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三十五章 吵架

第三十五章 吵架


  到吃午饭时,老胡头踩着饭点儿的来了。

  刚进院子就看见王权在做木匠活,看那架势应该是干了一上午了,成品都堆不少了,有长有短的,这七七八八的也应该有五六十个了吧!

  还有悠悠的那四个丫鬟跟孙九几个人在忙前忙后的把成品往屋子里搬。

  不是说只做三十个的吗?

  看王权跟孙九他们那样子应该不会下百个了吧!

  老胡头看了看手中的牛筋,本来说是只要找三十根,可他怕有的不能用,就自做主张多搞了六七根,还以为自己聪明会打算。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比他更会打算的人大有人在。

  老胡头越想越气,他气自己咋就没跟王权那小子一样多个心眼呢,多搞些,放在那儿,想啥时候做弩都行,啊,气死了…。

  老胡头双手往后一背,生着闷气,侧着脸往前走着。

  “胡老爹好…”

  “胡老爹好…”

  “胡老爹好…”

  秋菊秋蝉跟孙九看到老胡头,热情的跟他打着招呼。

  老胡头没看他们,只是侧头嗯了几声,一晃溜的就从孙九他们身边走过去了。

  孙九跟秋菊他们就纳闷了,这是谁得罪了胡老爹?看样子还气得不轻。

  他们几个眨着眼睛,相互对视,然后轻笑了一下,就又像小蜜蜂一样各自辛勤劳作去了。

  而原本应该最忙的人这会儿却在桂花树下睡得香。

  老胡头经过悠悠身边时,看到她睡得香,不忍心叫醒她,想着算了,先去看看刘老汉,跟他唠唠话,等悠悠醒了再跟她谈事情。

  老胡头刚走到刘老汉的屋门口,就听到玉娘在叫他,“胡老爹,你找刘师傅”老胡头听后点了点头。

  “刘师傅不在房里,他在后院”玉娘边说边往练武场走,她得去叫云霞她们吃饭了。

  老胡头听说刘老汉在后院,惊得下巴差点儿掉下来了。

  “他那身子骨都还没好,他就能打铁了??”

  “没呢,是顺子跟他师兄在打,刘师傅说他得盯着,要不他不放心”玉娘停住了脚步,耐心的回着老胡头的话。

  老胡头摇了摇头,“他就是那个性,我还是去看看他,你忙你的去吧”。

  “把两个徒弟都放这儿来打锤了,他那铺子不开了呀,这个死老头子,拼命了哈”老胡头骂骂咧咧的朝后院走去。

  在午饭前悠悠睡醒了,伸了个大大的懶腰后,又左右扭了扭脖子,扭了扭腰。

  “哇…,这睡一觉就是舒服”悠悠闭上眼睛,脸带微笑,迎着午时的暖阳做着深呼吸。

  这乡下的空气就是好,不像在现代的都市,空气污浊,成天雾霾,想吸一口新鲜空气,还得去氧吧,哪比得上这自然氧吧。

  悠悠正享受着,就听到耳边有人问。

  “小姐,你醒了,想喝水不?”小豆儿看悠悠醒了,怕她口渴,就忙跑过来问她想不想喝水。

  悠悠是现代人的思维,不习惯有人伺候,凡事喜欢亲力亲为,这两天她让秋菊秋蝉她们伺候怕了,所以当小豆儿问她要喝水时,她立马就条件反射的说,

  “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

  “没事,秋菊她们都快忙好了,这个时间段是轮到我伺候小姐的时候,所以小姐你想要什么只管吩咐我就行了”小豆儿毕恭毕敬的站在悠悠的身后等着小姐的吩咐。

  哎呦喂,悠悠有点儿头大了,她都快被那几个傻妞逼成神精病了,搞得她现在干什么都一惊一乍的,晕,头晕,不是血压高的晕,是气压高的晕。

  如果那几个蛇精病再这么紧凑的伺候她,她可就不能保证生出那越狱的冲动来了。

  “哦,没什么事,你去帮玉娘她们吧,我去看看老头儿那边的情况去”悠悠边说边以最快的速度逃离小豆儿,那奔跑的速度就跟被鬼撵似的。

  小豆儿纳闷的眨了眨眼睛,看着悠悠的背影,低声的嘀咕着“我有那么可怕吗?看小姐那样子,倒象是我能吃了她似的”。

  悠悠像火车头似的冲进后院的打铁棚子里,差点儿撞到刘老汉,不过倒是把正在跟老胡头说话的刘老汉吓了一跳,他惊魂未定的指着悠悠吼着。

  “你撞鬼了,跑那么快,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悠悠站在刘老汉身边喘着气,拍着胸,其实她也被刘老汉的大嗓门给吓了一跳,这会儿还懵着呢。

  等悠悠顺了气,也同样的黑着脸,手指着刘老汉,然后就用同等的音量对着刘老汉吼回去。

  “你当我愿意呐,要不是你作妖,我能有这下场”

  “还怨我吓你,哼…,就吓死你,你能咋样!”。

  刘老汉看着悠悠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凶样,无奈的摇了摇头。

  “还怨别人,谁让你没事就捡人,还捡了一大堆,活该你烦”刘老汉没有一点儿坑悠悠的愧疚,还理直气壮的数落着她。

  悠悠听后那气就不打一处来,“那我也说了让你给她们找活干,管着她们,别让她们有时间来捯饬我,你倒好,自己快活,让我在那儿跟她们躲猫猫”。

  “你让我管!!!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丫鬟们,她们都跟你一样,沾了仙气,修炼成精了,我这把老骨头能搞得过她们??”。

  “还有,你咋就柿子朝软的捏,欺负我这个老实人,你咋不让胡老头管管呐”刘老汉顺手指着老胡头,那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悠悠。

  他心想,反正已经准备赖皮到底了,拉上个老胡头下水,也算是心里舒坦了,不能老让悠悠丫头骂他一个人不是,嘿嘿。

  “哎,刘黑子,你不仗义,这可不管我的事,你们俩个掰持掰持,我先去吃饭了”

  “等你俩掰持好了我再找悠悠丫头商量事”老胡头说完就转身离开了,他才不傻呢,他看得出来,刘黑子这是没辙了才拉他下水的。

  嘿嘿,刘黑子呀刘黑子,你遇上悠悠小丫头算是栽了吧,这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物降一物呀。

  悠悠老感觉自己是让刘老汉坑了,她左想右想,在这一大家子人里边,也就刘老汉能想出卖身为奴这样子的歪主意来。

  嘿嘿,刘老汉你敢算计我,我要是不出这口气,我就不叫陶悠然,等着吧。

  悠悠白了刘老汉一眼,也随老胡头身后去了前院吃午饭了,她下午还得去隔壁村拿攀岩用的绳索,明早还得教老胡头的那些镖师学攀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