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二十六章 一枝梅

第二十六章 一枝梅


  这一晚上很安静,啥事都没有,悠悠守夜直到五更天了才去眯了一会儿。

  大家都知道悠悠一晚没睡,干活都轻拿轻放的,就怕吵醒她。

  可这会子就有个不识趣的,大老远的就听见云霞那个大喇叭在院门外叫嚷着。

  她一大早就去药铺买药去了,这会儿人还没到,那大喇叭声早就进门了。

  “小豆儿,小豆儿,小豆儿”云霞一路的叫着小豆儿,快步的跑进院子。

  “嘘………”院里的众人做了一个同样的动作。

  “哦…!”,云霞一下子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快步的跑到小豆儿身边,轻声的说着。

  “小豆儿,你借钱的那个钱庄昨晚让一枝梅给挑了,还吊了尸”,云霞声像俱全的在那儿牛掰着,好象她说的事件是能炸掉整个世界似的。

  什么是“吊了尸?”秋蝉一直都是好奇宝宝,还是一个勤问的好学生。

  云霞摇晃了几下脑袋,眨巴了几下眼睛,一脸痞笑的看着秋蝉,抖着腿,就是不告诉她。

  “快说呀”,秋菊看云霞在那儿挑眉抖脚的嘚瑟,那气就不打一处来,伸手就给了云霞一个脑瓜子。

  “唉哟,咋又打头呢”

  “这样子老打头会打傻的,要是打傻了,那你就完了”

  “那我这辈子就赖上你了”

  “吃你的,喝你的,穿你的,用你…………”云霞本来还想长篇大论的。

  可是当她看到屋门里的悠悠挑眉坏笑的看着她,她就活生生的打了个冷颤,立马停止了胡扯。

  “吊尸其实是一枝梅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是吊了尸,那就说明被吊尸的人是罪大恶极的人”

  “这样的人是没人敢收尸的,一般都是吊三天,再由义庄的人来收尸的”

  “还有这次翠花楼的那个老鸨也吊在了那钱庄上了,呸,也不是个好东西”云霞气愤的骂着。

  “谁是一枝梅?翠花楼是那儿?”秋蝉还是发挥着她的特长。

  “我也不知道一枝梅是谁,只知道他是这几年泞城里的侠客”

  “他每次杀了人后都会用血画上一枝梅花,所以大家都叫他一枝梅”

  “但凡他收拾的都是大恶之人,所以大家都从心底里喜欢他”

  “翠花楼是泞城里最大的妓院,那老鸨就是昨天抓我的那个胖女人”云霞仔细的跟秋蝉解释着,可是悠悠心里已经知道一枝梅是谁了。

  “那官府都不管吗?这可是死了人也,不管好象说不过去吧!”秋蝉怕云霞看不到她,硬是凑到云霞眼前问着,刷存在感。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刚开始官府还去收过尸,可过了一夜那尸体又挂在原来的地方了”

  “官府搞了几次后就不管了,反正杀的都是恶人,他们也落得自在”云霞边往厨房走,边解释着。

  她还得快把药煮了,秀才爷爷跟孙九还等着药呢。

  李秀才在杂物间里听到云霞说的那些事,激动的大声咳嗽起来,小豆儿赶紧的跑了进去,轻拍着他的背。

  李秀才咳了半天,直到吐出了一口血才顺气,悠悠在门口看到这情形,拉过手边的秋菊,

  “秋菊,我要出去有点事”

  “你在家看着她们,别出门,我一会儿就回来”悠悠严肃的吩咐着秋菊。

  她就怕她出去找刘老汉,那些钱庄的人会来找事,她感觉还是早去早回。

  悠悠到铁匠铺时,老远就看到顺子在铺子门口站着,好象专门在等她似的。

  “顺子哥,早呀”悠悠跟顺子摇手打着招呼。

  顺子看到后,快步跑到悠悠身边,拉着悠悠就往旁边的小巷子走。

  “悠悠,师傅传话让你去五里亭等他”

  “还不让我去你家找你,说是你到铺子里来了才能告诉你”

  “师傅这是啥意思,真是急死我了”顺子反问着悠悠,悠悠没理她,站在那里想事情。

  “哎呦,你想啥呢,还是快点儿去吧,别让师傅久等了”顺子说完就推着悠悠,催促着悠悠快走。

  悠悠知道这是刘老汉怕别人知道悠悠跟他的关系,所以才不让顺子去找她。

  可让她疑惑的是,刘老汉怎么不露面呢,还搞得神秘兮兮的去五里亭!

  算了,不管了,先去五里亭看看,到时候有事再说。

  悠悠转身就走,出了城门,往五里亭的方向走着,她倒是不怕这是陷阱,她就是好奇,想看看刘老汉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五里亭不是离城五里,它离城只有一里地,其实就是古人送亲朋好友歇脚的地,说白了就是送到这儿就行了,该走的走,该回的回。

  五里亭这儿有一座八角亭,进城的在这儿休息,出城的也在这儿休息。

  附近的小商贩看到了这里的商机,都来这儿卖山货,久而久之的,这里就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集市。

  悠悠到五里亭时已快晌午了,早市差不多也快散了,亭子里也没几个人。

  悠悠大概的打量了一下,没看到刘老汉,她也不想在亭子里等,索性就在亭子边找了块石头坐下,等着那不守约的臭老头。

  “姑娘,你是在等人?”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悠悠身后响起。

  悠悠转头一看,是一个少妇,看样子应该只有二十来岁,个头跟玉娘差不多,皮肤粗糙且有点儿红黑色,脸有点儿方,高鼻梁,厚唇,眼睛大而有神,一看就是北方女人。

  可这人悠悠不认识,她也不想认识,她只想着刘老汉快点儿来,她好办完事回家,她挺不放心家里。

  悠悠没理那妇人,转过头,双手撑着下颚,继续等着刘老汉。

  “姑娘,你是在等一个叫瑞士格斗刀的人吗?”悠悠一听到那刀的名字,一毂辘的站起身来,对着那妇人看了又看。

  “你知道他在那儿”悠悠不确定的问着那妇人。

  “嗯,就是他让我来接你的,牛车就在那儿,赶紧走吧”那妇人用手指着不远处的一辆牛车。

  悠悠点了点头,想都没想的就随那妇人走了。

  那妇人在前边坐着赶车,悠悠在后边躺着假寐,两人都不说话。

  就这样子走了一个多时辰,到了一个小村庄,妇人把牛车停在村头一户人家门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