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回九零她只想致富 > 427.找死!

427.找死!


  在车上,向瑾就对着她爸妈道,“我发现我这个人就是个招财的体质呢,走哪儿哪儿见财。
  莫奶奶和曾爷爷给我封了六百的红包,明翰叔和肖阿姨给我封了六百的红包,廖婶子也给我封了六百的红包,我好像打从大年初一开始,这收红包就没有停歇过。”
  她爸妈都就呵呵地笑着,然后她妈就打趣道,“是不是收钱收的手都在发酸了?”
  向瑾就道,“那倒还没有,就是吧,这个身上的现金多了也是抽,唉妈,之前我放你那里的钱是五千四是吧?”
  她妈就点头道,“没错,五千四,怎么了,是有需要么?妈妈拿给你!”说完她就拿起自己的手提包拉开拉链。
  向瑾就道,“不是,我给你再拿六百吧,凑个六千整,到时候你去帮我在银行里租个保险箱,租期尽量长点儿,三五年都可以,到时候帮我把这个青铜小物件儿,还有我那里的几个银元铜元,加上上次那服装店老板送给我的那只小金蟾一并存到那银行里面去。”
  “行!”她妈应着,然后就又问,“那你还要兑换那些各年份的纸币么?”
  向瑾道,“兑换啊!干嘛不兑换,反正我这些钱闲着也是闲着,暂时也用不着,我就做当于投资好了。
  哦,不过,这个纸币你得另外帮我租借一个保险箱,不要同我那些金银物件儿存放在到一起,因为这纸币可能随时都会增加。
  我那个青铜器物件儿你们在存放的时候可都要给我包裹好啊,不要到时候一个强地震什么的在柜子里给我碰撞坏了,那将来在售卖的时候可是要损毁价钱的。”
  “好,知道了!”她妈再次地笑应着。
  他爸一边开着车就一边纳闷儿着,“唉,你说你小小年纪的咋个就认得那个物件儿是个青铜器,而且还很值钱?居然几块十几块钱就从人家的手里买来了!”
  向瑾就好不谦虚地道,“那自然是因为你家闺女我聪明呗!”
  她爸妈顿时又都哈哈地笑了起来。
  向瑾就道,“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我有从历史书上学到过的啊,我觉得它可能是青铜器,而且还十有八九的是一个老古件儿。
  首先,我是从它那造型奇特上来判定的,它的缸口都铸灶有那种简易的龙,按照我们现在人的眼光来看龙不是那个样子的,都是很威风很饱满的形象的。
  其次,就是它上面有一层厚厚的铜绿,要形成这种绿色,那可不是一年两年,几年十年就能成的,那定是会在地底下埋藏至少千百年以上,经过各种的氧化化学反应之后才能成行的。
  而且像我们这种偏僻的农村,又不是像那种大城市里的文物贩子,还能给你来个作假,我们这里的这些物件儿那一般都是通过抽破烂儿的收去走了。
  在农村很多人都不识货的,他们经常把这种生了绿霉的东西当做是那物件儿废烂了,所以很便宜的就将其当做废铜烂铁地给卖掉了。”
  她妈就笑问道,“你是怎么从人家的手里把这个东西忽悠到自己的手里的?”
  向瑾就道,“这个啊?咋说呢?还真的有赖于那卖废品的人不识货,那收废品的人也不识货!
  我那天也是好运气,湾头来了个收废品的,向澜之前在外面捡了一大堆的瓶瓶罐罐,还有那些废弃的塑料薄膜回来。
  那天她就拿出来卖,然后我就看到那人的背篼里放着这么一个东西,当时天道也挺大的,那人身上也是汗流浃背的。
  然后我就忽悠他,说那个东西倒有点儿像个废弃的香炉子,正好我们最近家里不安生,向澜她妈在寺庙里拿回来一张菩萨的画像在拜佛,家里正好缺个插香的炉子。
  我就问他卖不卖,那人就有些犹豫,我顿时就觉得应该有戏,于是就劝说他天道这么大,他再背着这么重个东西到时候会更热,更难受的,我也不占他便宜,他买成多少钱,我原价付他多少钱。
  那人最后想了想觉得我说的话有道理,于是也就同意卖给我了。”
  她爸妈又就呵呵地笑了起来,然后她妈就扭过头来笑睨着她道,“鬼丫头!那人要是知道他竟然将这么贵重的一个东西就以这么便宜的价格卖给你了,肯定会后悔死!”
