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二十三章 小豆儿

第二十三章 小豆儿


  刘老汉警惕的看着悠悠,突然道,“你不是泞城人吧?你从哪儿来的?你画的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刘师傅,你只要告诉我能不能做这笔交易,不用知道我师承那儿,就算我告诉你了,你也不认得他”悠悠无事的拍着自己的衣袖,慢慢腾腾的跟刘老汉聊着。

  “你这个小娃娃,你要这些东西有啥用,这些都不是你这么个小孩能玩的”刘老汉一脸严肃,威胁带恐吓的看着悠悠,想从这个一脸平淡的小脸上看到害怕,可事与愿违,他不光是没看到害怕,悠悠还赏了个大笑脸给他。

  “刘师傅,你如果同意了交易,那咱们就合作愉快,如果不同意,那咱们就一别两宽,各自安好,你说呢?”悠悠一副生意人的样子,好象吃定了刘老汉。

  半晌后,“嗯,就按你说的”刘老汉憋屈的答应了,以他以前的脾性是不可能答应的,可他就是受不了这新鲜武器的诱惑,只好答应了。

  “好,那我们合作愉快,几天能出货?”悠悠站起身,准备回家。

  “最少得五天,不过,小娃娃,这单生意明里暗里都是我刘老汉吃亏,我图你长期生意,你今后要是有好的东西,一定得到我这儿来打”刘老汉脸皮厚的讨好着悠悠,他就是有种感觉,面前的这个小孩子会给他带来更大的惊喜。

  “嘻嘻,好说好说”悠悠看着刘老汉难得的笑容后,想了想。

  “算了,既然你老这么热情,那就当我给你点儿利息好了”说完悠悠就把她手里剩下的那两张图放在桌上平铺开。

  等刘老汉看清图纸上画的东西时,他惊得张大了嘴巴,半天都没合上,这是他这辈子都求而不得的东西“弓弩”,这东西只有皇家银卫才有,也只有皇家能造,今天则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眼前,他感觉自己就象是在梦里一般。

  悠悠趁刘老汉呆傻之际,把图纸卷好出了门,就看到那四个人还在那儿拉扯,不过拉扯的情况变了,就是三个女的又同一战线的针对顺子了,哎,可怜的孩子,难道他不知道,女人的战争是不能掺和的,搞不好就是自己遭殃,女人呀,是世上最难懂的生物,在哪一个朝代都一样。

  悠悠走到炼铁的火炉旁,看到里面还燃着火,就毫不犹豫的把手中的图纸给丢了进去,炉子里一下子就攒起了大火,几息之间就烧没了。

  那正在扭打的几个人看到悠悠把图纸烧了,竟一下子都不动了,满脸的想不通,不过却没人敢问。

  悠悠看着那图纸灰烬后,才慢步走到秋菊她们面前,左看看,右看看,看得秋菊她们头皮直发毛,杵在那儿一动不动。

  “嗯,看来是早饭吃得太饱了,你们今天这午饭晚饭的就不用吃得了”悠悠说完就绕过她们走了。

  “嗯?咋就叫我们今天不用吃饭了?”秋蝉傻愣愣的自问着。

  “唉…,这还不知道,她是骂我们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在这儿打架”云霞唉声叹气的转身跟着悠悠身后走去。秋菊秋蝉明白后也急急的跟上去了。只留下顺子在那儿感慨,“这悠悠真的只有九岁?”。

  当悠悠她们回家经过一个偏僻的小巷子口时,听到巷子里有哭喊声。悠悠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走人,可是她的猪队友里就蹦出来了一个快速的朝事发地冲去。

