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五章 张氏死了

第五章 张氏死了


  “沈郎中,快来看看,”刘美娥大声的喊着。沈郎中把了把脉,半晌后,对刘美娥说“熬不了多久了,看着办后事吧”话音一落“娘,娘,你别走,你别走,你走了小云咋办呀,娘………”那悲伤的呼喊,让在场的人都流下了眼泪。

  张氏还是没熬过去,在午夜刚过就走了,刘美娥花钱买了副棺材给葬了,李玉云受不了打击,病了一个多月才好,从此杨晴身后就有一个李玉云跟着,刘美娥也没当李玉云是外人,就当多出个女儿养着。

  到了第二年年底,刘美娥的契约到期了,她领了工钱,没回扬州老家,带着杨晴跟李玉云去了京城西城区的鱼水巷用二十两银子买了间带院子小瓦房,这娘三个就算是在京城安家了。

  至于生计,还是在绣庄拿绣活,因刘美娥的绣活好,庄头又看她人不错,就同意她拿活在家做,一般银钱多的活都给刘美娥做,这娘三个的日子还算是过得去。

  就这样日子一晃眼就到了杨晴十五岁那年,有媒婆上门了,求亲的是西城区柳条巷的,名字叫郁烨轩,年龄二十,长得眉清目秀,是个白身,家境中等,家里只有个娘,没什么营生,只是在京郊有四十亩地出租,就靠这租金过日子。

  刘美娥看着他家人少,没什么拉扯事,条件也还过得去,最主要的是,这郁烨轩在这西城区是挺有名的好人,不论是东家写个信,还是西家写个状纸啥的都不收钱,大家都喜欢他。

  在年底刘美娥就让杨晴嫁过去了,不过没让李玉云陪嫁过去,而是第二年开春把李玉云嫁给了在她家门口逃荒要饭饿晕的王凯,到了五月份,杨晴跟李玉云先后怀上了,这可把刘美娥给高兴坏了,成天的都是一脸的笑。

  第二年我俩出生了,我大你三天,我的小名叫花儿,大名叫王彩凤,你的小名叫梅子,大名郁清霜,在我俩半岁的时候,有一天,杨臻的夫人孙氏找到家里来了,原来杨臻升官了,到京城来做京官了,孙夫人怕人知道刘美娥是杨臻的元配,要刘美娥自请下堂,要不然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谈崩了后,刘美娥越想越心慌,她找杨晴跟郁烨轩商量,还没商量出结果,就听王凯的朋友告诉王凯,说有人出钱让灭了他家,那个朋友在逃荒时王凯救过他,所以他冒死给王凯送了口信,让他赶紧逃命去。

  第二天一早刘美娥一家子就逃出了京城,不过还是慢了,让那群人在京郊给撵上了,刘美娥在那群人来之前在一处转弯处就让李玉云抱着两个小孩子下车跳到路边的一深沟里,说是没事了就来接她。

  可是李玉云左等右等的也没见来接她,眼见天都快黑了,李玉云带着孩子爬出深沟,一上官道就听到有人在说前面两里地杀人了。

  等她赶到的时候,看到两家的人全死了,李玉云坐地上嚎啕大哭,有附近的村民劝她早点儿让亲人入土为安,别让尸身在外过夜,这样对死者不好。

  李玉云忍住悲痛,在村民的帮助下,李玉云买了五口棺材,选了块地,葬了刘美娥她们。李玉云怕孙氏斩草除根,连夜出逃了。

  “哦,那我们是怎么到这村子里的?这是李姨的老家吗?”悠悠边问边想,如果是李玉云的老家,那孙氏迟早会找到这儿的,得想办法离开。

  “没,这不是我娘的老家”花儿挪了挪身子,靠悠悠又近了些,也许是衣服还没干,又下雨又吹风的,花儿感觉挨着悠悠既暖和又安全。

  花儿想了想,慢慢的说道:“当初李玉云把所有的钱都用在了埋葬刘美娥她们了,所以她只好带着两个小孩子边逃命,边乞讨,风餐露宿的”

  “没多久梅子就病了,李玉云身上没钱,求了几家医馆,别人看没钱就都给轰出来了,李玉云急得抱着梅子在街上大哭,周围围了不少人,知道情况后,好多人都摇头,他们也不是有钱人,帮不了李玉云,”

  “这时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看李玉云哭得可怜,就告诉她,离城里三十里地有个紫霞庵,那里的主持会看病,你去看看,也许有缘能看好这孩子的病,李玉云听到这话后,好象看到了希望,擦干眼泪,背上孩子,就朝紫霞庵的方向去了。”

  “到了紫霞庵找到了老尼姑主持,在李玉云再三的哀求下,老尼姑才同意给梅子治病,李玉云是个勤快人,她看老尼姑愿意治病,她又没什么能报答她的,就主动包下了庵里的杂活。”

  “这紫霞庵因离城里远,香火不怎么旺,所以连主持在内也只有四个尼姑,到了会期就忙不过来了,自从李玉云来了后,庵里的洒扫,厨房的杂活,菜地里的农活都让她包了,尼姑们也就轻松了不少,大家都挺喜欢李玉云”

  “等梅子的病治好了后,主持看她带着两个孩子,又没去处,再说庵里的杂活又要人干,就留下李玉云在庵里住下了,这一住就住了三年”

  “有一天,一大户人家来庵里上香求子嗣,那家的老夫人在主持的院里看到了梅子跟花儿,她看了梅子老半天,就出口问主持这是谁家的孩子,主持当初听李玉云说她男人死了,她是受不了婆家的虐待,带着孩子逃出来的,主持又看到那老夫人的神态不对,就说这两个孩子是山下村子里帮工的孩子,还反问老夫人怎么了,那老夫人摇头说没什么就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