  向瑾就道,“我们钱货两讫的,后悔也没办法,那就算是他找来了不干了,那我也可以说那东西后来丢在墙根下,早不知道弄哪儿去了,或许后来别的什么收废品的人捡去也不一定。
  再说都这么几年了,那人也没来找我退回去,那想必人家早就不记得这件事了,亦或者就算是他后来知道了这个是个古董物件儿他可能也会觉得这个东西与他无缘。
  唉,你们拿回去可得帮我保管好啊,同时也要保密,若是将来我生意上出现了意外和遭受了重创,那这个可就是我翻盘和东山再起的凭仗和依靠!”
  “好,知道了!”她爸妈随即就又应着。
  向瑾就叹息了一声,“唉,就是可惜了,这种机会是可遇不可求,像农村很多人家都有这种祖传的物件儿,但是很多人都由于不识货,把它们都给以白菜的价格当破烂儿的给卖掉了。”
  她爸就笑道,“你还想的挺远的?”
  向瑾就道,“那可不?走一步不说看十步,那至少也得要看两步,啥子好坏的情况都要预料一下的,不然到时候有个啥子突发事况那可就整的措手不及了。”
  “好,就凭你这话,妈妈也一定给你将这些东西都收藏好!”她妈跟着就道。
  车停稳,一家三口从车上下来,然后向瑾就看到她的爷爷奶奶带着个他们平时买菜的那个拖车篮子从校门口的警卫室里走了出来,同出来的还有那个看守校门的大叔。
  “哎哟,向瑾同学,你们可算是回来了,你爷爷奶奶已经来这儿等了你们很久了,”那大叔看着他们就笑道。
  向瑾他们一家三口就看向她的爷爷奶奶,向瑾她爸就道,“在家里等着不就得了,干嘛还来这儿等?这得多冷啊?”
  向瑾奶奶就道,“没事儿,不冷,你们不是赶回去还有事么?从校门口到宿舍,这来来回的,加上搬东西的时间,那至少也要三四十分钟呢。
  我们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在家待着也是待,出来待也是待,就索性到这儿来等你们了,我们来这儿也没多长时间,大概也就半个小时的样子。
  再者小高人好,让我们到里面去坐着等,他那屋子里生着火炉,暖和着呢,哪冷了?”
  向瑾他爸妈就一脸感激地朝那门卫大叔看了过去,然后她爸就道,“谢谢你啊!”
  那门卫大叔就有些不好意思地挥了挥手,“嗨,没事儿!你们的车要不要开进校园里来,我给你们把大门打开,这样你们搬东西的话也方便些?”
  向瑾她奶奶就道,“那方便吗?”
  那门卫大叔就道,“方便,有啥不方便的?现在还没正式开校,车是准许进入的,而且向瑾他们高三年级的学生也还没有来到几个,不受影响的。”
  “哦,那就麻烦你了!”向瑾她奶奶就点了点头。
  “唉,不麻烦,不麻烦!”那门卫大叔就过去开大门。
  向瑾他们一家就朝轿车走去,然后向瑾她妈就从车里面找了一个塑料袋儿,就从那些蔬菜袋子里捡了一些蔬菜出来然后让向瑾给那门卫大叔拿去过以示感谢。
  向瑾依言照办。
  “高大叔,这是我们从老家带的一点新鲜蔬菜,你拿点去尝尝。”
  那门卫大叔看到递到自己面前的东西,他先是一怔,随即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哎哟,这怎么使得?”
  向瑾就道,“没事儿,拿着吧,就是量不多,希望你别介意啊?!”
  “没有,没有,哎呀,感谢,感谢!”那门卫大叔伸手接过,并一脸感激地就道。
  向瑾转身回到车上,然后他们家的车就驶入了校门,向那一排教师宿舍楼而去。
  因为车上的东西有点儿多,向瑾她爷爷奶奶们带来的那个菜篮子都没有装完,她爸妈就说直接帮他们将东西送上楼,她奶奶就道,“唉,你们不是说你们下午回去还要参加一个晚上的啥子聚餐活动的么?”