  悠悠转眼看到是云霞,她扶头唉叹了声,毫无办法的只能跟着去了。她不能放云霞一个人去危险地方,这不是她的性格。

  当悠悠,秋菊秋蝉她们三个跑到出事的那家人门口时,竟然看到了个熟人“孙九”,不过这时候的孙九是被人打趴在地上的,他的手却还拉扯着一个小姑娘不放。

  而那个小姑娘又被一个大个子的壮汉拦腰夹着往门口拖。

  那姑娘厉声的哭喊着叫“爷爷,爷爷”。

  在院子里还有个胖胖的象媒婆样子的妇人,也不知道她在脸上擦了多少粉,微风一吹,隔着两条街都能闻到这香粉味,熏得人直想吐。

  那胖妇人的手正抓着云霞,那样子就跟老鹰抓小鸡似的,双方的力量值太悬殊了,可那云霞却不畏艰险的在那儿做着无谓的挣扎。

  这是什么情况?悠悠站在门口,以不变应万变,她得弄清楚了才会动手。

  这时从屋子里跑出来个瘦老头,他酿酿跄跄的跑到那姑娘身边,伸手想去拉那姑娘,大汉看到一脚就朝那老头的心口踹去,那老头被踹得倒退了几步,一屁股倒坐在地上,一个回呕,“噗”的喷出了一口血,然后慢慢的倒了下去。

  姑娘看到爷爷倒地后,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叫爷爷,爷爷拼着最后一口气诺诺的叫了声“小豆儿”,然后就昏过去了。

  这一声“小豆儿”象雷击中了悠悠,她的脑子里立刻就有了韩窦的影子,她大学里的挚友“小豆儿”,她以前崇拜的“小豆儿”,她心心念念的“小豆儿”。

  悠悠机械的转头看向大汉手中的小豆儿,那小豆儿一头乌发梳成双丫髻,皮肤白皙,五官清秀,现在看着就是一个小美人了,长大了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这时那大汉摆脱了孙九的拉扯,夹着小豆儿走到悠悠身边,“快让开,别惹老子,要不然连你们一起带走”,大汉不耐烦的挥手向悠悠她们打来。

  悠悠转身一个轻跳,重手刀打在了大汉的脖颈上,大汉晃了晃,然后一头栽倒地上晕了过去。悠悠一手接住小豆儿,顺手就放到秋蝉的怀里。

  直到晕倒之前,那大汉都没明白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会攻击他。

  这一下子满院子的人都惊呆了,张大着嘴巴,却又发不出声音,眼睛瞪得溜圆的,跟夏季稻田里的青蛙差不多。

  悠悠三两步的走到胖妇人身边,一把拉过云霞,满身凌冽之气,眼神如刀,声音冰凉的对着胖妇人“如果想死的话我就帮帮你,要是不想死,那就快滚,别在这儿占地方”,话音未落就感觉一阵风刮过,那胖胖的身影已消失在大门外了。

  悠悠走到院子的井边,打了一桶水,提着走到大汉的身边,猛的一下浇到大汉的头上,那大汉打了个猛颤,晕乎乎的醒来,悠悠蹲下身子,“你的主子都跑了,你还要留下吗?”那似地狱里来的声音让那大汉惊恐万状,他不能想象这个小孩还是不是人,看着都让人害怕,大汉一个转身,爬起来就跑了。

  悠悠转身慢步走到孙九身边蹲下,“哟,帅哥,这下子泡美女,本钱失大发了吧,不仅赔了夫人又折兵了,我看你是不记打哈”悠悠一脸鄙视的看着孙九。

  “姑娘,你误会小九了,他是好孩子,我跟小豆儿这几年全靠他照应着,要不然我们还不知道咋样了呢”,小豆儿的爷爷在悠悠救下小豆儿时就醒了,这会儿靠在小豆儿怀里,吃力的跟悠悠解释着。

  “哦,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隐形好人!那你知不知道在紧急情况下,你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道行,别不自量力,还连累别人,看你现在这样子,还不知道得要多少钱来治你”。悠悠在知道孙九的人品后,满脸嬉笑的打趣着。

  孙九没理悠悠,继续趴在地上装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