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亮剑之从永不磨灭的番号开始 > 第五十九章 夺命散

第五十九章 夺命散


  第二天一大早,老先生主动找来:“周小子,总部的人告诉我,说你要制作毒药?”

  “老爷子,这次小鬼子来势汹汹的扫荡咱们根据地,虽然我们386旅有把握打赢小鬼子,可是最后伤亡也小不了,我这不是想在小鬼子食物上动点手脚吗?”周维汉解释道。

  老先生直勾勾的看着周维汉说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一肚子坏水”

  “我已经好多年不开杀戒了,不过现在我看明白了,小鬼子不是人,是他娘的畜生。”老先生义愤填膺的说道。

  “你想怎么下毒,这点很重要。”老先生问道。

  “小鬼子平时喜欢吃大米做的饭团,我打算把毒药掺在大米了。小鬼子的独立第四混成旅团明天就到武义了,按照他们日常携带的补给,毒药五六天就得制作完成。”周维汉交待道。

  “不妥,先不说大批量的毒药的原材料不好收集,一般的毒药是粉状的,你掺在大米里还不都沉在底部,容易被发现不说,药效也不好。”老先生抚了抚自己的胡须,沉思道。

  “老爷子,只要能起到作用就行,要想有让小鬼子短时间丧命,我也知道没那么容易,另外我还让人去搜集泻药、砒霜,只要能对人体产生副作用的都行。”

  “这样就好办了,我给你开个方子,你让人按照这上面的药材去找,到时候我给你配点夺命散。”

  “董江,把卫生队的两位郎中请来。”周维汉喊道。

  新二团的卫生队有一名军医和两位郎中,外加十几名卫生员。

  军医就是在柳堡据点俘虏的那名小鬼子军医,武田一郎,后来加入了新二团,现在叫武田。

  “两位先生,我需要你们帮我收集方子上的药材,这件事不要让武田医生知道。”周维汉递过药方子说道。

  “团长,这药方子上可都是有毒性的药材,这.....”

  “对啊,团长,附子、麻黄、山豆根、马钱子、曼佗罗,这些药材用量不妥或者操作不当是要死人的”一位郎中担心的说道。

  “这到时候都给小鬼子用上,越多越好,这是千万别让武田医生知道,听没白了吗?”周维汉再次嘱咐道。

  “是,团长,你就放心吧”两位郎中一听毒药是给小鬼子用上的,顿时就提起了精神。

  “董江,派人保护两位先生。”

  众人走后,老先生对周维汉说道:“这夺命散的药效不比洋人的氰化钾差,指甲盖丁点掺在一碗水里就能让人短时间毙命,关键无色无味。”

  “到时候你们可以掺在水里,把大米在水中浸泡至少三小时,这样药效虽然会差些,不过肯定比直接掺在大米里强。”

  第二天,武义小鬼子驻军司令部。

  “长官,独立第四混成旅团发来电报,说是已经在永平下车,正在向武义前进。”小鬼子电报员汇报道。

  “我知道了,你可以下去了。”寺内勇头也不抬得说道。

  寺内勇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喂,周君?我是寺内勇。”

  “寺内君,有什么事吗?”

  “独立第四混成旅团已经在永平下车,晚上就会达到武义,预计明天就会对根据地发起进攻。”寺内勇汇报道。

  随后挂断电话的寺内勇自言自语道:“帝国不少人都这样,筱冢将军不也没少收我的东西吗?也不差我这一个,我只是想让家里以后的日子更好一点。”

  新二团这边,周维汉命令通信员:“去,给旅部和九纵发电,就说小鬼子今天会到武义,明天就会分头出击扫荡根据地。”

  “老周,小鬼子来的挺快啊,也不知道旅部做好准备了吗?”赵刚听到消息担心的说道。

  “你放心,旅长是谁啊?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主。”

  傍晚,武义城外,寺内勇亲自带着渡边在城外迎接独立第四混成旅团的到来。

  远远的,几名小鬼子军官骑马走在前面,其中一人领章上一颗金星,正是旅团长河村熏:“呦西,我记得寺内勇是第四师团出来的,没想到在他的治理下,防区内治安这么好,一路上都没有碰见敌人来骚扰。”

  “旅团长,我部所到之处,敌人跑还来不及呢,哪敢来送死”一旁的坂田信哲拍马屁道。

  “小商贩,你应该向你兄长多多学习,不要整天东搞西搞的,你们大阪人那一套不要在我面前出现,你滴明白?”河村熏毫不客气的直呼其参谋长寺内仁小商贩。

  “哈哈哈”周围几名小鬼子军官大笑不止。

  寺内仁气的脸色铁青,却不敢有丝毫抱怨,由此可见独立第四混成旅团内部的关系。

  这种军事主官和参谋长关系不和谐的事情很常见,按理说参谋长代表日本天皇,属于参谋本部直接任命,平时对部队传达上级指令,按理说地位应该不低,但是小鬼子天生骨子里就以下犯上。

  这错就错在,好多事由参谋长决定,办好了功劳人家拿头筹,办不好军事主官背锅,切腹自尽的不在少数。

  小鬼子不仅对对手狠,对自己人也尽下狠手。

  平日里,寺内仁嫌河村熏有勇无谋,不把参谋本部放在眼里。

  河村熏嫌寺内仁胆小如鼠,嘲笑他是大阪的小商贩出身,一直被河村熏这个狂妄的武夫嘲笑,连带着手底下的各个大队长也不买他的账。

  “河村将军远道而来辛苦了,我已经在城里准备好酒席,请进城享用吧。”寺内勇脸上带着笑意客气的说道。

  “八嘎,大战在即,我要和我的士兵在一起,寺内勇,你派人直接领我们去营地。”河村熏连马都没下,毫不客气的说道。

  寺内勇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对着渡边说道:“渡边,带着将军去营地。”

  “嗨”

  “小商贩,今天我破例让你和你兄长团聚。”说着头也不回的驾马率军进城。

  寺内勇平时最听不惯别人说他小商贩了,拳头捏的紧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进城的河村熏。

  “哥哥,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他就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寺内仁劝说道。

  “他不会有机会了,我一定要让他好看。”寺内勇这回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跟周维汉合作到底了。

  寺内勇和寺内仁跪坐在酒桌旁,“哥哥,这样做会不会有隐患。”

  “打着运输补给名头袭击坂田联队的是八路军,就算是失败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皇军一向是不留俘虏的,我只是办事不利,被八路军钻了空子,而你呢,可以借口装病躲过这件事。”寺内勇阴恻恻的说道。

  “假若成功了,坂田联队全军覆没,那就更没人知道我们通敌了,相反河村熏是军事主官,负主要责任,最次也是解职,送交军事法庭,你要是告他一状,他就只有切腹自尽的下场了。”

  “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