  向瑾她爸就道,“也就是一个部门同事家的请客聚餐,不是啥子重要的活动,能赶上就赶,不能赶上就算了,并不非得一定要出席。”
  “哦,这样,行,那就不着急,”说着向瑾她奶奶就将手里最重的一个袋子递给了向瑾她爸。
  向瑾她爸接过,然后就随着向瑾她爷爷先行上楼了,而向瑾她们娘仨就在后面整理车上剩下的那些东西。
  她妈就问,“哪个腌鱼还要不要再拿点上去?”
  向瑾就道,“不用了吧,已经拿了十条了呢,我看我爸也挺喜欢吃这个鱼的,你们到时候给我姑五条,剩下的都就留着自己吃吧,要是觉着有那关系好的,也可以当个小礼物给别人分一条嘛。”
  她妈就点了点头,“行!那妈妈听你的!”
  “这鸡鸭,还有这一篮子的蛋,又是谁拿的?”她奶奶就突然地问。
  向瑾就道,“我外公外婆们拿的。”
  向瑾她妈就道,“她外公外婆们,一家子人都热情的不得了,临走的时候给我们拿了不少的东西,呐,这,这,这些都是,搞的我跟她爸老不好意思了。”
  向瑾她奶奶就道,“她外公外婆们都是那种心地善良的实诚人,不过这回倒真是把他们给破费了。”
  “嗯,就是呢!”向瑾她妈就又点了点头。
  “奶奶,这两样面粉到时候混合,可以制作成水晶饺和水晶包来吃,妈,你们到时候也带点儿回去呗?”
  她妈就道,“我不会做啊?”
  向瑾就道,“我告诉你怎么做,”跟着她就开始吧啦吧啦地给她妈讲解这个水晶面皮儿的制作过程来。
  她妈跟她奶奶都就在一旁认真地听着,然后时不时地还插上两句话。
  一会儿之后,向瑾她爷爷和她爸又就下楼来了,他爷爷就拿着那把菜刀将那根大冬瓜切了四分之一下来,然后向瑾她奶奶就对着她妈妈吩咐道,“这冬瓜不易久放,你们拿回去之后就给大院儿的那几家都一家切一块儿。”
  “唉,我知道!”向瑾她妈应着。
  向瑾就道,“少给他们切点儿,别切太多了,”看着她妈和她奶奶的都就一脸不解地看着她,向瑾就跟他们解释道,“你们别误会,我这绝对不是吝啬,而是这个冬瓜有它用。
  明天就初六了,想必城里的一些餐馆也就要开业了,我个上回跟我说他想得向市里的一些餐馆推销火锅底料,到时候他可以带上一些蔬菜和肉食品食材以及火锅底料到人家的店里面去当面做出来让人家品尝。
  这样更直观更形象更有说服力,这样比他拿着一堆的火锅底料干巴巴地找人推荐更有说服力和更能给人家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同时也能让人家清楚的看到开火锅店的美好前景不是?
  咱们先不说他推销这个火锅底料赚不赚钱吧,能赚到多少钱,就说这也是对他才能方面的一次展示与锻炼不是?”
  她奶奶一听,马上就改口了,“那就还是别分了。”
  向瑾她爸和她爷爷顿时就呵呵地笑了起来,为她这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弯!
  向瑾她奶奶就道,“那是嘛,外人与我大孙子比起来,那我肯定是站在我大孙子这边的!”
  向瑾和她妈就分装青菜,向瑾她奶奶就一挥手,“这个就不分了,都带回去吧,我们楼上阳台上有。”
  向瑾就讶异了,“还存活着呢?”他们回去市区了几天,都没人管它们,这么冷的天气竟然都还活着?
  她奶奶就点了点头,“活着,活着,长的可老好了,尤其是那豌豆尖儿跟那红薯尖儿,还有那个生菜,青悠悠的,咱们一家三口,搭着其他的菜吃个三四天不成问题,昨天我跟你爷爷又把一些盆里的土翻了翻,又种了一些青菜下去。”
  向瑾就点了点头,“那行吧,那你们就都带回去吧,这个土鸡蛋你们等下也带点回去吧?还有那个鸡和鸭,你们也挑一只带回去吧?”
