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回九零她只想致富 > 19.不要太明显!

19.不要太明显!


  走了一段,向瑾就试探性地问她妈,“妈,曾爷爷的闺女嫁的很好么?我看他们家还有车,还有司机接送。”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国家还很穷,人民的工资和生活水平普遍都还很低下的年代,谁家要是有辆自行车就不错了,谁家要是有辆摩托车那就是更不错的了,谁家要是有辆小轿车那就是了不得的事了,绝对的非富即贵。
  而颜宸他们家绝对就是那样的人家。
  杨菊云就叹息地点了点头,“是啊,你明珠姑姑是嫁的很好,可是她命不要啊。”
  “嗯?怎么回事?”向瑾就是一怔,然后心里就暗戳戳地直接脑补了起来,难道说她也嫁了个人渣?
  杨菊云就跟她解释道,“好像是在颜宸上幼儿园之后哇,你明珠姑姑就去偏远的山村支教,然后在一次放学回住的地方的路上就遇到了山地塌方,然后把她还有另外两个老师都给埋了。
  后来村民们把他们扒拉刨出来的时候,几个人早已没了气息。”
  “啊?这样啊?”向瑾顿时就唏嘘不已。
  “是啊,听说颜宸他爸当时在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直接从六七米高的高台山上摔了下去,然后就摔伤了脊柱,好在不是很严重,但是后来好了之后他却已不能留在部队上了,然后就转业了。”
  “他爸还是个军人啦?”向瑾就又吃惊。
  杨菊云就点了点头,“不止他爸是个军人,他爷爷也是个军人,据说还是省城部队上一个不小的官儿呢。”
  原来不仅有钱还有权!
  向瑾就好奇了,“唉,你说颜宸他爸是省城的,颜宸他妈是个偏僻的山村旮旯里头的,他们怎么就在一起了呢,难道说他们是同学?”搞的校园恋?
  杨菊云就笑道,“那倒不是,你曾爷爷和颜宸他爷爷年轻时候是很要好的战友关系,而且两人还同住在一个军区大院里头,两家的孩子自然是相识的。
  后来在你明珠姑姑长到八九岁的时候,你曾爷爷就转业到了地方上然后做起了基层工作,而颜宸他爷爷却是继续留在了部队里头,但是两家人的关系却是一直没有断,而两家的孩子也一直保持着友好的书信往来。
  就这样渐渐地大了,两人就自然而然地通过书信谈起了恋爱,在你明珠姑姑考上师范大学又毕业了之后,两人也就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结了婚。”
  “哦,原来还是青梅竹马!”那这两人的关系还挺牢靠的,向瑾如是想着,不过,却也挺令人惋惜的。
  “妈以前都没见过颜宸么?”突然,她又问。
  杨菊云摇了摇头,“没见过,以前他来估计也就是到镇上,就是这两年,你曾爷爷身体检查出患有高血压高血脂这些病症之后,他们才从镇上搬乡下老家来住的。”
  “哦,这样?”向瑾点了点头,然后也就不再过问了。
  母女俩说说话话地走着走着就到了镇上的一家邮政储蓄银行,但是由于她们来的过早,此时街上的行人都还没有多少,人家都还没有开门,只是在银行门口竖立的告示牌上写着九点才营业。
  看着街上稀稀拉拉的行人,向瑾就直皱起了眉头,她们不会就真的要这样傻不愣登地杵在这里干等着吧,那哪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向瑾是个时间观念比较强的人,此时她便心想着,等她有钱了,她首先就得买一块手表,哪怕是一筷电池手表也好,那样她才好掌握时间状态,进而好安排她所要做的事情。
  于是,她便对着她妈道,“妈,镇上也不止这一家银行,要不我们去别家看看?说不定别家比这开门的早呢?咱们在这干等着也不是个办法,浪费时间不是?”
  他们乡上都有个农业银行,还有个信用社,她不信这么大个镇就没有别的银行了?
  杨菊云就皱起了眉头,“那上面倒是还有一家农业银行的,但是却还要走很远。”
  “有多远?”
  “大概要走十几分钟的样子。”
  向瑾就朝天翻了一个大白眼,“走十几分钟而已?总比在这里干站着一两个小时强吧?”
  杨菊云就有些犹豫起来,“可是听说那上面小偷多,好多人都在那里丢过钱。”
  “这样?”这扒手这东西在哪都是遭人厌,同时也遭人忌惮,因为你在不知不觉中就被他们给洗劫了。
  向瑾的神色也凝重起来,她之前还以为是她妈死脑筋呢。
  “是,那上头是主街,所以平时活动的人都比较多,这人来人往的,嘈杂的很,那扒手是最容易得手的了。”
  然后向瑾就想建议她妈要不她们先去了解下那些建材的价格,但是看到她那一副怀揣着“巨款”小心警惕,好像看谁都是要抢她钱的样子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唉,算了!
  还是就陪着她在这里安安静静地等着吧。
  她将头凑到她耳边,然后悄声跟她道,“妈,你别这样,放松点,放松点,你这样一副高度紧张的样子,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告诉那些过路的行人,我这里有钱,有很多很多的钱,然后他们不注意你就冲你那表情都把你给盯上了。
  你得放松,放松,就跟个没事人一样,让人家觉得,我们站在银行门口说不定就是来贷款的。”
  杨菊云就一脸惊疑地望着她,“我表现的很明显吗?”
  向瑾就点了点头,“不要太明显!”
  “我,我,我从来身上没有带过这么多钱过,我紧张,我怕,我怕我弄掉了,”杨菊云几乎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一双手死死地揪着自己的衣摆不放。
  向瑾能理解,乡下妇人,又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要不是这次卖粮食,卖猪,卖鸡鸭鹅,一次性掌握那么多钱,可能平时最多也就是上几头肥猪摸过几百块钱,那就是顶天了。
  更何况,她们还从老向家抠了三千块钱出来。
  那在她的眼里不就是一笔她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巨款么?
  她握上她的手,轻声安慰道,“妈,别怕,别紧张,有我呢,我在你身边。”
  杨菊云就点了点头,然后就问她,“向瑾,你怎么就不紧张,不怕啊?”要知道这可是她们全家的命根子啊,她们家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是全都要指着它的。
  向瑾就一扬眉,“因为我心态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