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十二章 玉簪子

第十二章 玉簪子


  花儿看着悠悠开始收拾了,也加快了速度,一眨眼就打包好了,背上包袱就走到竹伐边,正要把竹纤绳往肩膀上套,“二妞快点儿,咱们得在天黑前走出大山”,悠悠说着已经走出窑洞。

  花儿感觉不对劲,“梅子,咱们不带着他吗?”花儿放下纤绳快步跑到悠悠身边,拉着悠悠的衣袖“咱们不带着他走,那他怎么办,他还有伤呢!”二妞在悠悠身后走也不是,停也不是,她也想着如果不带着那少年,那他咋办。

  “你们如果不想走,那就在这儿吧”悠悠甩开花儿的手,向前走着,可是没走几步,她又转身往窑洞走,弄得二妞和花儿一愣一愣的,头也随着悠悠的转向转着。

  悠悠走到少年的身边,伸出手“咱们救了你,你总该表示一下吧”

  少年看着伸手的悠悠“你想要什么?”

  “银子”悠悠简节的回答

  “我现在身上没有”少年闭上眼,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

  “那把你头上的玉簪给我,我拿去当了,换银子”悠悠轻抬下巴,斜眼看着少年,心想,小样,你说没有就没有了,那姐今后拿什么吃饭呐,看我还治不了你了。

  “这个不行,不能给你”少年一身冷气场乍现。

  悠悠也感觉到了那冷气,不过她不怕,在二十一世纪她见到过比他更冷的。

  “那你还能拿什么换救命之恩的?”悠悠鄙视的看着他。

  过了好半晌,就在悠悠快失去耐心时,就见那少年慢慢的抬起他那受伤的胳膊,用龟速慢慢的拿下头上的玉簪,握在手里,半天才给悠悠。

  “你如果要当的话,就去福瑶当铺,他们会给你想要的价钱,我不想这簪子流落在外”那少年痛苦的说着,好象是要他的命似的。

  “行,答应你,从今后咱们路归路,桥归桥,各自安好,你多保重”悠悠拿着玉簪豪爽的说着,然后快步出了窑洞,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

  花儿跟二妞看悠悠走了,磨蹭了半天,看了看窑洞,蹬了几下脚,快速的跑着去追悠悠了。

  等悠悠她们过了山口,看不到身影了,那窑洞里的少年轻唤了声“进来”,话音刚落,就见三个黑色锦衣的男子进来,“主子”黑衣人跪在离少年三步远的地方。

  “雨,电他们找到了没?”少年面无表情的问着。

  “雨重伤,现在在别院里,药王也在别院,电还没找到”为首的黑衣人谨慎的回答着。

  “那雷呢?”

  “雷在郡王府应付太子,他传话来,说世子在王府,让你别担心”黑衣人接着回答。

  “嗯,回别院”少年闭上眼睛假寐。

  “主子,那三个小孩是不是…?”黑衣人在等着主子做决断。

  “算了,回吧”少年叹气道。

  悠悠她们三个转过山口后,在窑洞看不到的范围了,“花儿,二妞快跑,要不就没命了”悠悠突然加快速度,快步的朝前跑去。

  花儿跟二妞听到悠悠说不跑就没命了,她们二话没说的就追着悠悠身后跑,要知道人在求生时的爆发力是惊人的。

  远远的山道上有三个小孩没命的跑着,好象是被鬼撵似的。直到跑出了大山,到了一平原处悠悠才喘着气停下来。花儿拉着二妞也到了悠悠的身后,花儿跟二妞累得直接躺下了。

  “快起来,别一下子躺下,站会儿再躺”悠悠边顺着气,边用脚踢着二妞跟花儿。

  那两个就象死狗一样,让悠悠踢,她们就是不起来,还边喘着气边说着,“我们躺着就好,不用站的”悠悠听后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这二妞是跟花儿学坏了,她顺了会儿气,也翻身倒下了,成大字形的躺在草地上。

  等气都顺匀了,花儿才问出心里的疑问“梅子,咱们跑什么呀?谁要咱们的命?”

  二妞也有同样的疑问,她也盯着悠悠看,她知道悠悠一般不会骗她们。

  悠悠没回答花儿的问题,她闭着眼睛假寐,花儿跟二妞相互对望了一下,然后接着睁大眼睛盯着悠悠。

  “花儿,咱们得换一下名字了,你想想你叫什么名字好”悠悠答非所问的回了花儿这么一句,花儿一下子还没从问题中倒过来,硬是愣了半晌才回音。

  “梅子,我为什么要改名,我娘给我起的名,我感觉叫花儿挺好的,不用改了吧?”花儿迷糊的问着。

  “要是不想找死,你就快想个你自己喜欢的名字,今后你别叫我梅子了,叫我悠悠,听到没?”悠悠声音冰冷的说道。

  “哦,听到了”虽然花儿不明白悠悠想干嘛,但是她从小就跟悠悠在一起,她对悠悠从来就是无条件的信任。

  “梅子姐,哦…悠悠姐,我的也要改吗?”二妞对悠悠的称呼还是没能习惯一下子改过来。

  “嗯,你们最好是快点儿,想好了咱们还得赶路呢”悠悠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粒,背好包袱就又开始上路了。

  二妞和花儿一边走一边叽叽喳喳的走在悠悠的身后,最后才想出来了个“香儿,圆儿”这两个傻不拉几的名字,悠悠真的是无语了,不过想想,在这里,乡下的男孩子都没怎么念书的,就更别说女孩子了,要是她俩真的能想出个好名字,那还真是怪事了。

  她们一直走到天完全黑了后,才到了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悠悠观察了一下,就朝着村西头走去。

  以悠悠对现代村庄布局的了解,一般富裕一点儿的都喜欢在东边建房,单亲的或者是外来户,他们都会被排挤到西边边缘处建房,而她们现在就是要低调,所以她才毫不犹豫的走到村西的尽头。

  在尽头有一间单独的茅草屋,跟村子里的房子相差四五百米远。屋里点着灯,悠悠上前敲了敲门。

  “有人吗?”里面没有声音,悠悠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声音,不可能呀屋里有灯,不会没人的,要知道在穷人家,没活计干的,家里晚上都不会点灯的。

  “有人吗?我们是逃荒的,太晚了山里不安全,我们就借宿一晚行吗?”悠悠再次敲门,怕里边的人以为她们不是好人,不敢开门,所以才说明来意,看看能不能让里边的人开门。

  “吱呀”一声,门从里边打开了,在门里边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少妇,一头的乌发在脑后梳了个已婚妇女的发鬃,上边插着一根银簪,她长相一般,身上穿着那种这年代最大众化的藏青色长衣粗布裙,上边也挺跟时尚的补了不少的补丁,但洗得挺干净的,穿着让人看上去挺文静利落的,不象一般乡下妇人的那种粗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