  向瑾她妈就道,“不用,这些都留着,你跟你爷爷奶奶们吃,上回你廖婶子带的那一篮子鸡鸭蛋可都是直接拿回市里了,而且也还没有吃到多少,家里还多着呢,这鸡鸭是你外公外婆们给你拿的,你可不能辜负了他们的一片心意,再说我们家里的冰箱里还有很多的鲜肉食材呢。”
  向瑾就点了点头,“那好吧!”
  向瑾她爸又帮着她爷爷奶奶将东西拿上楼去了之后这才和她妈又驱车回去,然而她奶奶却问,“你们要不要在这里把午饭吃了再回?”
  向瑾她爸妈就摆手,“不用,不用,才刚从她廖婶子家吃了早餐才走的,这才一个多小时两个小时还不到,哪还能吃的下午饭啊?”
  “行吧,那你们就回去吧,不过路上开慢点哈,到家了打个电话,”向瑾她奶奶跟着也就挥了挥手。
  “唉,好,”向瑾她爸妈应着,然后向瑾她妈道,“那爸,妈,小瑾,我们就走了啊?!”
  “走吧,走吧,路上慢点儿,回去了把那辣鱼给晾起,”向瑾她爷奶就又朝他们挥了挥手,跟着她爸妈就上了车,然后车就慢慢地朝校大门口走去。
  “走吧,我们也回去了,”向瑾她奶奶就道。
  向瑾就点了点头,然后一家三口就上楼,上到楼上之后,向瑾她爷爷奶奶就分装那些蔬菜放进冰箱里,而向瑾则是直接就坐到客厅茶几旁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喝。
  “爷爷,奶奶,那鸡和鸭没坏吧?从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它们一直都是放在车上的,”向瑾喝了一口水就朝她爷爷奶奶喊。
  她爷爷奶奶就拿起那鸡鸭闻了闻,“没坏,还好着呢!”
  “哦,好!”
  向瑾她奶奶就对着她爷爷道,“这两只鸡和鸭都太大了,咱们三个人一顿饭也吃不完,你拿去厨房里分解一下子。”
  “行!”
  向瑾她爷爷拿着鸡鸭进厨房里了,向瑾她奶奶就问她,“小瑾,你中午饭等会儿想吃啥呀?告诉奶奶,我们等会儿给你做?”
  向瑾就道,“中午饭呀?我这会儿都还没饿呢,廖婶子早上给我们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十好几道,几乎全是肉。
  而且你们也都知道,廖婶子那个人特豪爽,那做的饭菜也是壕横的不得了,那肉啊都是大片大片的,大块大块的。
  本来我自己就吃了一些,后来廖婶子就一个劲地又往我碗里夹了一些,我今天算是吃撑了,所以我到现在都还是饱着的呢,所以要不爷爷奶奶你们等会儿就先做你们自己的吧,我到时候要是饿了我就自己随便弄点吃的?”
  她奶奶就呵呵地笑着,“你廖婶子是那样的人,行,那我等会儿就跟你爷爷就随便的弄点儿吃的,晚上我们再做点好吃的。”
  向瑾就道,“别啊,你们想吃什么就随便做,咱们家有那么多的食材不吃来干嘛?”
  她奶奶就道,“最近天天都是大鱼大肉的,我跟你爷爷都有点腻,这两天我们就想吃点清淡的,解解油!”
  向瑾就点了点头,然后她奶奶就问,“哦,对了,你们晚上要上晚自习不?”
  向瑾就道,“今天不用,明天会上早自习。”
  “哦,好!奶奶知道了!”
