜欢的人”,他只能说着“我不相亲”挤出了人群,然后同样破开围着谢知意的人们,一把牵住了她的手。

“我们走——”

池临拉着她跑了起来。

身后,是依然在为子女幸福、或是为了自己幸福在努力的人们。

谢知意莫名想笑。

人们都在为爱情奔走,来来往往,还不知定数。

而谢知意想,她的爱情就在眼前。

她想笑。

又想这样的日子能继续下去。

没有厮杀、没有逆风翻盘,但平淡顺遂。

于是谢知意扯了扯池临的手。

他们停下来,不知道跑到了公园的哪里,两个人都微喘。

池临回过头,看到阳光落在她脸上,通红的鼻尖,一双剔透的笑眼,那样盈盈地看着他。

这一刻,池临再次疯狂心动。

救命,她好好看。

……好想亲一口。

而谢知意低下头,看到他们交握的手。

是池临下意识的十指相扣。

她这一刻好像忽然间明白了。

明白了为什么以前的池临总是生气。因为她那时眼瞎喜欢上官琛。

也明白了为什么池临是设定里的反派。因为他从剧情线和感情线——都是男主的敌人。

更明白了为什么有时流速会忽然飙高——因为比物理接触更快的,是心意相通。

谢知意终于无师自通——哦,原来他也喜欢我。

于是一种雀跃从心底升起。

像是越过了冬的尾巴,春天在眼前渐次开放。

池临紧张地看着她,喉结上下滚动,像是在做什么决定。

谢知意想,互相喜欢的人为什么要收敛?

于是她拉住池临的手,在他紧张到爆炸的眼神中,突然凑了上来。

“啵。”

她笑着,一口亲在了他的脸上。

啵啵呀。 w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