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四十五章 吕老汉

第四十五章 吕老汉


  第二天,悠悠让玉娘把土匪仓库里的那些粗布面料都清理出来,拿去后院,让那四个丫鬟跟镖局的那几个妇人一起缝布袋,布袋越多越好。

  她们几个人在后院里裁剪,缝补,搞得热火朝天,那些养伤的妇人们看到这些,她们都是会针线的,再加上做事能让她们不去胡思乱想,所以她们也都慢慢的加入缝补大军里去了。

  只是她们没想到,多年后她们会是整个虞国的纺织业领头军。

  随着她们的加入,悠悠牌布袋产量正在飞速的增长,等到傍晚时,相房已经快堆满了。

  当悠悠看到那满屋的布袋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她看着那些带病还在一线坚持工作的女人们,她挺佩服她们能化悲痛为力量的精神。

  悠悠走到她们的身边,让她们去休息,可是那些女人们都说不累,她们累了会去休息,让悠悠去干大事,别管她们,她们会好好的生活下去的。

  悠悠听后好感动,她在心疼她们的同时,也为她们感到骄傲。

  悠悠没再去打扰她们干活了,她拐了几个弯,来到了一处偏房,在房子里有两个老汉和八个小孩,有七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最大的看样子也只有十岁,最小的只有五岁,也就是左家的那个小儿子。

  悠悠知道这些孩子是土匪要送去达官贵人家,供那些有异癖的人玩弄,那些人心理不健全,扭曲,靠折磨人取乐,所以这些孩子十有八九的都活不了多久。

  进门后,那两个老汉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当看到悠悠时,都惊了一下。

  当时在后院救护时,听那些剿匪的汉子说,就是这个女孩子布置了整个剿匪的计划,还有她在后院里的惊人举措,都让他们对悠悠另眼相看。

  “有事?”其中一个白胡子老汉问着悠悠。

  “没事,就是过来看看孩子们”感情她自己是个大人似的,悠悠简短的回答着。

  对于面前的两个老人,悠悠有点儿疑惑,想想能在土匪窝里生活,还是没有劳动力的老汉,可想而知他们对于土匪来说,肯定是有其他用处的。

  两个老汉看悠悠不是找他们,也就退了几步,站到屋子的角落边去了。

  悠悠来到那些孩子们身边,问他们想回家去吗,那些孩子想都没想的就摇头,这让悠悠很不解。

  那些被土匪糟蹋了的女人不想回家她能理解,可这些孩子不想回家,她想不明白。

  “能跟我说说为什么不想回家吗?”悠悠走到那个差不多只有七岁的女孩子面前问着她。

  “我爹娘都死了”女孩低下了头,轻声的回答着。

  “那你们呢?”悠悠转头问着那些男孩子。

  “不用问了,他们的情况都差不多”那个年轻点的老汉回答着,悠悠看着他,越看越皱眉头。

  眼前的老汉头发花白,皮肤黑油,人有点儿瘦,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八左右,五官端正。

  让悠悠皱眉头的是仔细的看那老头,就发现他其实没有外表看的那么老,有些地方还带有伪装的成分。

  “能告诉我你们是谁吗?”悠悠走到了那个白发老头儿面前问着。

  “我姓吕,是个郎中,他姓滕,是我的助手”吕姓老汉站直了身子回答着。

  哦,这样子悠悠就想得明白了,土匪就是看上老汉是郎中,能给土匪他们看病,所以才能活命。

  “那你们什么时候来这儿的?”悠悠想知道他们来多久了,看能不能从他们那儿套出土匪的一些情况。

  “我们是五天前让土匪从豫县抓来的,是这土匪窝里的二当家病了,看了好几个郎中了,都没好,听说我的医术还行,就连夜把我抓来了”吕老汉仔细的报备着。

  “那你是治好了他?”悠悠脸带笑意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想想也知道以前的那些没治好的郎中都去哪儿了。

  那吕老汉也笑了起来,“刚刚有起色,就让你们连锅端了”。

  悠悠一下子就笑了,她知道这二当家的就算她不来,那病也好得挺慢的。

  “认识一下,我叫悠悠,是穷得没路了才来打劫的,哎,人就是怕穷,谁让土匪窝里粮食多呢,你说是不”悠悠继续脸皮厚的说着,她才不怕羞呢,本来也是事实。

  “哈哈哈,是,只是你这劫也打得太大了吧,这么肥的羊你也敢劫,你不怕他的主人?”吕老汉笑问着悠悠,他从悠悠的谈吐中看得出她是个人物,现在还这么小就敢劫土匪,那要是长大了,她要劫的就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国家了。

  悠悠听出吕老汉话里有话,她就转头对着那几个孩子说“你们去后院,那里大伙儿都在干活,你们去帮帮忙”。

  孩子们知道这是有些话要避开他们说,所以他们也就点了点头后出门去后院了。

  悠悠等孩子们都走后才对着那滕姓老汉问“你是不是犯过大事,要不然也不用伪装成这样了”。

  那两个老汉猛的一惊,心想连土匪都没发现的事情,这女娃娃就能一眼看出来,还真的是不能小看她呀。

  “你不想说没关系,英雄不问出处,我不强求,我现在只是想问问你们怎么知道这土匪是别人家的羊”悠悠平静的看着他们俩,想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

  “我是郎中,土匪打劫有时也会跑掉几个的,而我正好救了几个,从他们的伤口上判断出来的”吕老汉坦荡的回答着悠悠的问题。

  其实他老早以前就知道这窝土匪是朝廷里的大员养的,他这次就是入虎穴探实情,收集情报,为今后翻盘作凭证。

  “看来你以前是朝中人?要知道一般人是看不出来那是什么东西的”悠悠知道吕老汉指的是弩箭伤,而知道弩箭的只有朝中的人,所以她判断吕老汉以前是朝中人。

  “我们以前是那里的人不要紧,只是你打劫后这烂摊子怎么收拾”吕老汉也搬了张椅子坐到悠悠对面。

  “这个你放心,我一般都会把后路留好的,不然我也不会安然的坐在这儿了。”

  “你两位今后有什么打算?”悠悠像唠家常一样跟吕老汉聊着。

  “我们也不知道,经过你这一打劫,我想我们也回不去了,算了,只是换个地方生活而已,走一步算一步了”吕老汉叹了口气,其实他真的没去处,要不然他也不会试探悠悠了。

  “那你们慢慢想吧,我还有事先走了”悠悠说完就起身就走了,她不喜欢跟别人打哑迷,没问出她想知道的,而这两个人她也不想结交,走的时候送点路费打发了就行了。

  等悠悠出去后,滕老汉一下子就站直了腰,那周身的气势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没有一点老汉的气息,“老师,你说我们跟她走好不好?”。

  “我看行,她既然有本事端了这窝土匪,那她的能力不能小视,说不定我们还能靠她来翻盘”吕老汉手摸胡子,思考着怎么跟悠悠谈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