  向瑾想了想,最后还是摸出了自己的传呼机给颜宸发了一个信息过去,很快她的传呼机上又收到了一条信息,就这样她已经回到学校里的事情就告知了他们,而他们也便不用担心了。
  同样的,就在第二天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向瑾在回家吃饭的路上也收到了颜宸发她的一条信息,她便也知道了他们也已经顺利地回到了省城里。
  但是回家后,从她爷爷奶奶那伤心难过的神情中她却得知了另外一件十分震惊和意外的事情,那就是杨薇薇死了。
  “怎么回事啊?!什么时候的事?!”向瑾就很是吃惊。
  她奶奶抹着眼泪道,“昨天晚上半夜时候的事,我都是你外公他们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打电话来跟我们说的,后来我跟你爷爷也给你爸妈他们打了电话,这会儿你姑姑带着他们赶了过去。”
  “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啊?!好好的,她怎么就突然地死了呢?”向瑾就又追问道,虽然她的确是很不喜欢杨薇薇这个人,但也仅是讨厌,不想看到她而已,但乍一听到她突然地就死了,她还是有些不大敢置信的。
  她奶奶就道,“听说她跟她大伯家的那个闺女发生了口角,然后一气之下就拿起人家搁在餐桌上的一把剪刀就要去扎那个闺女。
  那个闺女看到之后哪能就那么地乖乖站在那里等她来扎,自然是要反抗的,然后两个人就扭作了一团,然后在争夺拉扯的过程中那把剪刀就那么不小心地直接扎进了薇薇的身体里。
  送去镇上的医院,镇上的医院说医治不了她,让他们转送县医院,后来好不容易送到县医院,但是她那个血却一直止不了,医生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都无效,最后在半夜两点多的时候就去了。
  今天上午他们又把她弄回去了,后来你外婆外公,还有你舅舅舅妈们觉得还是应该通知你爸妈他们一下。
  但是又没得我们家里的电话,你那个表弟说他有你学校的电话,但是他们又怕耽搁你学习,所以他们就把电话打给我们了,我跟你爷爷去接的,然后让我们转告你爸妈他们一下。”
  向瑾听后就直觉无语的不行,杨薇薇她这是在自己找死呢?就她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身子能跟向珍那个壮的跟头牛似的的身子相比么?她那拿把剪刀去扎人家,那不是找死是干什么?
  向瑾顿时对她也就没了同情,然后指着自己的头脑就道,“我是真的发现她这里有问题,这也太偏激了,一言不合就拿刀子扎人。
  爷爷奶奶,你们也别觉得我这个人冷心冷情说话不中听和没有同情心,我是真心看不上你们那个养孙女,她简直就是个病得无可救药的偏激狂!
  我对她那个身体上的生病并无半点的歧视与看不起,甚至还觉得她有些可怜,先天性地就带有那种病,我看不上眼的是她那个人的言行举止,和她那颗病态心跟脑子!
  老实说打一开始的时候,她回去她亲妈那里,她亲妈对她是真的挺不错的,啥子都样样地依照着她的喜好来,把她照顾的无微不至。
  她喜欢我那个房间,她亲妈都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直接地把我的房间交给她住了,后来她想得要我的书,她亲妈又不过问我的意思也直接地就让她拿去走,她亲妈天天地变着法子给她煮好吃的,也给她买新衣服,后来还专门地给她买了一台空调放在屋里。
  但她迷恋城里的生活,在外人面前把她的亲妈嫌弃的不要不要的,其实她迷恋城里的生活,不习惯乡下的生活大家也能理解。
  毕竟她从小就是在城里生活长大的嘛,但是你却不能一边享受着你亲妈对你的付出一边却又对她嫌弃着。
  她亲妈本就不是个心眼儿多大的人,又加上她从小本就没有在自己身边长大娘母俩之间本就没有多深厚的感情,本就在还属于那种感情培养的阶段之中。
  然后突然听到她那么地嫌弃自己,然后又考虑到她的那个身体,她那个亲妈本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然后也就对她开始嫌弃了。
  所以她最后落得这般的结果,还真怨不得谁,一切只能说怨她自己。”
  她爷爷奶奶就点了点头,她奶奶就道,“是,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她毕竟是我们从小看着养大的,这会儿听到她竟然落到这个结果,我们心里还是很难过的,”说着她奶奶的眼泪又就滚了出来。
  向瑾就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就将她面上的泪水拭去了,“我知道,我能理解!但是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地来劝慰你们,你们心里面难过,想哭就哭吧,哭过之后或许心里面就会好受一些。”
  “小瑾,你别管我们,快去吃饭吧,你等会儿还要上晚自习,也让我跟你奶奶单独待会儿,”她爷爷突然就说话了。
  “哦,好!”向瑾就起身,然后就自己去弄饭吃了,老实说除了刚开始听到杨薇薇的死讯之后有那么一瞬间的震惊之外,后面就纯粹地没有多少的感觉了,尤其是在听说她那打鹰不成反被鹰啄的死因之后。
  明知那做法不对,也明知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却还是要去挑衅人家招惹人家,那不是在找挨揍,找死是啥?所以这种行为,她对她同情不起来,也可怜不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