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三十章 交流

第三十章 交流


  又过了半晌,刘老汉从回忆中醒了过来,挑眉看了看悠悠。

  “丫头,到你了,先说好,别跟我耍心眼,要不然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刘老汉假装邪恶的威胁着悠悠,可悠悠不吃他那一套,笑嘻嘻的怼着刘老汉。

  “我是那样子的人吗,我的信用度很高好不好”

  “不过在说之前,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刘老汉认真的点了点头,“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的”

  悠悠看刘老汉这么上道,也就不客气了。

  “你知道杨臻吧?”

  刘老汉点了点头,抬手做了个继续的手势。

  “我想知道杨臻现在是什么官职?”悠悠充分发挥着秋蝉的优良传统,多问。

  刘老汉听到悠悠问出的问题,他也懵圈了,疑惑的看着悠悠,反问了一个让悠悠更懵圈的问题。

  “丫头,你是虞国人吗?”

  悠悠听到后,伸长了脖子,抬高了下巴,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刘老汉。

  “放心,就算你不是虞国的人,我都是虞国的鬼”。

  “那你怎么不知道杨臻是虞国的左相呢?”刘老汉怼着悠悠,还鼻斜嘴歪的哼了一声。

  “我要是知道还问你!”

  “我们那山胳肢窝里谁知道他是啥左相右相的”

  “哎,我说老头儿,你只要回答就行了,那有那么多的疑问”悠悠也学着刘老汉鼻斜嘴歪的样子。

  “那照你的意思是我只要答是或不是就行了”刘老汉气怼着。

  “老头儿,咱俩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悠悠翻着白眼,气急败坏的怼着刘老汉,一副要走的架势,刘老汉一见这架势就急了。

  “能,咋不能呢,你接着问”刘老汉态度一下子大转弯,倒是把悠悠搞得不好意思了。

  “他是左相了,升的挺快的嘛,那他在朝中跟谁是一个战壕里的?”悠悠偏着头,思虑了一下后,又问出了一个刘老汉懵逼的问题。

  “战壕?杨臻是文官,他哪上过战场!这朝中只有一个杨臻,你确定没搞错?”刘老汉很有耐心的反问着。

  “唉哟,老头儿,就你这智商,还当暗卫,我都怀疑你当时是打混进的暗卫营的”悠悠无语的扶住了额头。

  “哦,对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开后门,当插班生”悠悠站起身,一脚踏上椅子,一副大姐大的派头,一脸痞相的调侃着刘老汉。

  刘老汉气得紧闭双眼,一脸铁青,再睁眼时,怒吼着“你还能不能好好聊天”

  这是还了悠悠一个“青菜礼”,悠悠愣了愣,想想这火是不能再加了,要是真惹毛了老头儿,那合作的事就玩完了。

  “老头儿,我说的战壕就是他跟谁是一边的,他要是没人脉,咋会升官升得那么快”悠悠也立刻改了态度,嬉笑讨好的对着刘老汉。

  “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杨臻他是太子的人”刘老汉爽快的回答着。

  悠悠想了会儿,低喃着,都攀上太子了,怪不得升得那么快。

  “老头儿,太子的外家是谁?”

  “是昌平候家,怎么了?”刘老汉想不明白悠悠怎么会问这个。

  “哦,对了,我还知道杨臻的夫人好象是昌平候夫人的远房表妹,他们两家倒是走得挺近的”。刘老汉又爆出了一个关键信息。

  “哼,难怪呢,对了,你知道杨臻没科举前娶过一门亲这事不?”悠悠轻声的问着。

  刘老汉听后点了点头。“知道,但是听说早就病死了”。

  “病死了?嘿嘿,他还真的敢这么说,”悠悠一脸寒气的冷笑着。

  半晌后悠悠才慢慢的把刘美娥的事和她逃命的事都说了出来。

  “那按照你说的这些,你就应该是杨臻的外甥女了,你的仇人是杨臻家两口子?”刘老汉看着满脸泪痕的悠悠,心疼着她。

  悠悠伤感了一会儿,抬手用衣袖擦了擦眼泪。

  其实悠悠知道这伤感应该是梅子的,虽然思维是她的,但是身体还是梅子的,有些东西是自然流露,不是她能改变的。

  刘老汉心疼的拍了拍悠悠的肩膀,“别怕,我帮你一起报仇”。

  “嗯,等我有能力了,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悠悠在心里向梅子保证着。

  “好了,这下子咱俩都不用猜测对方了,那是不是可以谈谈虎头山的事了”悠悠露了个不自然的微笑,转移着话题。

  “嗯,丫头,过去帮我倒杯水来,说了半天话,口有点儿渴了”悠悠听后起身去帮刘老汉倒了杯水来递给了他。

  刘老汉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这才慢悠悠的说着。

  “这虎头山的地理位置很特别,它是泞城跟外界的商贸交通要道,如果不从虎头山过,那就得绕一个大湾才行。

  虎头山地势险峻,这虎头寨土匪窝就在山顶,那儿易守难攻,进山的路是一条小道,弯曲陡峭,山后边是悬崖,悬崖下的深沟里是一条小溪,想从后边上虎头山那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这么多年官府想抓虎头山的土匪,一次都没成功,还损兵折将了不少。

  就因为官府都没办法,这虎头山的土匪就越来越猖狂,商人小贩的都宁愿绕道多走两天路,也不愿从虎头山过。

  据我了解虎头寨的土匪有百来号人,又有地势的优势,丫头,你想一锅烩,我看难”刘老汉看着坐在床边的悠悠,提醒着她。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老头儿,安心啦,看我的就是了”悠悠信心满满的保证着。

  “对了,老头儿,王权叔知道虎头寨在那儿吗?”刘老汉点了点头。

  “我想去勘察勘察,不是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这必要的功课还是要做的,咱不能只靠吹牛过日子哈”悠悠嬉笑的说着。

  “丫头,你当真只有九岁?”刘老汉还是不信的又问了一次。

  “我这个头,我这身板,我这样子,你说我能几岁?”

  “还有你老下次能不能别再问这没营养的问题好不,这样会显得你低智”悠悠讥笑的看着面前黑脸的刘老汉。

  “不是我老问,是你做的事,说的话都不是九岁孩子能做的出来的”刘老汉实诚的说着。

  “你啥眼神,咋不瞎了呢,低智商,跟你聊天都让我掉价”悠悠说完起身就往门外走。

  “喂,你个小丫头片子,别走呀,不是还没谈完吗”刘老汉看悠悠走了,急得直在那里叫唤着。

  “我明天跟王权叔看了后再说”悠悠在门外回答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